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第4站乾坤朗朗/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六十五章 第4站乾坤朗朗

去过莫默的本土家庭、周佳佳他们的小资住所和冷焰的贵族别墅,现在秦朗这个……可真的是乡村了!

陆朔他们飞到安微机场,再从机场转到应城县,然后还要坐村里两个小时才有趟的公车进村,让他们好一通转,不过这都是小意思,对血刺来讲,就是多花费些时间而已。

于是等他们走到那个不算太土的村落,已是近黄昏。

这个村挺大的,与安乐村差不多,但却没它那么富有,新房是都住上了,偶尔还有辆奔驰开出,算是小康之村吧。

有莫默这个老好人在,这外交官的事儿当然是交给他去做,陆朔只要守着不多的行李,与陆龙等他打听情况回来便成。

跑去一人家敲门的莫默,和那个老奶奶勾通半天,指手画脚好会儿,才带着有用的情报回来。“长官,拐过这个弯,走十来分钟就是。”

“嗯。”陆龙眺望他指的弯,目测弯的长度,拿起了陆朔的包。

陆朔两手空空乐哒的跟在后面。不用拿东西什么的最好了,啊村里的黄昏真好看。

莫默看一会儿就把心思转移到其它事物上的陆朔,想她再怎么厉害,也还是孩子心性,遇到开心的事就将难过抛弃了,真好。

拐过一个大大的弯,少说也有上百米,路的一边是条河,因为这个弯而导致水位上升。

陆朔看到里面有鱼在游,新奇的想跳下去抓,被指挥官给勾住了衣服。

好吧,不抓就不抓。人被拖走,陆朔恋恋不舍的看那几条游得欢快的鱼。

过了弯道,是个斜坡,当陆朔他们背着太阳走上坡时,意外的看到一座学校,学校的操场很大,水泥地上画着篮球界线,目测是个标准篮球场大小。

没想到这么个小地方,在体育上面还是挺重视的,是想再出一个刘翔么?可惜就算是有刘翔也拿不了世界杯。

现在这个时候正是打蓝球的黄金时间段,学生们都放学了,又不是很热,瞧瞧场上的几人打得酣畅就知道他们是有多享受现在的时光。

“别想抢爷的球,爷被人抢球时,你们还不知道在哪里呢!”一个身上透着锋芒,被太阳最后一缕阳光照耀的男人恣意风发,半长不受规矩束缚的黑色半长发在他的跳跃中舞动,随着他的起浮而起浮。

突然间,汗湿的短发飞起来,甩下几滴晶莹的汗水。“哔三分球,你们输了,给我洗袜子去!”圆形球柜体呈弧线飞进球栏,男人自己吹口哨,大嚷着在球弹回来时伸手接住,在地上拍了下就压榨几个比自己小的学弟们。

“秦朗,你丫的这么大了欺负我们好意思么?”几个初中生指着他一阵指责叫骂。

被比自己小这么多的孩子围攻,秦朗没觉不好意思,反而挑着眉儿狂妄不羁的道。“怎么了怎么了?想懒帐是不?是谁求着要跟我打的?”

“是我们要跟你打的,可我们没想到部队出来的兵哥尽欺负人。”

“哎我说,兵哥就不是人了?死小孩,给我乖乖洗袜子去。”

“朗朗乾坤,你欺负我们一小孩你好意思么?”通常喜欢打蓝球的孩子都比较外向,也就是调皮好动,哪会是个软柿子。

秦朗拍拍球,将球还给他。“现在是黄昏,洗!袜!子!而且……”说着森森一笑。“就算是朗朗乾坤又咋滴?朗朗我就是要来颠覆乾坤。”

“有出息了,欺负孩子很有面子,特高傲自豪是吧?”

“那……长、长官!”叉着腰的秦朗正要接话,在听到这一辈子都难忘记的声音吓得转身,看他们仨又是惊又是喜。

陆龙冷哼了声,走进操场。

秦朗反应过来立即跑过去,站定、敬礼。“长官!”

