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再拍我一下试试/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六十九章 再拍我一下试试

“不知道?”听到陆景的话,陆朔有些惊愕。“大爷,怎么可能不知道?国防大中途又插进三个学生,不可能不调查清楚的。”

陆景望着前面的路,还是回答和刚才一样的答案。“这事校长没披露一丝消息,也没有招开会议,大爷是真不知道。”

这下陆朔更疑惑的皱眉。那就是校长直接批许的?

“去基地吗?”

“不去了,回家。”想到野营那次事件,陆朔哼了声。她才不去!

陆景也没多问,现在的孩子都长大了,思维早不是他们能猜测的,而且也藏得深,她们不想说的也问不出什么因果。

回到陆家因为时间还早,陆朔趁着这段时间跑回房间,迫不及待的打开电脑。

晓、郑、周三人出现国防大绝对不是偶然,而且还跟自己同班,似乎是冲着自己来的。

迅速输入登录密码,陆朔盯住屏幕,看到登录成功握了下拳头,直接进入校长室,查看这几天他在干的事情,包括看的文件与他邮箱里的邮件,然后看他密密麻麻的书架,在维思殿堂进行分析,发现所以整齐的书本中,一个文件夹是新放进去的,甚至文件夹上的标签都没有撕掉,看来他是很匆忙拿的新文件夹,这可以表示那里面的东西很重要。

找到东西,陆朔咬手指思考要怎么进入校长室,查看那份特殊文件。

“陆小姐,老爷他们都回来了,快下去用饭吧。”小琪大老远的就喊起,等跑到门口时话都已经说完了,只能眨着眼睛好奇的看她。

陆朔想着事情游魂的下楼。能够光明正大进入校长室的,只有学生会会长华生,她是要干掉华生快点,还是拉拢他帮自己个忙快点?

“小朔,小朔?”

“嗯……啊?”陆朔回神,迷茫的望陆刚。

陆刚也不责怪,给她夹了个鸡腿关怀的问。“是不是学校课业太重了?怎么总是魂不守舍的?”

“不是不是,我刚在想几个同学的事情。”说到这事上了,陆朔随意问了句。“爷爷,你知不知道三个遗孤院的学生转去国防大的事?”

陆刚点头。“好像有这事,怎么了吗?”

不想他们担心的陆朔迅速摇头。“没事没事,就是好奇她们三个中有个学习成绩并不好,怎么也能考上国防大。”

对她不经意的话,陆刚很严肃的思索了片刻。“嗯,这事很值得重视,国防大可不是一般的学校,有关系也不能这么乱来。”“小朔这事你别担心了,爷爷去查查。”

陆朔立即甜腻的笑,高扬着声乖巧点头。“好。”

“让开,走路没长眼睛吗?”走廊上,周蝶与学霸不期而遇,两人左左右右几回合,周蝶火暴脾气就上来了,把学霸掀开就牛逼哄哄走进教室。

学霸顶了顶鼻梁上酒瓶底的眼镜,跟上去敲她桌子,义正言辞不露丝毫怯懦的讲:“向我道歉。”

“我为什么要向你道歉?”

陆朔背着小书包一进教室,就看到教室里张驰的气氛,在看到和学霸对峙的周蝶时,用脚趾想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便坐自己的位置看戏。

呵呵,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周蝶呀周蝶,这里可是国防大,不是遗孤院,这里的学生大多家境良好,处处都是优等生,以为他们好欺负的?而且据她所知,这位男同学在班级颇有地位,只是身为学霸的他们把时间都用在学习上面,不太搞外交,才会让人觉得他们温吞像只漂亮、秀气的蝴蝶犬,可人家那是贵族军犬,你们这些野狗还想咬他?

