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第2站周、苏冤家/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六十三章 第2站周、苏冤家

在去周佳佳与苏仲文家乡之前,陆龙在机场外面与一个陌生人碰了头,便且接收一个登山包。

陆龙转手将包给莫默,谨然是把他当跟班了。

莫默没有一点怨言,利索的将不大的登山包塞进自己的包里,又提着陆朔的小包,惹得途中无数人同情,而陆朔和陆龙则遭遇到无数议论之声。

不过没关系,走自己的路,让他们去说吧。

“对不起先生,请打开你的包。”安检没通过,三人被请进安检室。

陆朔在陆龙身后频频伸头瞧,想莫默不会是带违禁品了吧?可是当安检拿出刚才那个小包,倒出几把改良版手枪时,又想爸爸这是要陷害莫默么?

“这是持枪证明,你们可以核对型号。”陆龙将小包里的差点被人认为是废纸的东西给安检人员看,镇定自若,有持无恐,自始至终都没有过其它表情。

安检员仔细核对过证明才放行,在他们离开时提醒他们小心走火。

走火倒不会,刚才被吓一跳的莫默却紧张起来,不再是以纯粹的走访战友心态了。

莫默没问,陆龙也不解释,三人搭最近航班去到周佳佳及苏仲文家乡周口市,在下机不久便遇到一次不大不小的袭击,被莫默与陆朔两人给解决,血刺指挥官未动手。

看到部下收枪走来,陆龙打了个电话,就带他们离开此地,将事情交给当地的警方去处理。

“爸爸,我们今晚就去找佳佳他们吗?”黄昏拉得影子老长,陆朔抬头望天边的火烧云,莫名的觉得这夕阳挺文艺范的。

“找个地方住下,明天再去。”一天飞了两个地,后面不知道还会有什么危险在等着他们,他们得时刻保持最佳状态。

刚跑去打听情况的莫默回来,指着条三叉路讲:“长官,往左是老子故里,而且离周佳佳、苏仲文他们家也近。”

“老子故里?我就说怎么觉得这里风景都透着股文艺气息,原来是大文人的故居。”

“还不止这个,这里还有伏羲故都,有华夏先驱、九州圣迹的美誉。”

陆朔听了咂舌,嘀咕:“怎么这么有文化的重地,出来的人可不咱地。”

“就去那里找间酒店。”陆龙无视她的话,往刚才莫默说的方向走。

陆朔跟在后面,在拐过弯后,就盯着老子的故里看。

没看多久,脑袋被人强行扭转,被人拖进略带复古气息的酒店。“你再怎么看,肚子里也不会多一滴墨。”

“爸爸,别以为你是大学生就了不起了,我现在也是大学生!”

“没进过大学门的大学生。”

“!”“我会进去的,而且我还要读研究生!用墨水淹死你。”

莫默:这词好像不是这么用的吧?

“遇到什么事随时向我报告。”将房卡给莫默时,陆龙提醒的讲。

想到刚才的遇袭,莫默严肃应着。“是!”

“别紧张,有我这位天才机械师在,所有问题都不是……唔……”大话还没说完,就被人捂住嘴给拖进房了。

莫默看消失房门的两人,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而被拖进房的陆朔立即扑上去,噘着嘴还没碰到就被提开。“爸爸,亲一个,亲一个。”

“刚才你说什么来着?想用墨水淹死我?嗯?”

“呃……”爸爸你这么盯着我是想干嘛?

“别给你点颜色,你就开染房。”放下拧起的人,陆龙指着浴室。“乖乖洗干净上床。”

陆朔压了压跷起的尾巴,拿了衣服跑去浴室时,身子探出看查看四周的陆龙。“爸爸,我不用墨汁,我用口水。”说完就“碰”的关上门,对着镜子得意的哼哼两声。

只是……为什么原本万无一失的门开了?

