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临时工太败家/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七十九章 临时工太败家

“陆朔同学,会长叫你去一趟。”刚从上面下来的易枫,叫眉飞色舞的女孩。

正跟他们展示自己的收藏品的陆朔,把那颗金黄色子弹抛空中准确接住,便小人得志的向易枫讲:“学长,它跟普通的子弹不一样哦,你要不要看看?”

易枫瞧了眼子弹,在几位学长的面前微笑温润的重复:“会长在等你。”

“那好吧,我先去见会长。”见不到他臣服自己裤管下,陆朔颇有些失望,让他们注意枪别走火就去学生会议室。

确定她走掉,易枫大步走近那堆黄金般色泽的子弹,对几位学长不失格调的讲:“各位学长,我帮你们装弹夹。”

陆朔去到学生会,刚好碰到一波人出来,人员有高有矮,想必又是各年级会议。

跟几个熟悉的人打招呼,陆朔等他们都离开才进去。“会长,找我什么事?”

华生看向大开的门。

陆朔迅速把它关上,坐他旁边还有温度的椅上,像个虚心听取的学生。

华生一字未言,将旁边的文件丢给她,便看起这次会议最后确定下来的详细流程。

看了看面前的文件夹,陆朔瞄了他眼,不明所以的打开,在看到里面内容时反复看文件名,眼睛瞪得老大。“会、会长,你、你……”

“我需要在校长回来之前还回去。”华生脸色未变,也没看她。

陆朔连忙点头,翻阅那份被他拒绝两次的文件。

文件不多,只有两页纸。陆朔扫过第一页,在看到后面的签名处时,讶异久久。保贤!居然是他!难道他真是那个内部问题?川西救援事件的阻扰者?

仔细回想保贤这个人,陆朔不敢确定他在一个什么样的位置,更加不敢往他是毒鸩的人那方面想。

总统阁下身边都能有毒鸩的耳目,还有什么地方是毒鸩不能入侵的?

她难得安静下来,华生反而有些不适应,见她脸色不太好便问道:“怎么了?”

“没、没事。”陆朔摇头,合上文件还给他。“谢谢你会长,我还有事先下去了。”

看她魂不附体的模样,华生点头,等她离开翻了看文件。

保贤是什么人?

“陆朔同学,还有三天就到期限了,快说你做的是什么东西?”

五一活动是在四月的最后一天晚上举办,因为五一全校要放假,这样学生们就多一天假期,不管是回家还是旅游都好。

陆朔刚进教室,就被桃蓝抱住,而且还被强行拖到她的坐位,对此陆朔很惊骇的瞧旋文,又惊讶她这身板怎么能有这么大暴发力。

“我没什么秘密武器。”陆朔望着她的眼睛,诚实摇头。

“我不信!”“陆朔同学你就别防着我了,我要参加表演,已经放弃比赛了。”

陆朔非常无辜的再次摇头。“我真的没有准备,放学就被爸爸‘操’练,没时间想比赛的事。”她在忙着计划这次战争,还要为那几个临时工做技术指导,这个什么比赛,她压根就没想过。

“不要这样啦,快告诉我告诉我么,悄悄的说,就告诉我一个人,我保证保密!”桃蓝晃着她肩膀,像跟男友撒娇似的。

陆朔受不住她的糖衣炮弹,伸脖子冲旋文大喊:“班长,快把你媳妇领回去。”才得以逃出化骨绵掌,回到自己的座位。

为想比赛作品两天没过睡觉的晓婷,见她优哉游哉的样,秀眉微皱,咬了咬唇瓣。她一定有十分的把握才会表现的这么气定神闲,看来她不得不找那个人了。

她也有骄傲,想凭自己本事赢过她,但她想了这么久,却连她几年前的高能感知机械人都无法超越,这样要如何赢过现在的她?所以只要能赢她就好,不管用什么手段!