陆龙点了下头,看他身后几个半大不小的孩子。“过得挺滋润的。”

“呵呵,还行。”秦朗挠挠头,回的诚实。民村就是这点好,回来就像远走的游子,对家乡倍感亲切,乡民也很热情,没有城市那么大压力,帮忙做些家农就能养活一家老小,不必急着找工作维持生计。

莫默看傻不愣噔在家玩傻的战友,让他带他们找个地方坐,走几个小时路不是白走的。

秦朗这才恍然大悟的带他们回家。“我家有些简陋,长官你们可别嫌弃。”

“走你的吧,再简陋总有个摭风避雨的地方吧?”对这个刺头兵,莫默真有点跟带孩子似的。除了一股子不服输的傲气,其它就什么都没了,若不是在部队,他铁定是人群中的独树一枝。

秦朗嘿嘿笑了两下,边走边讲解这里的风土人情,在绕过学校时指着小山坡上的房子。“长官,副队,就是那儿了,夏天保证凉快。”

陆朔、陆龙、莫默抬头看过去。

“哪儿?”陆朔好奇的问。

秦朗使劲指着那一处。“哪儿,看到没有?竹房。”

在秦朗手指下的地方是片竹林,竹林脚下是三间竹房,说不算简陋,这要是放在两个世纪前,绝对是个小土豪,可现在是两个纪纪后,再住那样的房子,确定不是原始人?

走进飘着竹香的房间,陆朔脱了鞋子赤脚踩在圆竹铺的地板上,又看所有家具都是竹子编织的,呵呵傻笑道:“也挺不错的,世外桃源啊。”

莫默踩了踩地板,确定不会被自己踩断才进去。

陆龙将所有房间看过一遍,用竹杆撑起窗户向秦朗讲:“家里要是有困难,可以向上级反应。”

秦朗用竹托端了三杯茶出来,小小的青瓷杯里飘着几片绿叶,很是讨喜。他听到陆龙的话愣了下,才摆手无所谓的讲:“我养父是建筑师,他闲着无事弄的这简房,我看着不错,说要来取媳妇,就暂时搁这儿了。”

“用这个聚媳妇?”陆朔惊愕,接着坚大拇指。“老高大上了!”

秦朗听出她是反义词也不在意,还洋洋得意的讲:“那是,全村的姑娘都想跟我双宿双栖呢。”

“你就吹吧。”陆朔轻噗,小跑过去端他托盘里的茶杯,嗅着香味喜欢,试了口觉得不烫就一口全喝了。“不错不错,至少你这泡茶手艺不错,以后还可以卖艺不卖身哈。”

“得了吧,我这是雨前茶,笨蛋都能泡好……”嗯?有什么不对?

莫默、陆龙两人看顿住的秦朗,均含笑不语。

陆朔憋不住指着他哈哈大笑。“所以你就是笨蛋!”

秦朗:……

为毛他被一个小孩给欺负到了!这山水转得太快了!

“喜欢这?”陆龙喝了口茶,觉得不错又呷了口,问东张西望的女孩。

陆朔使劲点头。“举世爱栽花,老夫只栽竹,霜雪满庭除,洒然照新绿。”“虽见过竹林,但从没有现在这般心境。秦朗,你这地方太美了,不仅老夫种竹,我还想到白居易的悠然见南山,太诗情画意了。”

“你是第一次觉得新鲜,多住几天就不会这么想了。”秦朗说着开了屋里的灯,走去厨房时讲:“明天带你去挖笋。”

“嗯嗯。”陆朔尾随他进去,看他烧火抄菜,动作一气呵成,熟练快速,就撑下巴坐火堆旁。“朗朗,没想到你挺贤惠的。”

秦朗也不介意,笑了笑就看外屋的陆龙。

陆朔跟着他看过去,刚才的好心情顿失。她还记得今天血刺少了名队员,她还记得,当年秦朗获得进入血刺的通行证时,陆龙露出了难得一见的笑容,而现在,还未过二十四小时,他们将要再次面对这个问题。

秦朗收回视线,将锅里今早去挖的新鲜笋起锅,装进一旁的碟子里。

勤快的抄了好几个小菜,秦朗在煮最后的汤时,用油腻腻的手在她眼前晃了下。“嘿,小屁孩,你想再多没用,老实听长官的话就行了。”

陆朔不服气,心说我不是女孩了,她跟爸爸困过觉了,哼哼。不过这种事当然不好意思说出来,瞅到翻滚的汤,指着锅大喊。“沸腾啦,朗朗你做事别开小叉!”

