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二十四时令/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七十二章 二十四时令

“陆小姐。”

“陆小姐。”

“小美人,你终于来了啊,想死哥了!”

“滚,想死就死一边去。”

“苏仲文你妈的才死一边去……”

周六,没有课的陆朔回到血刺,顿时受到热烈的欢迎声,真有点小别胜新婚的意味啊。

“佳佳,我也想死你们了!”陆朔抛给他们一个飞吻,在周佳佳等几人夸张的陶醉下,四处张望。“我爸爸呢?”

“长官在指挥室,离开爸爸的小鸟,一回巢就嚷着找爸爸喽。”

陆朔踹了周佳佳一脚,便风也似的跑去指挥室,将周佳佳的骂声抛在脑后。

迫不及待穿过走廊,陆朔毛躁的心在即将要见到陆龙时,飘啊飘啊的飘飘然,又莫名有些紧张。

“陆龙大校,陆朔士官朝这边来了。”感应到奔跑的人儿目标是指挥室,管家将这一事情通知这里的最高指挥官。

“让她进来。”

“是的陆龙大校。”

有了长官的通行令,陆朔一路畅通无阻进入总指挥室。

银白色的门在她进入便缓慢关闭。

看到想念中的人的陆朔猛然停步,见他神情专注的望着自己,突然有些结巴。“爸、爸爸……”

陆龙颔首,在她要将衣服扯破时,起身走过去。

一步,两步,三……越来越近,像刻意计量的步伐踩在光滑的地板上,发出的响声似敲在心尖上。陆朔吞了吞口水,抬头仰望一丝不苟的严肃男人,还有他身上的军装与军衔,明明和以前一样,可她就是多出分敬仰。

毛病,以前他还不是这身衣赏,这么多杠杠和星星?怎么就觉得他神圣不可侵犯了?

“我送你去学校,是让你去学东西,不是让你越学越傻。”陆龙抱住她,宠溺又无奈的讲。

埋首他宽厚胸膛里的陆朔微微脸红,同样紧紧回抱住他。“爸爸……”

“嗯。”

“爸爸。”

“有事?”

“爸爸!”

陆龙松开她,居高临下审视她。

陆朔突然咧嘴大笑,猛扑上去,圈住他脖子不撒手。“爸爸,好久不见,甚是想念!”卧操!一定是学校的事搞得鬼,害她又回到十几年前初见他时的那种陌生与敬畏。

“真的有想?”陆龙搂住她腰,将她抱到椅子上。

“当然!”每天给你打电话报备,算是想吧?

“我看你在学校快活着,怕是没时间想我吧?”

“我晚上想,想的睡不着觉。”

“哼,每天早上还要佣人叫才起床,陆朔士官,你越来越退步了。”陆龙脸色不善,见她眼里闪烁的亮光,命令式的讲:“从下周一开始,由我送你去上学,早上同莫默他们一起早训。”

“啊?!”

“啊什么啊?以后就住这儿了。”

“爸爸,我现在忙着打江山,得常去学校,我怕影响你工作。呵呵……”

陆龙捧住她脸,搓扁捏圆,凑近她危险的讲:“陆朔士官,在你照顾别人的时候,得先把我照顾好了。”

陆朔眨眨眼睛,疑惑的问。“你还要我照顾?”

“当然。”陆龙说完吻上她红润的唇瓣,急切用力的攻城掠地,似恨不得将她吞进肚里。

挥舞着手的陆朔被他亲了阵,给亲老实了,迷失方向的紧揪住他衣服,在被灼热的事物顶住时,终于明白他刚才说的照顾是指什么了。

只是……

呢玛的,这任务艰巨,她可不可以拒绝啊!

“紧急集合!”

“周佳佳!”

“到!”

“苏仲文!”

“到!”

“……秦朗!”习惯性张口叫冷焰的莫默,看到名单上并没有他的名字,才想起他已经离开他们。

“到!”

“国豪!”

“到!”