陆朔丝毫不知自己正被一个同学如此仇视着,下了课依旧跟社团的人鬼混,把活动的事情扔给其他同学。

不过在活动的当天,没地方可避的她,在半路被忙翻天的学长逮住。

“陆朔同学,陆朔同学,嗨,叫你呢。”抱着大堆文件的学长腾出只手勾住埋头走路的学妹。

躲不过的陆朔笑盈盈抬头,天真无邪的问。“学长有事吗?”

“有。”“你把这些文件送去给你们那级的老师,上面都有写名字,麻烦你了陆朔同学!”学长不客气的讲完,用了句还算客气的话结尾。

看他雷利风行的说完就去给大二老师送的陆朔,心想这事真的很麻烦啊。活动开始时他们就要发动战争,她要去给那些临时人员讲话,告诉他们如何自保。不过……瞧挨个办公室送文件的学长,陆朔转身跑下楼,想迅速的将活儿干完。

“陆朔同学,你等下还有事吗?”怀安接过文件,瞧她手里只有两本还未送,便问她接下来的安排。

老师这么问了,肯定是有事的。对怀安老师蛮有好感的陆朔,想了想,摇头。“没有,老师有什么事吗?”

“确实有点事。”怀安苦笑。“我早来的时候忘记带今天要演讲的文件了,我等下还有场会要开。”

看他满脸为难,陆朔计算去怀安老师家的时间,很爽快的答应了。“老师,我帮你去取吧。”

“好,那就谢谢陆朔同学了。”怀安笑颜逐开,转身去找钥匙。

陆朔抱着文件等,心想跑跑腿就能博帅哥一笑,这太划算了。想想以前周幽王为博美人一笑,负出的代价那是不可估量啊!

怀安在抽屉找到钥匙送去给她,仔细告诉她文件放在什么地方,还告诉她电话号码,说找不着就打电话给她。

找件昨晚用过的文件,即使他什么不说也能找到,因此陆朔嗯嗯的点头,一心想着快去快回的迅速夺过他钥匙,也没注意这么多,在他叮嘱注意安全的声音中飞奔出去。

看她像阵风一样消失转角,怀安诡异的笑了下,碰的关上房间的门。

从学校去到怀安老师的家,来回得四十分钟,现在距离晚上五点只有两个小时,时间充裕,但她还有其它事要做。陆朔跑到操场时想了想,又往上跑,想找华生开车送自己,就算他忙也可以借他的车。

“还有两个小时活动就开始了。”华生听完她的来意,俊秀的眉紧蹙,语气生硬微有不悦。

陆朔呵呵的傻笑,企图忽悠过去。“会长,来得及来得及的,你看,老师都把他家钥匙给我了。”

看空中摇晃的钥匙,华生视线突然一转盯住她皎洁的手指,看了会儿又皱眉。“你受伤了?”

陆朔一头雾水。“没有啊。”

“这刀上的血迹哪来的?”华生抓住她手,从她手里夺过钥匙,把半开合的小刀打开,露出颜色与矿制刀颜色相近的血渍。

陆朔用手摸过刀身,反转一瞧指上是刺眼的红,顿时脑海闪过什么,震骇僵硬维持这动作许久才缓缓站直身,同时混身冰凉,感觉血脉堵塞不通,冷到极致。

以这血迹来看,时间不超过十分钟,应是刚才自己动作太快,未合实的刀尖划伤了怀安老师的手。陆朔怀着渺小的希望,进入维思殿堂将刚才与怀安老师见面的事再回放一遍,直到自己转身要走,他在后面的叮嘱声。细细回想数遍,不得不确认……他根本没有因为划伤而发生任何的波动!就连皱眉都没有!

突然,起初解释不通的事情都得到解答,结果却不是陆朔想要的!

为什么大家会说怀安老师与以前不一样,为什么王舒换了怀安老师的勺子,他察觉不出来,因为他根本就不是怀安老师!

雷珊手下的机械人都有一个共同点,就连思想机械人雷恩也一样,那就是!没!有!知!觉!

