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我家长在下面/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八十一章 我家长在下面

陆朔刚一上台,文艺系、新闻社的女主持同学早就想采访她了,现在总算逮着机会,她怎么可能放过?

“原来小朔同学就是我们的校园新星陆朔同学,大家欢迎。”

“啪啪”掌声雷动。

等掌声停止,主持人又噼里啪啦说了一通,陆朔木然的望着她,心想她能不能快点进入正题?她等下还有事情要干呢。

主持人不知道采访对象正在画圈圈诅咒她,在这个千载难逢的时机下,她问了许多敏感性的话题。“陆朔同学,请问前段时间学校传言你和会长大人的关系,对此你有什么要向大家解释的吗?”

陆朔嘴巴抽了抽,瞧了眼她伸到自己嘴边的话筒,心里将她圈了又叉。我爸爸就在下面坐着呢,就算不是我亲爸,你也不能这么问啊,卧操,她可还没成年!

“陆朔同学?”

“我和会长的关系?”不知觉就骑上虎背的陆朔,在一干学生的视线下、主持人的逼问下,终于张开了矜贵的口,漫不经心的像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也确实是小事。“我跟会长有关系吗?”说着就看坐第一排的华生。

华生在主持人与同学的目光下,没作表示,淡定的似与他无关。

“怎么会没关系呢?陆朔同学,那天可是有照片为证。”主持人不松懈的连珠弹轰,颇有你不说个明白,就不放过你的意思。

本来好好的比赛,现在经主持人一闹,大家的目光都转到了八卦上面,被冷落一边的晓婷面带微笑看着被逼问的陆朔,眼里却毫无笑意。为什么她总是能夺走属于她的光环!现在这里她才是主角!

感应到晓婷的情绪,陆朔突然微笑起来,稚嫩的脸上满是天真无邪,让见过她从天而降的同学,几乎以为先前是自己眼花,她怎么瞧都是善良可爱的兔子,怎么会凶悍的按倒同学?

全程观战的华生没有怀疑前不久的记忆,抱手臂有趣的看她在上面招摇撞骗。

“如果真要有关系的话,也是因为我爸爸吧?所以会长大人很照顾我。”呢玛的,想置身事外?没门!

“这个照顾,是否有更深层次的意思呢?”主持人瞧了瞧下面的华生,并未因为他是会长而言止于此。“比如说会长一表人才,将来前途也是无可限量,是最适合的女婿之选?”

噗!

面对主持人大胆的话,陆朔脸色一阵怪异,憋的。

莫默他们被惊吓了跳,随之为那个女生担忧。莫默跟周佳佳、苏仲文三个老刺头,是想此事绝无可能,而魏勇、梁柯则是想长官那么一个高傲的人,怎么可能会担心这个问题嘛!长官可是个好爸爸,严禁女儿谈恋爱的啊。

而两位当事人,一个气压低沉冷冷的望着主持人,一个则在想自己刚才对视的指挥官。

那样一个人,怎么可能想到这些事?而且以他刚才抱着她的神情,标准的溺宠,恨不得一辈子都把女儿留身边吧?

“学姐,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爸爸刚好在,你要不要问问他?”陆朔说着望向会堂的最后,一眼相中那个坐姿端正、一丝不苟的男人。

主持人跟着她的视线看过去,真瞧到武装全面的职业军人,顿时哈哈尴尬的笑着将话题生硬的转到比赛上。她就算吃了豹子胆也不敢去采访他啊!

见主持人转向晓婷,陆朔向陆龙挑了下眼角才收回视线,瞧着台上的半思想机械人。设计的还不错,只是……这种结构的,怎么像是毒鸩的手笔?

“刚才晓婷同学说这个编程的灵感是来自陆朔同学,能具体解释一下吗?我们真好奇陆朔同学到底是有怎样的魔力,促使晓婷同学创作出这么棒的作品。”

晓婷听了主持人的话看向陆朔,眉目间满满都是喜悦,像见着一生挚友,又带着些崇敬。“在小学的时候,小朔参加了学校的新概念机械比赛,她的高能感知轰动一时,成了那次比赛的优胜者。我就是在她的作品上激发的灵感,希望这次她同样能给我们带来惊喜。”

“关于那次比赛,我们也有听闻,据说戴先生也很看好陆朔同学呢。”不愧是新闻社的,工课做的挺足。“这么说来,陆朔之所以迟迟未展示作品,想必是要给我们一个惊喜吗?”

面对热情的主持人,陆朔很无辜的眨眨眼睛。“我没作品。”

“怎么会!”

“不过我字写的不错,你们要看吗?”陆朔算计着时间,想早点结束这场无聊的比赛。

“写、写字吗?”主持人笑容有些僵,但碍于这话是自己问的,而且人家爸爸就在下面,怎么也不能驳了这位优等生的面子,便转去问下面的同学:“你们想看风云国防大的天才妹子,为我们展示神秘的字迹,以及想知道她会写什么吗?”

