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破不了请外援/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七十三章 破不了请外援

“等等!”陆朔迅速拉住要起身的陆龙。“爸爸,我想到两个计算与演算的高手。”听他刚才的分析,脑袋里突然想起两个人,顿时兴奋的拿出掌上电脑,舞动起手指来。“等我一下,我查查他们通讯号码。”

半站起的陆龙看到她进入国防大内网,便又蹲下。

陆朔用排除法,迅速找到他们的电话,直接在网上打了过去。

那边的人接到视频通话,起初有些防备,在看到是谁后也不惊讶,即使他从未向她透露过通迅号。

“社长,吃午饭了吗?”陆朔扬起天真可爱的笑,天真无邪的问。

警监跟他的部下们齐齐看向她,有些皱眉,有些好奇她是什么人,这可是案发场地,不仅要保密这里一切事情不向外界披露,还要顾及受害人的心里。警监看了看不悦的罗丹,要上前阻止她,被周佳佳、苏仲文两人用枪挡住。

莫默比他先一步强硬讲:“血刺是这次任务的协助者,你无权干涉我们所执行的每一步。”

警监张张嘴,看笑得像花儿似的陆朔,转首向罗丹解释血刺就是这么孤僻与特别,不过他们很厉害云云。

罗丹半信半疑的点头,脸上的怒意稍稍敛了下来。

陆朔在使劲的奉承社长,看都没看因为自己而发生的一场小风波。

“刚吃完早餐。”明显晚起的李古还不是很清醒,把手机扔桌上就打开电视。

“刚吃完好啊,社长,出来运动运动吧?运动有助身体健康。”

李古专心看着电视,没看她。“这话对易枫说,不过你做的不错,现在他似乎爱上运动了。”

“那社长你可得感谢我,是我矫正了你社员的坏习惯,做为答谢,帮我个忙呗?”陆朔脸皮挺厚的,说这话都不脸红。

“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事就说。”李古伸长手臂,拿起了桌上的手机。

终于又看到帅哥的陆朔非常兴奋,更加热情。“社长,能把惜兰学姐也叫上不?”“发现了个有趣的事,我想有你跟惜兰学姐,一定能轻松把它们搞定。”

李古想了想,没有多问。“地点。”

“米拉大厦。”

“等着。”李古说完将手机扔沙发里,陆朔从视频的角落看到他正边走边换衣服,还伸长脖子想多看一眼,就看到他走出视频范围,不免有些失望。

“挺遗憾的是吧?”

“!”

陆龙轻飘着声,极淡极淡的讲:“全军的男人还不够看,你胃口挺大的。”

“那个……呵呵……爸爸,这是无意识……”陆朔直擦冷汗。

陆龙斜了她眼,没再说什么。

他们两个一沉默,地下室显得很安静,那些警察都忙完,该取样的取样走了,指纹什么也收集完毕,几个小组的负责人向警监招呼了句,就带着小组回去研究了,毕竟救人与抓铺逃跑的盗匪,是同样重要的事情。

等待时间久了,人就会陷入一种焦躁里,尤其是受害者罗丹,他担心里面的爱女担心的快要发疯了。

陆朔跟他不断交谈,分散他注意力。

“罗丹先生,这几日你有发现什么异常吗?哪怕是一点点。”

“没有异常!如果有异常我会第一时间就通知警方!”罗丹抓头发,语气有些坏,像二十几岁遇事不顺而随意发火的青年。

陆朔又不担心他能拿自己怎么滴,不怕死的继续问:“你再仔细想想,想想身边要好的朋友,他们有没有向你问过一些敏感的问题。”

“没有,现在是销售旺季,我经常加班到很晚,许久没有约朋友出来过。”

“那对这次米拉被盗,你认为是纯粹冲着米兰来的?”

“不然还有什么?!”

