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第3站冷焰贵族/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 第六十四章 第3站冷焰贵族

陆龙他们离开周佳佳的家,为了满足机械师的骚客情怀,路过老子故里时走了进去。

看过骑着牛的老子雕像、道德经注碑等等名胜,陆朔走到画着大八卦图的地上,盘腿坐黑的那边,仰头望风和日丽的蓝天,问陆龙:“爸爸,我们还有一天的时间,为什么不让佳佳他们当导游?”这样她就可以到处看看了。

陆龙提起地上人的后衣领,让她站起就扔开,似怕她靠近。“她已经知道我们来了这里,就不能跟他们接触太过密集。”

陆朔稍一想,明白了。

特种兵的信息之所以这么保密,是因为怕敌人殃及家人,现在周佳佳他们在家还好,要是两个男人回到部队,那就只有美貌如花的媳妇和儿子,太危险了。

想到这里,陆朔顿时有点后怕,抱住陆龙的手。“爸爸,不如我们别去吃晚饭了吧?”

“哼,不去行吗?”陆龙抽出手,挥开她。“晚上给我睁大眼睛了机械师,别让任何机械设备靠近周、苏两家。”

压力老大的陆朔还是很大声的应着。“我知道了爸爸!”

结果……

周口市某片区域从下午就开始停电,直到晚上十二点才来。

而正在洗菜的周佳佳看到停止转动的抽油烟机,冲沙发上的死对头讲:“嘿,我运气真好,正打算煮火锅吃呢,停电也不能影响我对长官最真挚的情意,啊哈哈!”

苏仲文老大爷似的问他。“佳佳,你确定吃火锅不热吗?”

“不会不会,离天黑还有好几个小时呢,到那个时候肯定都来电了。”

“要是不来电怎么样?”

周佳佳豪迈的讲:“光膀子吃呗,还能不吃?”

于是:……

坐在两家中间的走廊里,吃得火热朝天、汗流夹背的几人,个个开始脱衣服,一人手里拿把扇子,边吃边煽,不时仰天发出几声急促的叹息。

陆龙喝着了口从另个区域买来的冰水,低睨着眼睛盯着电脑也不忘夹菜的陆朔,冷冷的讲:“这就是你想的办法?”

一鼻子汗的陆朔点头。“嗯啊。这样只要一探测到代码,我就可以迅速清除。”

周佳佳凑过去看了下她的电脑,看不懂。“小美人,什么清除?什么代码?别想着工作了,来,快吃鱼。”说着将整条半斤多烧得两面黄的鱼夹她碗里。

看到鱼的陆朔一点没客气,道了谢就搓搓手开始大动干戈。

“别只顾着吃。”

“是的爸爸!”

“爸!”“爸!”一阵追逐的脚步声,从楼梯跑上来的两个半大不小的孩子,欢呼的先后叫了句爸。接着早上那个美人扶着栏杆气喘吁吁上来。

周佳佳扔下筷子飞奔去接媳妇,又是拿包又让她把高跟鞋脱下来。都说这东西害人吧,她偏要穿。

美人看到走廊一桌人,没好意思,推了推周佳佳就在屋外换了平底鞋。

大家伙看到妻奴似的周佳佳,意外的没有集体鄙视,气血上涌瞧着“别人家”的老婆,全是羡慕嫉妒恨啊!当然,陆大少除外。他有女儿,他怕什么?

“爸爸,你都出汗了,快擦擦。”瞧额头泛着水光的陆朔,飞快把干净的帕子递上去。

陆龙在所有人视线下,接过帕子、擦汗。

两个不快乐的人,瞧着他们这两个幸福的人,心里各种咬牙。他们就是来拉仇恨的!

“你们好,吃得还习惯吗?”大美人款款坐下,歉意的讲:“佳佳他就是这样,自称会做所有的菜,其实就是将菜全部丢进锅里。”

周佳佳不介意她揭自己的断,但介意她这么叫自己。“老婆,说好叫老公的呢?”叫佳佳,感觉像在叫儿子啊!知道她有一百种理由反驳自己,避免在长官、战友面前太没面子,周佳佳立马转移话题。“啊那个,长官,她就是我明媒正娶的媳妇,叫慕青。”说着另只手抱住个男孩。“我儿子,周正。周正,快叫人。”

周正除了眼睛有点像周佳佳,面貌什么全像慕青,长得那个叫标志,水灵灵的小帅哥一枚。

许是随了周佳佳的性,一点不害羞的周正张嘴就喊:“各位叔叔好。”

莫默笑着点头,把早准备好的双份礼物给他。

这礼物是下午他们去买的,其实是莫默说要买,陆龙和陆朔完全没意识到这些礼节。

苏仲文不甘落后,拍了儿子脑袋瓜一巴掌,让他抬起头来。“我儿子,苏秦!苏秦还不快叫人。”

苏秦可没他老子出息,长相平平,性格还内向,这可能就是苏仲文不爽的地方。你说小时一路欺负到大,现在自己儿子处处被他儿子压,这风水也转得太快了吧?更可恶的是他老婆还不让他做家务,就连做个火锅似乎都是多大的事。

“各位叔叔好。”腼腆的苏秦,懦懦的叫人,完了怯怯的望着陆龙。

陆朔抽空从电脑上望了眼陆龙,又看苏秦,憋笑。这年纪呀,就摆在这儿,不过她不会嫌弃的啦。

吃完火锅,也就八点快九点,血刺几人去天台聊了会儿天,两毛孩子被慕青带屋洗澡去了。

吹着冷爽的风,陆朔拉拉衣服,让风灌进来,周佳佳、苏仲文早脱成了野人,上衣搭在手臂上,一幅山里出来的乡村野夫。

莫默也脱了外套,仅留一个背心,这里除陆朔不能脱之外,还有一个人没脱,那就是永远都这么无敌的指挥官!

