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干掉他/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六十六章 干掉他

回到熟悉的帝都,陆朔松了口,毕竟帝都总么说也有陆家一席之地,至少心里是安心了不少。

坐上陆家兵哥来接机的车,一路上陆朔、陆龙都未说话,沉默的回到陆家便各自回房。

“陆朔。”看她进房的陆龙叫住她。“准备一下入学事情,后天去学校报道。”

陆朔站定望他,犹豫了半响点头。“我知道了,明天就将国防大的资料看熟。”开门进去时又补充一句。“我会问大爷要到班级,然后好好认识每一位同学。”

同学,你真的是去读书的么?不是去搞特务的?

“嗯。”“国防大的校长是你大爷的同学,在里面收敛些,有问题找老师。”对她的放肆陆龙没有阻止,适当的说了两句。

陆朔挥手,进房、关门。

陆龙和她同样。

两人进了房都没心情休息,陆朔在查雷珊的行踪,以及在看这次安微坠机事件的最新报道。

陆龙则立即进了他的绝密房间,联系七处勘查这次坠机事件是出于什么原因。

“长官,你们当时人在安微,一出事我们就着手查了,结果刚刚出来。”张阳接过进来的部下送来的文件,拆开袋子看了莫约一分钟才轻松的讲:“是机翼螺丝钉的问题,那颗螺丝钉在上一次修检时,就有名机械师建议更换,但国际航班为了飞行次数,高管们没有在意这个问题,这才导致飞机飞上高空遇到暗流失控,从而引发的坠机事件。”(这是真实事件,但不是国内,所以别小看一颗螺丝钉!)

说完张阳嘿嘿笑了,与张扬一样扎眼的笑,有种莫名想揍的冲动。“长官,你和你女儿可真是福大命大!不然不是死在毒鸩或歹毒的罪犯手里,而是坠机!恐怕这是史上以来,最出人意料的事情了。”

“如果你很闲,可以去南美洲走一趟。”陆龙沉着脸,语气低冷。

张阳立马收起笑,装可怜。“长官我上有老,下有小……”

“你父亲都快被你气死了,相信他会很满意我这个指令。”

“呃……”“长官!这是南美洲那边传来的情报,还是一筹莫展。”张阳扯开话题,调出南美洲的地图。“我们在你提供的岛上展开搜索,想横扫整个洲将人翻出来,可这洲太大了,还没翻完。”

“不要废话。”

“是!”“长官,这个雷珊从复活节岛消失后就再未出现,而根据你描述的场景,雷珊是用的某种衍射原理,使空间折叠,来达到瞬间传送功能,由此可见,她掌握的的科技技术已远超越我们,甚至是超越世界。”

“她逃了。”

“是,我知道,血刺很牛逼,可牛逼没用,人家不出来,我们找不着人。”

“去访问莫默他们时,我们受到几次半思想机械人的攻击,这怎么解释?”

张阳想了想,摇头。“不可能是她,从国外输送进来的信号都控制在戴校彬手里,只能是国内的人。”

陆龙抿了抿唇,靠进椅背里。“你是说国内还有她的人?”

“从你们接二连三遇到的袭击来看,还是个不容小觑的人”张阳严肃的讲。“长官,这次陆家以及血刺的事,我怀疑一个人。”

“我知道你说的是谁,但一切都没有证据,而且血刺能渡过这次难关,多少有他的因素。”

“我倒觉得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

陆龙冷哼了声,踌躇满志。“管他安什么心?拭目以待便是。”

说要调查国防大陆朔不是说着玩的,在电脑看过相关资料,避免自己第一天去就接批评,她思考了十秒钟,决定不入侵它们的系统,改去书店找找野史,顺便看看大一的课目。

做为一名特种兵,能够独自外出的时间又很少,而且陆朔的钱又控制在陆龙手里,什么不缺,就是缺钱。

嗯,她得想办法自己藏点私房钱,办卡爸爸一定会知道,她直接把钱存在手机里,要是金额大的话,她多办两张。陆朔想的入神,对未来有些憧憬,开始规划蓝图,在撞到人才后知后觉的道歉。“对不起先……迪塞尔?”

迪塞尔看到她也有些意外,但很快隐藏下去,持重的讲:“一号。”

“你居然没被抓起来!”

迪塞尔对此不做表示。“我没想到你是陆大少的女儿,很让我意外。”

“你也很让我意外,亚洲三年胜的拳王!”

“那是很多年前的事。”

陆朔扬眉,看了眼前面的书店。“要坐下来聊聊吗?你那次还没给我钱。”

“请。”

迪塞尔是个处处都体现得庄重的人,现在他的地下格斗场被封,没有穷困潦倒、颓废的模样,在遇到这位天不怕地不怕唯独怕爸爸的机械师面前,即使她不是个简单的人,还是很有礼貌的让她带路。

书店不是书城,人比较少,角落几排原木色桌椅静立那里,只寥寥坐了两三个看小说的青年人。

陆朔走过机械类,随手拿了本坐下,随后迪塞尔拿了本现代文学。

看到书名,陆朔撇了眼旁边几个看书的,漫不经心讲:“迪塞尔先生,我以为你不会看这种书。”

“为什么?”

