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还我清白/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七十五章 还我清白

扭了扭门柄,陆朔瞧了眼走廊,从兜里拿出把多功能小刀,用其中小形的手术刀开锁。

外面就是易枫尊敬的导师,他只要走两步就能看到自己这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在他家撬锁,真真真是刺激啊。陆朔“刺激”的有点手抖,一股做贼心虚的感觉从心底蔓延。

“嚓。”门锁终于弄开,陆朔立即掐死心里那点念头,推开门闪进去便查看不大的洗手间。

洗手间不大,确定里面没人的陆朔有些失望。难道她猜错了?那这从里面关上的门不会是被风吹的吧?风?陆朔精神一振,看到被风吹得飘扬的窗帘,走向窗户看到那上面的脚印,心里一松。

看来她没猜错。撑着窗台往外看,陆朔立用维思殿堂,将四周可视范围扫了遍,在看到一辆车边的男人时,震住了。

怎么会是他?

迪塞尔见她看到自己,向她挥了挥手,就坐进车里,扬长而去。

拜拜、拜拜你个头,我还有事问你啊!卧操!

锤了下窗台,陆朔回到客厅,冷静全面分析的讲:“潘导,不管发生什么事,国防大是你多年来的心血,你努力这么久才得到大家的认可,为什么突然间要放弃?”

“陆朔同学。”易枫叫住口气不对的陆朔。

陆朔没有闭嘴,但也知道什么叫尊师重道。她走到潘辰面前,隐晦的提醒:“国防大一直是潘导喜欢的学校不是吗?有什么事是你一定要放弃国防大、扔下易枫学长他们?他们还有两年就要面临最严峻时刻,这个时候换导师,对他们影响很大。”

一翻晓以大义的话,让易枫吃惊,让潘辰沉默。

见导师不说话,易枫等了会儿起身告辞,临走时真诚的讲:“导师,我希望你能留下来。”

潘辰疲惫的点头,看了看陆朔。“我会重新考虑,你们路上注意安全。”

“是,潘导再见。”陆朔又恢复天真可爱,冲他一边挥手一边后退。

离开潘导的住处,陆朔以为易枫要对她进行谆谆教诲,没想到他什么没讲,俊美的脸望着电梯的镜子似什么未发生。

陆朔不敢松懈,总觉得他一定会说什么。

然而,易枫在电梯快到一楼时说了些什么。

“我很意外你会说出那番话。”

陆朔眨眨眼睛装无辜。“什么话?”

易枫偏过头看她,见她清澈的眼睛透着无知与天真,想一拳揍过去,看她是不是能恢复正常。不过……想到外面三个兵哥,算了。“关于换导师的事。”说完就匆匆走出去电梯。

陆朔见他别扭的傲骄样,抿嘴愉快的大方道:“不用谢。”

谁谢她了?

**

知道潘导不去学校是因为迪塞尔,陆朔松了口气。迪塞尔身份不好猜测,但自己跟他有过浅薄的交情,最主要的是,他不会是雷珊的人!

那天李古让自己去打听潘导的消息,她听到许多学长、学姐说潘辰性格大变,变得沉默寡言,以前还能偶尔看到他笑,现在整天面无表情怪吓人的,当时她听到这些消息,自己也心惊,才想着去他家看看,怕……

现在看来潘辰只是私人事情影响情绪,才彻底解除警惕。

国防大是什么地方?那些什么个半思想、思想机械人怎么可能进得来?

“陆朔同学,你的报告呢?”李古敲敲桌子,让那个走神的少女回到现实。

陆朔啊了声。“报告?”

很明显,她没写。李古提醒的讲:“去看望潘导的报告。”

看老师还要写报告啊?啊!她又不是自己要去的!

“社长,陆朔同学是陪我去的,关于她的报告我一并写在文件里。”易枫扫了眼恨不得时光倒退重来的陆朔,温和的讲。“还有关于她的表现,我也做了客观评价。”

听到这话陆朔心里又是一阵哀嚎。他肯定报复的写了自己很多坏话!