陆朔在天台的水龙头上洗了帕子,任劳任怨的递给矜贵在这里如神明般存在的陆大少。

三个村夫看极有孝心的女孩,又看无一丝躁热似温度正好纯属来看夜景的大少爷,想着这就是区别啊!

“长官,接下来你们应该是要去找冷艳吧?”功仲文瞧了眼莫默。“冷艳离我们这不远,以前去他家窜过门,要不我带你们去?”

“不用。”陆龙擦了把脸,避开陆朔自己走去洗了。

陆朔惊奇,在看到电脑突然出现的代码时,急忙讲:“爸爸,我们该走了。”

“嗯。”陆龙把捏干的帕子丢给她,转身进了楼梯。

莫默和周、苏三人迅速跟上。

电梯一格一格下,几人均望着跳跃的数字。

“还有多远。”

“四百多米。”

陆龙按了周佳佳、苏促文的楼层,在到了时让他们出去。“一切小心。”

“是长官!”周、苏两硬声应着,目送电梯关上才回家。

而下到一层的陆龙一行人,则以最快的速度离开小区,走进繁华的闹市中。

这一次它们没有行动,但陆龙、陆朔、莫默三人都知道这事还没完,它们只是在找一个适合的机会。

从周口市到方城县只需两个半小时的车程,陆龙他们一早乘坐最早的车次,到达冷焰的家乡。

开始陆朔以为乡镇,是那种农村,可去到冷焰家里,差点被那白花花的水晶灯闪瞎双眼。

老大一栋别墅,大门外吊着某国外著名设计师的水晶灯,高大的门,大厅的红地毯直到楼上,厅中央同样吊着璀璨的水晶灯,虽然大白天的没开,可单阳光的反射,都让它们发出迷人的光。

“请问你们找谁?”门口两名雄壮的保镖,手交叉握着放于腹部,礼貌的寻问走来的三人。

莫默上前跟他们交谈。“我们找冷焰。”

“少爷不在家,请问你们是什么人?我可以向少爷请示一下。”

莫默看陆龙,在他点头后才讲:“我是他的战友。”

“请稍等。”保镖仔细打量他们三个一眼,转身进屋。

没多久他出来,向门里伸手。“三位请,少爷说他十分钟内回来。”

“有劳了。”

陆朔走过红地毯,在五星级酒店里走过,但在私人住所,这还是头一次。

进入宛如欧洲贵族的大厅,陆朔小心翼翼坐沙发上,惊奇的打量四周。

这里不同雷庭那个城堡,这里像现世纪有爵位的国戚装饰,其实也没什么,仔细看摆设不讲究,像是把所有价值不凡的东西都堆在这里,每样都极致奢华,可全拼一起又看不出什么意思来了。

“不愧是高贵冷焰的焰焰,太符合他形像了!”

“三位请喝茶。”穿着燕尾服的管家,手上戴着白手套,将三杯散发清香的茶放他们面前,举止优雅的如宫庭出来的。“请慢用。”老管家将托盘贴腹部,恭敬的说完低了下头,退出大厅。

陆朔看管家,又看陆龙,想着这样的管家,挖过去伺候他最好不过了。

没十分钟,一阵气车笛声,接着五六双皮鞋啪啪踩着地板进来。

喝茶的三人抬头看到最前头的冷焰,又望他后头的四个保镖。

冷焰挥手把他们叫开,就走向沙发敬礼:“长官,副队。”

在他们两个还在看保镖时,陆龙淡漠的讲:“坐。”

冷焰刚一坐下,就被人问个没完,完全没有陆龙说话的份。

“哇噻,焰焰,你的保镖好酷啊!完全适合你的美学。”陆朔还伸长脖子看青一色帅哥保镖。

听她这不知是贬是褒的话,冷焰哼了哼。“小朔朔,要不要分两个给你?”

“好啊好啊!”

莫默见长官脸色变黑,调侃的问:“冷焰,你还用保镖?”

冷焰耸耸肩。“父亲他没安全感,觉得一个人再怎么厉害,也毕竟是一个人。”

“嗯,确实是,小心些为好。”

莫默知道他家是做什么的,陆朔不知道,着急问他爸是不是什么高危职业,需要这么多人保驾护航。

冷焰白莲花似的笑了,高雅无比。“挖矿的。”

“啊?”