训练有素,干练似打仗般吼着一喊一答完毕,莫默让其他刺头解散,就看向周佳佳他们。“十分钟准备时间,快!”

陆朔伸着懒腰出来,看到哗哗往里跑的战友们,便走向操场中的副队。“莫默,这是有任务?”

“嗯。”莫默收起手上的纸,点了点头。

莫默的眼睛是内双,以前都会显得特别黑亮,现在似有些厌倦的灰暗,内敛沉静的脸带着股郁色,当然这些只有陆朔才观察的到,不过想必熟悉他的长官也有所察觉。陆朔喜欢他像黑夜里亮着两把火的眼睛,默默的蹲守一处便可与天地溶为一体,在最恰当的时机击毙敌人。

“我能去吗?”她想现在他们是需要自己的,即使只是多个打酱油的战友,对他们来讲也是一种归属,因为自己同样。

“任务名单已定,要参加需要长官的批准。”

“这个好办,你们等我下。”陆朔一拍手掌,迅速的跑进大厅,在走廊碰到武装出来的周佳佳他们,边退边反头朝他们喊:“你们几个等我下。”

周佳佳和苏仲文跑在最前面,听到她的话吆喝了一声:“好咧!”

“爸爸、爸爸!……”陆朔洋溢着喜悦,人未到声音却先行一步,等她出现总指挥室时,就一字不废的讲:“我要参加默默他们的任务!”

陆龙瞧着精神倍儿好的人儿,后悔的讲:“昨夜应该继续重复。”

陆朔瞪大眼。“你都重复五次了!”

“陆朔士官,如果一天两次,五天是十次,剩下的五次今晚补上。”

“!”

“你刚才说想参加任务?”

“嗯嗯。”

陆龙敲了敲桌子,瞧着桌面的黑眸定了定才讲:“这次任务原本去一个莫默就行,你没有去的必要。”

“那即然都去四个打酱油的了,多我一个不算多。”陆朔有些心疼,皱着眉儿自我安慰。“人多的地方还有一个好,异性多,说不定莫默能跟谁来个邂逅呢,我怎么能错过这么精彩的事情?”

陆龙停止敲击的手,脸色轻缓,推开椅子起身走向她,在她将头抬得愈加的高时,揉了揉她头往外走。“发什么呆?走吧。”

“啊?”陆朔转身看他宽阔的背影。“爸爸……你这是?”

“既然你都这么讲了,做为长官的我怎么能错过事关部下幸福的重要时刻。”

“是!爸爸你太伟大了!”陆朔欢快的跟上。

于是躺着也中枪的莫默,在看到长官也上车后,顿感压力,揣测是不是自己哪里没做到位?还是近来的负面情绪被他察觉,不放心他来指挥这次任务?想了种种,就是没想到他可能是去看他“对象”的,这事相信打死血刺所有刺头,都不会有人想到。

“长官,你来宣布任务?”莫默拿着任务资料,诚敬的问旁边的长官。

陆龙看了眼面前的资料,又瞧偷笑的陆朔,坦然无异让他全权负责。

莫默几分疑惑,还是收回手,宣布任务内容。“代号:解救。目标地点:王府街米拉珠宝大厦。任务内容……”

“让让,请让让。”血刺的车一停到米拉大厦的拐角,靠近车门的周佳佳、苏仲文未等车停稳便哗一下拉开门下车,几乎是瞬间被人潮淹没,警察们奋力为他们开道,从拐角到侧面大门,场面像明星在大街上被粉丝围堵一般的疯狂。

莫默在无线电里提醒他们小心枪走火,便挤着进入大厦,没理会身后的讨伐声。

陆朔被陆龙护着轻松通过,在进门时扫了眼拥挤的人潮,并收集到有用信息,大致了解了里面的情况。

“爸爸,事情似乎有点严重。”他们说到炸弹、死人、挟持等词汇,如果他们所说属实,这任务还是挺棘手的。

陆龙带着自信和倨傲的讲:“所以我第一个想到了莫默。”

“爸爸,你说这话时特帅。”

“少拍马屁,记得你自己说过的话,你只是来打酱油的,别给爸爸惹事。”

陆朔笑得露出口白牙。“爸爸,我不会帮忙的,我要看默默英雄救美!”

