第六十二章 第1站莫默家乡/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 第六十二章 第1站莫默家乡

余家那一战,对血刺的指挥官与机械师没有造成任何的伤害,但从那件事中他们得到一个信息,那就是毒鸩已经开始明目张胆的抢人了!

陆龙连夜开车去到市里,在烈士陵园附近租了个房间,两人清洗后天边就泛鱼肚白了。

陆朔洗了澡,扑在柔软的床上时,半磕着眼睛看窗边的陆龙。“爸爸,先睡了再想吧。”

陆龙反头看了她,想了想便将窗帘拉起来。“一早我们就去看余长官,后面还有很多事要做,可能会很辛苦与危险。”

“可是跟着爸爸才是最安全的。”说着打了个哈欠。“爸爸,快上床吧。”

陆龙:……

看她还能睡得着,陆龙上床便抱着她,好让她睡得舒服一些。

陆朔随棒上,翻他身上跟他不得章法的亲了通,放狠话“你要是不睡我就上了你。”

陆龙笑了下,摸了摸她耳垂,抱着她躺下。“睡吧,虽然我很想你上了我。”

陆朔:……

大变态。这么累了谁有那个力气动啊。陆朔翻白眼,四肢紧缠着他,让他连动下都困难。今天暂时是安全了,后面的事后面再想。

这一觉,陆朔睡到早上八点才醒,而陆龙早醒来,望着窗户不知在想什么。

陆朔伸脖子在他侧脸吻了下。“早安,爸爸。”

“早安陆朔。”陆龙在她额上回亲了下便下床。“收拾一下,我们马上去陵园。”

**

烈士陵园还是与记忆中一样,美丽的让人心生肃穆,而归属血刺那片区域,十多年过去了,仍旧只有余刚长官一人的墓碑伫立在那里,让人一眼便能看到。

墓碑上的刻字清晰可见,血刺军团几个字似鲜血染红的艳丽,而再次看墓志铭的陆朔,又有了不一样的感觉。

父亲的墓志铭没陆家老老爷子的精彩,但他也有开创性的大事件,比如说血刺。

陆朔一如昨天跪在母亲坟前那般跪在了余阳的墓碑前,只是她说的话不一样了。“只要我还活着,就绝不会让血刺崩盘!”血刺是父亲一生的心血,无论如何她都会替他守着,直到无能为力时。

咚的磕了一个头,陆朔定定望着余刚的名字,握了握拳起身,寻思着该从哪里下手。

额头一热,陆朔抬头往上看。

陆龙用手帕擦干净她额头上的土,淡然的讲:“血刺崩不了,现在我们去太原。”

陆朔看了看他手里的帕子,将额头往他怀里蹭。“爸爸,你好有先见之明!”

陆龙:……

山西太原,这离帝都可有点远,陆朔不明白为什么要去这里。不过按照指挥官的话做事就对了,所以小菜鸟一名的陆朔,在享受长官周全的照顾后,还是很欣然这次长途旅行的啦。

“爸爸,我们坐飞机安全吗?”看到要去买机票的陆龙,陆朔拉住他衣服担忧的问。既然雷珊不打算这么放过自己,万一她在机上按颗炸弹不是殃及无辜?

陆龙拖着她这个尾巴去排队,在买了最快的航班后反问她。“你觉得雷珊是想得到你,还是毁灭你?”三万英尺的高空,国家兵器再怎么牛逼,都只有死路一条。

陆朔恍然大悟。“对哦,雷珊想知道国家兵器与非人类的差别,所以她肯定是不会杀自己,这么说我有道免死金牌了?”

“别高兴的太早,一路伴随的麻烦够我们头疼的。到达太原后,我希望能摆脱他们。”陆龙说着锐利的黑眸扫了圈熙熙攘攘的旅客。

看周围旅客与常人无异,掌上电脑却出现大片代码,陆朔挑挑眉。“小意思,交给我好了。”

“这里是人员密集的地方,别乱来。”

“明白。”陆朔伸伸手,架势十足的玩了会电脑,在要登机时拉着陆龙迅速往前窜,早早过了安检,直往登机口处走。

上了机,陆朔按下确定键,更改了这架飞机的航道,顿时外围的显示航班号与另架飞机的调换。远远的看到那些人上了飞往国外的航班,才又迅速将外面的显牌改回正确航班号。就几分钟的事,那些上错机的乘客,就祝你们在异国他乡旅游愉快吧!