“而且是金矿。”

“好有钱!”原来部队里还藏了这么个土豪,怪不得他们都拿国豪开涮,亏自己回归时还想着遇到困难找他呢。

看她眼里印着两个金字符,冷焰拿起管家送上来的茶喝了口,挺豪迈的讲:“小朔朔,以后有困难随时找焰哥,不管是什么困难。”

“好!”有钱好办事儿,虽然四叔也有钱,可那是家庭关系,哪天她又要离家出去,可不能再像以前那么衰了。

陆龙还能不知道她的心思?便打断他们的话,讲来这里的目的。

奇异的,没有太大牵绊的冷焰却犹豫起来。

“实不相瞒,长官,我下个星期就要结婚了。”冷焰为难的讲。“本来是想向你打报告,但这报告一时半会也批不下来,刚好又遇到休假,父亲就摧着我把这事办了。”

“这是好事。需要延长假期吗?”

冷焰对视他不说话。

陆朔在他沉默的第一刻,就觉得不秒。

等久了的莫默紧张起来。“冷焰,你这事应该早点说,一定有许多战友会来参加你的婚礼。”

莫默拿出了战友,陆龙却始终望着冷焰,薄唇紧抿,姿势未动。陆朔看得出来他有些僵硬,正在同样不安的等着冷焰亲口说出来。

冷焰闭了闭眼睛,豁出去了的讲:“长官,我想复员。”

他用到了复员,而不是转业。

听到他的话,大厅的气氛比之前更加凝重,陆朔、莫默有千言万语,却都在等长官发话。

“是因为这次任务的原因?”许久后,陆龙带着问号的问。

冷焰没勇气看他眼睛,垂着头。“不是。我原本就计划今年年底走人,与清除任务没有任何关系。”

“……考虑好了?”

“嗯。”

“那恭喜你。”陆龙微微笑着,向他伸出了手。

看到面前的手,冷焰深刻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们从来都只是敬礼。但他还是决然跟他握手。“谢谢。”

“复员通知会在结束假期之后送到你手里,不需要再回部队。”

“是。”

“你的资料都会封存,但毁灭行动还未有结束,一切小心。”

“是!”

默了默,陆龙起身。“那么再见,冷焰。”

冷焰眼里蓄满泪水,梗着脖子看他们往外走。

陆朔频频反头看冷焰,突然想哭。可不可以不要复员?为什么总要有分离。

莫默用力拍了拍他肩膀。

冷焰猛然握住他手,很用力。

他们搭档了十几年,十几年的生死信任,此时他们更无须多说一字一言。每个人的生活重点都不一样,除了为国家,他们也需要为父母与自己未来的家庭而活,所以没什么好解释,也不需要解释。

最终莫默给了他一个没事的眼神,跟着离开,未留下一字半句。

冷焰没有动,也没有去送,站在奢华的大厅中,眼眶里的泪水终究流了出来。

十多年前,他们也是刚入血刺的菜鸟,在余刚长官的训练下,得到进入血刺的通行证,那一期,五百多个人,就他和陆龙、莫默、周佳佳四人留下。进入血刺后,他们四人与白小冰,跟随余刚长官执行大大小小任务十余件,有危些险些丢掉性命的,也有轻松胜利的。后来红星失窃,余刚长官牺牲,由陆龙带领血刺,他们这个小分队都还是维持原来的模式,直到新的人加入。

这么多年的感情,如果记录下来,每一天都是一集电影,足够他去回忆与想念。

他在最年少气盛之年,遇到了最好的长官、最好的兄弟,于是成了一名最好的兵,可以说是不负青春不负使命,现在他要做的,则是一个最好的儿子。

“少爷,老爷下病危通知了,请你速去医院一趟。”

“知道了。”

**

离开冷家,陆朔郁郁不乐,抿着小嘴不想讲话。

连她都不闹腾了,可想而知血刺指挥官与副队,现在是做何心情。

陆龙望着窗外的景色,在看到老子故里时开口:“回去收拾东西,三十分钟后去安徽。”

“是!”

一到车站,三人下车不停滞的回酒店。

陆朔跟在陆龙身后,在进房后从后面抱住他。“爸爸,别难过,就像小白一样,他会有更适合自己的生活,我们也会有新的战友,能够托付生命的兄弟。”

陆龙反手将她拽过来,抬起她下颌,看进她眼里。“陆朔士官,对于你来说,没有弟,只有兄。快去收拾东西,赶不上飞机就坐火车。”

“啊!”想到那次选兵时坐的车,陆朔尖叫风一般的跑去拿包,将两人的东西一股脑全塞里面。

看她咋咋呼呼东窜西跑的,陆龙严厉的唇角微扬,有些苦涩的笑了。这个营盘不是他想聚就一定能聚、一定能长久,现在他们离开也好,毁灭行动越到后面就会越危险,他们陪自己走得够远了,没道理还要付出性命。

“莫默,在假期未结束之前,你随时可以更改你的答案。”临上飞机时,陆龙再次让莫默考虑清楚。“和周佳佳他们一样,不必急着回答,仔细想清楚了,如果归队就是你们的答案。”

莫默愣了会儿,在广播员提醒登机时惊醒,立即答道。“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