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组建队伍/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七十七章 组建队伍

自真假事件后,陆朔觉得特对不起喜欢自己的老师,便往他那里跑得勤快了些,但是唯一让陆朔奇怪的是,他并不怎么跟自己谈学术,有时谈也是一些浅面知识,不然就会被绕开。

陆朔想也许他是怕输给自己,有毁他在自己心中的形像,也没深究。而血刺那边也很安静,除了不痛不痒的任务,都在拼命的勤练格斗,准备五月二号的那次比赛。

安静、沉默的有点诡异,就像天边黑沉沉的云,静谧的让人心惊。

陆朔盯着地上一伙正在搬家的蚂蚁,想不通为什么它们老是搬家?一下雨就搬一次,就不能找个结实的窝?

“喂,王舒学长。”口袋的手机震动,陆朔看到那一串数字,接起便叫出名字。

王舒气喘吁吁,语气焦急。“陆朔同学,快来A11区的实验室,快点!”

那边说完就挂了电话,陆朔听到嘟嘟的声音想了下,迅速跑去A11区的实验室。

雨在她跑向另栋教室时噼里啪啦的下起来,豆大的雨点打在身上有些生疼,陆朔顾不得这么多,全力跑去那个实验室。

“这边。”王舒在一间空置的教室里探头将跑上来的陆朔拉进去,捂住她嘴靠在墙后。

陆朔刚冲刺的跑上来,喘气如雷,掰开他手露出鼻子才避免窒息而死。

“什么事?”等平息下来,见他神神秘秘的往外看,陆朔深吸口气压低了声音。

外面电闪雷呜,中午十二点的天空看起来像晚上六点。王舒确定走廊没人后,指着走廊地板上的痕迹讲:“看到那白色划痕了吗?”

“嗯。”现在光线不足以看出,但这对陆朔来讲小菜一碟,并且她在上来时就注意到了。“这痕迹一直蔓延到了实验室,重量在50到55公斤。”

王舒脸色苍白,嘴唇也毫无血色,想是刚才受到了什么惊吓。“中午的时候我跟着另个同样被同学讲行为怪异的老师,在这栋楼的时候跟丢了,本想回去,正要走的时候听到这楼杂物室的响动,好奇之下我跑了上来。在跑到一半时我看到一个老师拖着另一个跟他一模样的老师进了实验室。陆朔同学,我发誓,我没有眼花!”

陆朔相信他没有眼花,因为她看到掌上电脑里熟悉的代码了。最不希望发生的事还是发生了!想到雷珊的机械人入侵了这栋学校,陆朔同样害怕的发抖,被雨淋湿的躯体愈加寒冷。

她明白刚才王舒不是跑步发出的喘息,而是太过震惊难平心中的恐惧。

掌上电脑的代码在不断变化,这是半思想机械人的,如果只是半思想机械人还好,她最怕的就是雷恩还有未谋过面的非人类!现在她只求雷珊没那么大方,光对付她一个,就拿出自己的底牌。

迅速的冷静下来,陆朔闭上眼睛感应实验室的波动,在听到他们要将尸体毁灭后,和王舒立即离开。

如果他们只是来抓自己的话,应该不会太明目张胆,雷珊没那么傻,在时机还不成熟前公开与政府为敌,它们杀的这个老师,应该是迫不得已。想到这些事情,陆朔再次提醒王舒。“学长,这事推理社别参与进来了。”

“为什么?”王舒好歹也是做这行的,刚才不过是他第一次见到这么诡异的事,现在已经平静下来,清楚的知道他现在该做什么。学校发生命案,他需要告诉社长,找出证据便可以联系警察局,或者当取证有一定危险,他们可以让特警随身保护。

这些事情陆朔知道,也没有瞧不起谁的意思,只是雷珊非一般的人,不是他们这些学生就能够解决的。

“你一定要将这事告诉社长?”

“现在学校存在危险,我必须将这事告诉大家。”王舒语气坚决。

陆朔想了想,不跟他争。“那行,我们一起去。”

王舒怕她搞什么花样,防备的看着她,确定她安全无害才放松下来。

**

“你是说,这里有老师被害了?”李古听完王舒的话,眉头急骤皱起。“可有依据?”

“亲眼所见!”

瞧他还惊魂未定,李古完全相信这件事,再三斟酌了会儿才讲:“避免恐慌,这事先保密,放学的时候我们去实验室看看。”

对李古的决定陆朔赞同,只是在他讲完后,将一些事情告诉了他们。“社长,我想我能解释,为什么王舒学长会看到两个一模一样的人。”

“你知道?”不仅李古,一直静听的易枫、张惜兰都意外望向她。

陆朔郑重的点头。“实际我跟她还是老朋友了。”

“我想这位老朋友是冲你来的吧?”