“哦,我想你很爱你的女儿。”

“她是我唯一的女儿,我当然爱她。”罗丹渐而冷静下来,又或者是情况更糟的向警监讲:“请你们快点救她出来,她才十九岁,我怕这会让她承受不了而崩溃。”

“罗丹先生,我们在努力,请你放心。”警监面对这个艰巨任务,压力山大的点头,先把他稳定下来。

这时有陆龙的话,被两个警察护送进来的李古和张惜兰进入地下室。

张惜兰表情怪异,像全身抽筋。李古则一脸老成的观察四周,架在鼻梁上的哈利波特眼镜却让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年青几岁。

“社长,学姐。”事太紧急,陆朔没多废话,而且相信他们也大概知道这不是小事,毕竟他们可是高智商逻辑与推理社的社员。“社长,这个保险库的安全系统是德国的二十四时令,现在它被人从里反锁,我们得把它解开。”

“二十四时令?”张惜兰抽筋好了,改成了羊癫疯。“一天二十四小时,命令时间由自己运转,嗷耶死!太酷了!”

陆朔看罗丹的脸色,咳嗽了声,严肃讲:“社长、学姐,你们能解开吗?事关人命!”里面可是有位人质,学姐你收敛收敛一些吧。

果然,他们两个在听到人命后,脸上的表情严肃了分。

李古绕着门走了几步,将它看了个遍。“陆朔同学,这门目测三十厘米厚,无法窥视里面一丝一毫设计手法,我们没处下手。”

“设计图,一定有设计图。”张惜兰说着看向那个一看就很有权威的警监。“这道门的设计图在哪里?”

警监则看向罗丹。

罗丹痛苦的摇头。“他们不会公布二十四时令的设计图,全世界几百上千家大型企业在使用这套系统,他们不可能透露。”

“没关系。”在他们都皱起眉时,陆朔轻松的道,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像胜利的小士兵。“社长,学姐,是不是我画出设计图,你们就能破解?”

“如果他们没什么问题,我想就只有时间问题。”李古说着看了眼警监和罗丹。

陆朔摆手示意他们不是问题,就让警察找来纸与笔,迅速将所看到的东西画出来,边画边解释的讲:“机械设计大多直线条,你们要是看到弯曲的就把它们想像成直的好了,如果是拐角我会标尺度。”

李古、张惜兰:……

看到一张张飞快从她手下滑出的线稿,张惜兰左看右看,横看倒着来看,最后纠结着眉儿看李古。

李古没办法,只得将她画好的,按照她的意思再润色一遍。惜兰的演算,完全是根据事物进行,要是不能轻易辩别,他们需要更多的时间,而现在显然时间就是生命。

就这样,一个初稿,一个完善稿件,没三十分钟便将设计图画了出来,完全忘记二十四时令设计师不能透露的原因。

有了稿件,李古运用他精密的计算方法,没用任何记录的计算出一串串数字,将它们分别写在二十四个关卡旁边,再由张惜兰强大的演算手法,对设计图的层层关卡进行演算。

“二十四时令是根据一天二十四小时进行编程,这就说明不管是里面的还是外面,都是以这个规律为准则。按照社长的第一道关卡数字九推进,这层的关卡会弹向直角九十度的位置,顺着二十四点的方向顺利到达第二层的六,这次开启的方向则是六的反面二十四点……”

张惜兰的演说纷呈极致,能够引人身临其境,似乎在她的演算下,她手指下的线稿实体起来,随着她的移动而活动。

陆朔看的专注,在她演算到十道关卡时,微微皱起眉。

“第十道的关卡数是三,三的二十四点也是九十度直角……”说得正兴起的张惜兰,在看到没有路的方向时,垂下手和头。“社长,你的计算不对。”

“至少我们破到了十层。”李古没有失望与挫败之色,拿过设计图在第十层位置进行更长久的计算。

他们反复的计算与演算,旁边等候的人跟着着急,但这个至少有了奔头。

终于,他们在失败二十四次后,演算成功了。

李古小心的将最终确定下来的二十四位数字,输进数字控盘里,在他要去打开门时被陆龙制止。

“鱼刺。”

