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我从不温柔/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八十六章 我从不温柔

血刺的列队进入基地,旁边站岗的兵哥敬礼,一直到他们全部进来,才回到岗位。

刺头们都留在院里等,血刺指挥官与副指挥官还有机械师进入会议室。

兵哥为他们三人倒了杯水,便说两位首长稍等就出去了,只是临走时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下陆朔。

几乎每个看到血刺的人,都要特意看一下自己,陆朔郁闷的要死。她又不是猴子,再看她收费了啊。

会议室不是很大,很显然,这不是他们的什么正经会议室。

陆龙扫了眼房间,便望着面前的纸杯,抿唇不知在想什么。

莫默正襟危坐,温和沉默的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

陆朔敲着桌子,觉得有点憋屈。那个黄冲好大架子,放鸽子就算了,竟然还安排血刺两位高官在这小会议室等他?明天一定一点情面不留!

“陆龙大校陆龙大校,对不起实在对不起……”门外一阵急促脚步声,紧接白发少许的黄冲十二万分歉意的边讲边进来,伸手和陆龙握手就连忙解释。“实在是我吩咐不到位,刚才才知道我一个星期前按排去接你们的小黄,他今天去做其它事了,刚刚听到值班的人来报告才想起这事,真的是十分抱歉,十分抱歉。”

对他的热忱,陆龙面不改色的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并未说一句没关系。

“好久不见,陆龙大校我们是坐下来聊聊,还是去外面的农庄边喝边聊?”黄冲脸上满是喜悦,似见到多年的老战友,实际他们要算战友,也是长辈与晚辈。

“不了黄冲大校,我的部下还在外面等,可否先为他们按排住处。”陆龙冷漠的有点不近人情,倨傲的有点唯我独尊。

陆朔看黄冲和爸爸,觉得他们现在是一冷一热,但他们不会相互溶化,只会膨胀到暴炸。

“当然,当然可以。”黄冲连连点头,叫来副官。“我之前预留的六间房打扫好了吗?”

副官面露难色,看看陆龙他们,又看了看手里的文件,在黄冲耳边嘀咕了句。

黄冲和他走远一些,两个不知在说什么,看副官样子似乎很棘手,黄冲欲有发怒前兆,而最后他确实吼出来了。“你怎么办事的?!”

副官站得笔直,承受他的怒气,任他骂。

陆朔抱手臂,靠近陆龙。“长官,他根本就没生气,而且他进来前十步比正常步伐还要慢,标准的狐狸,我想接下来还有我们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

陆龙冷哼了声。“不难想。”

跟副官争执一番的黄冲走回来,满脸歉意,不好怎么开口的望着陆龙。

陆龙抿着唇,没有为他开头。

最后黄冲只得自己开头说出来。“陆龙大校,真是不好意思,前两天上面来了两位记者占用了两房间,现在还剩四间,不如让你的人睡这儿,我替陆龙大校和莫少校在外租两个房?”

“我要和我的兵在一起。”陆龙没有犹豫,平静不容反驳的讲:“如果黄冲大校这里人满为患,我可以自行解决这个问题。”

“这怎么行?”黄冲很强硬的讲:“陆龙大校你们大老远的来,怎么能让你们为这种小事困扰,这不是要让别人说我接待不周了。”“这样吧陆龙大校,你们暂且先休息一下,我叫人去外面看看,尽量将你的人都安排到一处,只是现在五一,许多人来这边渡假,这么集中的住所会比较难……”

“不用麻烦,黄冲大校,我们明天见。”不想浪费时间,陆龙打断他的话,言简意赅的说完便带人走。

看他走得爽快,后面的黄冲嘲讽的笑起来。现在是放假黄金周,离开这里,你们就得去睡大街。不过想必也没什么,血刺的人不是经常风餐露宿?恐怕这还能让他们怀念起出任务的时光。

走最后的陆朔余光看到黄冲的笑,心想怎么会让这种小人当指挥官?上梁不正下梁歪,那些兵在他手太糟蹋了。

靠车上聊天的周佳佳他们看到出来的长官立即站直。

莫默走到他们面前,大喊:“立正!”

八个刺头啪一下站得比电线杆还直。

这次比赛血刺出动了两个小分队,也就是除去指挥官总共十人,黄冲的六间还是少的,因为这十人中有个女兵,虽然让她跟莫默睡一间也没事,但重点是黄冲做人不厚道,他们得另寻六间房,而这次陆龙可以正大光明和陆朔一间,前提是要找到住处。

陆龙望着他们一张张熟悉的脸,说了句很戳心骨的话。“明天他们会向我们承认错误。”“莫少校!”