“社长你说的没错,她确实是冲我来的,我很抱歉为学校带来这样的麻烦。”

“你要说抱歉的人应该是我。”华生走进社团,冷着脸将一个黑夹子丢桌上,随后质问陆朔。“陆朔同学,我希望你能好好解释一下,学校里出现的这种东西是怎么回事。”

张惜兰用电脑打开黑夹子里的东西,看到里面的画面后惊愕捂住嘴。

这是一份不太清晰的监控视频,想必是原来的安全监控系统被破坏,这是学生会长找人修补回来的一截视频。

陆朔扫了眼血腥的场面,镇定自若的讲。“会长大人你既然来了,就坐下来听听吧。”事到如今,她能做的就是将伤害做到最小。

华生没有拒绝,可扫了圈没看到多余的椅子,便站着没动。

陆朔鄙视的瞧了下李古,把自己的椅子让出,在他座下后提醒的讲:“那椅子有问题。”

“现在有问题的明显是你。”华生稳定坐下,没有发生“意外”事故。

陆朔摸摸鼻子,将事情简略的说一遍。“……就是这样,我的高能感知机械人,引起了对机械热爱的雷珊的注意,她想让我帮她做事,但我是军人,不可能做出反叛祖国与违自然规律的事。”好正义凛然啊。说完这些话,陆朔都觉得她太爱国了,国家应该给她颁个奖什么的。“嗯介于其中曲折,属于保密部分,我不便多说。”

听了她的话,室内的几人脸色明显不一样,变得凝重起来。

如果连血刺都无法抗衡的敌人,又怎么是他们能够对付的?不过……

热血代表什么?热血代表不计后果,危险只能让这群热血过头的孩子更加兴奋,虽然他们隐藏的很好,但陆朔能感觉到他们每个人都在沸腾的血液。连血刺都灭不掉的劲敌,这难道不是一个全新的挑战?

“会长,我需要提醒的是,雷珊她真的、真的、真的不容小觑,这件事,我还是希望由血刺来解决。”

华生扫了眼墙壁上的奖状与锦旗,再点点桌面。“这是国防大,我的地方,由我说了算。”

陆朔叹气。她就知道会是这种结果。“要是学长你坚持,能满足我两个要求的话,我可以配合你。”

“说来听听。”

“两到三名最为忧秀的机械师,五个枪法最好的狙击手。”如果她没看错的话,这里至少有五个半思想机械人,她能同时对付两到三个,剩下的就全靠他们了,她得在一举将它们全部清除,以免出现变态母体。

华生没有马上答应,在狙击手上面为难。“国防大还未有过实战先例,你所要的神枪手不是没有,但让他们将子弹瞄准人,恐怕会有困难。”

“那就挑那些冲动过头的,总会有人想尝试的。”陆朔说的轻松。“现在它们没动手,肯定是在找个适合的机会,让我安静的消失国防大,所以只要我不给它们机会,我们就还有时间。”“华生你去找人,齐了后叫我,我会为他们做简单的系统培训,包括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半思想机械人与源代码!”

她也想干番“大事业”,因为刚好她也有点点冲动、热血,既然这事无可阻挡,那她就和他们这些大男孩干大事吧,如果能圆满解决,她就可以在爸爸面前得瑟了?!

几个大孩子想做大事,这除了一点点冲动,还因为他们有点小聪明,且有会长这个资源,利用起来也是股不可轻视的力量。

陆朔这个对敌人十分了解的机械师,自然是要制定一份对临时战友的简短训练计划,以便他们不会被秒杀。所以她这几天有点忙,把爸爸晾在了一边。

陆龙拧起扔下碗筷就要走的陆朔,让她面对自己满是米粒的碗,低冷的呵斥。“去洗了。”

“是!”被拧住的陆朔缩脖子,在他下命令后立即拿起碗就跑去洗碗槽,以最快的速度洗干净便风风火火回房。

魏勇瞧吃了饭就迫不及待回房的陆朔,疑惑问。“陆小姐是不是在学校谈恋爱了?怎么现在这么老实。”

听了这话的梁柯拍他肩膀。“哟不错,长进了,能从你这嘴里听到谈恋爱这么纯情的词,真是让我怀念我的大学时代啊!”

桌上的其他刺头,个个埋头吃饭。

陆龙满脸阴郁的吃饭,期间未发一言。

莫默几个见他走掉都松了口气,让魏勇很是奇怪。

离开食堂的陆龙先去了一趟指挥室,再去陆朔的寝室。

身为这里的最高指挥官,自然是所有房间畅通无阻。

让管家开门,进入房间的陆龙便看到她趴在桌上写什么,全神贯注的没有发现他的到来。

“在忙什么?”陆龙没看她写的东西,随口问着坐她床上。

陆朔一惊,吓得差点尖叫,看清楚人后手忙脚乱的将手下的纸揉成一团。“爸、爸爸,你怎么来了?”

“关心部下。”

“哦,那个,我很好,很好!”陆朔进入全身戒备,表示她真的不用关心,所以你可以出去了?

瞧她眼里的熠熠光辉,和紧攥的拳头,陆龙摸了摸她冲满警惕的脸,俯身在她额前亲了下。“陆朔,想做什么便去做,但别让自己陷入困境。”“晚安。”

陆朔怔怔的看他离开,在门关上才自言自语说了句:“晚安。”

她想,爸爸这是表示对自己的信任?不过问自己的所做所为?