“到。”周佳佳出列,跑到他们面前。

陆龙看了看门。“打开。”

“是!”敬礼、周佳佳转向门、把枪挂脖上,在战友的掩护下以防卫的动作拉开门,避免再次发生里面劫犯所犯的错误。

陆朔、陆龙等所有人均紧盯住周佳佳手柄下的门。

厚重的门发出嚓的一声轻响,接着重如千金却十分易拉开的门缓缓开启。

预感不妙的陆朔立即让周佳传身后的苏仲文将人拉开。

苏仲文刚一拉开周佳佳,门就碰的四十五度翻转横着往上升,刚才周佳佳如果是抓住门柄不放,就会变成抹布擦地,然后再被门与墙做夹心饼干,如果他松手快的话,也就是狠狠的摔一跤吧?断个尾骨什么的?!

等笨重的门停止动静后,戒备的血刺队员与警察迅速冲了进去,在若大的保险库里搜索人质及劫犯。

他们紧张的找了,最终在角落找到目标。

劫犯已经流血过多晕了过去,无反抗能力,同样昏迷的人质浅色裙子沾满了血,现已变成深褐色,初步观察这是劫犯身上的血。

不敢确定劫犯是真晕还是假晕的血刺队员与警察,没有放松半分警戒。莫默是这次行动的队长,他看向周佳佳,想让他去确认劫犯是否真无反抗力,如果确定是真晕过去就好立即将人质带过来医治,可周佳佳似乎很挂念陆朔,跟他的小美人眉来眼去。莫默放弃他,在秦朗聚精会神、没一个体谅他这个队长,便只好自己亲自上马,举着枪靠近劫犯,用枪杆戳了戳,确定安全就拉起人质后退。

众人见人质安全,一窝蜂的将劫犯围住、铐住。

历经八个小时,这场或许很困难,或许很简单的任务宣告结束。

莫默把人质交给周佳佳,可人家父亲罗丹一步冲过来接下,立即被更专业的医疗团队接走,虽然她可能只是密室缺氧才导致的晕迷。

任务完成,血刺等人松了口气。莫默也是一样,看到走来的周佳佳,没有责问他们刚才是怎么了。

陆朔与周佳佳等几人相识一笑、奸情早以起。

“社长、学姐,你们今天可是帮我大忙了。”离开地下室,陆朔向他们敬礼,半开玩笑的讲:“同志,人民不会忘记你们的。”

张惜兰还沉浸在刚才的演算里,像抽了大麻在回味似的,所以人变得特别大胆起来,没顾旁边的大校与警监便不屑讲:“陆朔同学,我们这可是救了条命,人民不能光记住我们,你得还,是你叫我们来的。”

“我任凭你们差遣,在以后的日子里还请学长、学姐手下留情,别摧残的太狠了。”

“哈哈哈陆朔同学,你就等着被我们狠狠蹂躏吧!”张惜兰大笑三声,畅意的说完就看李古。“社长,我们回去吧?刚好吃了饭能赶去看六点半的电影。”

“嗯。”对她这无意识暴露关系的话,李古没有异样,表情平静的和陆朔告别,走时瞧了眼气压挺低的陆龙与他的肩章,眼里有羡慕与惊艳的随张惜兰上了辆出租车。

看他们两个扬长而去,陆朔想李古一定还有许多事情没跟张惜兰讲,比如他的身价,还有他的手……

“上车。”冷峻的嗓音表示他的不悦。

陆朔混身一颤,转身想抱大腿撒娇来着,就见战友们都上了车,连陆龙都上去就差自己一个,便拔腿疯奔,冲进车里还没坐好周佳佳、苏仲文两人就“碰”的关上车门,差点夹住她衣服。

对他们的训练有素,陆朔没一点被夹住后的惊险,冲他们伸大拇指。“宝刀未老!”

周佳佳、苏仲文:……

他们很老么?真的很老?!

