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卑鄙的猎鹰/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八十七章 卑鄙的猎鹰

“班长,血刺真不住基地吗?那他们住哪里啊?”擂台上有点婴儿肥的兵,绑完围绳就趴在柱子上问台下的长官。

比他高一级的班长,叉腰恨铁不成钢的讲:“绑好了就给我下来,那是A班兄弟的地儿,你在上面瞎弄啥啊,快点下来下来。”

在班长的召唤下,婴儿肥的兵麻遛的窜下擂台,冲到班长面前殃求他快告诉自己。

被他摇手臂的班长被他问烦,在他毅而不舍又问时,拉他坐边上把事情告诉他。“没住,基地没那么多房间。”

“可是……”小胖兵一张口就被班长捂住嘴。“可是班……”刚一松手发现他还嚷的班长又立即捂住。

“小子,还想不想听了?想听就给我闭嘴!”老班长四下望望,在他猛点头后才松手。

小胖兵拉着他手臂摇。“班长,你说这样血刺的人会不会生气呢?”“听说他们很厉害,一生气不是更厉害?”

“说你是大兵就是大兵。”老班长吸了口气,望着擂台语重心长的讲:“长官这是攻心计哪,毒得很。”

“不一定。”

“磊。”看到走来的两人,班长移了移位置。“磊你说说,明天这个比赛,血刺有几成把握能赢?”

坐他让出的位置的磊,看热情高涨的战友,又看班长兴奋的神色,没有打击他们势气。“长官既然能提出比赛,就一定有赢的把握。”

“可是听说血刺是特种兵的特种兵,极少招纳新兵,每次的招募几百个人里只有几个人能留下来,是支铁血般的军队。”刚才随磊一起来的上尉撑着下巴,剑眉凤目、唇红齿白俊秀不失英气的男生,扎眼的留着头黄色头发,说话却带着股天真的烂漫,脸上飞扬的笑容让人有点莫名蓬荜生辉的感觉。

听他这么说的老班长本想反驳,但在看到他那头金光闪闪耀眼的头发后,动了动喉结才平心静气的讲:“血刺是很厉害,我想我们也不错。”

磊看他欲言又止的,拍了拍他肩膀。“飞虎,我们也是好样的,为庆祝你们前两天平安归来,长官说了等比赛结束,带大家出去喝一杯。”

“好!”“胖墩,起来收拾收拾,把擂台给我打扫干净了,看明天我们把血刺打得落花流水!”

“肯定的!”被叫胖墩的小兵蛋子手脚飞快,说着已经拿了大扫帚上了擂台,在上面义薄云天的道:“血刺虽然被传得挺神的,但我就不信他们能在猎鹰的地盘打赢我们,我们可是地头蛇!”完了后又折中的讲:“即使赢不了,怎么着也该打个平手。”

“长官做这么多事,可不只是想要个平手。”磊意味深远的说完就起身,对林飞虎讲:“飞虎,我去看看参赛队员。”

“替我为他们提前加油!”林飞虎冲他喊了句,就看台上的小胖兵。“胖墩快点,弄完了早点回宿舍。”

小兵蛋子唰立正,应着手起扫落,很快便将不大的擂台清理完毕。

黄头上尉跟在磊身后与他一同离开,在要分开时问他:“磊,你见过血刺的人吗?”

磊看他明晃晃的头,没有林飞虎表现的那么反感,想了想他的问题点头。“我见过。”

“怎么样?他们是不是很厉害?!”

“嗯,很厉害。”在他与她有着类似天真向往的视线下,磊走近他严肃讲:“刘昴,把帽子戴上。”

“是!”刘昴敬礼,立即将帽子戴好,压住大半扎眼的头发。

**

面对强劲的血刺,磊一晚上都在想长官此举用意。血刺有多强?不是他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而是猎鹰与血刺根本就不用比的,当年他会在训练中刷下来,就足可见能够进入血刺的人,有多么的强大,现在他向血刺发出挑战,最后结果是灭血刺神话,还是给自己笑话?