陆龙将手里的钥匙丢洗手台上,走近后退人儿,弯腰对视她惊骇的漂亮眸子,淡漠平静的讲:“如你所愿。”

身为一个全能兵王,身为一个天才机械师,身为……你觉得什么才是最丢脸的事?

被敌人打败?那是遇到高手,被变态调戏,那是她美貌如花,被骗走钱?那是她天真无邪,被请进局子里喝茶,那是她运气不好。那什么才是最丢脸的事?陆朔比莫默被戴绿帽子还没勇气说出来。

那就是她被吻晕过去了!

呜……她错了还不成么?以后再也不跟他玩亲亲了,才不是自做孽!

陆龙抱着手臂里柔软的人儿,有些无奈的笑了。都蠢到这个地步,还敢说自己是天才。

帮她洗了澡,陆龙用浴巾包住她,打横抱起去床上。“该醒了吧?”

紧闭的眼皮底下,眼珠轻微动了下,可她坚决不睁开。太丢人了,她决定装鸵鸟!

见此,陆龙只得关灯睡觉。

他一上床,陆朔就蹭啊蹭啊,往他身边挪。

陆龙手臂一伸,将别扭的人圈怀里。

陆朔抬头在他脸上吧叽了下。“爸爸,晚安。”

“晚安陆朔。”

“长官,再往前走五百米应该就到了。”周口市挺富有的,处处都是高楼大厦,一个接一个的小区,几乎都看不到矮房,是个相当繁华的城市。要在这里找房子,说难不难,但也挺难的。

周佳佳的资料地址上并没有写几栋楼,想是他入伍时就他那一栋,可现在一个小区里就分ABCD栋,转了圈后莫默去问的保安,才在他那里查到具体地址。

“爸爸,我猜文文一定跟佳佳在一起,要么是周家,要么是苏家。”他们很可疑啊!想到以前梁子他们误会的事,陆朔心里始终不相信他们两个没那啥。

陆龙走进电梯,看着镜子里露出某种奇异兴奋的女孩,思考她对这事怎么这么热衷执着。“恐怕会让你失望。”

“他们两个冤家,没点那啥说不过去。”

充当跟班兼保镖的莫默,沉默的皱着眉看机械师,想她跟长官之间才真有点什么。完全没有以前的畏惧了,像……恋人般?尤其是她望着长官笑时,那个叫明目张胆啊!春心荡漾的让他这个单身汉各种不自在。

俗话说,越不可能的事,就越希望它发生些什么。这次能直捣黄龙一瞧周、苏的家乡,陆朔几乎是抱着来捉奸的心思,一出电梯就直奔周佳佳的门号,迫不及待狂按门铃。

“来了来了。”清丽的女声,脚步匆匆,全是陆朔惹的祸。

门很快打开,一个绑着马尾的美人一身白领高干着装出现门口。“请问你们找谁?”

陆朔看到美人,悄悄收回门铃上的爪子。

莫默礼貌的问。“我们找周佳佳。”

“哦,佳佳啊。”穿着白衬衫挺有职场范的美人反头冲屋里大声喊。“佳佳,有人找。”

“来了来了。”

血刺队员:……

与美人一样匆忙的脚步与回答,没几秒,周佳佳那张月球表面的脸就狂野的出现众人眼前。

周佳佳看到他们愣了下,接着跳起来。“我靠,我不会是做梦吧?”

“做你的春秋大梦。”美人翟了一下他额头,便拿起门后的包。“我走了,你好好招待客人。”

“是的!老婆大人。”周佳佳很硬气的应着,在她走时拉住人家白嫩的手。“老婆香一个。”

美人也不介意现场有人,非常自然的亲了他下,似他们每天早上就是这么告别的。

“拜拜。”美人亲完人,倩笑着冲血刺队员们挥手。

下巴掉地上的陆朔,流着口水看美人踩着高跟鞋,跟女王似走向电梯,直到消失电梯内才回神。“佳佳,刚才那谁?”

