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爸爸你变斯文了/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八十章 爸爸你变斯文了

被她从天而降的扑倒,郑丽顾不得疼,惊骇的眨眨眼睛看她。

“把电脑还给我!”感应到怀安它们正朝她跑来,陆朔急红了眼,紧勒住郑丽衣领,同时动手在她身上搜。

郑丽反应过来反抗,要将她从身上踢开。

“砰砰砰”一发子弹钉进地板,陆朔抓住郑丽滚了好几滚,在销烟与尘土飞扬中躲过假怀安的攻击。

同学被惊散,毕竟他们在学校学的东西都是纸上谈兵,这一动真家伙,瞬间变成受惊的小鸟四处飞。

得到一丝空隙的陆朔拽起郑丽就跑,在子弹的追逐下跑进走廊拐角。子弹将墙壁上的混泥土打碎、飞溅。陆朔强行拉着郑丽连下楼边狰狞的问她。“快点把电脑给我!别以为我不敢杀你!”

郑丽被紧追的枪声吓坏了,结结巴巴的问这是怎么回事。

陆朔哪有这个美国时间告诉她?一步跨出三个阶梯的往操场跑,想引它们到人少的地方。

跟着跑下楼的假怀安这次没有将枪口瞄准她,而是转向她一直抓在手里的人。

似背后长眼睛的陆朔反手给了他一枪。

假怀安侧身躲避,他的弹航道改变,击中郑丽的肩膀,顿时惹得她尖叫连连。

听她刺耳全不像被训练过的人,陆朔皱眉,在扔下她与不扔下她之间徘徊。她枪里只剩两颗子弹了,拖着个人无疑是累赘,可刚才假怀安向她开枪,又听她中弹的惨叫,担心她如果不是毒鸩的人,自己扔下她,她就必死无疑。

不管怎么样,甩掉身后的人才是最主要的!陆朔跑下教室楼,贴着墙往训练场跑。

快点,再快点!陆朔紧盯住墙壁的尽头,均匀的吐息,脚步越来越快,同是感应假怀安跑出转角瞄准她们的时间。她跑的这条路是长,而假怀安下了楼梯只须要跑过宽就能看到她们,现在她拼的就是时间。

不行吗?尽头离自己还有十几米远,自己就已经被枪口瞧准。陆朔心里微震,放弃般的把郑丽扔出去,自己转身面对假怀安及半思想机械人。

她毫不怀疑,它们会开枪,因为自己的特殊体质。看假怀安瞄准自己,陆朔闭上眼睛。

“砰!”一声枪响,子弹的热度贴着耳边飞过。

嗅到熟悉的气息,知道发生什么的陆朔迅速睁眼睛。

围墙上的莫默一枪打掉假怀安的枪,紧接对它身后三名半思想机械人点名,将血刺机械师设计的子弹准确无误送进它们脖子,最后一枪的子弹甚至还穿透那个机械人手掌,贯穿颈部。

转眼只剩下孤身一人的假怀安,根本不将莫默的子弹放在眼里,朝陆朔前进时抬手便朝莫默开了一枪。

莫默只得翻到墙那边。

瞧一往无前朝自己来的假怀安,陆朔抬手用手枪对人家的无弹式高端货,仍然觉得自己很牛逼。

“砰!”比普通枪支还要大声的的枪声,惊得围墙外的白露啪啪拍着翅膀飞走了。

魏勇双手托住巴雷特瞧了眼倒飞出去的人,向陆朔抬了抬手里的枪。

陆朔流着口水要去摸“自己”时,猛得眉头一皱。“小心!”

她话刚落音,墙壁两头便同时出现几具眼熟的机械人。这些是学校的展品,现在看来已经被假怀安控制了。

刚才被摔得七昏八素的郑丽,看到魏勇身上的制服,又看身中数枪都没死的怀安,明白什么的看不远的陆朔,便捂着肩膀强行去撞旁边的门。开始撞一下,没开,撞第二下时门从里面打开,用力撞的郑丽撞倒来开门的周蝶,两人一起跌倒。

“小丽小丽你没事吧?”周蝶看到满身血的郑丽吓坏了,抱住她害怕的直哭。

门被哐啷撞开,突然多出条路的陆朔向魏勇使个眼色,在他的掩护下打了个滚,窜进趟开的门里。

同时,外面枪声响起,除了巴雷特的,还有秦朗的黑壳连续射击声。想也是,长官可是抠门的要死,连掉跟羽毛都不行,怎么可能让小鸟放虎口呢?

