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高智商逻辑与推理/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七十章 高智商逻辑与推理

“陆朔同学,中午有空吗?”

“有事?”

“我想邀请你去散打社玩。”

陆朔望着这个内敛有些羞涩的大男孩,讶异的挑了挑眉,在看到他期望带些崇拜的神情时,她推翻前言。这也是个一打成名的学校!

今天她已是第八次接到社团的橄榄枝了,在这之前她还不确定是昨晚之事引起,以为是自己外貌对得起父母,身手对得起长官,现在看来……他娘的就是冲着昨晚自己干掉大半同学而来。

想到这里,陆朔心里有了计较,倒还有些感谢那个周蝶。既然如此,她就将计就将好了。“我中午要睡觉,对不起。”

“没事没事。”男生忙摆手,小心翼翼的陪笑。“如果陆朔同学什么时候有空了,随时来三班找我。”

“嗯。”陆朔点头,笑盈盈看他一步三回头的离开教室。

大一三班,这已经不在她的“猎艳”范围之内,要加入哪个社团,她可得好好利用。

没给她太多时间去推敲哪个社团好,或是自己主动去找,还是等他们来找自己时,一个陆朔怎么也抗拒不了的诱惑便迅速到来。

国防大的食堂是仅次于昨夜联谊会的第二大空间,里面每个年级、每个班级都有固定位置,如果土豪同学们自己出去吃,那位置也是不能坐的,有点坐位代表一个身份的意味。

陆朔是大一的尖子班,排在大二六班的后面第一桌,一桌八个人,是班里特权加超学霸队,而周蝶与郑丽她们则以插班生名义,安排在大一最后桌。

这种等级差距,让周蝶、郑丽不满了好一阵子,最后在晓婷的劝说下才终于平息。

“陆朔同学,你昨晚可帅可帅了。”一班学霸中的异类桃蓝,用她清亮悦耳的声音,兴奋得手舞足蹈,瞧着陆朔小鹿似的眼珠雪亮雪亮,像追星族的小姑娘,实际她最讨厌的就是追星。

陆朔天真无邪的笑。“哪有,人家是漂亮。”

“嗯嗯,可漂亮可漂亮了!”

陆朔:……

班长旋文对桃蓝没办法,只得笑着让陆朔别理她。

桃蓝是班长的女朋友,两人都有才,而且都美貌,是国防大公认匹配度最高的一对情侣。

陆朔知道他这是礼貌性的话,实际就喜欢她这个性,她也挺喜欢的,至少在这么多严肃的学霸下,还有只金丝雀在叽叽喳喳,光听着都是心旷神怡,别说瞧着她蹦哒了。

这时晚到的副班长槐雁,拿着餐具坐班长身边,连招呼都没打,开口就质问陆朔。“陆朔同学,昨晚你走得挺快的,第一个离开的人吧?”

桃蓝听到副班的话,立即眨巴眨巴眼睛望她。

被她几十万瓦的强烈视线盯着,陆朔稍有尴尬。“我想第一个应该是陆景教授。”

“陆景教授不是你大爷?”

“呵呵……是的。”

槐雁没那么好敷衍。“老实交待吧?这么急着跑,是不是还有约会?”

陆朔擦汗。她不用约,直接去找就行了。

“到底是不是,你吭个声,后边还排长队呢。”

排什么队?陆朔瞄了眼他身后,他身后都是吃饭的同学。“咳,不是约会。”

“没约会你跑那么快做什么?连交流联系方式都不参加。”槐雁这是说出大家心声。

陆朔啊的张大嘴,终于知道他为什么这么愤然了,连饭都不吃就要挖她这条根。“那个……”理由实在不好说。

“不行,下周校报时,一定要把你的联系方式登上去。”

陆朔:不用这么狠吧?

“副班你饶了我吧,我回家早睡早起,能……”陆朔用手上下比划一下。

“能什么?”槐雁不依不饶。

陆朔一咬牙,拼了。“能长高!”

