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冰捂热后是水/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七十四章 冰捂热后是水

二十四时令的事件里,因为李古和张惜兰是国防大的学生,他们没有收到警察叔叔的邀请信,也就不用做冗长的笔录,所以他们如愿完成了周末计划中的事。

只是陆朔很坑爹的,被他们很很的摧残了!

“陆朔同学,学姐要喝茶。”

“是,惜兰学姐。你的茶。”

“陆朔同学,今天的地你扫。”

“是的王舒学长。”

“陆朔同学,麻烦把这些文件搬到资料库去。”

“是的社长!”

“陆朔同学,我昨天买了幅网拍,下午陪我打网球。”

“易枫学长,想运动可以去训练场,那里有杠有球,随君喜欢。”

“爱卿,我就想打网球。”

陆朔:!

不带这么欺负学妹的!

“枫,你下午不是有课?”虽然欺负学妹很好玩,但社长还是疑惑的问他。他导师严厉的很,三次点名不到者直接记过,而且不管什么过都会直接影响毕业成绩及以后的分配单位,因此没人敢逃课。

易枫把书本放桌上,擦了下额头上的汗同样不明白的摇头。“班长通知,说是导师请假,下午改为自习。”

“潘导也会请假?不会是病了吧?”王舒担心的讲:“他可是全校老师楷模,除了病到下不了床,不然他不会请假。”

“这也是我疑惑的地方。”易枫的长袖扇舞不见,剩下满满的担忧与不解。

把所有事情做完的陆朔回到自己修好的那条椅子上,看他们三个沉着眉儿,便自己拿本书打开挡住脸,接着把自己拼命塞进椅子里,好让他们看不见她。

“陆朔同学,你去打听一下,看潘导到底是怎么了。”

“社长!我跟他不熟!”陆朔甩书,瞪眼。

李古很平常的讲:“所以才让你去打听,社长我这是让你多学习知识。”

“屁!”

这时王舒也帮腔。“潘导本身就是本书,快去吧。”

陆朔:……

怨念!她现在满满的都是怨念!

**

潘导全名潘辰,是个四十来岁的大叔,身为国防大的老师,各方面都是一流,而他则凌驾国防大所有老师之上,是名非常优秀的恩师益友,唯一的小缺陷就是他左手有点不灵活,那是在一次战役中受的伤,因此光荣退伍进入国防大。他不完美的左手是功勋、是见证,可潘辰十分不喜欢别人说他手的事情,原因不详。

陆朔在大二走了遍,向各位“热心”的学长、学姐们打听潘导请假一事,答案稀奇古怪,没有一个做得了真。

晃荡的要回社团,想到潘导的住处离学校没多远,就想她要不要上门去看望?嗯……不行不行,自己又不是他学生,非亲非故的,说不过去。

“陆朔同学,老师问你现在有没有空?”从楼上下来的班长旋文叫住埋头走路的女孩。

陆朔抬头疑惑的看他。“老师?”哪个老师?

“嗯,怀安老师想跟你交流分子学,他让我看见你跟你说声。”

“好,谢谢班长,我现在就去。”陆朔扬起大大的笑脸,道谢完就噔噔噔下楼。

看她毛躁的背影,旋文舒展眉宇,跟着下楼。班里的小生命,比想像中更活跃,不过这才是岁月。

陆朔不能去潘导家里拜访,又不想回社团被他们欺负,现在老师有话,她当然屁颠屁颠跑去,跟老师搞好关系,顺便还交流学术,这是双赢。

“扣扣。”“老师,我是陆朔。”站在门外的陆朔整理仪容,语气恭敬得不能再恭敬。是恭敬,不是恭维。

门里响起一阵脚步声,紧接门从里打开。

怀安看到她露出暖和的笑,像看到等待许久的礼物,现在终于等到了。“陆朔同学,里面请。”

“老师你客气了。”陆朔不敢造次,等他走进去才跟上。

这里的办公室都是统一格局,空间充裕,所以当这里放满了东西,就会觉得很杂乱。

陆朔扫了眼文件堆成山的桌子,滚在桌子底下的地球仪,想怀安老师的缺点,就是够凌乱吧?“老师,我有没有打忧到你休息?”

“没有,刚好等下有课,正要起来。”怀安说完有些好奇。“你是怎么知道老师在睡觉?”