周佳佳浑身呈波浪状,很是自豪的讲:“我老婆。”完了立即向陆龙和莫默敬礼。“长官,副队。”

莫默回了礼,而陆龙则看对面的房门。

“长官,你们都进来坐吧,别都站门口。”周佳佳向里面伸手,欲让他们赶紧进去,免得死对头看到。

陆龙长腿一迈,带着两个虾兵蟹将进去。

周佳佳本身就没莫默那么多规矩,在部队除了对长官的尊重,更多是战友相处模式,现在他们都没穿着那身军装,更是没有莫默那般客气,兄弟似的叫他们坐,然后又从净水器里倒了几杯水。

“媳妇出去了,长官你们就喝水,将就将就。”周佳佳把水放他们面前,就疑惑的看莫默,问陆龙:“长官,你们这次是……?”

“把苏仲文叫过来。”

“是!”

周佳佳一点不意外,应着就跑出房,敲对面的门,很用力的那种。

没多久房里传来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随着操你NN的粗话,门被大力的打开。

顶着一头乱七八糟的头发,苏仲文凶狠的瞪着他。“干什么!没看到你右手边的门铃吗?!”

“没看到。”周佳佳很正劲的讲,然后用大拇指指了指身后。“快换衣服集合上尉。”

苏仲文伸长脖子看到对面大厅的人,门都没关实,急匆匆边脱衣服边往里走,没两分钟便人模狗样的去见人。

“长官!”

“坐。”

“是!”

两人整齐的走到桌边,整齐的坐下。

陆朔看得两眼发直。刚才两人不是要上房揭瓦了?现在又这般默契,真是……解释不通啊。

刚才的拌嘴消失,周佳佳、苏仲文两人坐下后都不说话,气氛一下张弛起来。

在他们忐忑不安时,陆龙扫了眼大厅,最终停在电视机旁的相框上。

陆朔也跟着看去。三个相框,一张五人的全家福,一张周佳佳跟刚才那位美人的结婚照,还有一张是夫妻两和一个小男孩。很美满的一个小家庭。

周佳佳注意到那三张照片,呵呵傻笑的讲:“我儿子周正,读二年级了。”说完自己的幸福生活,就埋汰老对头。“苏仲文他媳妇回娘家了,不然他能有这么舒服。”

苏仲文在桌下给了他一手肘,在他横眉竖眼看过来时,继续目不斜视的直视对面的长官。

周佳佳看到突然私访的陆龙,也正襟危坐。

“苏仲文,你儿子多大了。”陆龙熟知周佳佳性情,没有在意他将战友的八卦给自动暴出来,只看向苏仲文平静的问。

“七岁。”

周佳佳看到他视线,立即接道:“我儿子跟他儿子同龄。”

苏仲文在心里翻白眼。这又不是做调查,起个什么劲?

陆朔和莫默则暗想:又是一对冤家。

“嗯……”“这次我来,首要事件是希望你们休完假能准时回部队。”

听到这话,周、苏两人都振了精神,不时看旁边的莫默。其实早在看到莫默时,他们就猜到这事,现在长官亲口说出来,他们提起的心算是落回原地儿了。

可事情还没完。周佳佳、苏仲文两人不敢放松半分,等着长官下面的话。

“次要事件,是想知道你们的答案。”“这次是个意外,该属于我们的已经归属,但我不保证以后是否还会出现类似事件,如果你们想要复员,通知会直接下达你们手里。”

“长官……”

“你们不必急着回答我,想清楚了再说。”陆龙阻止他们的话,望着电视旁边的三张相片。

家庭是最强的后盾,能让人变得脆弱也能让人变得坚强,他们消沉过、幸福过、挫折过,可以说是更懂生活与社会,明白社会除了罪犯,还有平静与繁华。三十是个砍,他们变得更成熟,却也失了以往的心境,变得顾虑重重,这些在战场上都是致命因素,除非他们愿意克服。

周佳佳看到墙壁上儿子得奖的画,犹豫起来。

苏仲文还一脸没睡醒的样子垂着头。

“长官,你说过血刺没有逃兵。”良久后,周佳佳定定的对视陆龙。“如果我们就这么退出,和逃兵有什么两样?”