把事情搞定,陆朔阳光明媚的扭头看陆龙。夸我吧夸我吧,我很厉害的哟。

仿佛看到她尾巴甩得欢快的陆龙,摸了摸她脑袋,什么没说。

陆朔哼了声,低头不理他。坏人!称赞一句会死啊!

“你就只会这种小聪明。”

陆朔用小眼神瞪他。什么叫只会?她还会很多!

“不过小聪明也是聪明。”

“爸爸!”陆朔摇着尾巴往他身上蹭。别扭的赞美也是赞美,她不介意!

正当陆朔要在陆龙脸上波个时,美丽的空姐走来温柔的提醒。“飞机快要起飞了,请系好安全带。”

于是陆朔红着脸迅速扣好安全带,在空姐笑容满面转身时,飞快在他脸上亲了下才老老实实的坐好。

陆龙也没去擦脸上的口水,由它自然风干。

**

经过两个小时的飞行,站在太原机场的陆朔,在陆龙第一句话后,完全明白了。

“查下莫默老家的地址。”拿了托运物品,陆龙往外边走时问她。

“老家……地址?”陆朔想了下。“你是让我查吗?”

“不然?”

陆朔:?

呢玛!感情真把她当移动的电脑了。陆朔心里翻江倒海,可想到他要亲自去莫默家时,还是很配合的进入维思殿堂,将在内网看过的资料调出,找到家庭住址那一栏。

莫默的家在太原市的三线地带,说不上富,也称不上贫。

陆朔在电脑上查了下,查到去莫默家的座车路线,就和陆龙上了一班公交车,转了一趟车才到。

快到副队家的陆朔,心里有些小激动,不时望车外的风景与人,双手不时摩挲大腿,有点点猥琐。

端坐的陆龙抖开报纸,看当地的新闻时,瞧到她忐忑的模样,不闲不淡的问:“想什么。”

满心期待的陆朔扭头看他,想了想便如实讲:“第一次去战友家,我们应该穿军装的,那样多霸气啊!”

“这是私访,公访只会是坏消息。”

呃……被他这么一说,陆朔顿时想还是私访吧。

陆龙盯着报纸一处地方看了五分钟,陆朔好奇的凑过去。

《诡异事件》

据市民反应,看到一名男子被车门夹断手,竟然没有看到流血,而该男子也未表示不适……

视线里出现一颗毛茸茸的脑袋,陆龙把手里的报纸给她。

陆朔将报纸看完,想了半响。“爸爸,你怎么想?”

“民间传闻,信不得真。”

“嗯。”

正好这时他们的站也到了,陆朔便没将这事放心上,背起不多的行李随陆龙下车。

“九巷,24号。”陆朔两手拉着背包带,头抬得高高的,望墙壁上的巷号。

陆龙走在后面,看她一巷一巷的找。

“就是这里。”终于找到24号的陆朔惊喜,笑得露出口白牙,似找到藏宝图了般。

巷子不是很宽,还有点破旧,但莫默的家似乎新盖不久,没像旁边几家外墙长着青苔那么恐怖。

陆龙挑了挑下颌,示意她敲门。

陆朔搓搓手,敲两下歇下再敲,跟敲什么密码似的。啊,就要见到莫默了,而且还是他家,不知道他媳妇长啥样,他儿子多大了,等等……

“你们是谁呀?”来应门的是个老奶奶,头发苍白,身子干瘪瘦得只剩骨头。

对于交际这块,与陆龙在一起的陆朔,自是充当指导员这样的高大上却又天真无邪的角色。“奶奶,我们找莫默。”