“你的电脑。”疼得脸色青白的郑丽,哆嗦拿出口袋的电脑给她,一幅我没错的讲:“我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是小婷让我偷你电脑的。”

陆朔拿过电脑就工作起来,没空听她的话。

学校的展品她都看过,不是她自以为是,而是这里的东西真的已经过时了。现在毒鸩在实行非人类计划,这里的机械教育还停在人工智能上面,所以她轻松搞定那些被人控制的机械人,开始获取假怀安体内那份神秘代码。

假怀安在全力应战血刺队员,在感应到别人的入侵也无暇分身,只是当陆朔快要开启那道神秘的门时,整个世界突然瓦解、坍塌,电脑上的代码瞬间消失。

陆朔拿起电脑匆匆跑出去,看到身体毁坏到一定程度的假怀安,静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便叹口气露出大为失望的神情。

竟然自毁!毒鸩你狠!

“一号,一号,你在哪里?”掉在肩膀上的耳机传来响动。

陆朔把耳机戴上,向社长汇报了这里的情况。“我没事,血刺来支援了,事情解决,一切照旧。”

“活动已经开始,你什么时候来?”

陆朔看了看几位战友,张望着拒绝。“我还有事,晚点再去。”说完摘掉耳机走向莫默。“默默,我爸爸呢?”

在检查武器的莫默看她,又看了下时间。“应该还在校长室。”

“嗯,我去找他,这里就交给你了。”抬步要走的陆朔想到什么,扭头看不断冒冷汗的郑丽,跟给受轻伤战友包扎的周佳佳讲:“里面还有个伤患,丢医务室或是你自己动手都行。”

“不过她嗓音很好,动手前最好堵住耳朵。”

周佳佳瞧和小美人同样“娇小”的同学,向魏勇很干脆的讲:“我们会把她送医务室去。”说着一拉纱布,把他手臂上的划伤包扎完毕。

**

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下来,大会堂里正在搞活动,一流音响放着很有节日气氛的曲,喧哗声一片。

陆朔穿过几乎没人的操场,跑向校长办公室那栋楼。

爸爸找校长是有什么事呢?是谈这次机械事件,还是校长请他去谈安全事宜,还是其它什么。陆朔一路想着事情,似刚才的暴动根本不曾发生,自己也未经过死亡的追逐。

等陆朔走到校长办公室外时,陆龙正好出来,看到她也不意外,也没与来送的校长客气道别。

陆朔看了看走掉的爸爸,又看看校长,转身屁颠屁颠追了上去。

“爸爸,你跟校长聊了什么?”等到了楼梯时,陆朔大胆的蹭过去,抱住他手臂,像只大型娃娃似的挂他手臂上。唔,这几天都在筹划今日一战,虽然那几个临时工没能帮到忙,但也应该给他们上了印象深刻的一课。

陆龙抽出手臂,在她粘过来时搂住她肩膀。“关于你一直在意的问题。”

“我在意的?”

“嗯。”“那三个保送来国防大的学生。”

听到这个,陆朔噗笑。“那个保贤名字取得不错,保送贤士,只可惜她们都不是。”

“保贤的名字出现这里绝非巧合,找机会与他聊聊。”

“聊聊?能聊得成吗?”

陆龙挑眉,平静的问:“不聊,难道还绑架阁下秘书?”

陆朔惊讶。“爸爸!你变斯文了!”

陆龙:……

**

等陆朔和陆龙与莫默他们汇合时,周佳佳已经把人扔去医务室了。

几个列队站好的刺头,望着长官,等待下一步命令。

陆龙则看陆朔。

看他寻问的视线,陆朔想到郑丽的话,眼睛眯了眯。“爸爸,我们正在举办五一的活动,同学们准备了近一个月,我们去看看吧?”

