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有色心没色胆/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八十二章 有色心没色胆

“长官,你们掉下去吧!”陆朔说完露出口白牙,不要命的拼命往外跑。

脆弱的地板随着她的震动而迅速破烈,蜿蜒裂出的大口就像死神在追赶她一样紧追不舍,同时在她开跑的下秒,陆龙、周佳佳、苏仲文、秦朗四人全掉了下去。

陆朔一往无前跑向东面,甩掉了风化的土质还是未停下。

跑到尽头,陆朔用手护头撞向残破的窗户,跳出去帅气熟练甩出风暴钉进那颗快要伸进屋里的大松树,再轻一晃平安落到地上。

“长官,你们怎么样?”陆朔收起风暴,边问边往里边走。

频道里先是传来一阵沙沙的声音,好会儿才响起陆龙的声音。“都在。找到他们了。”

“方位,我们来救你。”

陆龙敲了敲厚厚的墙,抬头看了看掉下的位置。“你知道的大兵。”“这里的墙壁很厚,机关在墙外,我命令你十分钟内站到我面前。”

都掉坑里了还那么硬气干毛线?听他完全没有一点挫败感的冷酷声音,陆朔嘀咕通还是恭敬的应道:“是长官。”接着又向无线电里的魏勇讲:“憾山,需要支援。”

憾山很快与陆朔汇合,两人一起找到长官掉下去的秘室。

秘室的墙壁很厚,魏勇用军刀在枪杆上敲了敲打,耳朵便贴住墙,在听到里面传来的摩斯密码时向陆朔点点头。

确认方位是对的,陆朔绕着墙壁走了圈,没找到任何类似机关的东西,而墙壁非常坚固,不知是用什么特殊材质建造的。

陆朔留下魏勇在前面守着,自己转去少了几根钢筋的窗户,看了看外面就从窗趁墟而出,从那不大的空位里挤了出去。

外面是建筑后方,与秘室仅一墙之隔。陆朔摸下巴想了想,在听到爸爸的声音后胸有成竹的讲:“没问题,完全是小事情!”说着冲窗户喊。“憾山,你出来。”

憾山也从窗户钻,可他人太大了,挤不过,抬腿又踹掉两根钢筋才出到外面。

“把火箭筒拿出来。”

憾山迟疑了下,把巴雷特小心放地上,解下背囊拿出重火力武器,在她过来拿时犹豫的不确定是不是应该给她。

陆朔无害一笑。“我爸爸还在里面,放心,我不会乱来。”

你从来就没不乱来过!魏勇不放心,请示里面的指挥官。“报告长官,机械师要火箭筒,疑似想使用暴力。”

“把火箭筒给她。”

听到长官的话,魏勇还想说什么的张了张嘴,最后却只发出一个单音字。“是。”

陆朔一把从他手里抢过火箭筒,拿出颗橄榄型的弹药干练的讲:“我要一个板手。”

“没有。”

“那把你的警棍刀给我。”陆朔瞧着大N倍的橄榄果向他伸手。

魏勇决定听从长官的话,取下腰上的组合警棍刀给她。

握住有点份量的冷武器,陆朔熟练的拧开刀柄,倒出里面的东西拿了鱼线就把剩下的给魏勇。

魏勇一一将物什放回去,看她又折腾出什么新花样。没错,在他们眼里,这个机械师就是个百宝箱,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做出出人意料的事,也指不定她什么时候突发奇想就把基地炸了。

陆朔把鱼线分别缠在弹药屁股上的几个固定螺丝上,拿出多功能刀,挑出其中一把有巨齿的。

“能行吗?”看她用小小的齿转比它大一倍并且极为坚固的螺丝,魏勇觉得这不太可能。她手上那个可不是玩具,是威力老大的火箭弹,巩固措施哪是她一把小小的刀能拧开的?