陆朔瞧着他只是笑,有点高深莫测的意味指指他额头。“你头上异常红,应该是刚才手臂压的,长椅上被你躺过的地方特别亮。”当然还有很多,但没有说出来的必要。

怀安赞赏的点头。“你是个能够迅速洞察事物,知晓周边一切变化的孩子,拥有这种能力的你将来不管是去哪里,只要有心,就一定能做出一番成绩。”

“老师,有时候不是有心就够的,我只是个小小的学生,一个小小的兵,在一些事情上面我不可抗力。”

“你是指血刺事件吗?”怀安给她倒了杯水,示意她坐。

陆朔捧着水杯看里面荡漾的水波。“他们都说我聪明,因为我跟别人不一样,可很多时候我希望自己不要这么聪明,只要跟着一个强者后面跑就行了。”

“你还小,政治的东西你想不明白,因为它从来没有明白过,当你自困于其中,久了就会觉得累,这是正常现象。”怀安坐她对面,以朋友的身份讲:“陆朔,你确实是个聪明的学生,但很多时候聪明也不是所有,那些久居官场的人远比我们想像的还要狡猾,如果你以后想往政界发展,老师可以很名确的告诉你,那是条充满诱惑的修罗道路。”

“老师,我去过国科院和白色大楼,所以我清楚的知道自己适合哪里,不管是科研者还是政员,那都不是我想要的,我只想做个什么不用想的酱油户,跟着长官身后满世界的跑。”

“呵呵,很不错的想法,那么纯粹的地方,你能过得如鱼得水。”怀安想像人称血刺刀刃,又硬又冷的陆龙大校身后跟个青葱少女,那场面真是诡异的和谐。“从你的选择上来讲,你是个看得开、放得下的孩子,这是好事,就怕有些人拿得太多,最后就无法放下。”

“老师,你这话里有话。”陆朔诚恳的讲:“我会保守秘密。”

瞧她严肃的模样,怀安笑着摇头。“这里不是血刺,没有这么多保密事件。”“你知道大二班的潘辰潘导吗?”

“嗯!我刚才还在打听他请假的事。”

“你喜欢他的课?”

“不是!”陆朔急忙解释。“是社长让我打听的!”她可不能当着老师的面背叛他啊。

她郑重严肃的表示对自己的忠诚,怀安乐不可支,迟迟没有说话,不知是因为她还是因为她刚才说的话。“你社长是李古?他让你打听,一定是他也查觉了什么。”

陆朔聚精会神的竖起耳朵,雪亮的眼睛眨也不眨的望着他。

怀安没绕弯子,将自己知道的告诉她。“潘导以前上过战场,曾经是32师的连长,本来不久就会升任该区团长,却在一次战役中退了下来,所以他放不下,又或许是有别的原因,这导致他对学生十分严厉,别人都说他在虐待学生,可我想他是不希望他们重蹈自己的覆辙。”

“我想他是位好老师。”

怀安毫不迟疑的点头。“当然,尽管有少许学生讨厌他。”“陆朔同学,有机会你可以认识认识他,我想你们两个都有对方需要的东西。”

“嗯。”

“好,今天就跟你聊到这,老师还有课,下次有机会再跟你交流分子。”

陆朔赶忙应着,打算先走一步,哪想怀安拿了课本就与她一同走。陆朔诚惶诚恐,心想自己可是学生、学生啊,跟他不知觉中聊了这么多私人的事,她都觉得不可思议。

“陆朔同学再见。”

“再见老师。”陆朔弯腰低头,恭敬的就差九十度鞠躬了。这老师蛮有爱的,以后就算不是师生,也许还是个不错的朋友,只是可惜她并不想往学术这方面发展。

与老师一席话,胜读十年书,陆朔明白、想通一些事情,同时也得到关于潘导的信息,是个大丰收!

只是:……

“陆朔同学,让你打听个事儿,被人绑架了吗?”

陆朔瞧着温柔几许,外柔内刚的最美外交官,迟钝的想起自己还有陪他打网球一事,顿感压力山大。“易枫学长,你找个封闭房间自个玩吧,我回家了!”

“你慢点……”

易枫话没说完,陆朔就撞着人了,差点摔一跤,让他不忍直视。

陆朔收敛收敛心神,笑蔫如花的恭维请:“会长大人你先请,先请。”

华生瞧了她眼,挥挥衣服翩然离去。

陆朔冲他背影比中指,就噔噔跟随下楼回教室,收拾东西准备早退。反正她有特权她怕舍?将来她可是会当会长的人!

