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创造奇迹/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六十七章 创造奇迹

“你最近很安分。”坐在沙发上看军事报的陆龙,语气淡漠随意。

吃过早饭,陆刚他们都走了,就留星期天不用上课的陆朔在。她听到陆龙的话,想了想反问。“我不是一直很安分?”

“我希望这其中不会有什么预谋。”

“不会不会,我怎么敢有预谋!”

“不住宿、隐晦挑剔学校食物、别人补课你放假、别人训练你加油、午睡错过上课时间。”陆龙说了这么多话后顿了顿,抬头看她。“陆朔士官,那里是国防大,前任总统便是从那里出去的。”

“但他被替换掉了。”

“国防大不会,永远不会。”

见他用到了肯定词,陆朔眼珠一转,瞧大厅没什么人,蹭过去撒娇打滚。“爸爸,这些都是学生会会长给我的特权,我可没有故意找事。”

“学生会会长是由学生会推选而出,你想代替他,唯一的办法是进入学生会,一点点把拥戴他人的拉拢,如果你表不好,即使进入学生会,那群尖子生也不会从心里瞧得起你。”陆龙没推开她,把她稳当抱怀里跟她推心置腹的分析。“大一、大二的学生会成员不足为惧,也容易归顺,重要与有一定决定能力的议政员是大三和大四的人,你想要攻克他们,必须得拿出点像样的成绩,而且还要有很强的决策力。”

“爸爸的意思是……让我横着来?”

陆龙敲了下她脑袋,在她抱头时又给她揉。“是高调的来,韬光养晦不适合在国防大,就像海里的鲸,庞大却深居海底,最后称王的还是出现水面具有攻击力的鲨。”

陆朔明白点头,看他的眼光多了抹惊异。“爸爸,你这是唆使我打破国防大的平衡啊!”

陆龙扣住她下颌不顾及的亲上去,深深的从不同角度吮吻后,含着她柔软甜美的上唇隐忍的讲:“没有平衡,当你的能力足够支持起你的野心时,就得高调登场,将所有人压在脚下,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尘埃莫及。”

被他亲得有些喘息的陆朔,在听到他的话后用力回吻他一下,便抽身看门口。

见她谨慎的模样,陆龙将她抱起、回房。

“爸爸,现在是白天。”知道下面会发生什么的陆朔,有些后怕的讲。他那里实在太大了,进来好痛好痛啊,虽然后来感觉不错,这让她有些期待下面的事,可是……会疼!

陆龙没有迟缓,对她微弱的反抗没看在眼里。

陆朔不从,在进房门时抓住门框。

“两个选择,要么现在做,明天回部队,要么明天做,下午训练。”

哭啊哭啊,她不要这么霸道的爸爸和男朋友!可不可以退货?

“陆朔士官,你唯一值得称赞的,就是你的识时务。”

陆朔:……

她退货,坚决退货!

陆龙和陆朔先回到血刺,当然,陆朔又动用了特权,置学校与不顾,不过这对她来讲已经是常有的事了,不足挂齿。

本来是雨水纷纷的春季,在所有刺头正式归来的那天,却出奇的阳光明媚,不像夏日灼灼,倒还真是三月暖阳。

回来的刺头就跟打鸡血似的,扯着嗓门吹嘘自己休假中发生的事情,全不知在他们放假时,血刺一度陷入整改危机。

但过去的过去了,让他们知道也是徒添伤感,况且,这是血刺有史以来,最耻辱的一次,他们知道了只会打击大家的士气。

所有刺头还未回寝室,陆龙军装笔挺,站在他们这些便服的刺头面前,这差别可真是一个云里,一个泥里。

收到保密命令的莫默他们一切如常,没有表现丝毫异常,只是等站好队,发现少了一个的刺头们心里起疑,却没有议论。这里敢在长官低下开小叉的人,只有袁帅一个人能做到,因为他有王牌!

“立正!稍息。现在有请总指挥官讲话!”副队莫默嘶吼完毕转向陆龙敬礼。

陆龙回敬,让他归队。

等莫默归队后,陆龙走前一步,站定他们面前,望着他们的视线凌厉、持重,还有人们无法捕捉到的伤感。“莫少校,待解散后检查他们行礼,一切违禁物品上交。”

“是!”

陆龙从莫默的方向收回视线,一个个打量他们。“我宣布两件事!第一!……冷焰少校已申请复员,不准问为什么!也不准私下打听!你们可以将他记得在这里!”陆龙点点自己的胸膛和脑袋。“还有这里,但你们给我记住了,谁敢让我听到关于他的半句议论,军规处置!”

“是!”震天响,又带着几分凝滞的咆哮声。

“第二件事!”很严厉很低沉的吼话后,陆龙转而看向莫默,淡淡的讲:“莫少校,组织大扫除。”

没有任何迟疑。“是!”莫默跑出列队向陆龙敬礼,就转向刺头们。“立正!十分钟整理内务,到时间操场集合!解散!”

