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要么拍死,要么做我的人/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七十一章 要么拍死,要么做我的人

“陆朔同学,你居然真的加入了高智商逻辑与推理社团!”

加了个社团,次日这事全校都知道了。陆朔面对快要疯颠的桃蓝,不明白她为何如此兴奋。“旋文,快把你家女子拉走。”

旋文在跟怀安讨论学术,往她们的方向望了望,就继续与老师说话。

而听到她叫旋文的桃蓝,似怕被拉走,紧拽着她手不放。“快跟我们说说,易枫学长是不是特帅啊?还有王舒学长,还有还有社长大人!”

“其他人没看到,我就看到张惜兰了。”陆朔挑个她没叫到名字的学姐。

果然,桃蓝垮下脸。“张惜兰学姐很恐怖的,陆朔同学你以后少跟她接触,免得变坏。”

陆朔暗想,她恐怕才是最坏的那个。

“陆朔同学,恭喜你进入了高智商逻辑与推理社团。”这时跟老师讲完话的槐雁走来,向她伸出右手。

“为何恭喜?”加入大二的社团需要这么惊讶?

槐雁收回空中的手,坐她前边的位置上。“陆朔同学,国防大有两个不能动的地方,一个是学生会,一个就是高智商逻辑与推理社团。”

“所以它很牛?”

“可以这么讲。”“因为高智商逻辑与推理社团能为学校分担解忧。”

陆朔还是不明白。她当时时间仓促,只看了内网有的信息,并未深入调查。

槐雁神秘一笑,凑近她。“你觉得易枫是个什么样的存在?一个社团要人担任外交?”

“我想他应该是秘书。”

“陆朔同学,这里可没有秘书,以后你就会明白。”槐雁没有说透,撑桌面起身回了坐位。

旭看她皱眉,多讲了半句。“易枫是真正名义上的外交官。”

还是不明白,可很快陆朔就知道让同学们又敬畏又害怕的原因所在。

那就是高智商逻辑与推理社团自建校来,破了大小案件十余起,其中包括谋杀等重大事件,而易枫这个外交,则是针对警察、法院的!她怎么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他们让自己入社团,很可能是自己能保护他们生命安全?,她是机械师,不是保镖!

不过,从某中意义上来讲,她征服大二甚至是大三的人了,所以接下来是直攻紫禁城,把大四的人也给统统震慑住?!

“我真想不明白,为什么我们非要来这国防大?”白天见那个后备队员被众星捧月的,还被高年级的人邀请一起用餐,而她们在这里则没一点立足之地,周蝶非常窝火。“小婷你不觉得太委屈自己了吗?在以前你是学校的校花,受尽追捧,有我跟小丽在不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少说这些无能的话。”晓婷沉着脸,清丽的眉宇间有股晦涩的阴暗。“你觉得遗孤院很好?再怎么好都是一群没人要的可怜虫,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这是国防大,进了这里就如同进了皇宫,不知轻重。”

“那又怎么样?反正我觉得憋气!”周蝶甩手,将椅子坐的噼啪响。

郑丽搭住周蝶肩膀,看着晓婷婷安慰她。“再忍忍,很快就会过去的。”

晓婷瞧着郑丽没说话。

知道她心思重,郑丽见她不说话,就对周蝶讲:“小蝶,我们会在国防大站稳腿跟的,相信我。”

“哼,怎么站?打又打不过,在机械方面我们更胜不了!”

听到机械一词,晓婷整个人变得如蛇蝎般渗人。“我们不行,自然有人行。”“找着时机,我一定要跟她来场机械比赛。”

“还来?!”周蝶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小婷你有没有搞错?她在前几年拿下过新概念机械人比赛的冠军,就我们?……呵呵,小婷不是我瞧不起我们,而是我们实在比不过。”

“那是你。”被她说得脸色更不善的晓婷,傲慢的说完就离开。“你们别跟着我,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周蝶、郑丽看她出去,有不屑与不在意。

“什么嘛,真觉得自己是公主了?”

“小蝶别生气,小婷向来如此,她刚从上风跌到低谷,你也谅解一下。”郑丽撑着桌边跳上去,坐在桌上晃着腿看窗外。“国防大,呵,所有军校生都想进入的学校,现在我们能进来,仅当一次不错的体验也好。”

“小丽,我才不要来这个什么国防大,校规都有新华字典厚,太多规矩了!”更重要是,她们在这里受到排挤。“我就奇怪了,同样都是有关系进来的,为什么我们跟小朔就这么大差别?”

“因为她父亲是大校,因为她能打,因为她实战过,因为她是机械天才,这些足可以让她横行国防大,甚至是整个Z国。”郑丽客观的讲:“她确实是我们无法超越的存在。”

“那你还同意来国防大?”