陆龙拍了拍她后脑勺。“少看那些无用的书。”

“才没……”

“你好,危险重地,小孩子不可以进去。”大厦的第二道门口,一个警察伸手拦住陆朔的去路。

前面的国豪听到这话反头冲她淫荡一笑,就托枪跟着莫默跑向目标的。

陆朔那个郁闷,只能瞧着那个警察。因为她是放假来血刺玩,所以现在还穿着便服,被他拦住还真没招了,便求救的看陆龙。

陆龙掏出证件,淡漠道:“她是我们的机械师,从学校赶来参加此次行动。”

“你好!”警察同志认真看了证件,对他的话深信不疑,把本本还给陆龙就向陆朔敬礼。“请进。”

陆朔有模有样的也敬了个礼,便大刺刺的进去。在迈进第二道大门时,感觉面前有风吹来,走路都微微踮起脚尖,好不神气。哈哈,有特权就是特爽!

只是她很快就不觉得爽了?!

进入第二道大门不久后,陆朔在转过角越加往里走时,看到墙壁上满是挣扎留下的血迹,血迹一直穿过走廊,沿途许多警察在堪察现场痕迹,警示灯、通迅器接连发出的响声,让走廊变得非常热闹。

米拉是家享誉国际的珠宝公司,而这栋大厦就是米拉在亚洲的销售总部,它占居帝都最好的黄金地段,且占地面积大,光这条三米宽的走廊便可知这里的布局如何宏观。

走廊的尽头警察多了几个,他们在拉警戒带,用粉笔将死者的的形态画下、拍照、取证,熟练的像家常便饭,这说明他们是帝都最好的警察。

一个有点年纪的老警察望着死者,在看到陆龙走来后向他敬礼、握手。“陆龙大校,事态严重,我们边走边说。”

即使是来打酱油的,那也是酱油头子。陆龙向他敬礼、握手,没有说他找错人了,而是跟他一同往地下室走。

警监(警察局里的一把手)提起楼道里的警戒线,在他们过去后讲解具体情况。“这里昨晚凌晨被一伙人入室抢劫,他们成功安全的破了大门的保全密码,通过第二道大门的权限识别,最后来到这里。”

正说着,他们已经走完楼梯,看到庞大的地下空间。

“这里是米拉的保险库,安全系统是德国号称无法破解的二十四时令。”

二十四时令陆朔听过一些,是由二十四组代码,看似简单实则比解九连环还难,简单来讲,它就是个二十四连环。她解过九连环,花费时间三天!

“他们破解了二十四时令,米拉损失近二亿三千万,这是国内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盗窃案!”警监说完看到走来跟他差不多年纪的男人时,向陆龙介绍:“他是米拉的负责人罗丹。”

陆龙看了眼罗丹,便望向保险柜旁的部下们。“既然已经被盗,你们警察就该把它们追回来。”

警监点点头,满脸难色。“追是一定会追回来,但现在我们还有更刺手的问题。”

“什么问题?”

警监指着保险柜上泼墨般的血迹讲:“劫犯破解二十四时令,可是开锁的人被弹出的拉手打中头部,这是二十四时令的特别设计,保险柜的门每次会以不同的方式打开,循环一周后会自动更换顺序,只有设计师才知道,他们会在每天的凌晨一点将新的开启方式告诉负责人。”“那名被打中头部的劫犯伤势严重晕了过去,但劫犯的同伙却没有带走他,将价值几个亿的珠宝盗走便扬长而去,而晕在血泊里的劫犯醒来时已经是早上七点。”

陆朔听了开玩笑的讲:“七点,他出去后正好吃份早餐回家睡觉。”刚才死在走廊尽头的是个女人,可以排除是劫犯。

警监摇头。“他现在还没有离开。”说着叹口气望向那道厚重无坚不摧的门。“罗丹是名尽业的负责人,每天睡在大厦的顶层,昨天他女儿从学校回来,因下周一就远覆重洋,急切想见到罗丹先生。罗丹先生接到管家的电话,就让人陪着她来公司,他在等了许久后没有看到爱女,才警觉出了事。”

陆朔看头发几许白的罗丹,问警监。“那位小姐,不会就在门里面吧?”