“到!”

“带队!登车!”

“是!”

于是血刺进入911基地没半小时又离开,没有一点犹豫和留念。

上车的陆龙打了几通电话,便开始等那边的回复。

等的有些久,看样子是这里这么偏,又是特殊时期,要找有六间空房的住处有些困难。

陆朔现在明白先前为什么会看到那么多人,原来都是来度假旅行的。

不会他们这次任务,真的要睡外面了吧?陆朔想到这个很丢面子的问题,紧皱起眉来。这样就是未战先输,输了势气?呃好吧,刺头们只会更愤怒,下手更重。

“把名片拿出来。”

嗯?“名片?”突然听到他对自己说话,陆朔有点反应迟钝。

陆龙迳自动手在她口袋找出刚才那张名片。“打过去。”

“爸爸,确定要找他帮忙吗?”看到周盛的名片,陆朔意外他会主动让自己和他联系。

“不然你觉得会是什么原因让我同意你留着这张名片?”陆龙下颌微扬,命令式的讲:“任务期间,所有电话都得当着我面打,”

陆朔:……

爸爸,你这是窃听别人隐私!而且明明知道会要别人帮忙,先前友善一点会死啊,不对,如果周盛不经意抖出那些事怎么办啊?陆朔忐忑的瞧了瞧陆龙,拖拉的按了串电话号码。她希望周盛不要接,更希望他接了后人不在这里,那就是再好不过了。

“哪位?”

陆朔吞了吞口水,紧张的瞧了眼陆龙谨慎讲:“喂,周先生吗,我是龙朔。”

“我就知道会是你。”

“周先生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打电话来。”

“我很喜欢你们,还记得我之前说过的话吗?我知道血刺,同时也知道猎鹰,还知道明天你们有个比赛。”

面对知道这么多的人,陆朔一时捏拿不准该如何开口才显得大气,不像求人帮忙的姿态。正在陆朔犹豫该怎么接话时,手里一空,手机被人拿走。

“周先生,血刺现在需要六个房间做为住处,如果你能帮我们解决这个问题,明天你就能进入911现场观战。”

“成交!”“陆龙大校,现在你们到刚才我指的农庄来,我在这里等你们。”

问题解决,陆龙将手机丢给陆朔,拿起对讲机:“调头回农庄。”

看他雷利风行,明明是主动找别人做交易,还这么霸气的陆龙,陆朔捧着手机眨巴眨巴眼睛仰望他,看他侧脸发呆十秒才收起手机,心里满满都是自卑。卧操,跟个这样的人相处,天才都变蠢材了,能不自卑么?!

陆龙没安慰她的玻璃心,开上农庄的斜坡,按照警卫的指示把车开进停车场。

周盛早在外面等,身后还跟着先前的西装男,礼数周道像他的名字一样盛情难却。

“陆龙大校,几位兵哥里面请。”黄昏光景,周盛望着被夕阳拉长影更显高大的血刺一行人,有礼的伸手请他们进去。这种请是发自内心毫无臣服的,单纯的一个热血青年对他们的崇敬与喜爱。

血刺一行人被当做贵宾的进入这家新装修没多久的农庄,顿时感觉良好,就连他起初跟着他们跑一路的不愉快都不见了。与刚才的猎鹰比起来,这两种对待是天差地别的。

前面有西装男带路,渐渐落到后边的周盛悄悄跟陆朔聊天。“龙朔,很久没有看到你上帝国了,是没时间吗?”

“可以这么说。”陆朔瞧了瞧前面的陆龙,保持距离又不疏远的讲:“周先生,看起来你也是个挺忙的人,怎么就认出我了呢?”

周盛小声自言了句:“能不认出么,想不认出都难啊。”

“啊?”

“哦没事,我是说见过你跟陆龙大校的相片,俊男美女的,哪会记不住。”

一说到这事陆朔就气愤。“那些人吃饱没事干,把我跟爸爸的相片弄上去,我当时应该把那个人纠出来,把他所有糗事都翻出来!”

走在前面的陆龙瞥了她眼。

“还有那个黑暗帝国,未经本人同意的相片能随便发布吗?这是赤裸裸的侵犯他人财产,等以后我有空了,一定把那个网站黑的彻底!”

周盛脸色僵硬,扯了扯嘴角不自然带过这个话题。“在上面不是聊的好好的吗?黑了就没地方去了。”“对了龙朔,那天说要去接你出来,后来公司有点急事没去得成,你后来没事吧?”

