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爸爸来撑场子/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七十八章 爸爸来撑场子

“你要跑去哪里?”华生叫住直奔大门的陆朔。

陆朔指指大门。“出去、五十米、公交。”

华生神奇的看了她半响,转身往车库走。“跟我来。”

陆朔看看门,又看看华生,紧步跟上。

“四位老师分别在帝都的不同方向,坐公车你明天都走不完。”走进地下停车场,华生远远的开了车锁,待走到车边时替她开了门。

看到豪车的陆朔没将他话听进耳里,把这车性能、价值扫瞄了遍,在坐上副座时想:会长好有钱!

华生熟练倒车,开出停车场。

陆朔不住打量车内,猜测这是他家里钱买的,还是当会长有油水可捞?要是当会长这么有钱,她又重新燃起争夺会长之位的念头了?!

“叽”开出停车场长长的通道,缓慢加速上陂的华生突然刹车,轮胎与水泥地摩擦出尖锐的响声。

身体往前栽的陆朔被安全带拉回来,正想问什么事就看到前面突然出现的老师。

男人莫约三十七八岁左右,穿着浅灰色两件套薄衫,清癯俊秀的脸在国防大也算突出,比那些教授年青,比学生成熟,是女大学生炙手可热的那类型老师。

车里的两人紧盯他,不自觉崩紧身体。

苏子叶!他们要去冒险的其中一位老师!

苏子叶和他们对视阵,往旁边站了站。

“开过去。”陆朔感应到他平稳的波动,让华生开上去。

车缓缓启动,在越来越来靠近苏子叶时前进的愈加慢。

他站在靠校这边,没有关上窗户的陆朔见他离自己越来越近,车门后的手也渐渐紧攥电脑,在车子与他平齐时脸上扬起笑容。“老师,你也要回去吗?”

苏子叶点了点头,没有多余的表情。“你们车开小心。”

“是,老师你也是哦。”

陆朔眯起眼睛笑,华生适当的加快速度,在后视镜看不到他时两人才松口气。

“我们现在就去苏老师的家。”陆朔吐了口气,打开掌上电脑决策的讲。“它没有跟上来,想是我们刚才骗过了他,但还能瞒几天就不知道了。”“我们得抢在它们前面行动!”

华生看了眼她低垂的侧脸,没有反对的开向苏子叶的家。“陆朔同学。”

“昴?”

“你没想过买辆车?”

“我有人送。”

“你爸爸?”华生想到每天早上、下午都来学校的陆龙大校,微微皱了皱眉。“陆龙大校应该有自己的事情需要做。”

陆朔古怪的瞧他,斟酌的讲:“他主动要送我的。”不关我事。

“国防大的学生没有人还让父母接送,在这里我们必须学会独立。”

这跟独立又有毛关系?她爸爸疼她,专门当她司机不可以?“会长大人,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吧。”跟这种猜不透的人打交道,还是明白的讲好。

“陆龙大校的出现,让学生们有些动荡,尤其是女生。陆朔同学,你不应该为之检讨一下吗?”华生没再拐弯抹角,把话说开。“据我所知,你是血刺的机械师,并且是通过特训的机械师,那么应该会使用各种交通工具,你只需要买辆车,就能为我省很多麻烦。”

陆朔咂了咂舌。爸爸果然是妖孽,一把年纪了还给她四处惹是生非?不过他以前也是这么送自己上学的啊,突然不让他送,他会难过的。陆朔左思右想,一时没有回答。

“逃避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如果你继续让陆龙大校接送,以后将车停在离校五百米外。”

陆朔:。怎么送个人,跟搞地下情似的。呃……好吧,她们关系似乎真有点地下情?