“不是逃兵,复员和转业,你们可以选择。”

“这对于我来讲就是。”

苏仲文精神不太好,可能是忍着哈欠,眼睛里有层薄雾。“长官,我很不认同周上尉的说法,不过……”“哈欠……让我们做点事吧,随便什么都好。”

这些天休假在家,又因没有收到正式复员通知不能工作,因为洗碗与家务事件便跟媳妇吵架,把人气到娘家去了,然后他就玩了一晚上的游戏,现在想想他简直是颓废到不能再颓废了,以前在血刺的每一天是多么的充实,他还记得那些枯燥的训练,每天都在期待新的突破,然后副队记录下他们的成绩,记载下他们的努力。

“想好了?”

两个毫不犹豫的讲:“想好了。”

“那么,好好享受你们的假期吧。”

陆朔见起身的陆龙,在他不可察觉的松口气时,看向同样站起来周佳佳、苏仲文。

“长官,副队,小美人,既然都来了,留下尝尝我媳妇的手艺呗?他是湖南妹子,做的菜可够味了!”事情一结束,周佳佳就恢复本性,挡门口一幅不同意不放人的架势。

陆朔没说话。

莫默望着他们,心里早知道答案。

“部队里有规定。”与对莫默一样的话,陆龙说完看了眼陆朔便出去。

被警告的陆朔嘴巴闭得更紧,老实的跟在后头。

周佳佳只得让开,但没罢手。“长官,你还把我们当兄弟不?是兄弟就留下来吃个便饭。”

意外的莫默、陆朔、苏仲文仨,全望向陆龙。

陆龙不得已驻步,转身瞧着周佳佳。

周佳佳心里打鼓,直冒冷汗。他刚才居然威胁长官了,啊,他居然说出这么大义不道的话,长官肯定得削自己,一定会削的!

“下午六点,我们会准时到。”面无表情的陆龙,淡漠的留下句便走了出去。

陆朔、莫默迅速的跟上,反应过来的周佳佳门也不关,追上去欢喜道:“长官你们想去哪里玩?我可以当导游的哈。”

回应他的是,电梯开了、关了。

周佳佳脸上的笑还没来得及敛去,就碰一鼻子灰,正要回去时被人拍住肩膀,吓了大跳。“我靠,没人告诉你别乱拍军人的肩膀吗?”说着要给他一个过肩摔。

苏仲文勾住他脖子,拍拍他胸膛。“行呀,哈?佳佳,你这是我见过最有魄力的一回了。”

周佳佳挑着下巴,一幅小人得志的嘴脸。“去,什么一回,佳爷我向来这么有魄力。”

“滚!”

“哎,说中文的,我们去买菜吧,我媳妇最近工作挺忙的,今晚的饭我们两个弄。”

“那你还夸下海口?自己弄去!”

周佳佳几步窜上去,将他拖进自己家里。“我这是尽地主之宜,别想赖。”

“又在你家里,关我什么事?”看他提到老婆,苏仲文脸更臭了。

周佳佳想了想,一扣响指。“我有办法了,保证晚上一定公平!”说着兴奋的拿钱包又拽走他。

“高兴点,长官带来的这个消息直得庆祝,别臭着张脸。”边走边唠叨的周佳佳劝解的讲:“老婆是用来疼的,等下回来给弟妹打个电话,快点把人哄回来,不然一年到头又见不了几次面。”

“成啊,你去帮我把水槽里的碗洗了,我就打电话。”

周佳佳一脚把他踹进电梯。“你干脆懒死算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