警监点头。“如你所想。”“劫犯撑着墙离开地下室,在第二道门时遇到要上直达顶层的专属电梯的罗小姐和她的女佣,在她们吓得尖叫时,情急之下杀了女佣,本来他还想解决罗小姐,但他听到警铃声,在特警迅速冲进来的当,挟持罗小姐匆忙逃进了保险库里。”

陆朔咂舌,瞧着那道一看就很厚的门摸下巴。“所以你的意思是,我们得先破了门,才能救人?”

“是的。”

近五十岁的罗丹急切不失稳重的讲道:“请你们务必救出我的女儿,不管花费多少钱都没问题,我接受绑匪的一切条件!”

“罗丹先生你别急,我们首要保证的就是人质的安全。”警监安抚难过的父亲兼负责人。

陆龙和陆朔走向莫默他们,瞧着门想要怎么弄开它。

“长官。”莫默向陆龙报告。“我刚才看了,这门是完全封闭式连条隙缝都没有,据敲击声来判断,至少有三十厘米厚,炸弹无法炸开,加大剂量会引起坍塌,还有可能伤害里面的人质。”

陆龙点头,抿着薄唇没说话。

陆朔也跟他一样,盯着门上的数字键盘,沉默不语。这玩意儿,她也没法子啊!二十四时令能号称无人能解,可不是吹虚的,她只是个“小小”的机械师,可不是设计师。

“罗丹先生,你不是有开门的密码?”看了许久,陆龙问保险库的负责人。

正被警监安抚的罗丹,脸上有些脆弱,与他高大的身躯有些不相符。“大校,我们刚才就试过,这次密码是从里面反锁,就连二十四时令的设计师一时半会都无法破解。”

陆龙听后看向陆朔。

陆朔摊手、摇头。

没有任何办法,陆龙对警监讲:“门我们无法破解,请找专业组的人来。”

“大校,专业组正在派人前往,应该马上就能到了。”警监抬手腕看时间。

陆龙点头,让莫默他们警戒。

没多久,专业组的人来了,几个提着小小的箱子,围着门热烈讨论,不断计算、演算,在本子上做下密密麻麻的数字。

陆朔蹲角落不碍着警察叔叔们工作,下巴抵在手臂上,看专家们争论得快要打起来时,朝陆龙蔫蔫的说:“他们不行。”

“嗯。”陆龙踱了几步,拉了拉裤管也蹲她旁边。“专业组如果能破二十四时令,就不会让我们来,上面是看中你的能力。”

“可惜术有专攻,不是所有机械我都能搞定。”陆朔不在意的说着往他身边蹭,再蹭、再蹭,挨到他手臂才停止。

陆龙看不断往自己方向蹭的猫,没有拒绝,由她靠着自己。

陆朔悄悄抬头瞧他冷硬的侧脸,心里有些欢喜。没有被推开,没有勒令自己不准靠近他,就像普通情侣一样,不必要遮掩,不在乎场地,当然,现在这样的战况对血刺来讲,跟吃饭似的。

“警监,我们无法破解,里面歹徒很狡猾,在不断变换密码,我们无能为力。”专业组的人向警监摇摇头,收拾工具离开了。

看他们走掉,陆朔撇嘴。“他们撒谎。里面的人受了重伤,处在密封的空间里精神开始崩溃,哪还有心思去调换密码?他们不过是不想自己表现的太无能。”

“据我观察,他们刚才计算了数十种方案,在演算中遇到了难题,因此计算方与演算方发生分歧,这就是他们吵架的原因。”陆龙冷沉的分析讲:“走吧,这道门不打开,我们留在这里也无意义。”

“等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