“会长,我也想买车,可是我没钱。”钱啊,她没钱!“我又不像会长,我爸爸才不会给我买车。”让她开着车去泡帅哥?那她还是开柳如云设计的那种铁皮车吧,经得起打磨和子弹。

听她这不像装的话,华生怪异打量她,在她无辜的眨巴眼睛时望回路面轻松讲:“国防大有自己的车的学生占百分之六十,用自己钱买的占百分之二十,我刚好在这百分之二十里面。陆朔同学,只要你多做些有用的事,我想你会是这百分之二十里面排名第一的人。”

嘎!原来她可以这么有钱?!可是她做的都是有用的事啊,玩切水果只是消遣

有些人天生没有理财头脑,华生也不是多话的人,瞧她一脸天真无邪的,想上帝是公平的,至少他给她开了大门,却没有开窗。

**

来到苏子叶的家,陆朔看了看四周的住户。

阳台上挂着晾好的衣服、拖把、扫帚,典型的小户之家,紧挨着盖的半旧楼房增添几分温馨之气。

陆朔等华生停好车,同他一起上楼。

这楼没有电梯,四面又都是房子,上去的路只有楼梯。这是陆朔非常不喜欢的布局,因为万一发生什么事,就只有这么一条退路,如果让血刺他们来住,一定也是相当不安的。

资料上记载苏子叶现在还是单身,老家不在这,是一个人住。

陆朔按了门铃,果然没有人来应门。

华生推了推门,去找窗户。

陆朔拉住他,没有解释,而是直接拿出那把多功能刀开锁。

华生:……

“我能开这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九的锁,八十年代的古老铁锁,新世纪的超级安全系统。”陆朔不紧不慢的讲,手上活儿非常利索,像她在玩弄一件艺术品,而不是在撬别人家的锁。

看她专注的神情,华生和熙了脸色。“你总是做出让人意外的事。”

陆朔咧嘴冲他笑了下,干净没有任何伪装。“因为我是独一无二的存在呀。”“嚓。”“好了,我们进去吧。”

铁门响动一下,陆朔推开门,走进阳光不是很充裕的房间。

华生跟进,先她一步察看所有房间,确定安全后又皱起眉。“真正的苏子叶老师不在这里。”

陆朔扫过房间的每一个地方,连垃圾桶都没有放过,最终同意华生的话,望着冰箱里最后一点东西失望的讲:“这里没有任何食物的迹象,唯一的面包都发霉了。”

“房间很干净,没挣扎和腥味,应该是把人关在别的地方。”

“干净才不好。”陆朔听了华生的话,没有乐观多少。“它们是机械,处理痕迹比人还仔细,现在我们就算知道老师还活着,但要去哪里找他们?”

“再去其他老师家里看看。”华生拉着她谨慎退出,避免碰乱房里的东西。

退出房间,陆朔把门又重新锁回去,完事后用纸巾擦干净锁上的指纹,确定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才和华生离开。

**

接下来的两位老师家里也是一样,干净到完美,让陆朔发现一件有趣的事,就是除了桌椅与家具的摆设没有动,假老师们必要动的被子衣服,都非常凌乱,一瞧就知道这些机械人,肯定是个懒鬼设计的,要是血刺开发的机械人,内务肯定做到一尘不染,不管是被子还是衣服都是整整齐齐的豆腐块。

想着想着,陆朔不自觉扬起唇角。现在她的被子还是豆腐渣,每次爸爸逮着就严厉批评,却从不重罚,跑跑圈做做俯卧撑就完了。虽然很喜欢他拿自己无可奈何的模样,但她还是努力点,争取把豆腐渣变成豆腐块吧,所以……她决定在改进小呆时,把内务这一项指令也写进去,以后她就不用做内务了!哈哈哈!

“你要笑到什么时候?”

清澈带点略冷与高傲的嗓音,惊醒暗自得意的陆朔。

陆朔抬头,看到已经到最后一位老师家便立即下车,站路边老实的等他去停车。

最后一位老师住在一个较高档的小区,他现在是教授助理,再过两年就是教授了,住这样的地段还是很符合他现在的身份。

小区路边停了一遛香车宝马,陆朔流着口水眼红的瞧它们,让保安高度注意了她,并且仔细记下她面貌,例为可疑人物。

还不知自己被保安盯上的陆朔,在看到一个熟悉的车牌时眼睛唰一亮,紧张又疑惑。爸爸怎么会在这里?

