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点火就要灭火/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六十八章 点火就要灭火

“老师,如果误差有0。05微米,子弹不会飞到旁边的梨上,它有可能飞向自己的战友。”她很温柔的啦,真的没有恐吓他们的意思。

一听到这话,学霸个个凛然,不自觉吞口唾沫,并且咬牙想他以后一定要做到零误差!

她这么说确实没错,但他们这只是大一,来自和平世界的他们可能都还没见过死人,这么重的后果,不知他们能不能承受?怀安面有尴尬,呵呵干笑的讲:“那个小朔同学是参加过实战的,所以非常在意这个,你们得多向她学习、学习。”

实战?!许多同学瞪大眼,不可思议的望向那个刚来就旷课的女孩。在他们大多数人的意识里,可能还没有想过实战,觉得这个词离他们太远太远,远到他们即使有个不错的军职,都不会接触到的词,也有些或许一直对实战渴求,却无法参与的激荡心情。

陆朔对怀安的话很满意,所以话说的留有余地。“老师过讲了,我只是个机械师,跟着长官他们打酱油的。”这是谦虚,接着便讲:“分子无疑是精准的计算方式,但老师你们可以试着改变一种思维。”

“怎么改变?”怀安知道还有一种更难但也更精准的计算方法,这也是他下面要说到的。

陆朔知道他在想什么,略紧张的问:“老师,我可以写出来。”

“来来来,老师很欢迎这么积极的学生。”

陆朔腼腆着脸,酡红的倾城容颜竟然让一些学霸男生走神。

拿起粉笔,陆朔就像活过来一样,干练、迅速的将长长的公式写完。

下面的学霸们鸦雀无声,怀安看到最后面露惊讶,凝神盯着那套公式,在她转身看自己时都没回神。

陆朔只得提醒他,她还在这里站着呢。“老师的公式确实很好,从推动力到后座力的算法也很对,但我喜欢倒着来,抱歉老师,我可能思维模式有点不对。”

怀安连忙摇头。“不不不、你的很对、很对。”连说两个很对,怀安就指着黑板问下面的同学:“你们看明白了吗?”

学霸们都不吭声,有个举手艰难的讲:“陆朔同学……这是先设计后座力再决定拉动力,这样能……能决定子弹射出的距离?”

怀安压手,让他座下。“差不多是这样,但还不够全面。”怀安激动的拿起粉笔,在公式上写写画画,兴奋讲。“后座力加大,则代表拉动力加大,子弹确实能飞得更远,但还有一个最主要地方是,由后座力控制拉动力,从而减少子弹误差,就像天秤,我们的手指无论放在哪边都会使天秤倾斜,但唯独放在中间不会,而一把99式突击枪的长度是756mm,如果以拉动力做主异,手指在天秤的这边。”怀安说着在枪的图上画了个对称天秤,又接着讲:“而如果由推动力做主导的话,除去后座,手指刚好就在天秤的中心,这样能更准确的掌握全局,包括枪支校准、子弹命中率!”“陆朔同学,老师说的对吗?”

被罚站的陆朔猛点头。“对,确实如老师所讲。”

怀安被一个学生认可,没有疙瘩和面子上过不去,反而有被认同的喜悦。“陆朔同学在这方面的造诣颇高,有机会老师跟你好好聊聊。”说着看下面的同学。“下面我们用热烈的掌声送陆朔同学回座位。”

“啪啪啪……”

陆朔:……

她就做了道题,至于么?面对这样的欢迎阵容,陆朔着实有些受宠若惊,感觉什么没做,就让人供起来了?

嗯,不过至少是把一班收拾得服服帖帖了,接下来是整个大一、大二年级,然后做个大事件,震慑住大三、大四!

哈哈哈,她似乎看到胜利在向她招手?!

