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最牢固的监狱/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八十三章 最牢固的监狱

“陆朔同学!”病床边的桃蓝反头看到来人,惊喜迎上去,拉她手瞧得仔细。“听凯文说血刺昨晚还去了那栋古建筑,救出了几位老师,你有去吗?没伤着吧?”

“我是血刺的机械师。”陆朔没有正面回答,抬头看床上脸色苍白的郑丽,抽手走了过去。

郑丽看到她撑着身要起来,旁边周蝶连忙小心的去扶她。

“小朔……”郑丽复杂的望着她,情绪有些激动。“我们很抱歉以前那么对你,我真的不知道晓婷……晓婷她会是那样的人。”

陆朔只望着她们,没有说话。

高大的周蝶紧张的看看郑丽又看看陆朔,恐慌的前言不搭后语。“小、小朔,我们真的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昨天、那些老师……小朔,这真的不是我们本意。”

那天她看到陆朔从天而降掳走郑丽就害怕的要死,发疯的四处找她们,却听到不断响起的枪声,最终打开空置的教室后门时看到满身是血的郑丽,她真的吓得六神无主,后在听说两名老师牺牲,以及晓婷做的事情后,心里更加揣测不安。

小时候跟着即聪明又漂亮的晓婷一起,纯属小孩的虚荣,后面还继续跟她作威作福是觉得过瘾,但当初来国防大时她就有些担忧,更让她们没想到的是,都是因为她们才引起了这场灾难,打破国防大的宁静。

陆朔定定的看了她们会儿,向房里的桃蓝讲:“桃蓝,你能出去一下吗?”

面对如此直接没有一点委婉的话,桃蓝微微错愕,接着没有任何犹豫的点头出了病房,在碰到来找人的凯文时与他一同离去。“凯文,我觉得陆朔同学突然变得成熟与有魅力了。”

“她一直如此不是吗?”

“可是我一直以为她天真可爱的啊!”

“她同时也天真可爱。”

“我凌乱了。”

“呵呵……你继续保持这份凌乱就行了。”

陆朔望着郑丽肩上的绷带,缓缓开口。“伤怎么样?”

郑丽摇头。“子弹是穿透性的,止住血就等愈合。”

“需要特殊治疗吗?”“郑丽、周蝶,这件事是因我而起的,你们只是个导火线。”

“也是因为我们才炸的不是吗?”也许是受伤,也许是被别人利用的彻底,郑丽变得坚韧许多,娇小的个子透着股倔强。“不需要特殊治疗,我想慢慢等它愈合,好以此来反醒我这些所做错的事。”

对她能有这样的想法,是意料之中也是意料之外。郑丽头脑不差,如果她真能够这么想也是件好事。陆朔思索了一下,踌躇的讲:“我可能会离开国防大,至少在事情没有解决前都不会回来,我希望……”

“小朔同学,我能最后求你件事吗?”郑丽打断她的为难,定定的望着她。

陆朔迟疑了会儿才讲:“你说说看。”

“我们想离开国防大。”

听到这话,陆朔松口气,脸色柔和了些。她刚才确实是要说这件事,现在她自己提出,算是真正的让她放心了。“好,我会帮你们安排。”“在我离开前,还需要你们再回答我一个问题。”

“你说。”周蝶话里几分感激的急切,让她声音微微颤抖。

陆朔观察她们每个表情,缓缓问道:“你们是怎么进入国防大的?”