“嗯,这次就算了。”李古没再追究,看起易枫的电子档报告来。

陆朔揣测不安,等着最后审判。

“这次你们辛苦了,潘导的事先放下,我想潘导即使不再来学校,也是他经过慎重考虑的,这是我们不能强求的事,也应该尊重他的选择。现在你们所有的注意力,最应该放在接下来的事情上。”李古说完冲王舒挥了挥手。

王舒将两张盖了学生会印章的纸给他们。

“这是学校自行组织的比赛,只针对机械部。”李古说着望向陆朔。

陆朔埋头看书文,在看到华生的签名时,皱起了眉。不应该,不应该。

“有什么问题吗?”

陆朔看向李古,将疑惑说了出来。“社长,按理来讲,会长大人是不希望我参加这种比赛的。”

这话不止李古好奇,易枫、王舒、张惜兰三人都抬头望她。

陆朔解释的讲:“我向华生下过挑战书,我说想干掉他,他现在签了这个名,就是给自己机会,他不会做这样的事。”

她这话里信息量非常大,他们讶异她窥视学生会会长一职,又觉她太自信,自信得好像这场比赛为她而设,而她一定会赢。

许多事情不方便跟他们说,陆朔则没再说什么,拿起那张纸去找华生。

华生非常清楚自己的能力,做为会长他有权调查她的所有资料,除非是保密事件。当年她在学校写出小呆那样代码,这样的荣誉已经记录她的档案,华生不可能给自己任何一点展露锋芒的机会,不是他怕会长位置不保,而是不想自己太引人注目,所以这份文件一定有问题!

“这次比赛事关重大,在保证他们都是自己独立完成的同时,还要做好安全措施……”

陆朔一口气冲上学生会,远远就听到华生似十二月脉脉冷流的嗓音,在有条不紊的吩咐下面的人该注意事项,及举办需要经费等。

没有冒失的进去,陆朔在门外听他们说得差不多了,又见快要放学才敲门进去。

她不请自进的举动引起学生会成员的注意,个个抬头望向不速之客。

陆朔被看得发悚,吞了吞唾沫抬下巴望着主席位的华生,像来踢馆的语气强硬讲:“会长,我有事情想跟你谈谈。”

华生泰然自若,对她的到来没有惊讶和不悦。

下面的人小心翼翼观察会长大人的脸色,在被他扫了一眼后,顿时哗啦啦收拾东西离开。

哈、哈哈,反正事都说得差不多了,他们刚好可以准时回家,现在会长跟鲜嫩鲜嫩的姑娘对峙,他们明天来听八卦就行了,还是把场地留给那位姑娘吧。

会长大人是国防大的校草级人物,不仅皮像好、头脑好、管理能力强,又是除两位校长之外权力最大的一个,想追他的女生能排到学校外面去,所以他们对这位“心高气傲”的大校女儿,均抱着看戏态度,看她能不能和这颗高岭草“谈”到一起,因为会长居然没说滚出去啊!有奸情,大大的奸情!

陆朔混然不知,我自己对华生的挑衅,被其他同学看做是追求,而且还是高调的追求。

“会长,这份文件是你签的?”陆朔没废话,把那张通知拍他桌前。

华生靠在椅背上看她喘气,直到她恢复平静才反问:“你刚才应该听到我的话了,还需要确认吗?”

“你不是说过……”

“所以这次比赛,你不能参加。”

“那你还同意这个比赛?!”他说的轻松,不参加比赛,肯定会被她们说缩头乌龟的,她才不要。

华生探究的打量她,踌躇犹豫的开口。“实事上,这次比赛我不得不同意。”

“为什么?”

“这是校长直接下达的事情。”华生说完思索了片刻。“你上次让我去校长办公室拿的是份什么文件?”