“好。”没多迟疑,她既然说出这话,就有这话的用意。

血刺的几个刺头,坐进大会堂里,被一群年青后生或羡慕、崇敬、敬畏的目光仰望,均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挺直背脊标准的坐姿,让周围的学生都不自觉坐正了。

陆朔自然是没回自己的座位,而是紧挨着陆龙坐。没有什么比爸爸更重要了,就算是呆在人群遗忘的角落,只要有爸爸与战友,那就是一个世界。

现在才七点,离十点的比赛评比还有两个小时,陆朔无聊的瞟了眼左边的学姐,抬头看讲台,然后又瞟了眼还盯着爸爸瞧的学姐,忒么的不淡定了。学姐有你这么看人的么?再看眼珠要掉出来了!

陆朔微仰头望陆龙硬朗的侧脸,坏心的想她要不要现在扑上亲一口,吓退一干窥视者呢?不过这个想法介于她现在连手都不敢拉的阶段,也就只能是想想。

她在意窥视他的人,陆龙同样在意落在她身上的视线。只是许多男生被陆爸爸冷扫一眼,便后怕他这位“岳父”大人,个个心不在焉的望讲台,只有比陆龙他们还后进来的会长一直望着他们这边,还挑了个邻近的位置,并没有去他的会长席。

“累不累?要不要睡会?”陆龙收回视线,问无精打采的女孩。

郁郁的陆朔听到这话眼睛唰一亮,二话不说就扑进他怀里,蹭啊蹭啊找个舒服位置,还霸道的拽着他衣服,不顾熨烫平整的黑色军装被自己抓出一个个皱褶。唔……学姐你们一边去吧,我爸爸有人了!

“那谁呀?为什么跟大校这么亲密?”羡慕嫉妒恨的学姐之一。

“我只看得见大校!”做捧心状的花痴学姐之二。

“大校有人了他旁边的少校也不错呐!”退而求其次的花痴学姐之三。

“我操,太带劲了,我全都要了啊!”不拘小节大胆的学姐之四。

“你们别异想了,他们是血刺特种兵部队的,知道血刺是什么吗?血刺是从不言败的战神!”崇拜的学长之一。

“刺破黑暗,迎来光明。”热血的学长之二。

“你们太神化了吧?听说血刺要被冷藏了呢,现在最利害的是猎鹰部队。”抿实以报的学长之三。

“不可能!猎鹰部队的指挥官我见过,没有大校帅!……”

血刺的刺头们:……

这群熊孩子,真不知道他们在意的是什么。

陆龙摒弃所有的声音,对她们或贬或褒的话充耳不闻,将怀里的人儿放腿上,一手抚着她头顶一手半搂住她后背,确保她睡的舒服。

脸贴着他腹部的陆朔,嗅到他身上熟悉的味道慢慢放下紧崩的身体,在暖意的驱使下,原本只想宣威的举动,让她真有了点睡意。“爸爸,差不多结束了叫我。”脸在较为硬制的制服上蹭了蹭,陆朔低喃的说完就伸手抱住他精瘦的腰合上了眼睛。

“哇塞!陆朔同学这是要拉仇恨吗?大校是我的!我的!”刚才羡慕嫉妒恨的学姐之一。

“大校这是要碎我们的玻璃心么?”学姐之二伤心欲绝。

看不过去的学长清醒道:“你们难道不知道大校姓陆吗?”崇拜的学长这一。

“不知道又怎么样?!”学姐之二悲愤的反问一,气焰嚣张,全然是把不愉快都朝他发泄。

学长之二翻白眼。“陆朔同学也姓陆,用你的脑子回忆回忆,难道没听过新来的天才插班生,她的父亲是大校吗?”