一连串的问话与勾人十足的未知,大大吊起同学们的胃口,本来觉得她写字没什么好看的同学都有些期待起来,自是很应景的接了话,没有冷场。

于是充当后勤的学生去找来了一块写字板,与一支黑色水笔。

陆朔拿起笔看了眼晓婷,便拔出笔盖走向板子。华生说过,别因为一个小人物毁了自己的万里江山,她没江山可毁,可有需要守护的人,这个学校、血刺、还有自己。

“什么嘛,这字也太可爱点了吧?”屏息期待她写出个花来的学姐们似褒非贬。

还有许多人噗笑,觉得她忒无聊的,字写得这么难看,还要拿出晾给大家看。

陆朔不为所动,迅速在写字板上写下了段数字、字母夹带的代码。

下面看的评审们开始都笑这孩子太会耍宝,可在她写了大半时渐渐敛去了笑容。

“好了,这就是我的作品。”陆朔搁笔,朝主持人和台下的一干人等笑了下,便轻盈像蝴蝶似的下台。

晓婷看了眼她的作品,不屑一顾。

见她耍大牌的主持人,便笑呵呵的把问题抛给评审团。“现在中场休息十分钟,等待评审们选出这次比赛的最终胜利者。”

下台的陆朔直接离开了大会堂,在外面和同样出来的血刺队员们汇合。

“爸爸。”陆朔走向他们,叫了句这里的指挥官。

陆龙向莫默使了个眼色,待他走后才讲:“陆朔士官,立即归队!”

“是!”标准的敬礼,脚步一跨,站到周佳佳的前面。

她一站定,就看到大会堂里一大波学生涌了出来,想是里面清场,留出空间给评审们商议最终结果。

“陆朔士官,你还有问题吗!”

“报告长官,没有!”

“周上尉接管副队,全体带回。”

“是!”周佳佳出列敬礼,转向陆朔他们,带着三个刺头依然很有士气的跑出学校。

陆朔边跑边往大会堂看了眼,便不再回头的跟着周佳佳离开学校,上了外面的车。

没多久莫默也回来,刚关上车门车子立即发动,开出国防大的道跑,却不是往血刺基地的方向。

“报告长官,清除完毕。”莫默坐稳,向对面的长官报告任务过程。“不出机械师所料,晓婷在听到最后的结果时启动了那具半思想机械人,下官已在第一时间将其射杀,学生也被挡在门外,未造成混乱及人员伤亡。”

陆龙点了点头,不松懈的讲:“任务还没有结束,时刻保持警惕!”

“是!”

车里一下静了下来,机械师陆朔看是去哪里的路后,突然笑起来,在看到长官铁青严肃的脸色后也没收敛,反而大刺刺似恨不得所有人都看到她的快乐。

实际,车里的所有人确实都看到了,包括前边开车的司机都察觉后边的不对劲,悄悄从后视镜瞄了一眼。

在陆龙要动怒时,陆朔很适时的收起放肆的笑,肯定道:“爸爸,你是不是一直都知道我在干嘛?”“我是指今天这一战。”

陆龙严肃的吐出句:“叫长官。”

“老公?”

陆龙:……

刺头们:……

“服从命令!陆朔士官!”

开玩笑么,别这么当真。陆朔吐吐舌头,正经起来。“我在最后一位老师家门口发现风化的土质,这些土质年代久远,它们是来自上世纪的建筑之上,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们现在就是前往古战场。”

“陆朔士官,做为一名士兵,发现任何问题,都应当向长官报告。任务结束写份五千的检讨!”陆龙对她的分析不以为忤,色厉内茬冷言道:“下次再出现单独行动,军法处置!”

“你知道的,你明明知道的!”“假怀安是不可能去囚禁老师们的地方,那里怎么可能有古战场的土质,是你故意留下的,你那天根本就不是和朗朗去看故友,是专门去给我留下线索,让我有迹可查!而且你们也不可能这么快从血刺赶到学校,你们早有准备!”

面对她激励的指控,陆龙平静的连眉都没动下,淡漠不可抗力的讲:“即使如此又如何?何时行动由我说了算,发现毒鸩踪迹就必须向上级报告。”

陆朔美眸瞪圆,一口气憋在肚子里,吐不出来,又咽不下去。最后想想也只得蔫了吧叽的窝回座位。人家是长官,她是兵,跟他顶撞有个鸟用?写检讨就写检讨吧,五千字是吧?她会写得很“精彩”的!

夜黑得纯净,古战场是二战时期保存下来的,周围已经没有什么人烟,因此没有灯光染红的天,四周寂静还能听到虫鸣。

血刺小分队在距离古战场一公里外弃车,徒步前行,悄声无息进入战场外墙。

这栋土墩建成的建筑,断肢残壁,东缺一块墙,西少一个脚的,显然已经变成了豆腐渣工程。

陆朔掰下一块土握了握,再摊开手,它就变成一捧沙子随风流逝。

“这里被风化的厉害,大家要小心脚下的每片土地,还有头顶。”陆龙摊开这栋建筑的平面图,指着几个点有条不紊的继续讲:“冷刺、憾山,你们分别占领前后制高点,鱼刺和芒刺你们随我进去,虎刺你负责保护机械师。”

“是!”