不是她无法实现这个功能,而是她需要的是一支只允许前进的部队,知觉是用来感观的,疼会让人害怕,所以雷珊她不需要自己的机械人拥有这些。

想到潜伏身边的老师居然是个思想者,想到自己如果按他的话去帮他拿文件,想如果她无声无息消失……光想想她就克制不住寒颤。

“会长,计划需要提前!”

**

因为会长大人临时改主意,文革换成当代政治家写的一篇散文,比之前原定的长了近一倍,所以大一的学术老师怀安加入朗读节目中。

这指令是由学生会其他成员代为通知,怀安虽有犹豫,但在那位学生纯真下打消疑虑,去指定的教室和其他几位老师排序。

确定自己不会和假怀安老师碰面,陆朔下去通知李古他们,完了后去偏僻处给爸爸打了个电话。

现在这样的情况,行动是必须的,如果假怀安知道自己没有去帮他拿东西,就明确自己知道一切,到时它们打破平静被殃及的还是这里的学生,但在知道这里有思想者后,那群临时组织起的人,就根本不可能与之抗衡,可她们只有这一次机会,因此她不得不向陆龙求助。

三十分钟,他们排演结束时,就是一切发生时。

心想不断反复想着三十分钟后的事,回教室的陆朔失魂得撞到从教室出来的郑丽。

“你怎么走路的?没长眼睛啊?”郑丽漂亮的脸瞬间变得青面獠牙,标准的就是看她不顺眼,逮着机会借题发挥。

陆朔只看到她嘴一张一合,说的什么一字没听进去,只等她合上嘴才茫然走进教室。

现在她们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她要如何保全所有人安危?!

之前她之所以这么大胆的让会长找人,那是因为她足够对付那些半思想机械人,找的那些临时成员只是以防万一,也许他们能更出色为自己争取一点时间,但现在情况完全不同,她都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干掉那个思想者,剩下的那些半思想机械人,单靠那两个临时机械师根本不行!而临时狙击手都是未上过实战的,万一场面引起慌乱,他们误伤了人怎么办?

陆朔揉了揉头,希望血刺能够在三十分钟之前赶到,尽管从基地到学校需要车程三十五分以上,这其中还不包括武装时间。

一切尽人事,听天命吧,人生总是充满不稳定与未知,她相信她总能化险为夷。

“一号,有情况,赶快上来。”

无线电沙沙响起临时机械师一往急促的声音,陆朔一个箭步冲上楼,往那几位假老师的演习房跑去。

“它们要出来了,怎么办一号?”无前颤抖的声音,害怕远远多过镇定。

“用我教你们的方法,先解决那五个!”

“一号,他们要开门了,已锁定目标,我们要不要开枪?”临时狙击手二,透着小兴奋问。

“不要开枪!”

“一号,瞄准颈部,我只要一扣板机它就死翘翘了!”桃兴奋的颤栗。

“我们真的要开枪吗?真的要开吗?”杀胆怯不安的问。

“他们在移动,最后一个停下来了!它望过来了!”三惊恐万状。

“一号,请求射击射击!”士失控的语调,像只受惊的兔子。

三步并做两步迅速往上赶的陆朔不顾身边走过的同学,大喊:“不要开枪!不要开枪!”

“砰!”

她刚喊完,耳麦里便传来一声枪声。

陆朔心头一震,越发加快脚步边暴跳如雷大骂。“谁他妈开的枪!”

士战战兢兢的讲:“枪走火了……”

卧操!陆朔吐血,在跑上那层楼时喘息的让他们快滚蛋。

距离二十米,教室门被打开,走在前面的假怀安看到陆朔,微微笑了下,如师生偶遇的礼貌笑容。

它们五个被安排在一起,这事虽然是会长的意思,但有怀安的加入后,它们会起疑也不意外,只是它们行动的太快了!