“我们也不清楚,是晓婷突然有天说我们能来国防大,问我们想不想来,我们说想来,然后就来了。”

她视线没有闪烁,语气在正常频率。确定她们没有说慌的陆朔点头,起身开门时反头看了她们眼。“手续会在一个星期内办下来。”说完便开门、离开。

这次一别,以后恐怕就真见不上面了吧。多年的关系缓解,陆朔突然莫名伤感。她童年或许是很精彩的,让她遇到了萧郝与周蝶她们,要说恨她开始有过,现在想来,如果没有周蝶她们,自己可能就不会有这么强烈的变强欲望,现在突然儿时的玩伴都离开,就连国防大好不容易认识的一些同学也要分离,真是让她有些孤寂啊。

“陆朔同学,会长让你去一趟会长室。”楼梯间李古挡住她的路。

陆朔抬头看他,然后调头就走。

“会长,正好我找你也有事儿。”走进不陌生的会长室,陆朔一幅纨绔样坐椅上,毫不避讳的望着他剑眉星目又显温文的脸。“你先来还是我先来?”

华生笑了下,看她混身透着刺来保护自己的模样,想以她身手,她根本无须建立任何的城墙,除非是她不想让人走进她的世界。斟酌了下,华生伸手示意。“你先来。”

“晓婷最后如何处置了?”陆朔也不客气,张口就问昨晚后面的事,没有任何的前提和预告。

“她消失了。”

“消失了?”陆朔惊讶的问:“怎么可能消失?你们没将她看起来?”

对她的炸毛,华生淡然处之的靠椅背上,如实的陈述。“她声称机械不是她启动的,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们不可能因为一次失误就把学生送进警察局,只让人看着她,可今天早上看着她的人通知我,她不见了。”

陆朔深深的皱眉,对突然消失的晓婷感到不安。她是个危险人物,在一切事情没有弄清楚前,她又无端消失,让人不得不往最坏的结果去想,至于她们为什么能进国防大,只有去找保贤了。“会长,这件事我想会马上结束,但我还是想提醒你,注意自身及学校的安全。”

“嗯,谢谢提醒。”华生对她小大人的话没反感,欣然接受。“你的问题完了,现在轮到我了。”

看他庄严的样子,陆朔也严肃起来。“你问。”

“能给我一个血刺特训的名额吗?”

陆朔:……

“卧操!没有!”

**

离开学校的陆朔没回基地,直接搭车去了国科院。

看到她气势汹汹冲进大门,好几个兵哥去拦她。

“小姐小姐,你不能就这么进去,请登记。”

“登你妹的记,我是这里的常客!”陆朔勇往直前,拨开一波又一波的后备科研者及兵哥。

她将一个警卫扔出时,兵哥们瞬间高度警惕,枪口对准她严厉喊:“停下来,否则立即击毙!”

“我要是不停呢?!”陆朔转身扬起高傲的头颅,盛气凌人的瞧他。

兵哥被她这锋利的眼神一瞧,吼的更大声。

听到风声赶来的姬鸿博士,穿过层层警卫防线,看到里面的姑娘时无语,隐约觉得头又疼了。

“你们让开,我认识她。”姬鸿一开口,所有兵哥都看了看他,在队长的手势下仍防备着,直到博士带着她进入玻璃大楼才放下枪。

陆朔虎着脸,走进大楼里还一幅心高气傲模样。“姬鸿博士,我们恐怕不止是认识吧?”

“如果可以,我真不想认识你。”姬鸿走回自己的实验室,头也没回的笃定问:“不是来找我的吧。”

陆朔扫了圈雪白的实验室,没有进去,靠在门边声情并茂的讲:“来找博士当然会用更温柔的方式,这么粗鲁会影响博士对我的好感度。”

“这个你可以放心,因为你完全没有。”

老妖怪,说的话还是一样讨人厌。“我赶时间,不跟你说了。”说完就转身去另道门。

姬鸿看她飘扬的长发,摇了摇头,继续手下的事情。

当站在另一扇门前时,陆朔彻底让姬鸿知道了什么叫暴力。

外面喧嚣声不断,姬鸿告诉保全室,说是私人问题不要干预,一切损失记在柳先生头上。

用口袋早准备好的炸弹将门炸开,陆朔在一阵浓烟中,如出尘仙子般的走进办公室。

正要按警报器的柳如风看到进来的人,又看警报器。科学院的保全系统是世界顶级,他这里发生这么大动静还没有人上来,想是被什么人率先提醒了。想到斜对面的博士,柳如风优雅笑了笑,坐回办公椅上等着她走近。