陆朔摇头。“那份文件跟这件事没有关系,”

“不一定,最近国防大因为你们这些插班生,已经给我惹出了许多事情,我想这个比寒只是开始。”

“那你去帮我愉出那份文件吧?让我看看那份文件,就知道这两者是不是有关。”陆朔被他这么一说有些动摇,刚好她也想知道是谁把周蝶她们弄进国防大的。

华生在她期许的目光中,合上本子、收起东西、离开。“自己想办法。”

“我会偷到的会长!”陆朔握拳,掷地有声的说完就贼头贼脑的望四周,确定四下无人时露出个猥琐的笑,望着华生刚才坐的位子。

学生会呀,这可是国防大第三把交椅,不知坐上去什么感觉?陆朔瞧着与其它没什么特别的椅子,骨碌碌转了下眼珠,迈动脚步进向它。

她连指挥官的椅子都坐过,这个学生会算什么?心里这么想着,陆朔还是怀着小小的激荡心情,摸了摸光滑的椅背,然后小心翼翼的坐下。

感觉视野变宽了,感觉有点不安,感觉有股不可承受的压抑。瞧着空荡荡的两排座位,只需要往下面一望,她便能看见所有人,这能勉强解释第一感觉,但第二、第三感觉,陆朔摊在椅上时明白了。

这个位置不属于她,她才会觉得不安,她无法带领下面的人去整顿这个学校、维持学校的秩序,才会觉得压抑。这个位置不仅是代表权力,还代表安定与能力,不是她在某些地方超过他就能完全取代,因为光坐在这里的底气,她就远远无法超越。

想像未来的某天她干掉了华生,坐在这个位置,她要如何带领这所学校?会长不仅是管理好它,他需要决策的事情太多,而且都是改革性的,再说她自己,她只是个来打酱油的,万一哪天组织需要她,她不得扔下这里屁颠屁颠投向祖国?呃……投向爸爸的怀抱!

想到这里,陆朔顿时失去参加比寒的兴趣。这个比赛明显就是为自己准备的,她现在不想当会长了,还争个屁,回家睡大觉了!

猛然惊醒已过了放学时间,陆朔唰的跳起来,往学校外面狂奔。现在是爸爸特意跑来接她的啊,她得快点、再快点。

于是,在她“失魂落魄”跑出学校时,第二天校报的八卦铺天盖地,陆朔同学欲哭无泪、外加无颜见华生的缩回基地真睡觉去了。

校报的头条是:勇敢与脆弱的天才少女。陆朔吐血。

小标题:风云学校鲜嫩鲜嫩的美少女大胆求爱,惨遭会长大人无情拒绝。陆朔吐了500CC的血。

文章内容:XX……少女被会长大人拒绝后,迷恋抚摸会长大人坐过的椅子,满是情深,最后她憧憬又小心翼翼的坐下,就如被会长大人温暖、有力、带着风信子气息的双臂紧紧抱住,可最后她失落靠在了椅上,知道这只是自己幻想,清醒后伤心欲绝狂奔离校……

血吐干的陆朔躺尸。

这新闻社的也太、太、太有想像力!卧操,还她清白!

新闻没有出现一个华生和陆朔的名字,可学生们奇迹的都知道是在写谁,而且这篇文章一贴上报栏就火了,学校论坛浏览量瞬间爆涨,差点服务器都挤爆,那贴子自是被顶得高高的,下面评价很是精彩,有骂少女不要脸的,但更多是学姐们对她表示勇气可嘉、学长们则张开双臂大喊来我怀里吧,一定用温暖、有力、带着风信子气息的双臂紧紧抱住……

如果某人看到这些评论,一定连胆汁都吐出来,不过幸好,她已吐完血缩回壳里了。

“爸爸,你听我解释,听我解释啊。”陆朔踏进学校看到这则新闻,顿时拔腿跑出去,追着那辆熟悉的车子大喊,像极了去追白素侦的许仙。

陆龙从后视镜看到她,踩了刹车,倒回去,还未开问,就见她爬上了车。“不去上学?”

陆朔气喘吁吁的摇头。“爸爸,我要避风头!”