抖出来了么?啊,他抖出来了!陆朔惊恐起来,小心翼翼瞧陆龙,才嘿嘿讪笑的讲:“周先生,哈哈……那个我开玩笑的。”说完天真无邪的笑。你丫的哪壶不开提哪壶,带你的路,这么磨叽做什么!

“原来是这样吗?”周盛脸上掩盖不住失望。

看他这样,陆朔于心不忍,偷偷看陆龙并未注意他们,就遮着嘴小声说。“下次还有事儿找你。”帅哥担保人,赚到了哈。

周盛眼睛闪过抹亮光,欣喜道:“好啊,随时恭候。”

“里面请。”穿过长长的复古式走廊,西装男在两名穿旗袍的女服务员推开门时,请他们入内。

这是个水上小筑,三十坪,窗户都是楼兰雕花,房中的圆桌是灰色大理石,方方面面透着一股雅致、原生态。

几人落了座,周盛让人泡来两壶铁观音,当服务员递来菜单时,他看了眼严肃的陆龙,直接让她们将前面三页的菜都上一个。

对他的自做主张,甚至是有些敷衍的做法,血刺的人没感不对。因为反正长官也不会点菜,还是直接些好,省时间。

周盛跟莫默他们比起来,还算是年青的,他泡茶却老练娴熟,连那两个服务员都赶不上。“陆龙大校,房间已经准备好,等吃了饭就带你们过去看。”

“嗯。”看小小的青花瓷茶壶嘴倒出透青的绿茶,陆龙点了点头,可对他态度仍旧称不上友好。

陆朔捧着滚烫的茶杯吹了两下,眼睛不住在周盛和陆龙身上扫荡。她总感觉,爸爸在戒备怀疑他,为什么怀疑?周盛的资料在路上就已经查清,身份干净,爸妈还都是了不起的人,他现在也有着自己的事业,真真是一个大好青年,甚至还有点小成功,他们几个穷当兵的,总不会是想骗他们钱吧?

很快,菜陆续上齐,周盛叫人拿酒,被陆龙生冷的拒绝也不在意,只改为拿饮料,给桌上的未成年倒上。

陆朔:……

怎么哪都欺负她这个未成年?所以当陆朔看到饮料牛奶后,坚决不喝。

“默默,这块肉好大,给你了。”把饮料嫌恶的推开,陆朔热情的帮战友夹菜。

莫默他们一头雾水,惊讶看突然转性的机械师。

这里只有陆龙知道为什么,但他做了件很残忍的事把杯子推回给她。“喝了。”

陆朔:。爸爸你欺负我!

“这牛奶不错,纯的,虽然有点腥,却是百分百原生态。”周盛以为她一个人喝牛奶不好意思,自己也倒了杯。

谁让你拿饮料的啊,你自己全喝了吧!

这一顿饭吃得陆朔那个叫郁闷。瞧桌上山珍海味,她却是如同嚼蜡,真是糟蹋食物。

*

“这里的房间都是根据易经来取名,房间布局也都是由大师亲自看过,保准能为陆龙大校你们带来好远。”吃了饭,周盛带他们去房间,途中讲解一些关于这些建筑的用意。

血刺的刺头们都没读很多书,对他说的一窍不通,陆龙虽然是个大学生,可人家学军事管理的跟易经没啥关系,再加上他惜字如金的性格,想也不可能与他发生共鸣。

陆朔不想血刺丢脸,在维思殿堂搜索一番,还真让她找到易经这东西,想是书店那回她没有清理干净。

用很短的时间将易经看个大概,陆朔就和他夸夸其谈起来,有模有样,就差摸下巴装夫子。“易经包罗万象,许多大师一生都未必参得透,没想到周先生这样的商人也对它感兴趣。”

“不瞒你说,我小时体弱多病,爸妈没少给我寻民间偏方,这易经就是其中之一。”周盛脸上洋溢着暖洋的笑容,没一点被病魔纠缠的苦痛。

陆朔张了张嘴又闭上。他的话已经逾越初相识的人的范畴,自己不管说什么都只会让这个界线无限制放任,而看他现在这么健朗,就已经不需要多余的探究与关心,她还是跟他保持距离为好。

瞧她一脸心虚样,陆龙没说话,只是在到达住处后让她先回房。

“长官,你还有事?”陆朔脚踏进门槛一半,望没有打算进来的陆龙。

“进去。”