“都大学还长。”

见他不信,陆朔指了指自己。“我能,你们不能。”

听她这么掷地有声的话,槐雁、旋文、桃蓝等人齐齐看她,才想她才十六岁,确实能长。

“哈哈长高好长高好,陆朔同学你多吃点肉,说真的,你不说我还没发现原来你这么矮。”桃蓝。

“嗖!”陆朔心脏中了一箭。

“一五五在你这个年龄是正常身高,但学校现在女孩平均身高在一六五以上。”旋文。

“嗖!”陆朔心脏又中了一箭。

“没事没事,成长重在参与,努力就没遗憾了,来来吃肉。”槐雁。

“嗖!”陆朔心脏再次中了一箭。

什么叫努力就没有遗憾?她要是成年还是个矮子,这可是终身遗憾啊,卧操!

“你好,你是陆朔同学吧?”就在陆朔抱着破碎的玻璃心伤心时,一道和沐清耳的声音拯救了她。

抬头看到帅哥的陆朔呆了呆才点头。

就像骑着白马的王子的男生,侧身示意远处那桌,温和有理的讲:“大二一班的班长想请你过去一起吃饭。”

陆朔顺着他的手看过去几桌,见那桌的人都在看她,就知道这位王子说的是哪桌了。不过……

“可我和我的同学在一起。”这么轻易就过去?显得自己很好请,又显得自己不够义气,她才不会干这样的事。“也许我们可以另外约个时间。”

“好的,陆朔同学时间方便,可以随时来大二找我。”

“一定。”无害纯良的,笑。

目送高年级的学长离开,桃蓝克制不住激动的摇陆朔手臂。“陆朔同学,那可是易枫,全校最美的外交官,所有女生心中的白马王子啊。”

“所有?女生?”陆朔狡黠的笑着问她。

桃蓝使劲的点头,没看到她旁边脸色不好的旋文。

“咳嗯。”陆朔正了正身,嘴角含笑的看旋文。

桃蓝见她一直望着前面,跟着侧头看到旋文,愣了下便迅速抱住他手臂亲密讲:“骑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摸得着的旋文才是我的最爱。”

“呕”“你们要肉麻外边去,我们还要吃饭。”槐雁受不了的嫌弃他们。

旋文却脸色好了许多,想是对桃蓝的话很受用。

陆朔见没戏可瞧,便埋头吃饭。大二一班,她中午得抽空摸摸底,看是什么社团,她可是有原则滴,往上走的路必须得是她喜欢的。

利用休息时间,查到刚才桃蓝说的那个易枫,在他的档案找到两个社团,一个是外交社团,一个就是……

呵呵嘿嘿哈哈!她超级无敌喜欢!

瞧到那小小一栏上面的漂亮字:《高智商逻辑与推理社团》和《外交社团》

外交社团意思浅显,就是外效官,而桃蓝的话也证实他是学外交的,再从他刚才的举止来打分,绝对的是个非常优秀、且能让所有女性拜倒他西装裤下的一个颇有风度与美貌并存的外交员。

他刚才来邀请自己时,是以大二一班的名义,这说明是那些个大人物想拉她入伙,所以绝对不是外交社团。

想到高智商、逻辑、推理这几个字,陆朔就跃跃欲试有些迫不及待了。

这主动去找人,不能太急切,也不能拖太久,就明天中午饭后。打定主意,陆朔看时间差不多快上课了,就出去躲角落给爸爸打电话,跟他汇报这一天的情况。

昨晚上切磋的事情,她刚回到家就接到了陆龙的电话,她觉得他可能更早知道,一定是实时了解的一清二楚,之所以那个时候打来,便是等她到家。

“如果你进的是第一个社团,你会有所收获,如果是后面一个,你在那里不会有天才的成就感。”陆龙听她做完冗长的汇报工作后,淡漠的提点。

“爸爸你别小看我,我就不信他们全是柯南。”“你这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陆龙扬了扬唇,无声笑道:“陆朔士官,什么时候你能当上军官,再来讲这句话。”

