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流言止于智者/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七十六章 流言止于智者

高智商逻辑与推理社:

“陆朔同学还没来学校?”李古。

“嗯,已经一个星期了。”易枫。

“我说陆朔同学脸皮怎么那么薄啊?不就是个流言么?”张惜兰。

“我们都知道她是想试一试王位的感觉。”王舒。

易枫笑了笑,如软玉温润。“很显然别人不这么认为。”

“也是,谁会想到一个新生就想挑战会长大人呢?”张惜兰撑着下巴,眉儿纠结。“不过这王位真这么好?瞧新闻社写的这么想入扉扉。”

“不然怎么叫绯闻的制造者?”王舒又无聊的塌在桌上,拿放大镜看蝴蝶标本,翻白眼讲完又坐不住的调整姿势。“陆朔同学什么时候能来?好无聊啊。”

李古瞧着几个蔫了吧叽的社员,把手里的文件丢到桌中间。“这是大一部送来的文件,说是他们觉得怀安老师这几天有些怪异,冷冰冰像换了个人似的,你们去查查,注意安全。”

王舒拿了文件看了下,接下这事。“是社长,我现在就去。”

“哟,这么积极呀?是不是因为怀安老师是陆朔同学的老师才这么勤快?”张惜兰瞧着迫不及待的王舒,调侃的讲:“哎呀,人家喜欢会长大人啦,你这个还青春期的孩子,不对她的胃口。”

王舒不在意,犀利的扔下句:“我们年纪相当。”说完便跑去大一一班了。

话说陆朔这一个星期,真在血刺里头避风头,她这个风头避得代价有点大,白天要被长官操练,晚上还要被操,她都想说卧操,不带这么欺负兵的。不过谁让她现在没地儿可去呢?

“哔”“预备跳!”

“扑通扑通……”

一只两只三只……青蛙跳下水,溅起老大一朵花。刚进行过越野的陆朔,也想往河里跳,洗个澡什么的,但她远远的起跳嗯?为嘛还在空中?

陆龙拧起人坐上直升机,在高空看河里的青蛙?是看河里部下奋力的游,冷冷不带一点犹豫的对莫默讲:“莫少校,时间缩短三分钟,谁没完成的,脱光了晾晾。”

“是!”莫默冲对讲机应道,就转向河里的战友们,拿起车上的扩音器大喊。“二十四分钟!没完成的脱光了给一号看!”

陆朔:……

啊啊啊,默默变坏了啊,长官明明不是这么讲的,而且长官只说缩短三分钟,你翻了一倍!陆朔这下终于知道什么叫一丘之貉了。能当上副队的人,比长官都好不到哪里去!

不过所有刺头们为了自己的清白,很光荣的没一个调队,所以没人要脱光,这让陆朔庆幸还好战友们都强悍,她不用长针眼了?!

其实这个脱光了晾晾,只是抗暴晒啊,不用遛鸟!

“爸爸,下午的格斗我能参加吗?”上午的训练结束,陆朔对下午新增的格斗很感兴趣,几次要求参战,都被长官给拍死。

这次陆龙也不意外,还是拍死她。“不准。”

“为什么?”

陆龙敲了敲鸡蛋,表情严肃,黑眸愈加深邃。

陆朔觉得自己现在就是他手上的鸡蛋,毫不怀疑他完全可能会拿自己去敲几下。

“想知道?”修长的眼睛微一挑,望向满脸惊恐的女孩。

陆朔捧着碗使劲点头,身子却渐渐往后仰。

“第一,你性别不合,第二,你性格不合,第三,所以你不合格参赛。”

“这是什么破……”拔高的声音在陆龙的视线下嘎然而止。陆朔克制不住愤怒,浑身发抖,最终降下音量吼道:“这是什么破道理!长官你这是性别歧视!”