“我做了防滑,不出意外是可行的。”陆朔头未抬,盘腿坐地上,双腿夹住橄榄果的下半部,上半部双手扶着,真像是抱着个玩具而不是危险的炸弹。

她说能就能,魏勇拿起巴雷特走到她的后背,确保她的安全。

转了许久都未成功的陆朔满头大汗,螺丝却纹丝未动。

心里也紧张的陆朔抹了把汗,看了看墙又继续转。原理上来讲是可行的,所以就一定能行,她也必须能行!前面找不到任何机关,想是毒鸩的人离开时把机关毁掉,给她留下这个难题,而楼上是不能去了,去了恐怕只会把自己陪进去。

握着刀柄的手磨破皮又愈合,又磨破又愈合。

魏勇等得有些急了,在半个小时候后担忧的讲:“龙朔,若不行我们可以呼叫支援。”

“我能行!”陆朔跟那颗螺丝拗上了,低吼的讲完又继续拧。“现在这个时候,血刺不能有任何的示弱!”猎鹰还在那里嚣张,如果血刺因为这点困难就需要支援,别人会怎么想?

陆朔心里憋着股气,终于在将最后的鱼线也拧断时,那颗螺丝不知是因为她的毅力还是怎么的,被她转动了。

欣喜的陆朔迅速又转几圈,最后扔掉不灵活的小刀,直接用手把螺丝完全拧出来。

把弹药凿出个洞,陆朔翻转橄榄果,把里面的火药倒出来小半,就利落装上火箭筒。

“憾山,你退开一些。”架起火箭筒的陆朔向魏勇讲完,用无线电对秘室里面的人讲。“长官,我会在G3和G4位置打出个洞,你们让开一些。”

“明白。”陆龙按着信号不怎么好的耳麦,回答完就让周佳佳、苏仲文、秦朗三人带着五位老师去到离G3和G4位置最远的角落,同时自己也退向那里。

喉咙干燥到吞口唾沫都疼的陆朔,紧盯着目标,在发射前把这一炮轰下去的后果告知他。“长官,房子除了这里其它地方都太脆弱了,可能会发生坍塌,所以在爆破后,你们需要马上从那位出来。”

“收到。”陆龙顿了顿讲:“陆朔士官,你是谁?”

陆朔眨了眨眼睛,甩掉眼帘上的汗水。“长官,我是血刺的机械师!”从内心深处发出的低吼,不知何来的力量让她坚定,让她扣下板机。

“轰!”的一声巨响,火花突现,尘土飞扬。

魏勇拉起呆怔的陆朔往空地跑。陆朔由他拽着,眼睛死死盯住浓烟滚滚的黑暗。

古建筑颤抖的摇晃,随时有倾覆的危险。被魏勇带到安全地的陆朔,在看到带着几位老师出来的指挥官与战友时,手脚并用的爬起来跑过去。

身后百年的建筑正在崩溃瓦解,尘土一波又一波袭向他们。

看到还朝这边跑来的陆朔,陆龙架着一个人加快速度,越过她时拽住她衣领不给她任何机会的直接拖走。

几人经过好长一段逃命奔跑,才终于摆脱让人窒息的尘,摊在地上急促呼吸。

“别用口。”陆龙捂住陆朔大张的嘴,即使她憋得小脸涨红都没放开,直到她呼吸平稳才松手。

“怀安、苏子叶几位老师,你们没事吧?”重或自由,陆朔走向坐起来的几位老师。

五位老师虚弱的摇摇头。

见他们都没事,陆朔走向最为熟悉的怀安老师,想问他这些天都发生了什么事。

脚踩在厚重温热的黑灰上,刚走到怀安面前的陆朔突然感应到什么,还未待她做出反应一道疾风便从耳边擦过。陆朔惊恐失声,像看慢动作般见一颗金色子弹飞向怀安,准确穿射他眉心。鲜血飞出来,她清晰的看到怀安老师生前生后的表情变化,映射她脑海怎么也挥之不去。

她还记得上次自己和他谈话的场景,还记得他被郑丽、周蝶逃课气得冒火,还记得他被自己上一课的谦诚称赞。现在他年青恣意风发的面孔,被死亡的惊惧与血液覆盖。

“戒备!”陆龙一声巨吼,在部下迅速架起枪时拉倒呆立的陆朔,将她紧紧的抱怀里。

“长官,发现目标,我正在追。”

无线电里响起莫默安静的嗓音,陆朔惊醒急切大叫。“不要追!不要追!”