“嗯。”陆龙对女儿逃课习以为常,驱车返回基地途中问她。“你刚才要解释什么?”

呃……陆朔张嘴十秒,最后闭上嘴。爸爸他又没看到校报,她解释什么?

“嗯?”

“哈,那个,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确有其事,所以我不解释了,相信爸爸你会信任我的,对不对?”

“我只信任我的兵,现在你不是。”

陆朔:。我就这么不可信么?

陆朔想他反正也会有办法知道,干脆自己亲口告诉他获得信誉好了。“爸爸,你把车停下。”

陆龙斜了她眼,把车停在路边。

陆朔放下书包,往他怀里钻。

“这里虽然偏僻,但随时会有车过去,我这车牌挺引人注目的。”陆龙在她把自己缩成一团钻进怀里时,揉了揉她耳朵。

陆朔脸一红,耳朵更红,挑起眼角瞪他。“爸爸,你就不能有点健康的思想?”

“你的举动告诉我,你现在很不健康。”

陆朔背后贴着干燥灼热的胸膛,低头又看到自己坐在人家大腿上,好像确实有点不健康。“咳,那个,别这么猥琐,这举动就不能清闲文艺了?”

“你想如何?”

“抱住我。”

陆龙依言抱住她,将心底的骚动压下去。

陆朔拿电脑进入学校的论坛,不用找,一进去那个大大的红色标题就挂在那里。

脸充血的陆朔在爸爸怀里仔细将那篇五百字的报道看完,在感到抱住自己的手臂愈发用力时连忙解释:“爸爸,我那只是想坐一下会长位置,感受感受一下!”

“嗯哼。”陆龙冷冷哼了声,声音一下冷了八个度。“刚才谁说的,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确有其事?”

陆朔:……

她终于知道什么叫搬起石头咂自己的脚了!“爸爸爸爸,你要相信我,我对你忠贞不渝啊!”

“回去收拾你。”

“爸爸……”陆朔可怜兮兮、腻粘的仰望他。

现在她长大了,这车里空间有现,不好动的陆龙拍拍她屁股让她回副座去。

陆朔委委屈屈的一点点挪过去,一路上看飞驰而过的风景,心里那个忐忑啊,甚至还生起跳车跑路的惊悚想法。

陆龙一路上不时看她丰富的表情,心情愉悦的将车开进基地,没有马上下车。“陆朔士官。”

“到!”诚惶诚恐的陆朔心里一颤,反射性的大吼。

陆龙揉了揉她毛茸茸的头,在她安顺的被自己蹂躏一阵后,宽宏大量的讲:“吻我一下就放过你。”

陆朔二话没说,扑上去就亲。

亲了下的陆朔就想跑,被一只大手按住后脑勺,顿时翻白眼。就知道没这么轻松。认命的抱住他脖子,要来个深吻,可是……蹭了大半天,嘴唇都快磨破了,你倒是张嘴啊,你不张嘴我怎么深吻?

陆龙抱住这只大猫,感觉被她舔也不错,便不想太早结束这个吻,只在她快要点着火之前,让她探了进来。

这次完全是陆朔主动,让她有少许兴奋,仔细的以自己知道的方式将他里里外外洗劫了遍,退出时唇舌之间还牵连出一条淫靡的银线,在银线断掉弹到他看似冷冽的唇边时,立马用衣袖去擦干净。

陆龙哭笑不得,又亲了她两下才放行。

见他深邃的眼里隐藏绿光,陆朔迅速的跳下车,飞也似的跑了。爸爸是大变态,他“兄弟”是小变态,两个变态她都伺候不起呀,可是又不得不听变态的话……唔,她还是先跑路吧。

“报告。”莫默瞧了眼回来的陆朔,对车里的长官喊了声。

陆龙开门下车,站在他面前。“说。”

“长官,正式通知已经下来,时间定在五二。”莫默双手递过一张纸。

陆龙接了但没有去看它。“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让他们打起精神来。”

“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