陆龙淡淡不受要挟,有条不紊的将鸡蛋剥得光滑完美。“这是血刺,没有一个人会跟你打,所以无论输赢,都会让你不痛快,再一个,他们是你的战友,比赛未开战就注定会胎死腹中。”

听他说这么多话,陆朔缓缓平息下来,望着他的目光渐而有些不一样。她想,最懂她的不是姬鸿博士,是他。

“吃掉。”

“爸爸,我吃两个鸡蛋了!”

“不是要长高?吃掉。”

好吧,为了身高,她吃。陆朔想到学校的平均女生身高,含泪想爸爸真好,也跟她一样迫切的希望她长高呢,这样有两个人努力,她一定会长很高……吧?

用帕子擦了擦手,临走时陆龙在她耳边说句,顿时陆朔就炸毛了。

“色狼!”食堂里一声大吼,所有狼全抬头看她。陆朔脖子一缩,跑了。

什么嘛,长大也不给你吃!哼!想到刚才食堂的事,陆朔仰天长啸。这是天要亡她吗?现在恐怕连血刺都呆不下去了。

突然一阵手机铃声响起,不怎么用这玩意儿的陆朔,差点被它吓一跳。

陆朔迅速寻找不知被自己扔哪个口袋的手机。陌生的号码?眉头一皱,在维思殿堂搜索一番,知道是谁的后才跑回房间接听。

“王舒学长,有什么事吗?”社友的电话,如果要表示关心,应该是外交官易枫打才是,如果不是他,那肯定是出什么事了。

王舒声音有些断续,不知道是没组织好说什么,还是不知该怎么说。“陆朔同学,听说怀安老师很喜欢你,你现在能不能来学校一趟?”

“等等,怀安老师只是喜欢和我交流学术。”

“差不多吧,你别这么敏感,下午能来学校一下吗?”

她能不敏感吗?就愉愉坐了下会长的椅了,新闻社就给她弄出这么大风波,现在她只想离那些流言蜚语远点。陆朔犹豫的想了想,点头。“我现在就过去,社团见。”正好这里呆不下去了,她去学校走走吧。

只是,感觉自己好狼狈啊,在血刺躲几天,现在又要躲回学校。

“社长。”陆朔搭的士一刻不停赶到学校,无视许多指指点点一路杀到推里社团。

社团里所有人员到齐,似专门在等她。

李古向匆匆跑来的人指了指椅子,示意她坐下。

察觉他们个个严肃的陆朔,忐忑的坐好。刚才王舒在电话里说了怀安老师,难道是怀安老师发生什么事了吗?不可能吧,先前是潘导,现在是自己的老师,突然间陆朔想起华生的话,他说自己的到来,给他惹了许多麻烦……

“王舒,说说你调查到的。”李古没有浪费时间,看向一定要等人到齐才讲的王舒。

王舒深吸了口气,把自己查的事情仔仔细细说了遍。“我接到社长的文件,就隐密找一班的几人聊过天,事情确实如文件中说的一样,怀安老师这几天变得有些奇怪。”王舒把文件递给陆朔。

陆朔从头到尾看得仔细。

王舒继续讲:“我从学妹学弟那里弄来了一张怀安老师的习惯表,我刚才复印了五份,你们看一下。”

李古、张惜兰、易枫拿到复印件都好奇的看起来,陆朔则皱着眉看王舒给的那份文件。怀安的习惯她都记在心里,不需刻意调查她就能说出大堆,现在她比较注意的是他的这些反常。会不会也是私人原因?

“我根据这个表观察了怀安老师两天,发现他所有的一切都跟这纸上写的相吻合,但就是觉得少了点什么,于是我在第二天把他的咖啡勺换大了一号。他泡咖啡时还是加两勺糖,并且他喝下时没有任何异常,似他根本没觉得咖啡比之前甜了。”王舒说完这些,将两张照片放到桌中间。“这两张分别是换了勺子和没换勺子喝咖啡的相片,你们看看有什么不同。”

没什么不同,即没有品味不适的皱眉,也没味道变得更好的惊喜。

陆朔拿起两张照片,仔细扫瞄它们的每条纹路,眉头渐渐聚拢。“王舒学长,你确定这是两个快门,而不是一张照片洗了两张?”