正当她吼完,无线电里响起一声枪声,让所有人都心头一凉,屏息不敢喘息。

“长官,目标解决,是个半机械人。”

听到莫默的声音,冒身冷汗的陆朔松口气差点瘫下去,同时还有指挥官与所有刺头们。

清除完毕,确定任务结束的莫默才出现。

国防大一接连牺牲两名老师,这事想要低调解决是不可能了,而且还毁了栋上个世纪的古董。

陆龙上车后打了两通电话,等他们离开偏僻的道路后,警察及张阳就来了。

张阳比警察要知道的多一些,因为他在来的路上就让部下将事情的来龙去脉查清楚了,所以当陈空问这是怎么回事时,拦住了他。“陈队长,有什么问题你找我,血刺只管执行任务。”

陈空看个个灰头土脸的血刺队员,以及同样狼狈不堪的陆大少,心想他哪敢问他啊,只是想上去关心一下而已。

陆龙向张阳点了点头,就上了血刺的车回基地。

有张阳出马,这次行动引发的混乱很快平息下去,国防大那边也无须担心,血刺的刺头们更是家常便饭,对于他们来讲死亡并不陌生,而唯一有问题的是……他们的机械师。

陆朔还处在恍惚状态,不想战友担心的她努力装做没事,只是这更让刺头们担心。

回到血刺基地,陆龙下车,背手看着他们一个个沉声呵道:“都解散,下午两点准时集合。”

“是!”

莫默他们中气十足的应声,似他们根本没有经历过一场惊心动魄的任务,精神倍儿好的还想安慰他们的机械师,可看到站她旁边的长官,几个拉着魏勇解散。

“爸爸,那我也解散了。”陆朔详装轻松,边说就想边走,却被后面的人勾住了衣领。

陆龙拦腰把她夹腋下走过大厅,进入他严谨整洁的寝室。

许久不曾体验这种感受的陆朔,动了动,知晓挣脱机率为零便老老实实抱住他手臂闷闷的讲:“爸爸,你这样我会很没面子。”

抿着唇的陆龙没回答她的话,也未讲任何的话。

陆朔自讨没趣,摸摸鼻子打哈欠由他把自己拧进房间、扔进浴室

“清理干净。”

听到硬邦邦四字,陆朔愣愣看他背影,在门关上后垂下头。她是名军人,应该习惯生死的,自己应该习惯的,因为每次任务她与战友们都在面对死神,只是他们运气很好,没有输给它,所以这真的没什么的,她需要习惯。

陆朔甩甩头,麻木的脱衣服,舀出口袋的东西放台上。

“嘀。”放在脏衣服上的电脑震动的响了下。陆朔伸手拿起手机、把它放在眼前、看屏幕上荧绿色的字、突然发狂将电脑甩墙壁上!

弹跳老远的电脑最终摔在地板,临熄灭前,屏幕上还显示一串英文:(礼物还喜欢吗?)

“陆朔!”门被大力推开,陆龙带着几分匆忙进来,看到地上屏幕变成蜘蛛网的电脑将她抱住。“我们会抓到毒鸩,并且将她带回祖国,让她接受审判。”

平静带着坚如磐石的话穿透陆朔大脑,让她相信的柔软下来,搂住他背把脸紧紧埋他怀里。

陆龙一手搂着她腰,一手抱住她肩膀,以这种绝对保护的姿势抱了她会儿才放开,帮她脱衣服清理。

在他哗一下由下而上拉起自己的T恤时陆朔才惊醒,死拽着衣服不放。“爸爸,我自己来!”

“现在已经凌晨两点,陆朔士官,你已经浪费很多时间了。”陆龙冷漠的说完,不顾她“微弱”的挣扎,将人剥光扔水龙头下,并打开热水才解自己的扣子。

突然被水从头淋到脚,微微窒息的陆朔甩头,抹了把脸上的水看到脱衣服的陆龙,又瞧到他满身灰尘,撇嘴。自己想洗就早说嘛,她可以大方将浴室先让给他的。

一丝不挂回归原始状态的两人,单纯的洗了鸳鸯浴,啥事没发生。

被陆龙用毛巾包住的陆朔还微微有一丝遗憾。

为她擦头的陆龙看她湿漉漉的眼睛,严肃解释。“还有十二小时就去911基地接受猎鹰的挑战,你是我们最后的压轴人物,得保持体力。”