“啊!那就是说,大校是陆朔同学的爸爸?哈哈哈!我们还有机会啊,还有机会!”刚才怨气冲天的学姐之二,突然心花怒放,春心荡漾的像个少女。

学长之一泼她冷水:“你难道不和道女儿是怎么来的么?大校肯定早结婚了。”

“什么!……”

在学姐之二尖叫出来时,陆龙望向她们,在她们期盼的视线下,修长食指放在唇中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瞧他指尖下的薄唇,学姐们默契的闭嘴,只是热切盯着他的视线似恨不得化成狼扑上去。大校好“温柔”啊,没有气势凛然的瞪她们,而是这么“优雅”的让她们噤声,怕她们吵到睡觉的女儿,真是很细心的父亲,肯定也是很完美的情人?!

一群不知真像的女生们,在心里将他臆想的无可挑剔、惊为天人。所以说嘛,想像总是美好的,谁知道陆龙大校刚才那么做,纯属是怕吓到她们这些温室的小花而已。

华生看了眼被人抱着的陆朔,视线一转对上陆龙大校的眼睛,在他淡漠而充满慑服力的视线中,没有退却,反而更加坚韧、不恐的与他对视。

对他的勇气,陆龙只扫了眼华生,便望向讲台,看上面的学子精心准备的节目。

望着展现欲强烈的学生,陆龙想现在的学生比以前热情多了,当年他做为策划者之一,还得和会长上台凑数。

说长不长的两个小时,在陆龙怀念以及莫默、周佳佳他们的体验中过去。

最后的压轴戏是需要评审的,华生回到了他的位置。

这次比赛是自由式的,想参加的学生都可以参加,因此可看性不强,但还是有几个不错的学生,例如一往和无前的作品还是要比其他学生出色许多。

陆龙叫醒睡得沉的陆朔,待她睁开眼睛时放开她,即使留恋也表现的淡然。

他相信刚才这些时间,机械工程系的同学,已将他们两个人的资料翻了个遍,避免为她惹来不必要的麻烦,两人还是保持些距离为好。

对陆朔来讲,能这么光面正大在他怀里睡觉已经是额外的福利了,所以根本不会在意这小小的冷落。反正被他冷落惯了啊?!

从深度睡眠醒来的陆朔,揉揉脸颊伸脖子望讲台上面的无前,看到他展示的作品心想他要是临场应变再好一些,在前不久的战役中,她也不至于弄得那么狼狈。不过始终都是怪自己不够小心,被郑丽偷走了电脑都没发觉。

经过高效的筛选,近百位学生最后只留下十来个,一往、无前是其中两个,当然还有晓婷。

“晓婷同学,你能说说你是怎么设计出的这套半思想机械人的编程吗?”主持人对晓婷展现的作品尤为感兴趣,在进入终极评审时忍不住多问了几句。

今天星期五,不需要穿校服日。一袭白裙飘飘的晓婷,恬静的脸上露出赏心悦目的浅笑,温婉如白娘子。“这个设计灵感,最要感谢的就是我的老同学小朔同学,是她激发了我。”

她一说名字,知情的人反头找人,引得一片哗然。

话唠似的主持人立即喊道。“谁是小朔同学,小朔同学请上来一下。”

陆朔翻白眼,心说我跟你有一毛钱关系?但压不住越来越多的视线,最后在巨大的灯光打到自己身上时,才慢吞吞上去。

灯光牵引她走上铺着红地铺的大舞台,真像某明星得了什么奥斯卡奖一样风光无限。

“这个晓婷似乎也没那么讨厌。”桃蓝看台上的晓婷,又看不紧不慢上去的陆朔,向旁边凯文讲。“凯文,你觉得呢?”

凯文望着台上的机械人,在想它的编程原理,听到桃蓝的话有会儿才反应过来。“你说什么?”

桃蓝瞪他,鼓起脸颊详装生气质问。“你是不是喜欢上那个晓婷了?看得连眼睛都不眨下。”

“你这是欲加之罪,我看她旁边的机械人呢。”“你刚才是说晓婷不那么坏吗?”凯文极为镇定,解释一句就回到原来的话题上。

“我是说讨厌。”

“通常坏人都不会告诉你,他是坏人。”凯文答非所问,说完悄悄握住她手。“当然,我想这里没有谁是坏人。”

桃蓝很果断的指着他。“有,我现在指着的这个!”

凯文莞尔,在她耳边说了什么,惹得桃蓝横眉坚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