**

“小朔,今天在学校都做了些什么?”放学的陆景载她回去,长辈语气的寻问孩子一天中干了什么。

陆朔知道瞒不过他,便把无意发生的事情老实交代。

陆景频频点头。“不错不错,怀安老师看着很风趣,实则也是个年少气傲之人,你能把他收服,可见绝非一般。”“小朔,回去把那套公式也给大爷写一遍,我也瞧瞧。”

陆朔咬手指。“大爷,我想回基地。”

有所耳闻陆龙事情的陆景,也不强求。“好好,我送你去基地。”

“不用了大爷,基地离这里没多远,我自己搭车过去就行。”

“也行,路上注意安全。”

“知道了。”陆朔冲陆景挥手,等他离开才伸手拦了辆出租车。“去成人用品店。”

她说的直接,的哥差点磕方向盘上。“小、小、小姐……”

陆朔不耐烦道。“你没听错,开车!”

被她竖起眉毛的煞样吓到,的哥火烧屁股似的迅速发动车,途中不时看后面这个怎么瞧都没十八的少女,心里琢磨着她去那里干嘛,别是意外那啥了吧?“咳,小姐,身体大事,还、还是去正规医院的好。”

陆朔挑眉。“开你的车。”

“是是。”

很无所谓的对的哥说去成人用品店,可当陆朔站在外面看到店里露骨的海报时,她犹豫起来,脸不可避免的羞红。

这这这这、这简直!啊,还是让爸爸继续闷着吧,他一定会想办法解决这些事情的,她操什么心?他那么强的一个人。可是……他也是人,陷入维谷也会有负面情绪,她不管是身为女儿或是女朋友,都应该帮助他,不管是精神上还是身体上。

娘的,不就是进个店么?这么磨叽做什么?陆朔拉拉衣服,用手搓了搓头发,让自己看起来是那么的无所谓走进自己不该来的小店。

进入暧色气味浓重的小店,更让陆朔窘迫的是老板是个男的,还是个长得有点猥琐的那种。

“小妹妹,需要些什么东西啊?说出来大叔帮你拿。”看到有客人,老板打量她一下,热情的跟她搭讪。

陆朔瞥了他一眼,便看店里琳琅满目的商品,在维思殿堂迅速搜查一大堆不知明的情趣用品后,迳自走向架子拿了盒杜蕾斯。

“收钱,不用找了。”陆朔没看他,直接扔下张毛爷爷就大步离开。她怕再多呆一分钟,就会忍不住打那个猥琐的老板,揍到他姥姥都认不出。真是,长成这要还开这种店,不是恶心顾客么?

陆朔想着陆龙的面貌,抚平心里那点不适,就将杜蕾斯揣口袋飞奔去基地。

这个店离基地只有两公里距离,意味不言而喻,只是看他那里生意冷清的样子,很显然他的目的没达到。

陆朔微微气喘,想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开始揣揣不安。

“立正!”“向右转!”“齐步跑!”

莫默的声音在夕阳下嘹亮响起,鼓动人心,一帮子刺头整装待发,他一句跑,便啪啪整齐往外跑,途中见到陆朔,周佳佳他们向她挤眉溜眼,没有打招呼,想是指挥官正心情不好,他都崩紧了皮,不敢在这个时候出差错。

看他们哗哗如潮水从面前涌过,陆朔等他们都过去后,跑向正要上车的莫默。“这是要做什么?”

莫默把帽子戴上,偏头看她缓和的讲。“野营拉链。”

“在晚上?”

“野营拉链都要在外面过夜。”

“这次恐怕不只是一夜吧?”她刚才看他们装备,看起来像是要远征。

莫默视线越过她看到大厅。“具体情况你可以去问长官。”说完让人开车追上去。

瞧吉普车赤遛一下消失视线,陆朔握着口袋的杜蕾斯,觉得它微微烫手。唔……战友们在很用功的训练,她却在想这些事,感觉……思想好不健康、好龌龊呀。

“怎么回来了?”稳重磁性、略带倨傲的嗓音,和以往没什么不同。

听到他的声音,陆朔崩紧背像受惊的猫,口袋里的手不自觉收紧。

硬着头皮转身,陆朔仰望染上夕阳颜色的俊脸,突然有些不知所措。好帅啊,这样看起来不像块冰,像个……肉包子,想咬两口啊,啊,怎么办?!