“你刚才推了我,所以你得道歉。”男学霸礼貌强硬不像开玩笑,倒像是命令。

周蝶被他唬得的怔住,反应过来就拍桌子要教训他,看看谁跟谁道歉。

“小蝶!”这时从外面匆匆跑来的郑丽叫住人,看了眼她和男学霸,就让周蝶按他的意思做。

周蝶不干,抱手臂一幅老子就是不道歉,你们能拿我怎么样的气势。

郑丽说了两句见没用,只得向男学霸道歉,说好话。

男学霸皱了眉,对她们微有不屑,没再追究。

但在国防大这样的学校,他这个不屑眼神,却是对人最大的羞辱,甚至明确表示自己的立场,连带整个班级的学霸对她们都颇有微词,因为他们深知一句话: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国防大向来是各项要求都挺高的一流学校,而周蝶的加入,无疑是一粒老鼠屎掉进他们这锅金贵的汤里,搞得他们个个看着心里不爽,可他们是受过优质教育的人,不会主动惹事,因为这会记入毕业成绩里,今天周蝶这一举动,恐怕真是成为全民公敌了。

郑丽也是心气高傲的人,以前她们三个在遗孤院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现在被人这么瞧不起,便将气都出在周蝶身上,气冲冲把她拉了出去。

晓婷一幅局外人的回到自己座位,对两个得力手下的事不闻不问,似什么也没发生。

临上课时,郑丽与周蝶还没回来。进来的怀安看到少了两个学生,差点气到肺炸,这还是他教学以来,第一次敢有人逃他的课。

“谁能告诉我,郑丽与周蝶同学去哪里了?”怀安心平气静的问,只有陆朔在下面憋笑憋到内伤。

学霸们还在意刚才的事,根本没人肯回答,而晓婷则装做不知道的好学生样,陆朔看怀安要冲进校长室时,站起来回答。“报告老师,她们两个刚刚出去了,我想这节课她们都不会回来。”

怀安看到她,莫名的消下气来,压压手示意她坐下。“你们看看人家什么素质,受过真枪实弹的就是不一样,在老师我这么生气时还记得打报告,老师不信刚才就陆朔同学一个人看到了?”怀安说教了番,转而安抚。“你们将来都是国之栋梁,出去以后军衔可能比老师我还高,都给我挺起腰来!拿出魄力,拿出你们的勇气!”

年青嘛,就是会时不时打下鸡血,经他这么讲的学霸们,齐齐挺腰坐得笔直,不像上课,倒像练坐姿。

怀安很满意的开始上课,将刚才那点不愉快抛到脑后。

晓婷偏头看了眼隔了几张桌子的陆朔,便低头看书,文静的让人难以发觉她的存在。

陆朔当然没错她那一眼,不过她才不放在眼里。对不同的人要用不同的方法,国防大与遗孤院是有本质的不同,遗孤院是群野孩子,尽管自己漂亮的成绩为自己争取到很多特权,但还是个打赢就是老大的地方。而国防大不同,它是个高素质军校,进来的学生不仅要学习好,还对背景是否干净十分重视,因为他们一毕业就会进入军区核心实训,所以他们之间要斗也是刀光剑影,不会实打实明面挑衅,俗称的高智商犯罪吧。周蝶她们太蠢了,自己想整死她们只是心情问题。

不过……她心情好,人家心情可不好。

一次全校联谊会中,三个老同学来找事儿了。

国防大的联谊会,是每学期开一次,场面隆重跟周年庆似的。没办法,谁让人家有钱呢?

周年庆目的是让在校学生相互认识,多建立关系,情谊深厚、感情凝聚,才能创造出更大的价值,这点国防大做的相当成功,几乎所有从国防大出去的人,大多前程似锦,想必跟同门情谊有很大关系。

联谊时间是放学后六点至九点,陆朔频繁看时间,想早点回去。

“听说你遇到点麻烦了?”

陆朔反头看到站在身后的华生,不免有些惊讶。他居然主动找自己?视线扫过他指间的高脚杯,吐吐舌头。里面是橙汁,别弄得好像是香槟似的,这里装优雅也没人看得见。

“不大不小的麻烦,能解决。”

“嗯。”华生摇晃了下玻璃杯,不知是让橙汁粒浮动,还是品酒时习惯性的动作。

陆朔撇嘴,喝掉怀子里的气水准备走人。她跟他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什么情谊都是虚的,她没有留在这里的必要。

“联谊会有规定,不准早退,早退视为违反纪律。”

陆朔转身要跟他理论这是什么破道理,却见那人已经走远。

“陆朔同学,一起喝杯?”前不久和周蝶闹矛盾的男学霸,从身后拍了拍她肩膀友好的问。

陆朔看肩膀上的手,又看他,真诚的讲:“别对一个大兵做这个动作。”

男学霸收回手好奇问。“为什么?”