老奶奶上下打量她,又看她身后面无表情的高个男人,才颤巍巍的转身进去。“你们进来吧,小默他在楼上,我上去叫他。”“唉……小默那孩子也是个命苦的人,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

陆朔看老奶奶自言自语的念叨上楼,不由的皱起眉。难道莫默家里发生什么事了吗?看爸爸这表情,他似乎也没有听到风声。

老奶奶上去没多久,楼上就“啪啪”响起一串急促的脚步。

“妈,你慢点,就在楼上歇着吧。”不见其人先闻其声,随着由远而近的声音,莫默似风一般男子,直接从栏杆那里跳下来,让陆朔惊为天人,暗想原来莫默还有这等着急时刻。

“长官!”看到他们的莫默掩不住的惊喜,很严肃的敬礼,脸上带着不常见的灿烂笑容。

“私访,没有官职之分。”陆龙颔首,没有回敬。

“是!”莫默放下手,热情的请他们坐。“我听妈说来了一男和一个女孩,就想是你们。”“陆小姐,快坐,这是我们山西特产核桃,尝尝看。”

对莫默的热情,陆朔接住他扔来的核桃,愁眉苦脸要怎么下口。

陆龙让他别忙活,部队里有规矩。

莫默从厨房泡好茶出来,反问:“不是私访吗?”

陆朔拿锤子敲核桃,听到莫默这话憋笑,偷偷看陆龙。没想到副队回到家就这么霸气了,果真是我的地盘听我的么?

“这要取决于你做什么样的决定。”陆龙没动桌上的茶,连女儿“孝心”送来的核桃仁都没要。

他不要,陆朔塞嘴里吃得欢快。

看长官冷酷的神情,莫默敛去脸上的笑,拉出桌低下的凳子坐他对面。“长官,还能做决定吗?”

“当然。”陆龙回的肯定。“但首先你要如实回答我一个问题。”

莫默坐得更加挺直。“长官你问。”

正要开口的陆龙看到伸向桌上小盆的手,在她拿了一个核桃后才讲:“你家里是不是有什么困难?”

“长官,我能有什么困难?整天吃好睡好,而且最近我还……”望着对面熟悉的长官兼战友,莫默顾忌的没有将话说全。

看他眼里的闪烁,陆龙沉默的等他自己说下去。

对他们两个的僵持,陆朔迅速的又从盆里拿了两个大核桃。

陆龙看不断在桌上穿梭往返的小手,在她要将盆子端走时抓住她的手腕,将人拉回身边。

想说没关系,吃完还有的莫默,看到对面冷着脸的长官,动了动嘴什么没说。

被勒令不准吃的陆朔,便同他一般正襟危座的看莫默。

莫默被他们父女两看得更不自在,才磨叽的讲:“还看了几份工作,准备收到复员指令,就去上班。”

上班?陆朔惊奇。原来复员后要上班的,嗯……像莫默他们这样应该做什么工作呢?保镖?这保镖忒高级了吧!坐办公室?贷款公司么!“什么工作?”

“保安之类的。”

陆朔:。“默默,难道你要当一辈子保安?”

“嗯,暂时想不到做什么。”

这就是兵哥的苦处啊,在部队管你多牛逼,复员后还是得面对这悲惨的世界。“默默,你就是当兵的料,等当到头了,伟大的机械师我带你们赚大钱去!”

“嗯哼?”

“啊……那个,爸爸我开玩笑的。”

睨了眼缩着脑袋的女孩,陆龙平静的对视莫默,重复他刚才的问题。“家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再次听到这句话,莫默没有马上回答。他是血刺的副官,深知长官脾性,他怀疑的东西就必定会弄清楚,就像当初的萧郝,现在他既然再而三的问,只是在等自己亲自说出来而已。

“长官,这都是私事。”

“私事的大小决定你是否还有选择。”

听到这个选择,莫默动摇了。“不好意思说,说了长官你可别取笑我。”

面无表情的陆龙:“嗯。”

陆朔掩嘴笑。爸爸哪像是会取笑人的啊?让他笑下都难。

“那个……”莫默吞吞吐吐、期期艾艾半天,最后就一句:“我儿子不是我的。”说完脸都没地搁的看桌面。

看他窘迫的陆朔笑个不停,可在听到他这话后差点被口水呛到,也立马不笑了。

陆龙微微蹙起俊挺的眉,一时没有说话。

房间诡异的沉默。

“其实也没什么,长官,这都是些小事。”

“什么时候的事?”