见她又发呆,陆龙习惯的以不再为意,掠过她便走向自己的车。“回家去,这个星期不要过来。”

听他遥远的声音,陆朔惊醒,飞奔似的扑车前拦住他。“爸爸,我要参加这次训练。”

“你还有课业。”

“那个不是问题!”

陆龙望着她想了下。“上车。”

“是!”陆朔欢喜的绕车前盖钻进副驾驶。

她还没关上门,车子就迅速飞了出去。

风灌进来,陆朔费了点力才将车门关上。“爸爸,这次野营拉链要一个星期?”

“嗯。”

“不会又是有任务吧?”她记得以前也发生过这样一次事情,所有刺头出动,结果是保护民众,获得机械人的罪证,从而不通过机械人监视国土安全这一提议。

“我倒希望有任务。”

他这几个字组在一起有自嘲意思,从未见过他这般消沉的陆朔跟着难过。他从来都是掌控者,从接管血刺以来,在大大小小的案件中,即使是对付雷庭时几次重大创伤,他都从没表现出半分退缩,刚愎自用的坚信他们能克服所有困难。

现在这样……真像是被踢下局的小三,而猎鹰成了正式。

想到自己这个比喻,陆朔不可抑制的笑了。

陆龙斜了她一眼,语气瞬间低冷。“你很开心?”

陆朔连忙摇头,如实讲:“爸爸,我觉得现在形式,就像正牌和小三。五大行政显然已经偏爱猎鹰,所以他成了正牌夫人,我们血刺沦落成小三了。”

“哼。正牌始终是正牌,猎鹰不过是五大行政出轨的对像,嚣张不了多久。”

“嗯!我们血刺的兵个个美貌如花,五大舍不得我们的。”陆朔咧嘴笑得更欢。她本来只是随意想到这个假设,没想他说的这么认真严肃,又想到被当做负心汉的五大,她是真的笑到肚子疼。

“再笑就给我下车。”

陆朔连忙捂住嘴,颤抖着肩好一会儿才恢复平静。刚好这时莫默已经让部队停下来,在商议着晚饭问题。

见陆龙要下车,陆朔反身就扑过去拉住他。

“有事?”陆龙手已经打开车门,看面色红润的女孩,耐心等她开口。

陆朔摸了摸口袋的杜蕾斯,又想他刚才说那句话的自嘲,下定决心豁出去了。

唔……虽然豁出去了,可还是会羞赧的。偷瞄让自己记忆深刻的事物,陆朔咽咽了口水,暗想她这是自掘坟墓么?

“要发呆自己一边发去”陆龙拿开她的手,漆黑呈亮的军靴一只踩在凌乱的石子上。

陆朔情急之下直接抓住凶器,在他震动一下时要挟的讲。“如果你想让他们看到的话,大可以把门再打开一点。”

黑着脸的陆龙黑眸灼灼看她,最终在她无畏的视线下,慢慢收回踩在地面的脚,把门关上。

关门带来的轻微声响,就像敲在陆朔心里,让她知道只能前进的同时,也感觉手里的事物越来越嚣张的猖狂,几欲烫伤她柔嫩的手心。

陆龙单手抚摸搓揉她如玉的脸颊,凑近她耳边诱惑的讲:“就这样不继续了吗?那你也太小看我了。”

陆朔吞了口唾沫,拿出口袋的杜蕾斯,讪笑的拖延时间给自己做心里准备。“先戴上这个?”

看到她手上的东西,陆龙抽了抽嘴角,扶摸她脸的手扣住她后脑勺按下。

鼻子撞在急欲挣脱束缚的凶器上,陆朔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跳出来。

“自己点的火自己负责熄灭,乖。”

呜……乖个头,她后悔了行不行啊!

莫约二十分钟后,莫默看了下时间,跑向指挥官的车,站在车门外大喊的讲:“报告!”