不确定的走近车,陆朔用手挡住眼睛两边,贴着玻璃往里瞧。

里面熟悉的布置确定这就是爸爸的车无二,陆朔抬头东张西望找人,丝毫没发现保安已经拿着武器走了过来。

“小姐,请问你找谁?”

陆朔回过头,低头扫了眼他手里的警棍,眼珠一转,立即笑得天真。“保安大哥,我来找老师的。”

“你找老师在这里探头探脑做什么?”“身份证拿出来。”保安大哥不吃她那套,严肃的向她伸手要证件。

陆朔摊手。“我没有。”

“那你不能进来这里,请出去。”保安伸出的手改为请,还算挺客气的。

怎么能出去?她还有事要干呢。

正当保安要强行将她拖出去时,陆朔看到远远走来的青年,立即挥手向他求救。“会长,会长,我在这里。”

早看到她跟保安拉扯的华生,走过来就问她怎么回事。

保安看到斯斯文文的华生,将事情解释了遍。

“大哥,我们是来这里找裴炎老师的,我们是国防大的学生。”华生向保安解释他们两的身份,同时又把自己的身份证给他。

保安比照华生和证件上的照片,仔细看了两眼才放下警惕,把身份证还给他就对陆朔讲:“行了,你们上去吧,下次注意点,别这么好奇。”

陆朔立即露出乖巧的笑,摸了摸车面豪气的讲:“这是我爸的车,我刚只是来确认下。”

保安明显不信,当她小孩说大话呢。

陆朔又望望华生,见他也不信,要放弃跟他进楼时,眼尖的瞧到远远走来的陆龙和秦朗,大喜的跳起来冲他们挥手。“爸爸,朗朗!”哈哈,这下可以证实自己没说谎了吧!

陆龙看到她没多大意外,扫了眼她旁边的华生便亲呢揉她头。“不上课?”

“跟会长出来办点事儿。”陆朔蹭了蹭他手,笑靥如花。

瞧她像只蹭着主人的大猫的华生,意外这位传说冷酷严厉的大校,会这么宠爱女儿。反应过来紧急向他敬礼。“陆龙大校。”

陆龙颔首,没有说话。

保安见浑身写着生人勿近的陆龙,对陆朔歉意的讲。“这位小姐,刚才对不住了,不知道你真是大校的千金。”

“没事没事,这是你该做的。”陆朔很大方、很善良。这样才能体现她的大度?!

还不知道她是什么人的陆龙,也由她玩,等她玩够了才意味深远的问:“要和爸爸一起回去吗。”

陆朔为难的皱眉。“爸爸,我们的事情还没办完。”

这个时候,华生应该礼貌的说他自己一个人能搞定,但他望着陆龙与陆朔之间的气氛,莫名的想如果大校没有成功把人带走,会是什么一种表情。

“注意安全,办完事了叫秦中尉来接你。”

“是!”听到那个安全,陆朔眼皮跳了下,应完后小心翼翼地问。“爸爸,你来这里做什么?”

“看一个故友。”陆龙说完对华生讲:“她做什么都胡来,华生,你是会长,做什么事都需要率先考虑后果。”

华生诧异他知道自己的名字,又听他这番似教导、似叮嘱的话正了正身。“是!”

陆龙点头,把粘着自己的女孩推开,上了车。

陆朔还在喜悦中,心花怒放冲秦朗讲:“朗朗,长官说让你来接我的,别忘记了。”

绕到车那边的秦朗挥手。“恭候差遣。”

目送车滑出视线,顿时觉得风光无限的陆朔心情大好。虚荣,她也爱!只是……卧操,什么时候她才能当上军官!

去老师家的电梯里,华生不确定的寻问。“刚才那位兵哥,就是血刺最刺的兵,秦朗中尉?”