“好久不见啊,柳先生。”

“不是很久,两个月前才见过。”见带着销烟款款而来的少女,柳如风表情未变,似被炸掉的不是自己办公室的门。

陆朔狰狞一笑,猛的冲过去扑桌上便拉住他衣领往外摔。

柳如风单手撑住桌面另只手反将她按桌上。“我听云说,你脾气有些不好,所以我特意去练了两下。”

被压制的陆朔扯了扯嘴巴笑得诡异,手臂轻一转,一把泛着白光的匕首对准他喉结。“我脾气确实不好,特别讨厌那些一而再、再而三挑衅我的人。”

“我想这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柳如风看了眼下颌处的刀,对视她凌厉的眼睛。

陆朔把电脑甩桌上,那串荧绿色英文字在破碎的屏幕上显得阴森非常。“以前你那个话唠弟弟,总喜欢用这种方式跟我聊天。”

“不管他喜欢什么方式,他现在都只能跟囚犯聊。”

“你确定?”

匕首往上送,直抵皮肤。柳如风没有害怕,跟她商量的讲:“如果你愿意友好交谈,我可以带你去看望他。”

陆朔敛着神色想了想。“好。”

两人同时缓缓松开手上的力道,陆朔在他退开时也收起刀,滑下办公桌。

柳如风摸了摸脖子,没多说什么,拿起衣服出门时多瞧了两眼门洞大开的门。

陆朔扬眉。“我不会赔你的门的。”

“我是在想门没修好前,也许可以去血刺坐两天。”柳如风说着抬腿跨过废墟。“而且以你那点可怜的津贴,恐怕只够买这门的几颗螺丝,陆朔士官。”

她会当上军官的!一定会!

不过当上军官好像津贴也不够买他的门?卧操,科学院是用毛爷爷盖的吗?

**

高智商犯罪监狱,位于帝都的心脏最偏僻地方,方圆百里没有人烟,这在寸土寸金的帝都,不知国土局要费多少心力去阻止那些无良的开发商,才让这繁华的都市拥有这么一片宁静之地。

陆朔坐着柳如风那辆骚包的兰博基尼,纠结的看外面飞驰的景色,又看时间。她享受途中的风景,同时急着想快点去到目的地。

见她频频看时间,柳如风忍不住问:“赶时间?”

陆朔粗声粗气的“嗯”了声,接着想他现在带自己去看柳如云,也是想确认这件事,所以又缓了缓语气。“下午要去个地方。”

“911基地?”

“你怎么知道?”

“呵,只要是我想,没有什么是我不能查到的。”

柳如风语气有些轻狂,即使他已经过了轻狂的年纪,但他说出这话时陆朔一点不觉得反感。他能够让自己信服,信服他不是口出狂言,所以她在信服的同时,很想让他协助血刺,找出毒鸩的海外藏身地。

似是看出她在想什么,柳如风加快车速的时候直白讲:“我是不会协助血刺的。”

“为什么?”

柳如风没回答。

看他侧脸,陆朔咬牙。“哼,才不稀罕,血刺一定会解决她的!”

瞧了眼气鼓鼓的女孩,柳如风面带笑容的一路将车开进牢不可摧的监狱。

进入高大铁门,柳如风用最高指令一路通行到监狱心脏地带。

刚在外面就对这栋庞然大物惊诧的陆朔,自进入大门之后,便新奇观察这里的每一处建筑及布局,同时维思殿堂迅速分析,看是否能抓到漏洞,那样她就能狠狠的鄙视柳如风一回。可随着越来越深的进入,看的关卡门道越多,陆朔脑袋就有些发懵了。