“我回来的第二天。”莫默没多大起浮的讲,似这些都已经过去。“他妈带他去医院看病,检查出得了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需要配型,我就去做了检查。”

陆龙摸了摸面前的茶杯,转了圈才问。“你打算怎么办?”

莫默回的很轻松。“离呗。”

陆朔愤愤的讲:“军婚是受保护的,你可以去告她!”

“这事我也有错,没道理让她一个人守着这个家,我们已经过了精神恋爱的年纪了。”

他说得轻松,陆朔却觉得伤感。他们将最好的时光献给祖国,要的不就是份信任?如果他们复员,就成了政冶权力的牺牲品。

陆朔望向陆龙,希望他说些什么。说什么才是好?这个她也不知道,总之就是觉得这气氛太沉了,她需要一些声音。

陆龙一口将茶喝了便起身,对莫默冷冽的讲:“莫少尉,假期结束,我希望你如期而归。”

莫默目瞪口呆,随即隐忍喜悦起立,一个标杆性的敬礼。“是!”

“该属于你们的荣誉,一分也不会少,我在血刺等着你归来。”

“是!”

陆龙敬礼,礼毕,拍了拍他肩膀,便带陆朔走。

热泪盈眶的莫默迅速擦掉眼泪,追上去拦住他们。“长官,在我这里吃了饭再走吧。”

“部队里有规矩。”

“我带你们下馆子,就城尾有家挺不错的饭馆,咱们AA。”

陆龙看陆朔,陆朔眼巴巴的抱住他手。她要长高,长高,嗷~

“带路。”

“是!”

**

饭桌上莫默又有些拘谨了,想是在为刚才冲撞长官的话感到后悔吧。

也是,在那之前,他还是个忐忑等着复员通知的人,现在他已确定身份职业军人,血刺的副队,现在跟血刺的指挥官坐一桌,便像个做错事的兵,想道歉?这对不起从何说起?怪就怪他太放纵才会导致这样的结果。

陆朔在埋头吃太原特产猫耳朵,吃得不易乐呼,完全没发现坐立难安的莫默,在被陆龙手肘撞了一下时,还迷茫的看他。

陆龙用眼角看了她眼,想把她面前的碗拿走。

“长官……你们今天就回去吗?机票买好了吗?”终于,莫默打破沉默。

陆朔听到莫默的话,便将面前吃光光的碗推了推,替陆龙回答他的问题。“接下来我们要去佳佳他们那里,对吧爸爸?”

陆龙放下手里的碗,用餐巾擦了擦嘴,才在她期待的视线下点头。“嗯。”“参与事件的队员,我必须亲自走一趟。”

“长官,我跟你们去吧。”莫默定定的对视他,忐忑的讲:“我也想去看看他们。”

感受到莫默的心情,陆朔立即往陆龙身上蹭。“爸爸,我不想拿行李。”

“长官,这些体力活就交给我好了。”

陆龙:……

在有机械师的帮忙下,莫默成功的让指挥官点头,跟他们说句等他十分钟,便跑回家了。

看莫默冲刺似的离开饭馆,陆龙平静的瞧着还远望的陆朔。

感到被注视的陆朔转头,看到陆龙深沉沉的视线,小小的抖了下便立即扬起天真无邪的面孔。“爸爸,有个伴多好呀!”

“蠢死了。”该开口的时候不开口,不该开口时,说得比谁都勤。

“才不蠢,我是天才,天才懂不?!”

“天才的反面是蠢才。”“多出来的机票钱从你工资里扣,天才。”

“啊?爸爸这是出差出差!我要求报销!”

“私访,没得上报。”

“爸爸你好抠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