陆朔脸唰一红,想说她才没有遗憾、失望!不过一听到自己在这次对战中,占有这么重要的地位,顿时有些乐不思蜀,扫去了一些之前的不快。

把她头发擦干,陆龙抽走围在她身上的浴巾,在她倏一下钻进被子里时无奈的笑了下。她就是有色心,没色胆。

也迅速的擦了下自己半干的头,陆龙上床将努力往床里边靠的人拉进怀里,当真正的柔玉在怀时,心里不禁一窒。

赤裸相贴,陆朔脸皮薄,羞赧的往后挣想离他远点。

“再动一下就把你办了。”陆龙将她拉得更近,抱得更紧。

于是,被凶器威胁的陆朔不动了,忐忑不安的老实下来。

陆龙在她额头上亲了下。“晚安,陆朔。”

“爸爸,要说早安了。”“再亲一次,重来。”

陆龙:……

“早安,陆朔。”

“早安,爸爸。”

**

一觉醒来已经上午十点。其实陆朔知道活动结束还场恶战,所以在陆龙怀里睡觉时她进入了深度睡眠,两个小时的睡眠质量足够抵她一晚上,但她在那个坚实又温暖的怀里自然而然的睡了过去,一半是诱惑,还有一半是她想多睡会儿,希望能有助于长高?!

白天还有些事情要去处理,用了几分钟把自己收拾完毕的陆朔去食堂拿了两鸡蛋,跟站岗的刺头说了句就跑出去跳上公交。

坐到后面第一排的陆朔便开始剥鸡蛋,吃完一个正要剥第二个时,旁边坐下一个人。陆朔没看她,低头做自己的事情。

“味道好大,你能不能不要在车上吃东西?”妇女捂住鼻子一脸嫌恶样。

感觉到她不善的语气是冲自己来的,陆朔勉强从鸡蛋上面转过视线看她。臃肿的身材、比墙还厚的粉、劣质的口红、假货LV包、长得差、态度差、品味更差!对这种三差人士,陆朔微微一笑表示自己是如何的大度、知书达礼。“鸡蛋味道不好闻吗?我很喜欢。”

“觉得好你下车再吃。”说完又咕噜一句。“没见过世面……”

“哦,可是我现在很饿。”陆朔为难的皱起眉,软弱又硬强的讲:“所以麻烦你把鼻子再捂久一点。”然后便不鸟她,继续剥鸡蛋,三两口把小刘越煮越滑嫩的鸡蛋塞进脖子里。哼,她确实没见过世面,去的国家只有十几个,坐过的豪车也只有几百万,读的学校从来不交钱的,所以你多担当一点吧!

在妇女一脸的嫌弃下,陆朔带着鸡蛋的一股浅香味飘扬下车,在她微微惊愕的表情下走进国防大。他娘的,这就是个阶级社会,背着LV包还坐公交,还鼻孔朝天的一脸骄傲样,她是不是真该弄辆车来开?免得别人狗眼看人低?

陆朔一路想着那天华生的话,在走进国防大的大门后收敛心神,抵御外界侵袭。

“她就是今年的天才插班生,看到没有,就是她。”

“没错没错,昨天我还看到她从上面嗖一下飞下来,把郑丽同学按在地上,最后郑丽同学中枪现在还趟在医务室。”

“你们不知道昨天楼后的精彩对决,血刺的兵老霸气了,和那个怎么打也死不了的怪物猛战,看得我热血沸腾啊!”

“切,你顶多也就热血,陆朔同学独自引开它们时,你们不是都不敢上去,还好陆朔同学吉人天相,平安无事。”

“听说了没有你们?怀安老师与四班的老师死了,还有好几位老师休假了。”

“最新消息,据说晓婷同学的机械人昨晚上被人打死了。碰!的一声枪响,快、准、狠直击芯片,把那个打不死的妖怪击毙了。”

“一定是血刺的人,不然他们怎么可能留下来看表演?肯定是他们……”

诸如此类,有好有坏的议论声,并且越来越强烈。

陆朔把自己武装得紧紧的,未停留直接走去医务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