她还未想通一道门里的全部结构,就已经去到下道门,而这里的层层门道,陆朔发现它们都是紧密相连的,而且……看电脑上不断闪动的代码,以及出现许多相同字符,她想这里的匣门如果关闭,都会是统一时间,意思是绝无越狱的可能,因为这长达二十多分钟的通道,只要他在其中一个环节被人发现,他都会被关在这里。

“你可以慢慢研究,希望你能找出弊端。”柳如风看了眼玩弄电脑的女孩,走进监狱核心地方,也就是它的心脏。

陆朔感觉他停了下来,抬头看过去,瞬间被眼前的事物惊呆了。

现在他们就像站在一条狭窄四周都是无尽黑暗的路上,但站台又只有十来米,而呈圆形空洞的墙壁上,均亮着一盏盏灯,密密麻麻像个巨大蜂巢。

陆朔走上前,扶着站台的铁杆护拦,仰头、俯视那些亮光的地方,选中一个便将场景放大,从窗户看到房间里,看到整洁到单调的空间,还有一个穿着囚服睡在床上的人。退出景象,陆朔低头看脚下的深渊黑洞,吞了吞口水问后边的柳如风。“这里有多深?”

柳如风走到她身边,瞧着蜂巢些许得意的讲:“上十层,下十层。”

陆朔呵呵笑道:“还好不是十八层。”

“十八层也不会是地狱。看到那些灯了吗?那灯能让房里的人看到他们最想看到的事和物。”

“你弟弟看到的是什么?”

柳如风往回走。“这个只有他自己知道。”

“柳先生,你真把你弟弟关在这里?”陆朔紧跟上去急急问道。“让他整天活在虚幻里?”

“只有这里才能关住他。”“虚幻?那家伙现实的很。”

“在你架构的幻世界里,想法是自由的。”

柳如风脚步未减,走进一间白得刺眼的房间才回答她的问题。“因为云一进入房间就把灯打碎了,然后整天不断在为我制造麻烦。”说完按住对讲机:“把1314号房的人带来审问室。”

听到这话,陆朔才发现她刚才一路进来都没有看到警卫,想是柳如风对自己设计的监狱非常自信,没有在通道口配备狱警。

“柳先生,我不断在想,你是不是因为太爱你弟弟了,才会想把他困在自己身边?”

坐椅上的柳如风诧异看她。“为何这么说?”

“1314,斜音是一生一世啊!”陆朔始终想不通他们之间的关系,只能不断往这方面猜想。

柳如风抽了抽嘴,很快恢复优雅的笑容。“你有没有想过,我是想一生一世都将他囚禁这里?”

“好变态的爱!”

和她有代沟的柳如风:……

柳如云很快被带来,只是第一眼看到他的陆朔差点以为自己认错人了。以前那个瘦得像鬼的家伙呢?“霍,大机械师,变圆润了。”

圆润是用来形容男人的吗?

柳如云挣脱狱警压制,气度不减的走近她,弯腰看小不点的陆朔。“我在这吃好睡好,心宽体胖是应该的,只是小机械师,你怎么还是这么矮。”

陆朔:。她也不想啊。

其实柳如云只是长肉肉了一些,正常身材,剪成寸板的头要显得精神一些,眉目疏朗的不比他哥哥差。瞧着这样的柳如云,陆朔想她要不要也来这里呆两个月,幸许能长高高?不过还是算了吧,长宽容易长高难。

陆朔眼睛转了转,回到正题上严肃质问。“柳如云,昨晚的十二点到凌晨两点,你在什么地方?”

柳如云不拘小节的坐下,似这是他家般的随意。“这个问题你还不如直接问他。”说着铐一起的手指了指柳如风。“我现在在这里除了吃就是睡,黑白颠倒,我怀疑这家伙就是想让我胖死。”

“胖死也是种不错的死法。”

那个投票妹子们要去投哦,票数没超过五十票不写的哒^~

然后,介于这个月月末会有大暴发,香瓜从来没求过什么东西,今天开始香瓜想求月票,不知道有多少妹子愿意给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