“我发誓,我就洗了这两张,原件在相机里你要看吗?”

“不用。”陆朔摇头,盯着照片上的老师瞧,半天才不确定的问:“你们是怀疑,这个怀安老师有问题?”

王舒重重点头。“如果这个怀安老师是假的,那么真正的怀安老师现在一定很危险。”

这事态严重,陆朔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如果告诉校方,万一怀安老师只是精神恍惚,才发生的反常,他们这不是扰乱学校秩序?但如果万一……“学长,你们打算怎么办?”

李古望着桌上的习惯表,想了想才开口。“陆朔同学,我们需要更确切的证据。”

现在他们都知道为什么要等陆朔来,王舒才能讲事情。他们这里,无疑是陆朔的观察力最好,王舒只能针对怀疑的地方进行研究剖析,而他们需要更全面的证据,来证明这个怀安是假的。

陆朔点头。“嗯,我会留意的。”

监视老师?陆朔可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不过她都开过潘导老师的锁了,只是稍稍留意一下怀安老师,应该没多大差别吧?哈哈……?

“潘、潘导!”果然,人不顺的时候,诸事都不顺!

已回学校的潘辰腑下夹着书,走出教室就撞到去看望过自己的学生,怔愣片刻笑着点头。“陆朔同学是吧?谢谢你那天的话,改天有时间一起吃个饭?”

跟他吃饭?陆朔想了下便笑着同意。“老师请吃饭?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呵呵……”潘辰对她小生模样逗乐,与上课时的色厉内茬截然不同。“陆朔同学,听说你这几天都没来学校,就因为校报上的事?”

“潘导,怎么连你也这么八卦?”陆朔郁着脸,好像走到哪儿别人都拿这个开涮。

听到这话潘辰笑声变得开怀,在她黑着脸走到走廊尽头时送了她一句话。“流言止于智者。”

流言止于智者?陆朔思考这句话,看他已经进了办公室,便念叨着下楼。

“陆朔同学,你真有勇气!”刚走进大一的领域,在走廊上透气的学生就有了话题,明褒暗讽让人听着就起鸡皮疙瘩。

陆朔决定当她们不是人,懒得理会她们,径直走进教室。

她突破其它班的重围,进入自己教室看到周蝶她们三个,顿时生起股这才是入虎穴了啊!

不过现在她是猎人,她们就算是母老虎,她也不怕,就是麻烦!

“小朔竟然这么快就来学校了?我还以为这个学校你都不会来了。”周蝶说完笑起来,寻问的问郑丽。“小丽你说是吧?小朔以前常常不去学校,仗着她爸爸是大校,在学校里滥用各种特权,现在这么快就回学校,不会是你爸爸那也呆不下去了吧?”

陆朔夸下脸。还真让她说对了。她在一群狼里面骂他们的长官是色狼,这事情好像稍微有点严重,作风不严谨呀!

“小蝶别这么说,谁让小朔是天才呢?她写出那套代码,可是获得全校老师的爱戴。”郑丽言辞责怪,实际脸上却笑容不减。

“哼,谁知道那个是不是她写的?她爸爸那么厉害,肯定认识不少厉害的机械师。”

瞧她们一个就是来嘲笑自己的嘴脸,陆朔抽了抽眉,扫了眼晓婷。

果然,晓婷走上来劝架。“小蝶、小丽,我们都是老同学了,别仗着你们两个一派,就欺负小朔。”晓婷柔柔笑着摇头,似她们三个只是闹着玩的好友,颇有点以前班长风范,至少围观的学霸少数被她骗到了。“小朔,这次比赛你会参加的吧?让小蝶输个心服口服,看她以后还敢不敢随便乱说话。”

她们三个这是明摆着的激将法。桃蓝看不过去,努力扒开人群要去帮忙,被凯文死死拖住。

桃蓝指着陆朔跳脚。“班长班长,陆朔同学被欺负了啊!她们那三个王八蛋,我要揍她们揍她们!”