“拳王不是都喜欢暴力的吗?”

听到拳王两字,三个看小说的青年抬头看他们。

迪塞尔不认同这样的说法。“打拳不是暴力。”

“那什么才是暴力?”陆朔虚心请教的反问。

迪塞尔望着她,没有回答。

陆朔焉然一笑。“打架总算是吧?”“我记得迪塞尔先……不对,是张宾先生,五年前就是因为打架斗殴而被除名,听说你可厉害了!把五个兵哥撂倒,两个进了医院现在还没出院。”

旁边的三个青年抖了下,惶恐的瞧了眼男人,收拾书本麻利的跑掉。

迪塞尔看了眼匆匆走掉的青年们,便看她。“一号,我不认为这很好玩。”

“是他们不经吓。他们再不走,我打算把你丰富的战况史,一一说个遍。”陆朔饶有兴趣盯着他正方的脸,看他没一丝闪烁的眼睛,心想他是个硬汉,硬汉的同伴不需要软妹子,所以才让他知道自己除了能打,还有脑子,能把他摧毁的故事翻出来。

“张宾……”

“叫我迪塞尔。”

陆朔赞同的点头。“迪塞尔,英国有名的贵族,第一个敢反女王的人。”“你呢?你想反谁?”

迪塞尔低头看书。“这个你没必要知道。”

“嗯,让我猜猜好了。”陆朔眯起眼睛,像个阴谋家。“那两个瘫痪的兵哥是新锐军,也就是宪兵的备选员,迪塞尔,你不会真想反总统阁下吧?”

看他不说话,陆朔自顾自的剖析。“总统阁下近年来统治有方,泱泱大国蒸蒸日上,国民没有起义的想法,那就是私事?但迪塞尔你一个小小的平民百姓,总统阁下哪会认识你这根葱?要我猜,你不是跟总统阁下有仇,而是阁下身边的人。”

“你很聪明。”迪塞尔从书本抬起头,眼里有些别样情绪,说不清是什么。“你知道又有什么用?血刺特种队的士官?”

陆朔笑得天真无邪。“证明我是个可用之才嘛。”

“没用的一号,你还是乖乖去上你的学吧,国防大可是好去处。”迪塞尔说着要起身。

陆朔有持无恐。“迪塞尔,如果我是个对你没用之人,你也不会去调查我,也不会替我保守秘密,何必这么不利爽呢?”

“以后我会联系你。”

我可不是你想联系就能联系上的。陆朔啐了句,思考他到底是跟谁过不去。总统阁下身边的人,她怀疑两个,仅仅是怀疑,都是不能轻易动的人啊!

看了小半天书,陆朔把看完的放回去,又顺手买了两本,充当好好学生。她能将整个书店的书看完,可人家店主必竟是要吃饭的嘛,她四叔可是土豪,那张信用卡她还收得妥妥,不到万不得已不会拿出来用,但她还是百万富翁?只是没有“零花钱”而已!

“哥哥,我走不动了,你背我好不好?”

“一边去。”

“哥哥,明天是爸爸生日,你不能让我一个人提这么多礼物。”

“你自己说要送花瓶。”

“送花瓶有什么不好?谁让那个女人老想着我们的老爸?我就是要在大厅摆两个花瓶,告诉她想追我爸的花瓶多了去了。”

阳光下,那个白裙飘飘的少女任性又可爱,青年一脸漠然,似什么都入不得他眼。

青年对少女的话不屑道。“表达意思不直接,你可以告诉她们,你讨厌后妈,尤其是花瓶后妈。”

噗!好毒!果然他的风格!陆朔看萧郝走远,听他与读书时熟悉臭屁的话,心里重重松了口气。他不需要父母,是因为过了要被人爱护的年纪,而妹妹不一样,她是真的天真无邪,对未来世界充满好奇,就像温室里的水仙花,一直被王国锋溺爱着长大,现在她逐渐成熟,需要离开温室接受更多事物,因此她需要被人呵护、去保护,而萧郝无疑是个强者,让她敬仰他,而他又不讨厌这个角色。

我想时间能磨平一切,包括他尖锐的性格,让他在亲情的羁绊下有所顾及。陆朔把书夹手臂里,脚步轻快的往他反方向走。

“哥哥,不如你去说吧?”少女虽然不喜欢她们,但也不坏,觉得这话太过了,自己说不出口。

“不去。”“你能不能安静点?”萧郝皱眉,反头望了眼。

少女跟着反头看熙熙攘攘的街道。“哥哥,你在看什么?”

“没什么。”

“那背我吧,你看我手都勒红了,脚后跟也磨破皮了。”少女可怜万分的放下东西给他看手和腿。

萧郝垂下眼睛,看了三秒。弯腰把她鞋后跟敲了,然后提起东西继续走。“以后不准穿这种东西,要穿就要承受后果。”

少女对自己最爱的高跟鞋小小的难过了会儿,但看提走所有东西的兄长,欢喜的追上去。“我这是第一次跟哥哥出来约会啊,想打扮的漂亮一些嘛。”

“你的语文一定是体育老师教的。”

“嗯嗯,我所有课门都是体育老师教的。”少女笑得一脸满足,似对她来说,哥哥说什么都是对的。

新的一天,新的开始,国防大的学生对今天这一天翘首以盼,不管是同年级、高年级还是教师部,都是非常期待观注的一天,因为那个小天才要来上课了,听说还是坐陆景教授的车来,这可是国防大几年来最值得一瞧的大事件!