陆朔在假怀安它们几个走向自己后退,一边去拿口袋的掌上电脑。

“!”口袋是空的,陆朔瞪大眼,心里掀过惊涛骇浪。郑丽!想到先前撞了自己一下的人,陆朔惊悸她们是毒鸩的人之时,拔腿便往楼上跑。

看到她跑,假怀安与后边五个半思想机械人跟着追上去。

见被几位老师追的一号,二、桃、杀、三、士犹豫要不要冲出去当英雄,可在他们犹豫间,一号早消失他们视线,只得向会长报告。

“不行,一号肯定对付不了它们六个,我们去帮她!”二握了握枪,坚定的目光,如炬望着其他四人。

桃站出来。“我跟你去!”

二看向其他三人。“你们呢?”

杀、三、士动了动喉结,望着二和桃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我们上!”二顾不得失望,挥手带上桃就往楼上跑。

陆朔一口气奔上四楼,在听到会长是否需要援助的话后,喘息拒绝。那些个警察都是为收拾后善准备的,现在上来不是送死?

“会长,我要上天台,快点打开天台的门!”绕了一,去到五楼的陆朔抬头看上面光线灰暗,又看紧追不舍只有一层楼梯之隔的机械人,大叫着要他开路。

华生在电脑监控里找到她的位置,用权限开了关闭的铁门。

头上余阳晒了进来,陆朔掏出内口袋手枪,反手对准怀安连开两枪。

不出意料,假怀安毫发无损的躲过,但子弹分别穿过它射中它身后两个半思想机械人。一具倒在楼梯间,一具栽向护栏外,碰碰撞击的摔了下去。

陆朔没停留的往上跑,被扑上来的怀安抓住脚裸,被它使力拽倒往下拖了好几格。

被它拖倒的瞬间陆朔做了减震动作,可做为缓冲的手臂与半边身子在阶梯上得生疼,在磨破几处皮才堪堪抓住护栏。

稳住身形,陆朔用还自由的腿一下一下踹它脑袋,将它踹得头破血流。可假怀安怎么也不松手,余光瞄到跑上来的半思想机械人,陆朔鞋尖狠狠踢中怀安手腕,挣脱出来糊乱放两枪便马不停蹄、手脚并用爬着跑上天台。

当跑进余阳的晚霞里,陆朔减下迅速,缓慢的步调像闲暇在黄昏下行走的独行者。

“一只玩具掉下去了,让那些警察去安抚那群小兔子。”陆朔用手背擦了擦侧脸的磕伤,对华生轻挑着讲,不羁、恣意。

亲眼见她刚才差点被抓住的华生,现见她眯起眼睛像晒太阳的猫,心里震憾不小,没怀疑的按她的话叫李古带人去善后,顺便把那两个跑得气喘吁吁丢人现眼的临时狙击手带回。与他们比起来,她就像条真正的丛林狼,见惯撕杀与战斗,面对强敌仍从容如斯,像高贵的波斯猫,但却不知什么时候就能给予敌人致命一击。

视野宽阔的天台没安静几秒,一连串脚步声蜂拥而来。陆朔转身微笑的看它们走向自己,似有朋自远方来,她早已布好茶点般在等着它们。

满头血的怀安看到她,没有再装什么知心老师,向身后三个挥了挥手。

三个半思想机械人拿出了武器,同时伸手捂住脖子。

陆朔瞧它们挡住芯片位置,挑着眉儿睥睨不可一世的笑了下,万物失色,比苍穹还心高的转了转手里的长版沙鹰。“想抓我?你们再回去修练三百年吧!”说着猛然转身往前跑,毫不犹豫的翻身跳下楼时对华生讲:“关上天台的门!”

见她跳下天台华生惊的站起,听到她的话后迅速输入命令,把这栋楼的天台门锁上。

跃向空中的陆朔甩出风暴,乘风而下时闭上眼睛寻找郑丽,在感应到她就在二楼的走廊上时,脚步一晃,在同学们的尖叫下荡进二楼直接按倒惊震的郑丽,咬着牙根低吼:“电脑!”

大家中秋快乐,香瓜在麻麻家,一个没有网络的地方,如果有祝福,香瓜回归定定细细品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