“这很正常,你不必这么紧张。”秦朗用帕子包住锅柄,将鸡蛋西红柿汤利落的倒大碗里。

将菜都端桌上,秦朗洗了碗筷罢好,见陆龙张口抢先讲道:“长官,我们这里没这么多规矩,来着皆是客,吃个便饭很正常,再说,我们这里可没有酒店和饭店。”

一翻话将事说得死死的,陆龙略一犹豫,没再推辞,和莫默坐下就叫最小的去跑腿装饭。

秦朗也跟着去,回来时和陆朔各拿两碗香喷喷的白米饭。

陆朔拿起筷子没有吃,老大没动手,桌上几个都等着他发话

“秦朗……”

“长官,我知道你要说什么。”秦朗坐得挺直,目光如炬。“实际在不久前我就先后接到周佳佳及冷焰的电话,也知道你们会来找我。”

陆朔听到这话有些意外,扭头看陆龙,发现他握着筷子的手紧了些,虽然手势没变,但压着筷子的大拇指明显深陷许多。

“所以我早就想好了,等你们来了,我就跟你们回去。”秦朗无事的说完,咧嘴笑得好似太阳。

莫默松了口气。“现在不行,我们都还在休假期。”

“这有什么所谓?难道不能提前结束假期么?”

“我怎么就没想到。”听到他的话莫默怔愣,随即自言自语。

两个部下公然在面前说出这种话,陆龙沉声严肃的讲:“提前结束假期一事,不批准。”

“为什么?”陆朔、莫默、秦朗异口同声。

陆龙轻轻瞥了眼陆朔。“没有为什么。”“吃饭。”

长官向来都是说一不二的,莫默、秦朗对视眼,只得放弃抵抗。

**

秦朗这里只有三间房,一间放着杂物,所以理所当然陆龙跟陆朔睡一间。

陆朔睡在没有空调暖气却觉温度正好暧意袭人的床上,望着天上明亮的星星问旁边的陆龙。“爸爸,为什么不批准他们提前归队?”

陆龙坐在床边发信息,完了将手机放柜子上躺她身边。“有事要处理。”

“关于血刺的?”陆朔刷翻身,紧张的问他。“爸爸,血刺不会真的要被整改吧?”

摸了摸她小脸,陆龙将她脑袋压胸口。“不会。”

平静的,淡然的,却比任何华丽绝对的言辞更具说服力。

“还记得国防大吧?”

国防大!陆朔听到这个词猛坐起来,被陆龙的大手压得纹丝不动。

“录取通知在家放了一年,今年你该去报道一下。”顺了顺掌下柔软的长发,陆龙不想提及这事,但大伯说了几次,而且……她该去经历她人生中该经历的事情。

陆朔吐舌头。“这又不是我能控制的。”想了想保证道。“放心吧爸爸,就算一年没去过学校,我也不会给陆家丢脸的。”

“嗯。”你从未给陆家丢过脸,从未。

在秦朗家,陆朔坚持要挖了笋才走,于是陆龙的计划被改写,将返程调到了下午,着实跌破莫默与秦朗的眼镜,如果他们有的话。

秦朗午饭煮了她自己挖的笋,然后还有几根因为她太兴奋挖多了的笋,让她给打包带回去,算是小孩第一次来家的礼物了。

陆朔也不嫌弃这破礼物,相反还很喜欢,想着这可是真正的无激素食物,回去给几位大爷分享分享。

“长官再见,机械师再见,路上小心。”坐某位小康家的奔驰出村,秦朗敬礼,又向他们挥手。

陆朔钻出窗户看莫默。“默默,你不跟我们走吗?”

莫默摇头。“不了,我在朗朗这里玩两天再回去。”

“那好,我们部队见。”想到莫默身上的事,陆朔知道他回去就得面对那件事情,还不如在秦朗这里玩。想到这里,陆朔在车子开出村时,给秦朗发了条信息,让他多留莫默玩几天。

开奔驰的是在省里做生意的秃头男人,三十来岁,十分健谈。

“两位就是朗朗的战友吧?嘿,常听那小子提起你们。”淡笑风声的秃头大叔车开得稳当,想到后面坐着两位大官,心就乐道。“朗朗这孩子以前可顽皮了,咂过玻璃偷过鸡蛋,还把王婆家的小黄鸡放水里,说要看它游泳,可把他爸气的,三天两头就用条子抽他,后来在他把个同学给打医院去了后,终于忍无可忍把他扔部队里去,想让那些个军人给管管。”