“嗯啊。”

“你叫他朗朗?”

陆朔好奇的瞧他。“有什么不对?”

华生摇头。“没有。”

“嘿嘿,会长,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叫你名字么?”

华生:……

“想不想知道如果我叫你名字,会叫什么吗?”

“不想。”

“生生!哈哈,生生不息,挺好的!”

一点也不好!

**

最后一位老师家还是没什么特别的发现,倒是风景挺不错的。

陆朔眺望窗外景色,看到一栋九十世纪保存下来的军地建筑。残缺的墙壁彰显当时的战争激烈,暗沉的色泽显示年代古老,它是历史长河的见证,所以即使在科技发达、高楼大厦耸立时代,政府还完善的保留着它们。

华生从内室里出来,见她望着建筑出神,看了看时间不得不提醒她,我们该走了。

“没有什么发现,也许我们可以试着跟踪它们。”

“没用的。”陆朔锁门时否决他的提议。“雷珊不缺钱,如果老师被它们关起来,会有专人看守,这五个的目标只是我……”用小刀小心翼翼的把门打了倒锁,擦拭痕迹的陆朔突然盯着脚下的地板。

地板光可见影,有一点瑕疵都会很明显。

陆朔蹲下身,用小刀刮了一下地板缝隙里的褐黑色土,举起与眼并齐仔细瞧它。

华生看到她异常,也望着她小刀上的土。“这个有问题?”

瞧了会儿的陆朔忽然扬唇,顾盼生辉。“没什么问题,我们走吧。”擦干净小刀,陆朔轻盈的走进电梯。

雷珊,在我的地盘,还轮不到你猖獗!

**

回到学校,陆朔就去检查那七位学长的功课,顺便帮他们解决一些问题。

几天后,临时人员全部就班,只欠东风。

这个东风吹得挺及时的,因为学生会已经在准备半个月后的五一活动了,正是混乱时期,更重要的是!五一活动内容全凭学生会商议,除了几个大的事情由校长支配,其于都得听从会长的!就连老师都一样!这就是一个会长权力的可怕之处,因此同学私下那句:宁可得罪老师也不要得罪会长这话,是有依据滴。

与各年纪学生会成员开完会议,华生便写了份稿纸,将那五位老师聚在一起,名义是代表大一所有班级念一段文革,实际是想将它们一网打尽,越不动声色越好。

学生们正在紧张的筹备活动物需,在时间越来越近时,更是忙得人仰马翻,就连许多老师都去帮忙了。毕竟老师大多是坐在下面看节目,学生大多要准备节目,所以布置与道具这方面,能帮上忙的老师还是和他们一起做,没有身份等级之分。

由于这次五一与机械比赛的时间相近,会长在经过会议后,决定五一活动的最后压轴戏,就是评选这一季的最强机械师!

所有做为参赛者的同学,他们没有更多的精力去准备节目,一心扑在自己的比赛上。

而陆朔趁火打酱油,即不用表演,又不用搞编程,在百忙中就她一人独闲,就连校长都没她这么轻松。

“陆朔同学,你这包里不会装满石头,负重跑步来学校的吧?”槐雁拽住从面前过去的插班生,掂量掂量脸色骤变。“你爸爸的训练标准有这么严苛吗?”

陆朔甩肩膀,把书包从他手里扯出来。“这就严苛了?”陆朔很诚实的伸出三手指。“标准晨训,负重三十公斤三十公里越野。”她这才二十多斤,算个屁。

扔下惊呆的副班,陆朔重重坐椅上,把课本拿出来就把书包丢箱子里。

“陆朔同学,跟我们说说血刺呗?要达到什么条件才能加入你们?”听到她的话,旭、愧雁等几个热血青年围拢她,翼翼小心生怕逾越的跟她打探情况,想听那些和自己距离太远的事儿。

陆朔瞧了他们眼,像陆龙矜贵的吐出两字:“保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