解散的这十分钟,还包括了检查违禁物品的事情。

给机械师和战友带了特产的刺头,在第一个战友默契的拖住莫默时,迅速、高效的将吃的全扔给陆朔。

被吃的埋了的陆朔瞧着堆成小山一样的食物,心里感动了把。战友们好好啊?!

只是……

检查完毕后,小山越来越少,陆朔眨眨眼睛看他们一一从自己面前拿走“失物”,想这帮子战友太现实了吧?虽然她特权很多,也不带这么利用的!

魏勇拿起自己的袋子,临走时看到愤愤的陆朔,从里面摸出小袋巧克力。“陆小姐,这是给你带的。”

陆朔欢喜的接住。还是一起训练过来的战友好呀,还记得我喜欢吃什么。

“小朔,这是长安的肉夹馍,乖乖,这可是我冒着生命危险,在火车站从窗口买的。”梁柯也把自己的东西分她一些。

接着是秦朗提着个大麻袋走来。“这是晒干的笋,快送去小刘那里,就说是你给兄弟们加餐。”

陆朔看他酷酷拽拽的面孔,感动的接过麻袋。原来朗朗还记得她喜欢吃笋,还把它们晒干,虽然他现在是要借自己的特权去让小刘加餐……但她不介意!好东西要一起分享嘛。

时间有限,粗略交换特产的刺头们跑回寝室,还没来得及收拾,管家的声音就提醒时间到了。他们不顾凌乱的内务,想着等下是大扫除,也不会查,回来再搞,便啪啪啪踩着光滑的地板去操场。

光滑的地板没错,它们亮洁如新,如天天被人擦过,打过光抛过蜡般,这是能源清理型机械人的功劳,但一些墙壁、天花板上,能源机械人无法上去,只能让这些玩野了的刺头们干。

陆朔因为身高原因,被分配去了擦玻璃组,微微伤感一下又想擦玻璃那组的刺头肯定也不高,可是往左边一望过去,妈蛋!个个超过一米六五!

周佳佳人不是最高的,但他主动申请要负责天花板,原因是:“他娘的那个结网的蜘蛛冲我笑,我非得把它戳下来不可!”

“嗯,有目标是好事,周上尉,你就负责天花板。”莫默点头,随了他的愿。

陆朔看周佳佳身高,又估算食堂的天花板,再想杂物室有没有根这么长的棒子,顿时笑起来,决定去看他怎么戳到蜘蛛网,便扔下自己那组溜了。

他们这些个大老粗,哪会真奢望她这个细皮嫩肉的机械师干活?跑了就跑了吧,他们不在意。可有人在意?

“小美人,你能别一直望着我么?”正在接棒子的周佳佳感到一道火辣辣的视线,看她三次确定她是在一直盯着自己,从未眨眼。

陆朔调整坐姿,手肘撑在桌面上,饶有兴致的看他。“佳佳,我想知道这世界上有没有奇迹。”

“奇迹?当然有!”周佳佳不知天才的脑袋瓜都想什么,便敷衍说,自己专心手里事情。“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阿波罗神的故事。”

“那是演说、属于神话类的。”

周佳佳绑好长扫把,使劲拉拉绳子,确定它坚固才看她。“那很简单。”说着拍拍自己胸膛。“我活着就是个奇迹,所以血刺是传奇。”

“血刺是传奇,但你不是奇迹。”陆朔很肯定的讲。“除非你把那个蜘蛛网给我戳下来,我就相信你能争创奇迹。”

听到她的话,周围那些擦墙壁的刺头哄堂大笑。

周佳佳涨红脸,气急败坏的拿起工具,要证实给她看。

陆朔幸灾乐祸的笑,等着他乖乖认清结果。

把长长的扫帚柄竖地上,周佳佳估摸高度,知道单靠自己和扫帚是不行的,便搬来凳子,站凳子上还是够不着,又跳到桌上。

旁边的一干刺头放下手里事情,都等着周佳佳出洋相。跟天才机械师斗呀?他们这些凡人只有输的份。

“佳佳,够不着就别费力气了,以后给小正吃好点,让他长高高。”看他在桌上踮脚,努力伸长手臂还是离蜘蛛网差一些时,便都在一边落井下石。

恨不得把自己再拉开一些的周佳佳满头大汗,又看到下面笑得像只狐狸的陆朔,冲苏仲文霸气的喊:“把凳子扔给我。”

“佳佳,悠着点,这桌面都打了蜡的,滑溜的很。”苏仲文边劝边把脚边的凳子勾给他。“输给机械师没什么好丢人的,咱们是武官,她是文职,让着她点呗。”

陆朔哼哼两声,不做表示。

苏仲文给了周佳佳台阶下,陆朔也哼哼了,可周佳佳就是拧啊,把凳子按桌中心,作战靴就啪有力量的踩上去。

有了桌子与凳子的帮助,周佳佳能轻松的将蜘蛛网戳下来。

正当大家有些失望之时,被戳破的网里跑出只蜘蛛,让陆朔心里一阵发毛,顿即大吼。“佳佳,弄死它。”