穿作训服的全体学生们,在清灰色的大操场上打拳,挥洒青春的汗水。第一天要办些手续的陆朔被陆景早早带到学校,有幸见识了国防大学生们的早训。

他们的早训不是三十公里负重越野,只是哼哼哈哈练拳体操。

来迎接的校长及副校长、校长协助,看到下车的少女,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似国宝终于成功从国外押运进博物馆,又如心脏落回肚里般的踏实,让他们不得不推翻严厉的外表,热情的表达内心感受。

“陆教授,辛苦辛苦。”校长握住陆景的手,真诚的表示感谢。

陆景笑着摇头。“校长,这是我应该做的。”“小朔,过来叫人。”

一身低调着装的陆朔乖巧上前,有些害羞的叫人:“校长、副校长好。”叫完看向年青的协助,也给面子的叫了句。

看她甜美无害的笑容,两位校长的心都乐开花了。好啊好啊,国防大不泛天才,可她这样的天才,是除柳如风与戴校彬后的第一个,他们也相信,加以栽培,她一定会超越他们,就凭她不自视过傲、虔诚的心。

被外表迷惑的两位校长,带着新生去办公室,路过正在练拳体操的学生拿不出手的讲:“小朔同学,这些跟血刺比,就是小儿科吧?”

这可是国防大,军校中的剑桥,就算再垃圾,那也是垃圾得不可超越的存在。陆朔瞧了校长一眼,无比真诚的讲:“校长,这可是国防大,哪样都不是小儿科。”虽然他们的晨训是作死的负重越野,可人还是要谦虚嘛。“而且,通常最实用的都是最平凡的,血刺也有练拳体操的时候。”

校长被她这一席可圈可点的话,说得欢心不已,频频点头,带她进了校长室。“有这样领悟难得。”校长说着看向陆景。“小朔同学可不比一般的同龄人,一定是陆教授教的好。”

陆景不居功,脸上却颇有得意之色。“小朔常年在部队,回家的时间很少,我能教什么?都是她爸爸的功劳。”

“陆家的人都个个不凡,不意外,不意外哈。”

陆朔心里翻白眼。她二大爷就很平凡,如果论泡妞技术的话,他确实不凡!

又相互恭维了一翻,校长就对协助讲:“华生,你带小朔去办理一下入校手续,然后再带她到班级。”

“是。”协助华生点头,看向拘谨站着的女孩。

陆朔睁着圆溜的眼睛,有些慌张的看陆景,在他和蔼的点头后,便跟着华生出去。

华生对这个校长如此关注的学生,并未表现的多热情,迅速帮她办理完手续,就带她去教室。

离开办公室,陆朔便抬头挺胸起来,感到华生的冷淡,同样也对他不屑一顾。一个学生会会长而已,有啥好了不起的?

没错,前面这个高高瘦瘦,戴着眼镜有几分睿利与冷酷的男生,就是国防大传说中的学生会会长!他的权限超出你想象,可以说是校长、副校长就是个什么事不管的董事会,他这个协助才是执行总裁,学校大大小小的事,一切归他管理,这要是一毕业,可能直接就是校级或是将军。

校级或将军又怎么样?五大将军其中之一是我爷爷,血刺独立军团指挥官是我爸爸,你算个球?说起来,你父母还是我爷爷提拔上来的,在学校,你怎么着也得供着我。不过……这似乎有些困难。

学校的厉害人物陆朔都摸了个底,当时就觉得,遗孤院就是个大鱼塘,而国防大则是大海,里面许多厉害的未知生物,所以她才决定低调登场,韬光养晦一段时间摸清底,再计划要么干掉学生会会长,要么把他拉拢。

可华生不是硬派,也不是软派,在学生会可以说是一句话就能让所有学生会成员提心吊胆几天,至今就连副会长都不知道他喜欢吃什么,喜欢什么样的学妹,或者是喜欢男的还是女的,最后陆朔在黑了他资料都无果后,把他归为神秘派,所以……让他供着自己似乎很难,拉拢他也很难,干掉他……呃,再看看吧。

华生手臂夹着蓝色文件夹,直到大一一班,也就是所谓的尖子班。

陆朔观察他,看他洁白的手敲门,看他公事公办的让开门的老师在文件夹上签了名,看他转过来看自己。

“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来学生会找我,我会按照校长意思,为你提供一些特权。”华生说完便顶了顶高挺鼻梁上的眼镜,接着穿白衬衫的他翩翩走了。

陆朔扭头看他,踌躇了会儿,唇边扬起抹不易察觉的微笑。特权是吧?她对特权可不陌生,华生,你准备好接招吧!

“陆朔同学,快进来认识新同学吧。”老师非常和善。

陆朔笑得非常乖巧。“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