陆朔坏心一笑。“要不要我演示给你看?”

“好啊。”

“你再拍我一下试试。”

男学霸很配合回到她身后,握住她温热小的肩膀。

从后面看去,虽然只能看到小片雪白肌肤衬在黑发下,也是足够引人着迷的。男学霸才失神一下,人就被她掀过去了,后背不算重但也不轻的咂地上。

肉体撞击地面的剧响,引起大家的注意,尽而音乐停止,所有人都望了过来。

陆朔松开他的手,举手无辜的看大家。

这场联谊会是学生会举行的,出了事学生会几个骨干穿越人群,走到他们面前。

华生看到地上的男生,例行公事的问。“怎么回事?”

男学霸立即在两名同学的帮助下挣扎站起,忙对华生讲:“会长,这是我要求的,不怪陆朔同学。”

“你确定?”华生眼镜泛着白光,审视的盯着男学霸,似在扫瞄他刚才说的话真假。

“我确定。”

“既然这样,你们还是为会场制造了不小的混乱,散会留下来打扫场地。”

陆朔:哪里混乱了?还不小的混乱?!

男学霸拉了拉她袖子,连忙点头。“是的会长,我们会留下来帮忙。”

听到这话,华生仅扫了他们两个一眼,便带着他的大部队走了。

陆朔愤愤的讲:“又不是我要参加这破联谊的!”

“等下你的份我包了。”男学霸很伸士的讲。

“他这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别气了别气了,我叫旭,很高兴认识你陆朔同学。”旭伸出手,没戴酒瓶底眼镜的他笑起来脸上有两个明显的酒窝。

陆朔礼貌的跟他握手。“我也很高兴认识你。”

“呵呵……你们这是一打如故呢?”周蝶走来看他们握在一起手,满是嘲讽。

旭看到她们三个,明显的皱了下眉,隐忍着没说什么,似不打算跟她们浪费口舌。

陆朔倒好奇她怎么还没被郑丽教育好,还出来弄咬人。

郑丽笑了笑,没有阻止周蝶。

周蝶就像那得势的狗,对着人就犬吠。“旭是吧?你不知道以前小朔可厉害了,为了跟班上一个男生做朋友,堵人都堵到男厕所去了,最后还将另一个男生扔下楼。”

“二楼。”陆朔在她讲完后对旭轻松的加了句。

旭对她笑了笑,表示对她很好奇。

周蝶见他们还眉来眼去的,急躁的讲:“你知道后来怎么样了吗?”

旭想知道她的过去,便问:“怎么样了?”

“那个男的摔断了条腿,在腿伤好了之后,叫了几个人想教训小朔,结果全被她打扒下了。”周蝶亲密又恶毒的讲:“没想到几年后,小朔还是这么暴力。”

陆朔欣然接受她的话。“我是外貌协会,漂亮帅气的敌人尚可温柔对待,不入眼的自是秋风扫落叶。”说着漂亮的眼睛上下打量她。“我想你不在我的温柔范围内。”

旁边听了去的学生忍不住笑,心想这个天才可不一般,骂人都不带脏字的。

周蝶受不得激,听到别人的笑声,顿时就沉不住气,指着她愤怒的讲:“你敢跟我单挑吗?”

陆朔摇头。

“怎么?怕了?这几年我为了能打赢你,特意练了一年的抬拳道,就等着将你打趴下!”

陆朔笑得温柔可人,天真无害。“我是怕你输得太难看,还是不要打的好。”

周蝶料定她是怕了才不敢和自己打,气焰更盛。“你是不敢和我打吧?孬种!”

“你再说一遍?”听到这话的陆朔眼睛倏一眯,视线冰冷。

周蝶不自觉后退步,撞到郑丽时拔高声音大声讲:“我说你是孬种!”