你说进就进去啊。陆朔转了转眼珠,看向莫默他们。

莫默已经进房,本来还在磨蹭的周佳佳看到她望过来,立即进房、关门。走廊瞬间只剩下指挥官、机械师,还有农庄的老板跟他的秘书。

陆朔:……

陆龙缓了缓颜色,按着她头往房里推。“爸爸还有些事情要跟周先生谈,你先去休息。”

“嗯”陆朔疑狐的点头,在他的“柔情”攻势下,半推半就的进房。

碰的关上门,陆龙刚才的和颜瞬间变成北极。“周先生,关于明天的事情,我想单独跟你谈谈。”

能够同时见到两支特种部队,并且是他们比赛,这事确实不宜在别人面前谈论。周盛没有怀疑,看向秘书,示意他下去。

西装男向他低了下头,大步离开。

“陆龙大校……大校!”等秘书消失视线,周盛刚一开口就被陆龙扣住手臂推进走廊的隔间,过程不过三秒,快得他话还没喊完就只剩下痛呼。“真疼,有什么好说,可以商量的!”再次被人按住的周盛,只觉得这次他整条手臂都要断掉般的疼,便不再强撑让他放手。

陆龙只用了一只手,身形站得挺直与周盛相隔一臂之远,远远一瞧他像个教官在指导别人擒拿术,那么的气定神闲与冷傲。

听到周盛的痛呼,陆龙没放松力道,反而加重分力冷锐审问:“说,你有什么目的!”

“我没目的啊!”被他像铁钉一样按木板上的周盛,心想早知道他要带保镖啊!这当兵的人怎么动不动就动手呢?!

“为什么会认识龙朔。我若发现你一句谎话,直接将你胳膊下来。”

“长官,手臂要断了要断了!你能不能先松开我?”周盛疼得都快飙泪了,语气几尽求饶。

“说!”陆龙没被他打动半分,声音更加冷了分。

听他冷冽的一个字,周盛觉得他要是再不说,他铁定会把自己胳膊拆下来,就连忙回答他的问题。“真在黑客帝国上认识的!没骗你!”

“你不是拥抱清晨!”

听他一口笃定,周盛有些疑惑,但无暇多想。“我确实不是拥抱清晨,因为我是版主!”“黑客帝国是我八年前住院无聊时建的!”

锐利的黑眸盯着他脸看了几秒,陆龙缓慢松手。

手臂自然下垂的周盛转身靠在墙壁上,另只手去揉快报废失去知觉的手。“陆龙大校,你向来都是这么粗暴的吗?”

“我从不温柔。”陆龙扫了他眼便往房间走,没有一点歉意。

只怕你的温柔只给特定的人吧。周盛紧跟上去。“陆龙大校,你为什么这么肯定我不是拥抱清晨?”

陆龙没看他,没回他,没停步。

刚才情势紧逼,现在周盛稍一想就想通了。“我明白了陆龙大校,你就是那个拥抱清晨!”“怪不得那些人能翻出你和龙朔的合照,那是你故意放出来的!”

对他的话,陆龙没作任何回应,走到自己的房间便开门进去。

看到在面前紧合上的门,周盛挥着手,心想这对父女相处太怪异了,不过这位大校也确实是位好爸爸。想到他们所有的聊天记录,还有很久前他来找她做的那个任务。

那个时候正是龙朔注册黑客帝国没多久的事,她一连接了九十九个案子,想必是急缺钱,而第一百个就是这个拥抱清晨找的她,跟她说了那翻话,后来龙朔就消失许久,直到前不久才再次登录,与拥抱清晨频繁交集。

想到拥抱清晨任务内容里的话,周盛想这位父亲虽然难搞定了些,也很高傲的强势,但他换了个身份,来告诉她人生一些对错、一些好坏,而现实中他则是那个冷酷到铁血容不得一粒沙的严厉长官。

这么想来,他真想当他兵的,如果长官是他,应该是件很幸福的事,只可惜……他身体由不得他这么折腾。

“爸爸,你跟周先生聊什么了?”陆龙进来时,陆朔已经洗/白白上床了。

陆龙沉默了下,走向床边。“一些保密协议。”

“噢。”爸爸居然会告诉自己?陆朔意外的应着,心里却计较起来。大不了她明天找机会问周盛。

陆龙在她嘀遛转的眼睛上亲了下。“早点睡觉,明天你还要上场。”

“嗯!”感到他温暖的气息退开,陆朔迷糊点头,脑袋里乱成一片,刚才那点想法全不见了,唯一清楚的件事就是:爸爸好温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