米拉的后续,血刺他们在电视报道上知道了结果,是一起内外勾结的犯罪案,只是这个内奸大大出乎人们意料,那人就是罗丹。

听到这个消息的陆朔不是很惊讶,因为她早有怀疑。在她试图引开罗丹对失去女儿的恐惧时,她问了很多问题,在问到他是否与朋友提及二十四时令的时候,他回答的非常肯定,这让她起疑。就她自己来讲,如果不借用维思殿堂,让她回忆三个月内是否跟学校里的某个同学见过面,她都不能这么笃定的说出答案。

不过……

陆朔眼睛一转,瞧着正在播放的新闻,看到被抓入狱、资金冻结、固定资产查封的罗丹,唇边绽放一朵高洁的美人花。机会啊,这就是机会!

“默默,还记得任务里那个女孩么?”陆朔一边剥着鸡蛋,不经意的提起这事。

埋头大口吃饭的莫默,吞下嘴里的饭才问。“哪次任务?”现在的任务大多是市区,救的人多了。

陆朔睁大眼很惊讶的瞧他,似他忘记这件事,是件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是二十四时令里,最后被你抱起来的那个。”

“抱?”莫默眼里闪过一丝疑惑,随之仔细回忆她说的事。“陆小姐,那不叫抱,我只是将她拉出劫犯身边,然后她就被她父亲叫来的人接走了。”

。莫默你这么诚实,你父母造么?

“默默,她挺可怜的吧?刚受到惊吓,现在她父亲又入了狱,断了资金的她恐怕连VIP病房都住不起。”

“怎么会?那家医院据说是她堂哥开的,就算医院有问题,里面住着几百名病号,他们只会查清罗丹投入多少资金,让她堂哥尽快还上而已。”莫默说着又继续吃饭,对这事不在意。

梁柯也八卦的讲:“我还听说,她父亲给她在瑞士银行存了款,她是合法公民,只要离开国内就能享受那比财产,人家还是个富家小姐。”

陆朔:……

“听说听说!听说能信吗?啊?气死我了!”陆朔拍桌子,愤愤的摔碗走了。

莫默抬头看她,见她怒气冲冲的,停顿下又继续安静的吃饭,完了把她的碗也一起收拾。

陆朔没处发泄的跑去训练场,看到单杠便轻轻一跳,双手攀住铁管腰部使力,将自己挂到单杠上,没在意自己才吃过饭。

她打听了部队所有战友们的情况,他们要的结婚,要的孩子能打酱油了,在这么多幸福的面孔下,她不知道莫默是会被他们感染还是背道而驰,她希望他能因为周边的美好而让自己生活在美好里,因为至少这样他会幸福些。

“刚吃了饭不要倒立,快下来。”熟悉的安静的声音,呵斥又不严厉,让她总是想得寸进尺。

陆朔抬头看莫默,倒立而涨红的脸像只虾子,被绑住钳子的虾子。“默默……”几分难过、几分同情、几分无力、委屈的让人掉泪。

莫默笑了下,揉了揉她毛茸茸的头。“下来,服从命令士官。”

“我不要,这样挺舒服的,因为我比你高了。”

莫默哭笑不得。“什么破理由。”说着手搭着单扛,内敛黑亮的眼睛眺望天边。

“生命本该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也强求不来。小朔,我知道你想做什么,可我的身份不允许我们像普通男人那样支配。我们注定在血腥黑暗里穿梭,没有日和夜,没有宽阔大道,有的只是丛林溪涧,能做的是披荆斩棘、淌水泅渡。”

责任是道曙光,穿透森林,映射万物,这就是我们存在的全部意义。血刺特种兵少校莫默

当你的才华还撑不起你的野心时,那你就应该静下心来学习。

写下这段文字时,是香瓜在看了百年孤独的一个晚上。

香瓜突然想快点结束这个文,然后好好工作,好好学习,可这个故事太长,还有很多很多没有写到,香瓜该怎么办?可不可以一天只更三千?,汗汗,到时恐怕都没人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