“桃蓝,你给我安静、安静!陆朔同学都没说话,你别添乱了。”凯文抱住她腰,将人拖出包围圈,说什么都不让她靠近。

班长去搞定聒噪的桃蓝,副班槐雁和旭瞧着四女,想在这一刻,陆朔同学显得是多么的文静,就像深谷幽兰,与周边格格不主,却奇异的引人夺目。

等晓婷说完,陆朔清亮的眼睛扫了她们三人一眼,粉红的唇自傲飞扬,如绚丽绽放的蔷薇。“当然,我会参加这次比赛。”

哗,好漂亮!女学霸。气势强大!男学霸。

对这群单纯的学霸们,陆朔向他/她们微微一笑,扬着下巴大方的走向自己位置。

聚拢的学霸们自动让开条路,目送她回到座位,这场下战书就结束了。

陆朔瞧着笑的得逞的三人,心里有了计较。比赛她原本是不想参加,现在她跟华生扯上关系,风头够大的了,如果再次赢得比赛,她无疑更引人注目,在此之前她不觉得引人注目有什么好,但在发生潘导和怀安老师的事情后,她非常担心雷珊会找到这里。这里是学校,不是血刺,承受不起毒鸩发起的战争。

不过,她刚好可以利用这事再次接近怀安。

下了讲课,陆朔一刻不敢怠慢,走去怀安老师的办公室,却在门外碰到他从外面回来。

怀安看到她很惊喜,像看到消失多日的挚友,又像行动许久后终于找到目标的喜悦。

“陆朔同学,是来找老师的吗?”怀安打开门,神情克制不住的激动。

陆朔露出腼腆的笑。“会打忧到老师吗?”

“不会不会,进来说。”怀安热情的让她进来,又给倒水。

陆朔仔细观察他表情,又看他倒水的动作。怀安老师轻微有些右撇子,不知是笔拿久了还是怎么的,只要右手能拿得了的东西,都让右手去拿,但这不是正真意义上的右撇子,只是一个习惯。

怀安拿出两个一次性杯子,左手压下饮水机的蓝色龙头,拿着两个杯子的右手非常利索的接了好两杯水。

陆朔看到端水过来的怀安,从他手上转移视线看他青年俊朗的脸,见他那带着青年人特有的浮燥气息,起身双手接过水杯。没问题,为什么大一部会有人觉得他有问题,还把文件交到了推理社团?

“陆朔同学,我刚才回来,听她们说你决定参加比赛了?”怀安坐她对面兴奋的讲:“老师真期待你会有怎么样的表现,但不管结果如何,你只要努力了就好。”

“嗯,谢老师,还以为您会给我压力。”

“呵呵……老师也想给你压力,但这是学校,老师想你过的开心,能多一天是一天。”

“老师……”他能说出这样的话,就代表他是自己上次跟他聊过的人,没有任何异常,她不能因为别人几句话,就怀疑一个真心为自己着想的老师。陆朔有些愧疚,干巴巴唤了声又不知道说什么。

“你脸色不太好,要不要先回去休息?”

“不用了老师,我可能是没睡好,没事的。”

怀安站起来扶她。“要在老师这里睡会儿吗?还是去教室?”

“谢谢老师,我去教室就好。”陆朔摇摇头,礼貌的拒绝他要送自己去教室的举动。

怀安老师没事,那么那份文件要怎么说?难道是个恶作剧?还有王舒给的那两张相片。他这么急着把自己叫回来,又等她到了才说,不可能只是个游戏。陆朔皱眉,魂不在体的去社团,将事情告诉他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