永远都猜不透长官在想什么的陆朔,把揉成一团的纸又小心翼翼展开,将最后一点完成才心满意足的睡觉。

等陆朔的计划制定出来,华生也找齐了人,并且还告诉他们,他们即将要做的事。

热血青年们没有一点畏惧,也许是他们不知敌人的强大,也许是他们太自负,但总之,不怕事儿,就是最好的武器。

两个临时机械师与五个临时狙击手,都是大三或大四学生,华生在选他们时,肯定也是经过各方面考虑的,避免杀戮给他们留下阴影,当然年纪、年级越大越好。

临时机械师代号分别是:一往与无前,临时狙击手分别是:二、桃、杀、三、士,很傻瓜的代号,这是他们“伟大”的“教官”取的,而且很显然,教官她要偏爱临时机械师一点。

“一往、无前,我看过你们的资料,是全校机械系成绩最好的两名学生。”要开始训练新兵,长官都会说几句话的,就是唬人的话。陆朔背着双手,一幅你们欠我五百万模样凶狠讲道:“但这不是演习!也不是游戏!这是生死存亡的时刻!……”

“陆朔同学,我们后面还有警察支援。”易枫在一边直言提醒她。

“咳!易枫学长,以后我在训话的时候,请不要插话。”

易枫合上本子,将复印的两张纸给一往和无前。“这是你们的训练方针,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随时向陆朔同学请教。”

“是!”一往和无前两位汉子,立定应着,接过纸走了。

陆朔:……

让她过下瘾会死啊会死啊!啊!不觉得她刚才很威风么?不觉得她刚才很霸气么?

“不觉得,你刚才蠢毕了,为了挽救你与社团的形像,这是最好的办法。”易枫把人推椅子上,跟她计算这次事情所需费用。

陆朔想了想,想到刚才走掉的一往、无前,还有华生那里的二、桃、杀、三、士,好奇的问。“请问要人工费么?都是学校的学生,能来个友情演出不?”

刚才不知是谁在那里恐吓人,现在就变演出了?

易枫瞧她虚心寻问的模样,没有了脾气,详细跟她计算这次经费,看有什么地方是她能帮到忙的。“……现在最紧缺的就是武器,学校的武器库权限不在会长手上,那只有指定来这里教导的军官手里才有动用权限,没有武器训练课时,它基本就是摆设。”

“这个好办,我去基地里愉点吧。”

瞧她好像在说我去偷父母买的糖如此轻松的陆朔,易枫连忙用手捂住她口无遮拦的嘴。

陆朔挣扎,竟然发现操蛋的他力气变大了,顿时有点后悔以前鞭策他的举动。

“你说话之前就不能先过遍大脑吗?”确定周围没人,她也不会闹了后,易枫才松开手,对她有些莫可奈何。部队里有明确的武器管制,哪是说偷就能偷的?要偷也偷别人家基地,哪能向自己的父亲下手?!

陆朔撇嘴,想说血刺的子弹都堆得发霉了,但想了想还是没说出来。“那就用我的好了,以前喜欢子弹,收集了一些,他们每人配一发就够了,又不搞世界大战。”

“一发?”易枫抽了抽嘴。五人就是五发子弹,她一个小孩子藏这么多子弹做什么?!

对他的惊讶陆朔不打算解释。她那不叫藏,叫收藏,意思是不一样的。

“那么现在一切都解决了,就等人员到齐。”易枫合上本子,眼镜上闪过一道白光。“真是场另人期待的战争。”

陆朔站起身拍了拍衣服,把皱褶拉平了,向易枫挑下巴讲道:“在战争来临前,我们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需要证实。”

“什么事?”

“确定其它四位老师是否真的遇难。”

易枫意外的惊喜,迅速跟上。“你是说其他几位老师可能没死?”

“理论上来讲是这样没错。”

“那现在我们去找他们?”对未知的渴望,易枫忽略了她的身高与年纪,没有莫虚有的骄傲。

陆朔想了下,脚步转而往楼上走。“去找会长,我需要他们的资料与住址。”这事会长大人即然参与进来就有知情权,独断独行这可不是团队精神。

因为时间不急,陆朔从华生那里找出五位老师的资料,但是档案不可以带出档案室,他们只能在里面看。

陆朔很快将五人的资料看完,在华生与易枫还在研究时,清闲的看窗外。

“你有什么发现?”华生合上档案,看胸有成竹的女孩。

陆朔转过头,勾唇反问他。“你呢?”

华生没和她卖关子,分析的讲:“确定被杀的是温宇老师,而他是唯一住在学校的老师,其他四位都住校外。”

“这就是我怀疑他们为什么还活着的依据。”陆朔说完打鸡血似的往外走。“我要去四位老师的家,要去的跟上。”

华生跟了上去。

被留下的易枫,只得收拾满桌子的资料,由他们两个去探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