“哼,我会当上的!”陆朔啪的挂掉电话,气鼓鼓决定下午第三节课后就去找他们。她就不信了,以她的超级大脑与敏捷思维,会比他们逊色。

**

“好无聊啊,为什么学校就不能发生些有趣的事呢?”一个长发及腰,戴着像哈利波特里男主眼镜的青葱女生,青丝直垂三千尺,随着它的主人慵懒散慢的摇晃而摇晃着。

长桌正上方穿着圆领深灰色T恤的男人撑着半边脸,立挺的五官与短发没有被特意打理过,让他更显随意,给人极强的亲切感。

在他们的中间在左边是,穿着校服脸上长了几颗青春痘的男生,男生在用放大镜看蝴蝶标本,看得入神,没发现太阳已经从正上方移到了他后边。

而他的对面是穿着银色暗纹衬衣的易枫,他正襟危坐的姿势与室内三人天壤之别,拿书的标准手势和他们是不啻云泥,他的存在,似乎就是告诉别人什么叫对比。

四人就这样坐了大约十来分钟,还是望着天花板的女生再次出声。“王舒,你再看下去,蝴蝶会被你烧着。”

看标本的王舒维持现状。“我在计算利用放大镜点燃事物所需时间。”

“你可以用纸,那只蝴蝶已经够可怜了。”

这时正上方的T恤男开口。“王舒是在计算,在强烈的照射下,干燥物点燃时长,及点焰所需要的热度。”“还有张惜兰,你把眼镜还我。”

“我就喜欢它,借我戴下会怎么样。”

“喜欢可以自己去买。”

“不要,谁要跟你李古戴情侣眼镜。”

一直坐着没说话的易枫,突然抬头看他们。“她来了。”

听到易枫的话,张惜兰立即取下眼镜扔给李古,整了整头发,精神面貌很好,全无刚才的半点颓废之气。

而王舒也收起标本,因为一时半会烧不着,正好他可以留到下次无聊的时候继续。

李古拿起张惜兰扔来的眼镜带上,愈加的增添了几分呆板,就像放在博物馆的文物?

而易枫还是低头看书,没有为即将到来的人而发生任何的变化。

从大二一班同学口里问到地方的陆朔,盯着那块摇摇欲坠的社团牌子,停下站了十秒便举手敲门。这人不能光看外表,就像血刺的训练基地,看着破破烂烂,可训练的都是全军界最好的士兵,而留下的人则是特种中的特种兵,所以这里虽然破了点,但她不会嫌弃的。

一阵不疾不徐的脚步声,紧接门嚓咔一下被人轻巧打开。“请进。”没有丝毫意外,易枫礼仪得体的请她进去。

陆朔再次认真打量这位白马……?不对,这位王子,感叹:真是越看越好看。

“陆朔同学,社长等你很久了。”被她大刺刺望着,易枫没一点不适,从容的将她拉回神。

陆朔清醒过来硬是不准自己脸红,转移注意力打量室内的其他三人。

同时三人也在打量她。

陆朔将他们从头到脚扫了遍,信心满满。“李古社长你好,还有王舒学长、惜兰学姐你们好。”

带眼镜的T恤男李古点了点头,伸手示意她面前的空位。“陆朔同学你好,请坐。”

陆朔不疑有它,拉出正下方的椅子便正军姿坐下。

见她坐下,易枫也坐下,和他们一样保持默契的缄默。

她坐下没有一丝摇晃,脸上表情不变,长发女生惜兰有些怀疑的看王舒。拿标本的王舒有些诧异。李古看了他们两一眼,视线回到陆朔身上。

陆朔胜券在握的讲:“你们不必看了,这条椅子它确实有问题,它之所以没坏,是因为我坐到了三条腿。”

“但我想,你这样坐应该很累。”张惜兰双手趴桌上,身子努力往她方向凑。“陆朔同学,你现在需要消耗多少卡路里。”

“相反,我现在很舒服。”陆朔没有顺从她,并且说了番能够证实自己的话。“惜兰学姐,我以前也常做那样的动作,想让身体拉长些。”

“哦?什么动作?”