至于是当上会长的人,还是当会长大人的人,这个有待商议。

接连两天,潘导都没有来学校,这不仅学校方面担心,就连高智商逻辑与推理社团的人都揣测起来。

陆朔觉得应该去看看,毕竟从不缺课请假的导师,突然几天不来学校,这是值得观注的事情。

李古听到这个提议想了下便同意,让潘导的学生易枫去,这样于情于理都说得过去。

易枫顶了顶鼻梁上的眼镜,微笑看向沾沾自喜的陆朔。“去看望导师我没有意见,不过得多叫个人去。”

瞧见他狐狸似的笑,陆朔颤了下,把自己缩进椅子里。

“嗯。陆朔同学,你陪易枫去一趟。”李古没有迟疑的点名把自己缩成一团的人儿。

“社长,这看望导师应该是易枫学长和他的同学去,我去不适合吧?”

“你是我们学校的新贵,你去了潘导肯定会喜欢。”李古说完便对易枫讲:“早去早回。”

没有再给陆朔机会,于是这事就定下来了。

只是对于要跟易枫一起去看潘导,陆朔一直在想她是不是出操那事得罪他了?不然为毛总欺负她?!

“陆朔同学,你说潘导会喜欢吃什么水果?”水果市场,身形修长,温柔俊美的易枫站在一水果摊前,寻问旁边的小跟班。

陆朔不太愿意跟他一起,口气有些冲。“你们都说潘导是个又臭又硬的人,肯定喜欢吃榴!”

“老板,来个榴。”

对他的干脆,陆朔不屑偏头,可是……

“学长!为什么要我拿!”卧操,这榴很重啊!

“做为跟班,就要有跟班的觉悟。”易枫没看她,风度翩翩的走去下个水果摊,留下身后咬牙切齿的学妹。

做为国防大的学生,经济方面还是挺宽裕的,又是第一次去看自己喜欢的导师,易枫难免热情了点,东西买的有点多,而这大堆东西自然全让跟班拿了,一点怜香惜玉的精神都没有。

陆朔在抗议几次后,知道他就是想报复自己,暗腹他小人之心云云,便打了个电话。自己可是血刺的兵,不能他报复就接受啊,她特权可是满满的,才不受这份罪。

没多久,血刺牛逼的司机弄了辆民众车闪电般冲进陆朔视线,接着几个制服都没换的刺头下车,走向她恭敬的唤了句:“陆小姐。”

陆朔扬起灿烂的笑容,指了指脚边大堆东西,又指指旁边惊讶几许的易枫:“把它们搬上车,还有他。”

“是。”周佳佳带着梁柯、魏勇两人,麻利的把水果补品什么往车上搬,完了走向易枫。

易枫露出凶狠的表情瞪他们,后退了两步。

陆朔瞧着真以为要搬他的易枫,暗地里笑得肠子都打结了。

比他小鸟的愤怒,周佳佳他们可真是个个从炉子里淬炼出来的,稍一板起脸,那就跟要去杀人似的。不过……他们是来给小美人撑场子的么,唬一唬就行了。

“易枫先生是吧?快上车吧,你不会真让我们搬吧?”周佳佳唇角嚣张一扬,笑得喜憨又充满威胁。

易枫见他们衣服上的标识,稍稍镇定下来,紧崩的俊美脸色缓了缓,但仍旧满是芥蒂,上车的时候看了眼狗仗人势的陆朔,才矜贵的钻进面包车。

被他一个你好样的、给我等着、你死定了的眼神一望,陆朔稍稍后悔想,自己是不是太过了?不过她什么都没做呀!就是找几个人来帮忙,又没把他怎么滴。

上了车,陆朔说了地址,司机便火箭般开去那里,又一次成功的让这位温和外交官露出难色,结结实实一个下马威。

周佳佳、有梁柯、魏勇不动如山的望着东倒西歪的小鸟,又瞧他旁边脸色不变的陆朔,心想小美人比他强多了,不愧是血刺出来的。

“你该多锻炼。”周佳佳多说了句。“不然以后下部队有你受的。”