陆朔津津有味的听他念叨秦朗的不是,在听到去军队时不禁暗笑,偷偷瞧了眼陆龙。感情部队就是个能把歪扶正的好地方,什么歪瓜裂枣去里面练练,都能成人参果。

“本来老秦家就想让他去混两年,再回来继承他手艺,没想到小子没做过一件好事,去到部队倒没被人踢出来,反而不放人,这可让老秦又高兴又难过,最后他便将手艺传给了小儿子。”“说真的首长,那朗朗头一次回来,整个跟变了人似的,那模样,那气派,走路用尺子量都是直的,就连一直拿他做反面教材的村长都改口,动不动就老秦家的大儿子有出息,可让老秦风光了一把。”

“他是个好兵。”

“嘿嘿,那是那是,不然部队早把他撤下来。”秃头大叔很开心,似在夸自己的儿子。“听说都是军官了,我们这穷乡僻壤的,现在可是出了个大官了。”

确实是大官。想自己还是个士官,陆朔更想快点毕业,然后当个军官玩玩?不过朗朗似乎并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好,那三间竹房怕是他养父最后给他的栖身之所了吧?什么继承父业,大叔这话恐怕也是说给他们这些外乡人听的。

陆朔莫名有点心酸,可转而一想朗朗现在这么大个人了,分家就分家,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便一路听光头大叔说秦朗小时候的趣事,连陆龙也不嫌他吵,听的耐心。

后来大叔说的累了,打开收音机听广播,不至于让车里太安静。

“现在进入午间新闻。”

“今日早十一点三十分,一架从安徽飞往帝都的民机在起飞后二十分钟坠毁,航班是CA1799,乘客364人,无一生还。现在我们连线当地记者,了解具体情况……”

听记者的报道,秃头大叔感叹起人生来。“这人呐,说不定什么就没喽,要及时行乐。”

陆朔听到起飞点与终点,起疑的问陆龙。“爸爸,我们原先的航班是多少?”

陆龙抿着唇,将手机给她。

陆朔立即翻看订票信息,以及早上十点三十分国际航班发来的摧登机信息,眉头皱得更紧。“爸爸……”

“可能只是巧合。”陆龙摸了摸她头,没有多讲。

秃头大叔听到他们的话,不确定的问。“怎么首长?你们该不会订的这班机吧?”

陆朔劫后余生的点头。“是啊,还好我偏要留下来和朗朗去挖笋。”

“那可真是福大命大!啊你们实在太幸运了,到省里我请你们喝杯下午茶吧!让我沾沾好运!”

恐怕不是好运,是霉运。想到那个紧咬不松的雷珊,陆朔就想把她扒皮去骨。

结果当然是没有和秃头大叔去喝下午茶,在省里下了车,陆龙与陆朔道过谢便直接打的去国际机场。

一路上陆朔的眉头就没松过,陆龙也是紧崩着脸。

进入机场,过了安检等候上车时,陆朔忧虑的讲:“爸爸,看来我并没有免死金牌。”如果她没有免死金牌,那么如果雷珊知道她跟爸爸不在那班航机,会不会对现在这班航下手?这机上可有几百条无辜的生命。

陆龙望着四周的旅客,沉稳冷静的讲:“我认为这次是意外。等打到黑匣子找出原因再下结论。”

“嗯。”

虽是如此,不放心的陆朔上机后便打开电脑,检查这机上的安全系统,确认无事才稍稍松了口气。

“不好意思小姐,请您关掉电脑等一切电子设备。”美丽的空姐微笑礼貌的向她伸手,示意她将手里的电脑关上。

“你好,我这个没有连接任何信息,不影响飞机正常飞行。”

空姐还是摇头。“为确保乘客安全,请您关掉电子设备。”

听她语气软中带硬,陆朔叹了口气,又看了眼屏幕便将电脑关掉。嗯……好汉不吃眼前亏,她等她走了再开便是。

陆龙看她鬼鬼祟祟的摸电脑,抖开报纸看新闻。

于是陆朔就躲在报纸下面看电脑,时刻观察这里的安全系统,可以说是当今父女最佳搭档。

不过结果是有惊无险,他们平安降落在了帝都的国际机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