次日一早,带着这个疑问的磊早早等候比赛室外,一动不动的望着基地大门。清晨的风,让他不自觉想起那些关于血刺的传说。

这次的比赛,长官无疑是在自掘坟墓,虽然基地不少能打的战友,但对上血刺那群不要命的杀手,胜算已是不用猜的。杀手,没错,他将血刺的人称之为杀手。杀掉目标就立即走人,绝不拖泥带水,甚至比杀手还要恐怖。而且更甚至的是!不管如何他对血刺始终都是抱着一种崇敬,相信大多数战友也一样。要打败自己所崇敬的对像?恐怕又多了分难度。

磊深吸口气,目光变得摇远。这次比赛,不知道那位陆小姐会不会来。想到那个仅有一面之缘的小女孩,磊越想越心惊。如果她来参加比赛,他怀疑自己这边的人,都会被她解决。

正在磊回想间,猎鹰基地大门打开,三辆眼熟的军车缓缓驰了进来。

血刺势气不减的再次进入911,骄傲的踩着八点整的时间到达,没有早到一分也没迟到一分钟。

想到等下就能打架的陆朔,迫不急待跳下车,在坪里列队站成排。

同样和他们站成排的还有一身休闲装扮的周盛。

要喊话的莫默看到周盛,走到他面前指了指队列外面。“周先生,你可以站出来。”

周盛微笑摇头,像个大男孩的开玩笑讲:“莫少校,今天你就暂且带我一天吧。”

莫默看嬴弱身子骨不适动粗的周盛心想,我带你半天就得挂。“那好吧周先生,你喜欢就跟着好了。”莫默说完看向周佳佳他们。“立正!”“向右看齐!”“向前看!”“稍息!”

“报告长官,所有人员全部到齐!”

陆龙上前一步,刺头们又啪一下立定。陆龙巡视的打量他们一番,沉声开口。“稍息。”

“啪。”整齐的靴子踩地声。

今天晨训时已经过了这排场的陆朔暗想,长官你要耍威风换个方式,他们这里才九个人,后边那个打酱油的不算,怎么列队也列不出人家一个基地的气势啊。

“这次比赛重在友谊,点到即止,你们明白了吗!”

“明白了!”明白才有鬼。

血刺的兵刚吼完,黄冲就带着副官走来,对昨晚之事表示万分歉意云云,浪费了好几分钟才进入正题,带他们去比赛的地方。

陆朔跟在莫默身后,仰头不断打量这个基地,在看到站在门边的磊时,一点不意外的冲他扬起唇角,露出个大大的笑容,用口形讲:我们又见面了。

在等血刺到来的磊,既希望上次那个女孩不要来,又期望她能来,在这两种矛盾争执不下时,他就看到出现视线让人难以忘却比花还娇的容颜。心头蓦然停滞,想是看到直得挑战的对手,又或是能够再次见到她的异动。充满未知与不可测的对手,猎鹰今天这局能有几分胜算?

与黄冲一道走的陆龙扫了眼门边的男人,并未多看进了门内。

里面正与几个高级军官说话的将军,率先看到走来的陆龙与黄冲,也没在意所谓的身份,起身就走过去。

陆龙站定那位将军面前、敬礼,恭敬没任何的怠慢。这世上让他这么恭敬的人不多,他刘双就是其中一个。

刘双是五大位居首榜的将军,现在却出现猎鹰,不管他用意为何,陆龙对他本身的尊敬是不会变的。

“陆龙啊陆龙,我刚开始听黄冲说要跟你的人打擂台我还不信,你即使让兵多训练一天,也不会答应这个什么比赛。”刘双拍着他肩膀,语气与神情满是长辈的慈祥。

陆龙暧化的讲:“将军,我当初确实如你所说,想将比赛书咂黄冲大校脸上,可后来见部下们无事可做,就应下这个活,让部下们动动骨。”

他这话虽是顺刘双的话说的,而且十足的倨傲自信,可那句咂黄冲大校脸上,这个词让旁边的黄冲微微变了脸色。

刘双怎么会不知道这些?他看了眼黄冲就呵呵笑着走向座位。“动动好,青年人就是要多动动。”

“是啊,免得老了想动也动不了了。”陆朔直言道出他不说的后半句,而且还是朝黄冲说的。你丫的就快是一老头了,好意思跟一个后辈耍心眼么?如果当年我父亲真跟你共事,我爸爸都得叫你声长官,可惜你没得到,现在同样也不配。

没谁将她的童言无忌当真,只有黄冲脸色一变再变。

刘双听到她这清亮的嗓音,有些意外的对陆龙讲:“没想到她这么快就又跟你一起了。”

“不然还能跟谁?”陆龙望着刘双的眼睛,回的笃定,似她本来也只能呆在他身边。

刘双点点头没说什么,笑着瞧了眼粘着陆龙的陆朔便回了座位。

等刘双将军坐下,其他几位站起的高级军官上前同陆龙、黄冲打招呼。

一通招呼下来,去掉了近半小时。陆朔无聊的看四周,和战友坐长官身后的椅子上。

现在比赛还没开始,擂台上还是空的,只是陆续进来许多兵哥,有脱掉外套只留T恤参加比寒的,更多是制服整齐的士兵和军官,可光这些就足够周盛兴奋的。

周盛克制自己,但还是忍不住张望四周,在看到一个头发异色的上尉进来后,拉了拉旁边的陆朔。“龙朔,现在的部队里,还能染头发吗?”