感觉五脏都要颠簸出来的易枫紧闭嘴,紧抓住安全手柄不放,全身精力都用在车什么时候能停下来的上面,在听到周佳佳的话后,挣扎的抬头看他。

见他好好的一个文弱书生被他弄得这么狼狈,司机放慢些了速度,周佳佳他们在到达目的地后,扶他下车,被他拒绝。

易枫正了正神色,像把咬破的胆汁全吞进肚里,现在已恢复新生般。他神情端正,没了以前虚有其表的笑容,眼镜后面的眼睛清明带着丝坚毅,这让周佳佳他们稍稍意外,心想国防大的学生就是不一样啊,这素质、这样貌、没得说,要换作其他人,恐怕早张牙舞爪冲他们放狠话,或是阴郁的瞪他们了。

“陆小姐,我们就不跟你们进去了。”魏勇把东西都拿下车,周佳佳瞧了瞧房子,表示在外面等她。

陆朔点头,用眼角瞄了下易枫,默默的提东西。

易枫虽不是心高气傲的少年,但他是国防大的优等生,吃了暗亏的他很生气的提过那颗大榴,很傲骄的走在前面。

陆朔咧嘴傻笑,拿了东西紧跟其后。这算是小小的改变?只是不知道他是更恨自己了,还是更恨自己。

进了小区大楼的电梯,易枫按了楼层。

两人都没说话,望着电梯的数字一格格跳。

“榴又臭又硬,除去外壳里面的心却是软的。”在出电梯时,易枫突然讲了这么句。

陆朔怔忡,望他走远的背影想到:又冷又硬的冰山,捂热后其实是水。四面八方、无孔不入的包围自己,让人沉溺。

还在想被自己捂化的陆龙,眼前的电梯门缓缓关上,陆朔大惊的连忙伸手卡住,等门往两边滑去时飞快追上去。“学长,等等我!”

易枫按了门铃,两人在外面忐忑的等,担心潘导不在家,那他们就白来。不过很幸运的是,虽然开门速度慢了些,但好歹人在家,他们没扑空。

潘辰看到自己的学生易枫,和新入校的少女,满是惊讶,显然没想到自己那么严格,被学生在背后起各种小外号的他,会有学生来看望。“易枫、陆朔同学。”

陆朔装巧卖乖的上前一步,扬起善良无害的笑。“潘导,您几天没去学校了,易枫学长和其他人都很担心您。”

“呵呵,进来吧,别在门外站着。”潘辰没有说为什么没去学校,乐善好客的请他们进门。

陆朔放下礼品,在易枫跟导师“亲切”交谈时,打量客厅。烟灰缸里两只被按灭的烟头,铺在茶几上的杯子一个温度明显比其它的高,垃圾桶里有大量的食物残骸。

“老师,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请不要客气,学校非常想你尽快回学校,我们也在等老师您回来。”易枫态度诚肯。

潘辰沉着眉喝了口茶,表情有些挣扎。

陆朔仔细观察他的情绪,在他要拒绝透露前站了起来。“潘导,我能去一下你的洗手间吗?”

“哦可以,你的左手边进去。”潘辰从刚才的情绪里出来,给她指了指方向。

“谢谢。”陆朔道谢,当走出他们的视线时便迅速走进洗手间。不意外,洗手间的门从里锁住了。

扭了扭门柄,陆朔瞧了眼走廊,从兜里拿出把多功能小刀,用其中小形的手术刀开锁。

昨晚香瓜去电影院看了《敢死队3》场面真真真是霸气!热血的妹子也可以去看看。

推荐《邪尊绝宠妖孽妻》凰图八夜

饿死还遭雷劈,还有没有天理啊!

她,梵卓蛮,慵懒任性,狡猾多变,邪恶纨绔,乖张暴戾,是梵卓一族最让人头疼的吸血鬼公爵。

虽说她是吸血鬼,可是对她来说血就是一种带着死鱼般腥臭味的东西。

啊喂,是谁告诉你,血是这个味道的?众吸血鬼怒。

她就想不明白了,这么恶心的东西,为什么她的子民们都那么喜欢?

一只活了上千年的吸血鬼公爵,因为不吸血而饿死重生回到上古时代,魂魄附身到一只修行千年没有度过九重雷劫的九尾赤狐身上。

还好身上还有吸血鬼千年修炼来的功力,才让自己幻化成人形,竟然一睁眼就遭雷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