“长发匆匆整理、脸上明显比其它地方要红润、脖子处偏白、显然是刚才仰头跷腿导致。”“口红是奢侈的SA牌衣服是普通的中端价位这显示你并不是十分富裕、裤子比实际大一码我想你是以此来遮盖你有点O型的双脚、这没什么的它不防碍你的美貌。”

张惜兰被她这机关枪似的话给说懵,张口结舌忘记发话。

陆朔说完一个转向她身边的王舒:“王舒学长长期保持一个动作不好、尤其是不健康的坐姿、十年后它会让你再也坐不直、二十年后你的腰椎会直接影响双腿、意思就是你二十年后可能就无法过上正常活。”

“李古、高智商逻辑与推理社团的社长、眼镜是戴蕾维尔首席眼镜设计师的防作、意思它是无价孤品、T恤灰不拉叽的实则是BOSS今年春季新品、鞋子内侧面有蒂文签名这说明你除了学习之外还喜欢看球、至于你的手……”陆朔眯了眯眼睛,没再说下去。

李古放在桌上的手指骨结实修长,与身上的肌肤一样洁白。在她说到手时,他的动了动手指,脸上表情却未变。

陆朔感到其他三个的疑惑,猜想他们应该都不知道这事。关于别人隐私,她如果还想在这个学校混下去,就得替他守着这个秘密。“至于你的手很修长,但指甲得修修了。”

“哇塞,社长,原来你是金主啊,我靠,我居然拿戴蕾维尔的眼镜扔来扔去,太糟蹋了!”刚才的静谧气氛被陆朔的玩笑话带过,惜兰蹭的站起,痛心疾首的望着李古脸上的眼镜。她应该早点把它偷回家的!

易枫见她一来就给他们一个下马威,笑着问:“陆朔同学,怎么不分析我?”

陆朔很为难的讲:“易枫学长,你太善于伪装,我看不出来。”

“似乎我挺糟糕的。”

“不是,伪装是世上最好的武器,真的,我爸爸说的。”在说这话时,陆朔特有低气。反正她爸爸说什么都是对的。“不过你身手太弱,如果操课时能不逃课,这能让你多一分安全,毕竟即使是外交官也挺危险的,谁让你这么扎眼。”

哈哈!痛快啊!明着暗着将他们都调戏个遍,陆朔吞了吞唾沫看向易枫。“交外官,我远道而来,都没杯水喝吗?”

易枫温厚的笑,摇头。“我还没有秘书,如果有也不能为你服务。”“想喝自己倒去。”

她还没入社呢,就算入社也是最晚一个,以后端茶倒水的指不定她干。陆朔没任何不妥的起身去饮水机倒水。

“哐啷。”椅子碎成片。

陆朔仰头喝水,眼睛瞟了眼坏掉的椅子。坏的是最后一把椅子,意思是她必须要将它修好?

“陆朔同学,不得不承认你有很好的观察力,但你还缺乏计算力。”李古说着摘下眼镜看她。“这椅子是三年前留下来的,支撑力与受重力都比不得今年新椅,仅靠三条腿无法持久支撑你的重量,如果你在坐下的三分钟后让脚负担一部分重量,这椅子至少能撑到你离开这个教室。”

“所以?”

“所以你得把它修好才能离开。”

陆朔:……

她就知道是这个结果。陆朔垮下肩膀,找出维护工具。

刚才李古说的问题,她有想到过,但考虑的还不够全面,仍需学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