很好,很有骨气。陆朔咬牙冷笑,退开一步看向远处的讲台。“想跟我打?可以!两个条件,擂台、还有输的人要负责这次晚会的所有后勤!”

旭张了张嘴,看她张扬的脸,想她可真不一般,这么快就转手将他们的活给别人了。

周蝶几乎是想都不想,点头就说好。

陆朔欠身优雅的做了个请的手示,在她走向讲台时,悠然自得的跟在后面,似只是去赏月,不是去打人。

国防大不可以打架斗殴,一次警告,二次记过,三次直接开除,所以打架是严重违纪律事件,但他们可以相互切磋,以擂台的方式。

好好的文人墨客联谊,因为台上突然出现的两个最俱争议人物,在听到她们要切磋时,个个兴奋的排好凳子,将这个有些闷沉的晚会推到一个高chao。

听到下面的沸腾,周蝶微微仰头,标准的鼻孔朝天。“小朔,看在我们是老同学的份上,我会下手轻些的。”

“相反,我下手从来都很重,你知道的,战场上,向来都是一招就将敌人杀死。”陆朔诚肯的讲,低调的像在陈述一件事实。

周蝶咬牙怒瞪比自己矮个头的陆朔,手指掰的哗啦啦作响,在她露出嘲笑时猛一拳咂过去。

陆朔没接,侧身躲过。

周蝶紧追不舍,速度越来越快,隐约有些急切。

她的身手的确比之前进步了,但还是……“碰!”人倒飞出去,周蝶差点就飞出讲台。但还是不堪一击!

陆朔拍拍手,看时间差不多了,打算找到陆景一起回家。

“等等陆朔同学!”下面的学生从刚才的惊讶中回过神,一个男生急急叫住迳自往外走的女孩。

陆朔转身打量他,从他的头到脚,连鞋底边上的灰都没放过。

男生忙解释。“我是散打会的,想和你切磋切磋。”

“我想回家。”确定他只是个热血过头的青年,陆朔如实的讲。

男生听到她拒绝,有些不知所措。

见他局促样,陆朔笑了,又见下面一个个同学都没有散场的意思,便勉为其难的讲:“不过我想能很快解决你。”

“谢谢。”

很快将他打败,他还冲自己说谢谢?他是有多欠揍?

陆朔无法,不再多想,重回讲台用了比周蝶多几秒时间把他解决了。

看到男人倒下,下面有女生尖叫。“上个是十四秒,这个是十六秒,快,再上啊。”

陆朔:……

她非常确定,现在的女生比男生要疯狂。

在女神们的怂恿下,几个跃跃欲试的男生先后上去。

陆朔想着打一个也是打,要十几个也是打,而且她打开头,后面不打了就是瞧不起人,便只得一直打,直到苦逼哈哈的再没人上场为止。

这时刚才的女生大叫。“鬼才,她是个鬼才!”“每个人倒下的时间都比上一个多出两秒!不多不少刚好两秒,太不可思议了!”

下面一片唏嘘,看台上的视线都不一样了。

陆朔管他什么才,她要回去睡觉了!现在应该是十点,回家洗了澡肯定十一点多,卧操,她要长高!

没理会下面的人,陆朔找到陆景就要求回家。

观战的陆景知道她这会累得慌,二话不说把人载回家。

坐第一排的华生,看她消失大门的背影,若有所思的思考片刻,对副会长讲:“散会。”

“是。”

香瓜弄了个投票,庆祝文文百万的全文读者订阅福利,票票超过50香瓜就写,一人只能投一次票。

推荐:重生之极品废材/烙色

史上最年轻的M。C。E美女博士在巅峰时期惨遭同门师姐毒杀,尸骨无存!

史上最废材、堪称京城大学之耻辱的第一废材憋屈的饿昏在出租房内,生死不知!

废材什么时候外语说的比教授还流利了?废材什么时候成为国画艺术家了?废材什么时候开豪车住豪宅了?废材什么时候所向披靡了?

沐寇香告诉你,其实废材变天才,只在一夜之间!沐寇香还告诉你,天才算什么,喝了异能升级药剂才是王道!

什么是异能升级药剂?

进来看了不就知道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