“什么事?”

嗯?长官声音怎么有点不对劲?受伤了?莫默心里疑惑,但还是报告进展:“报告长官,晚饭已经弄好,是给你送过来还是一起吃?”

车里沉默了会儿,在莫默都忍不住好奇伸脖子瞧时,车门打开,长官衣着一丝不苟的下车,眺望了不远处的部下们一眼,沙哑而淡漠道。“一起。”

“是!”莫默皱眉看走掉的长官,看他脚步飘浮,不会是抽大麻了?呃这怎么可能!“陆小姐?”

陆朔一脸郁色,在莫默的视线下,极力装做正常,不紧不慢的跟在陆龙身后。

小刘他们把菜都放在帆布上,然后十个人为一组开始晚饭。

本来他们野营是不准带任何食物的,但小刘每次野营都会带些牛奶给陆朔喝,有助长高嘛。

陆朔拿着军用杯,看里面奶白色的液体,小脸皱成一团。

“怎么了陆小姐?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小刘看她脸色不对,关心的问。

陆朔欲哭无泪。陆龙淡淡的讲:“没事,她刚才喝过了。”

“哦,原来是这样,那陆小姐留着睡前喝吧,我去把它密封起来。”

陆朔:……

他娘的,没瞧出他哪里压抑了啊!还有精神进行这么久的野营拉链,他精神依旧变态的很!

**

这次野营拉链,确实是没有任务,不过血刺之所以这么做,一个是重振旗鼓,一个是韬光养晦,再一个是让战士们保持势气。

野营结束,血刺便继续沉默着,而没多久他们就收到了挑战信,如此看来他们的重振旗鼓那一举动是成功了。

而在战书之前,陆朔那边也进展的很顺利,唯一让她惊讶的是……

“嗨,小朔,我们现在又是同学了哦。”身材娇小的郑丽背着书包,笑靥如花的向走来的少女打招呼,语气颇有些得意。

“小朔,怎么了?”陆景见她凝滞的背影问她。

陆朔无事的摇头。“大爷,我以前学校的几个同学,没事,你快去停车吧。”

陆景又看看那三个女孩,才开车走。

等陆景走掉,陆朔刚才的柔和蓦然消失,凌厉望着她们三个。

长高不少的郑丽、依旧美貌风华的晓婷、脸上雀班淡去许多但还是高壮的周蝶。如果单只是晓婷和郑丽出现这里,她一点也不奇怪,她们两个本就成绩好,努力些跳级考进来也不是没可能,但周蝶这个鲁莽无脑的人也能考进国防大?做梦吧!

“你们怎么来这里了?”陆朔不动声色的问。

帮她们两人拿书包的周蝶恶声恶气嚣张的讲:“只许你来,就不许我们来了?哼,特权不是你一人有。”

“小蝶。”一直未吭声的晓婷制止她再说话,走向陆朔似多年未见的老同学。“小朔,真高兴能跟你同班,这若不是你迟一年来学校,现在我们可能都要称你一声学姐了。”

“呵呵,我这不是等你们麻。”“走吧,不是一个班?”陆朔对她们表露出的友好照单全收,说着一幅学姐模样的带她们去教室。

晓婷、郑丽、周蝶对看一眼,跟在后面。

课堂上怀安老师介绍了三位新同学,脸色有些不太高兴,让下面的学霸们疑惑他们的老师是不是被谁惹到了。

陆朔心知肚明,坐在椅上抱手臂含笑望着台上的三人。

她想老师不开心是因为她们的成绩单吧?这里可是尖子班,晓婷应该是刚好达标,郑丽有些勉强,至于周蝶嘛,没把她扔去吊车尾班就算好事了,怀安老师能高兴吗?这可是国防大,老师也都是一等一的好,怀安还处在一个个性分明的年纪,碰到这样的事肯定跟上级大吵了通,不过显然他妥协了,因为她们也有特权!

陆朔想到刚才周蝶的话,将这事记在心上,想着放学去查一查,看她们背后都是谁在操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