郑丽仰头笑得轻松。“小蝶,只有跟着强者跑,我们才能跟着变强。”“国防大,你想想,如果不是小婷,我们恐怕这辈子连门都进不了。”

“我倒没觉得能变强,天天被他们用有色眼睛看、暗着排斥欺负才是真的。”

“能欺负到你,这本身就说明他们是强大的,而且小蝶,你刚才有用到有色眼睛哦?不错不错,你终于理解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了。”郑丽语重心长的拍她手臂。留下句:“继续努力。”便跳下桌子也走了。

周蝶踢了下桌角。见鬼的,她就是不喜欢这里!

下午上两节课后就没有课了,陆朔忐忑的走去新加入的社团,在门外徘徊了好久都没下定决心进去。

在没了解高智商逻辑与推理社团前,她当然无所谓,以为只是个实力与人员并存的社团,可当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后,心里或多或少升起股敬意,就像桃蓝一样,只是没她那么疯狂。

“我想她一定在循环重复一件事。”张惜兰撑着下巴,无神望着桌面。

“我想这里对她来讲,已经没有秘密可言。”易枫望着窗外,眼睛迷茫在想什么东西,最后似是看累了,看向李古的手。

李古戴着他的哈利波特眼镜,不受影响的看书。

王舒舒展四肢,复又趴回桌上,用放大镜看蝴蝶,这表示他又无聊了。

“为什么这么讲?”李古、王舒两人都不搭腔,张惜兰接着问道。“最多就是观察力惊人。”

易枫摇头。“这是她的资料,做为你们的交外人员,我想提醒你们,别小看你们的新伙伴。”

张惜兰拿过那份资料,没会儿就惊了个呆。“原、原、原来她真的实战过!”

“千真万确。不过具体内容属于保密信息,公安局也没权限查看。”易枫推了推鼻梁上的金边眼镜,朝门温柔的叹道:“而且还是遗孤院机械人新概念大赛的胜出者,据说开创了一个新的机械时代,那年她还是小学部的学生,而现在她是部队最优秀的机械师。”

“我靠,社长,可不可以把她踢出去?开始还以为她就是能打了些,现在仔细想想,她恐怕是个祸害!”

李古听到张惜兰的话,不紧不慢的抬头看她,停顿了片刻才讲:“我想即使是祸害,也是个美丽的祸害。”

“社长!你要为社团考虑,不能被美色迷晕了头!”张惜兰就像维护正义的道士,挥舞手臂神情激烈。“我现在有股深深的不安感,我深信她的到来,为会我们带为巨大的危害!”

“惜兰同学,你什么时候从演绎专家变成巫师了?”王舒呵呵笑起来,脸上的几颗痘痘跟着动,有些儿青春勃发,让比他大上几岁的惜兰又小小的伤感了一下岁月。

“我这是女人第六直觉!”

“不对,你不算女人。”

“王舒,你找打!”

在他们两个快吵起来的时候,李古合上书望着门。“我倒想看看是什么巨大危害。惜兰同学,你是要解决危险还是继续这么无聊下去?”

“当然是挑战危险啊!”

“这就对了。”

就在李古的话说完时,有点历史的门被人敲响,室内的四人齐齐望过去,嘴角带着抹相似的笑,像……等着猎物入网?

“社长,我来了,有什么事要做吗?”陆朔推门,进去轻车熟路的问正上方的人。

李古在她坐下才对易枫讲:“把社团的历史资料给陆朔同学拿来。”

“是。”易枫退开椅子,走进紧闭的另扇门。

陆朔看他进入明显封闭式的房间,想说她要了解的都了解差不多了,完全没必要看。可怕他们说自己调查他们,便什么没说,在易枫将一摞摞纸搬到自己面前时,忍不住对他说声谢谢。这么多,他一文弱书生挺辛苦的。

易枫如风吹来的云,对她浅笑了下便继续搬运。

终于,在他来来回回四趟后,终于搬完,而陆朔已看不到上面的社长了。

易枫拍拍手,在她感激的视线下,谦谦君子的道:“看完请把它们搬回去。”

什么!陆朔差点炸毛。早知道就说自己看过了!

看她望着一摞摞文件皱眉,易枫对上面的李古讲:“社长,我还有一节课,先走了。”

李古点头,让他先走人。

拿着文件装好学生认真看的陆朔,不时侧头瞄上面的李古,又低头看文件。

久了,张惜兰发现她这个举动,大大咧咧笑着讲:“陆朔同学,干嘛要偷看?想看就光明正大的看好了。”

“惜兰学姐,我不跟你争。”陆朔甜甜的朝她笑,说完在她赧颜努嗔下举起手里的文件。“我觉得社长一年前阳光帅气多了,跟现在的沉默完全不相匹配。”陆朔说着深意的看李古。

李古扫了眼资料上的大头照,未做解释。

陆朔耸耸肩,继续看。

王舒看了她跟李古一眼,维持姿势用放大镜看蝴蝶标本,似生命本就如此无聊,时间漫长的让他这个小青年不知道该做什么。

迅速的看完几本,前面的山矮下去了些,能够不费力看到他们三人的陆朔,瞧着王舒皱了皱眉。“王舒学长,别怀疑我那天说的话,我的计算不可能出现意外。”