这种即不讨喜,又不好看的东西,周佳佳自己也想把它赶尽杀绝的,现在听到小美人的话,自是伸长扫帚使劲追着它打、劈、扫。

陆朔生怕它掉下来,跳开老远,还伴随着尖叫。“我们连毁灭33里的蜘蛛都打过,佳佳你给我速度点。”

周佳佳心里也急啊,本来是想把它扫下去让兄弟们打死的,可扫了好几下没扫到,现在眼看它要跑到别处去,心急手臂猛朝活跃的蜘蛛一送,扫帚准确的命中目标。

“吱咯”铁器摩擦金属的尖锐声音,脚步一动凳子跟着动,滑了下的周佳佳失去平衡,下面一甘兄弟犹豫的要不要去接。你说要是一美人掉下来,他们是张开双臂热烈欢迎,可他是皮糙肉厚的大老爷们,而且也就两米高度,摔不死人。

于是这帮出生入死的兄弟一犹豫,周佳佳早就亲吻大地了。不过血刺的兵也不是摔倒就任由疼的主,周佳佳一个前空翻,很是利落的落定地面,震得光滑的地板“啪”的剧烈一响。

没见他摔个四脚朝天,一帮子难兄难弟才热情的围去,勾肩搭背的夸赞两句,一幅哥两好的嘴脸。

周佳佳将他们挥开,板起脸颤抖的指着他们。“装,你们继续装,亏我把你们当兄弟,看到兄弟我摔倒都不扶一把啊?”

“别介,没这回事,没有没有。”

“刚才我们就知道英名威武的佳佳哥一定能行的。”

“是啊是啊,我们这是信任。”

“滚。”

陆朔看他们争执,一个人在一边乐,在周佳佳又被围攻时讲:“佳佳,我相信你刚才说的话,你能创造奇迹。”在不久的将来,周佳佳确实创造了奇迹,一个让他付出巨大代价的奇迹。

血刺这次重整旗鼓,就差没在门前挂大红花了,可这事知道的人不多,所以没人来访,只有知情的几人觉得这是另一个新的开始,他们将誓必重新夺回血刺的荣誉,尽管这些上面都已经给了他们,但他们要的是战斗和胜利!

不过很快这种期待落空,前半个月几乎没有任务,后面陆续的任务都是小的不能再小的,例如协助警察干掉携持犯,又或是边界几个村民走私毒品之类的,都快要把刺头们狼一样的血性,给磨成小狗了。

陆朔知道血刺能存活下来不易,整天也不见爸爸的影子,想是他已经够烦的了,不想去打搅他,便又恢复上学,让陆景有些意外的惊喜。

“小朔,对新学校还习惯吗?”陆景自己开车,看她萎萎的样子没有打听部队的事,试图引开她注意力。

陆朔闷头嗯了声,察觉到大爷的想法,又加了句。“我现在还无法改变国防大,所以只能我去适应它。”

“好大的口气。”陆景满脸和蔼的笑,显然是喜欢她有这样的想法。志气是每个士兵都必不可少的意念,除去活着回来,还要以什么样的方式回归。

陆朔装傻卖萌。“我早上刷牙了,没口气。”还跟爸爸来了个热情奔放的早安吻,他那个洁癖少爷都没说有口气。

“呵呵……你呀你呀。”陆景摇头,在进入国防大校门时,提点的讲。“你今年先在怀安老师那里呆一年,后面找着时机,大爷我把你调过来。”

“大爷,你这么自称感觉特帅。”陆朔笑嘻嘻的讲完,麻遛的下车跑掉。

陆景回味的想了想,暗想:他本来就很帅,二十年前。

一班的每天都很沉闷,他(她)们都在拿生命拼以后的前程,缺少欢声笑语,没有一星半点陆朔看的野史来的轻松,全紧崩像要参加高考似的。

其实也不是很意外,普通大学毕业,最多只能拿一张漂亮的成绩单,而这里不一样,一毕业就直接关乎军官等级,等级高好啊,等级有钱?!

不知道她这想法被这群学霸知道,会不会被他们围攻?

“这是普通枪械原理,利用分子精准算出推动力与后座力,误差不可以差过0。05微米,不然飞出的子弹很可能从你的目标苹果变成旁边的梨。”一班的枪械老师,在讲台上很有风趣的讲解枪械基本原理,下面的学霸听得入神,几十双眼睛一眨不眨盯着黑板。

陆朔无聊的打个哈欠,遮住嘴巴,但她没法阻止喉咙迸出的咯咯声。

怀安老师从第一排的学生课本上,挪向中间那位制造杂音的同学,双手撑着桌边,微笑可亲的问。“陆朔同学,据我所知,你为部队改良过武器,并且是突破性的,依你看我这道题做的对不对?”

陆朔本来就是打了个哈欠的,没想咱滴,现在被他问到,便想起那天爸爸讲的话,顿时乖乖女的站起来,给一群学霸们一个完美形像,接着谦虚了几句,就把他做的方式给否决了。

“老师,如果误差有0。05微米,子弹不会飞到旁边的梨上,它有可能飞向自己的战友。”她很温柔的啦,真的没有恐吓他们的意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