一通果敢决断的命令,血刺的刺头们迅速行动,干练有素的不需要多说一句废话。

陆朔带上耳机,连接血刺的无线电频道,确认通讯正常跟在他们后面。现在她手上只有一把手枪和电脑,这些东西要去对付毒鸩是远远不够的,而且又不确定雷珊是不是又会疯狂一回,因此她没拒绝长官下的命令,老实的接受秦朗的保护。

几人手臂架着枪,四面防守的蹭进古老的战场,缓慢进入高墙大院便迅速窜过空旷没有遮掩物的草坪,靠在主建筑的墙壁上。

陆龙向周佳佳、苏仲文的方向挥了挥手。

两人点头,一前一后相隔不过两秒的时间进入愈加黑暗的破旧大门。

“安全!”

“安全!”

听到战友的声音,秦朗在指挥官进去后,也护着机械师进入。

大门内满是树叶、树枝等垃圾。陆朔扫了圈若大的空间,也无法确认几位老师的方位。

“全面搜索!”

“是!”听到指令,刺头们从喉咙里低声应着,保持视线可见距离分散式搜查。

很快整个地面搜寻完毕,没有看到活人的迹象。

陆朔用强光手电筒往楼上照,仔细看结着蜘蛛网的天花板,在不确定它是否坚固可以承受的时候,转向房中的指挥官。“长官,我先上去。”

这里就她最小最轻,没有比她更好的选择。

“批准。”陆龙没有迟疑。“其他人掩护机械师。”

陆朔拔出手枪,手电咬在嘴里,另只手扶着墙壁上楼。

周佳佳、苏仲文警惕四周,秦朗则枪口朝上,观察楼上的动静。

用手电照着她脚下阶梯的陆龙,在她越走越上时,朝秦朗挥挥手,两人一同跟了上去。接着周佳佳、苏仲文两人后退的上了楼。

楼梯久年未修,周佳佳的军靴踩在一个台阶上,将最薄弱的地方踩碎,尘土悉悉索索的落下。

脚下一软的周佳佳低头看了下台阶,走的更加小心。

走上二楼的陆朔,枪口随着手电筒扫过大厅,确定暂无危险后轻手轻脚的走上去。在上面踩了两脚,陆朔按着耳机讲:“上来吧,古时候用的材料厚实,能承受我们的重辆,但还是要小心。”

听到机械师的话,血刺几人前后进入二楼。

“先从东面开始搜索,不要离开视线内。”陆龙用手电照向东面,说着率先走在前头,周佳佳、苏仲文立即跟上护在左右。

陆朔没有感应到什么,只有跟着长官走。

东面接受的阳光较多,风化没想象的严重,一些墙壁上甚至还长起了草。

全方面观注警惕的陆朔,脚下“嚓”的一声踩碎个东西,发出轻微的响声惊动了前面的三人。

陆朔手电筒往脚下一照,看到一些白色粉沫和半截长青苔的圆柱,朝几位战友一笑。“没事,革命烈士被我踩了脚。”

高度紧绷的刺头们放松下来,无奈摇了摇头继续前进。

东面没有发现什么,往回走的陆龙问外面的情况。

“没有发现异常,完毕。”莫默。

“一切正常,完毕。”魏勇。

听到两位手下的话,陆龙问陆朔。“机械师,可有发现敌人?”

陆朔把安静的电脑给他看。“报告长官,没有发现任何代码。”

“也许他们采用了屏闭手段。进入作战状态,时刻保持警惕!”

“是!”

行动迅速地将整个二楼都查看了一遍,还是一无所获。

陆朔玩弄手里的电脑,想到刚才陆龙说的话。金属防感器的作用是有限的,如果这栋楼里有机械人,她的电脑一定能获取到一些东西,像这么安静就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他们根本不在这里,二个是他们在一个厚墙封闭的空间里,才会阻扰信号及感应。

“鱼刺!”正当陆朔在想这里有没有什么暗室之类,就听到战友的惊呼。

一脚将地板踩穿的周佳佳哗一下往下沉,在苏仲文的叫喊中,陆龙敏捷抓住下滑的周佳佳手臂。

人是拉住了,但他们还没缓一下,表情就凝重起来。

陆朔看到脚下的土正出现蜿蜒的隙缝,缺口那边更多,导致整个血刺小分队都停了下来,一动不敢动。

“离开这里。”陆龙反头对离他们最远的陆朔讲:“慢慢后退,去角落。”通常死角位置都是最结实的地方。

陆朔听到命令,收回天花板上的视线,已经确定他们退无可退。风暴完全无用,这里是二楼,掉下去也死不了人,但是如果毒鸩在这里,才是对他们最大的威胁,所以至少能安然撤退一个就是一个。

陆朔展开手保持平衡,缓慢抬腿一步一步向后退。

危险边沿的几个刺头全盯着她,大气不敢喘一下,只有他们脚下的土质正在一点点崩溃,周佳佳踩空的洞不断有细沙流下去,发出沙沙的声音。

正后退的陆朔听到这声音猛然想到什么,停止后退抬头看他们。

见她停下,陆龙脸色微变,正要让她快走时,却见她放空一笑,像个优雅的胜利者。

“长官,你们掉下去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