“没事儿,操几次课就好了。”

“我肯定,操课与你现在坏习惯没有任何关系,因为操课都是早上,而你是下午养成坏习惯,二十年后你铁定成太监。”

王舒瞧了她眼,被那个太监一词给说得有点后怕,动了动姿势,稍稍坐正了。

见他改过来,陆朔继续消耗面前的山,以最快的速度将它们再次重新看一遍。这些资料里有当年事件发生的经过,这是她再怎么查也无法在网上查到的信息,所以她才会将它们全部重新过一次。

伸了下坐久而变得酸疼的肩膀,又看到王舒回到原来姿势的陆朔,冷冷的说了句:“二十年后你会变态太监。”

王舒蹭一下坐直。

李古看了眼王舒,扣上面前的书对陆朔讲:“陆朔同学,交给你一个任务。”

“社长你说。”

“每天操课时看着易枫,不准他逃课,体育课也是一样。”

“是!社长!保证完成任务!”她来社团接到的第一个任务啊,虽然像保姆的活计,不过能帮团友纠正坏毛病,是每位社团人员的义务?!好吧,有美男可以看,干嘛不要?而且是这么光明正大的看!

自有李古的话后,陆朔每天屁颠屁颠的跟在易枫身后,尤其是操课时间,就为此事,她还让大爷早十分钟来学校,就是去守着他。

“易枫学长,教官吹口哨了哦。”陆朔挡住走廊的道,笑盈盈的望着他。

易枫望着神出鬼没的陆朔,温润如玉的面孔消失殆尽,像看到蟑螂似的避之不及。“陆朔同学,你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

“学长,我就是在做好我的事。是社长大人让我看着你,不准你逃课的。”

“那你为何还在这里?”

陆朔天真无邪的笑。“学长,我今天早上已经跑了三十公里了哦。”

易枫:“!”

“所以学长快去列队吧。”

“如果我不去呢?”易枫靠护栏上,罢明了他是不会下去的。

陆朔一点不担心,俯身往下望了望。“学长,这里是二楼,如果我把你从这里扔下去,你觉得他们会怎么想?”

易枫定定的看她。

陆朔眯起眼睛笑。“学长,你打不过我的,乖乖下去列队吧。”

于是在陆朔的威胁下,易枫甩甩袖子,在想抽死她的情况下翩然跑下楼,站到了一直空缺的位置上。

又收拾一个,她相信在她的“调教”下,社团的队员们会个个身体倍儿棒。

“陆朔同学。”正在陆朔得意洋洋时,从楼梯上传来的清亮嗓声,让她唰的回神,转身望向款款走来的学生会会长大人。

华生走到她面前,看了看下边的易枫。“你想要做什么?陆朔士官。”

陆朔呵呵笑,装傻充愣。“没做什么啊会长大人。”

华生收回下面的视线,望着她如花似玉的脸,打量的瞧了许久才讲:“锋芒毕露容易招小人,你才刚来国防大,在短短的半个月时间成为校报的NO。3人物,我想已经够了。”

“还不够。”

“我这是为你好,这里没你想像的那么正义,至少在你后面新来的那三个人就是你得小心的对向之一。”

陆朔笑语焉然,不意外也不惧怕。“有人的地方就势必有事端,我想我能解决。那三个只是虾兵蟹将,不足畏惧。”

“秦朝就是因为赵高那个内臣,才使帝国倾覆,通常你最轻视的人,会为你带来不可估量的后果。”

“谢谢会长大人的提醒,我会注意的。”陆朔笑容敛去一分,变成慎重起来。他的话,确实给自己提了个醒。

本要走的华生,在她思考时疑惑的问。“陆朔同学,你到底想要什么?从大一到大二、大三,你的下一步应该是向全校开战吧?”

陆朔咧嘴大笑,几分天真可爱。“想要你啊!”

华生:……

“咳咳,想要你的位置。”

“会长?”

“没错!”

“那你可得努力,我想至少在今年你是没可能。”

陆朔挑着眉儿,坚决道。“反正我的目标,要么拍死你,要么做我的人。”

“口气不小,不过两者我想你都无法做到。”华生赞赏她的勇气,调侃的讲:“不过你做我的人也许会更容易些。”

“好啊好啊!”陆朔对这话没有任何犹豫,两眼放光的看他。“那么会长大人,你能帮我去校长办公室拿份文件么?你看我都是你的人了。”

华生:……

看她乌黑纯净带着喜悦的眸子期待的望着自己,华生抽了抽太阳穴,微微有了些表情的问:“你废尽心机,要么拍死我,要么做你的人,目的就是校长办公室的文件?”

“嗯!”“不全是,但那份文件是最主要的!”“你会帮我拿么?不用拿,就让我看一眼就行了。”

华生望了她半响,撇头往回走。“不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