在看那几个做准备的选手的陆朔扭头看他,肯定回道:“部队里是不可以留的,异服异发和有纹身都不可以。”

“那他怎么可以?而且还是军官。”

陆朔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果然看到个绿色军帽下被压得服帖的黄毛,顿时诧异起来。猎鹰还能这样?“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有特权?待我回去也染下,那颜色挺漂亮的,尤其是配他那样的帅哥……”话未说完,陆龙似是跟她有心电感应似的反头瞥了她眼,吓得陆朔魂飞天外。她还是不要挑战爸爸的底线了!

“今天猎鹰很荣幸请来了刘双将军及几位大校,同时还有一直是在传说中的血刺指挥官以及他的部下,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黄冲跑上擂台,也没拿话筒,一番中气十足的话给足大家脸面。

陆朔跟着鼓掌,将心底那股血性暂且压下。昨天血刺遇到的耻辱,可不是光凭这两句话就能抵消的。

“刘将军,你要上来说两句吗?”黄冲微有讨好意味的问正中的刘双。

刘双笑着摆手。“我就是来看看,不要管我。”

“那好,今天难得阳光明媚,我就不耽误大家的时间,直接看比赛!”黄冲看了眼陆龙,说着看向自己的人。“你们谁第一个上,主动点,这里可没有人给你们叫名。”

“是长官。”宏亮的吼声,可见猎鹰那边是气势汹汹,做足万全准备了。

第一个翻上擂台的是猎鹰那边的人,一米七八的个儿,穿着灰绿色T恤,胸肌与腹肌清晰可见,是个眉目粗犷的大力型男。

血刺这边的莫默瞧了瞧台上的人,指着身高在他们这些人中稍微矮一点的周佳佳。

周佳佳二话没说,外套直接从头顶脱下,丢给苏仲文就向莫默伸拳。

莫默拳头碰了下他的,叮嘱的讲:“悠着点来。”

“副队,你太小看我了!”

“我是让你别下手太重,这里不是血刺,没有特殊药物与先进治疗器械。”

其他队员:……

没想到他们的副队也有这么狂的时刻啊!

“收到。”周佳佳吭了声,上了擂台。

周佳佳是用走的,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上台方式之一。陆朔看着台上的男人,预计他多少分能被周佳佳撂倒。他本身体质不错,从他刚才几下热身动作能看的出他是个厉害的角,但他有点自视过高,刚才他见对手上场,眼里明显有轻敌之色。

下边的战友兵哥很安静,没有像迪塞尔的困兽犹斗那么热闹,只是安静的等待台上两人展开决斗,等待更进一步的疯狂。

猎鹰那边的人多,坐一堆个个紧张的望擂台,比台上的两人还急。

血刺这边的刺头们均抱手臂,姿势惊人的相似。陆朔往左右瞧了瞧,笑了。怎么感觉战友们是来看一场电影?还是一场早就知道结局的电影。

后边的小兵小将内心激荡,表情也很激动,前边坐一排的高级军官们,两个队指挥官各怀鬼胎。

黄冲不时看旁边的陆龙,脸上隐晦闪过戾暴之色。而陆龙则望着擂上的周佳佳,在想:他应该把衣服穿上,在别人地盘怎么能脱衣服?太失礼了?!

这次比赛没有拳套,规则是不准用足踢、撞、牙咬等等。

周佳佳没做热身动作,对于他们来讲,早上的三十公里晨跑,已经让他们充满了血,现在可以直入主题了。

“我们开始吧,你先我先?”周佳佳动了动手,笑眯眯友好的问。

猎鹰一号金晨,本来就不将比自己矮十公分的人放在眼里,现在见他这么礼貌的笑更是十分自负,客气讲:“你请,远来是客!”

呵!远来是客?可没有你们这么招待客人的!本来还想多玩两下,让他输得不是这么惨,这下被惹毛的周佳佳也没客气,猛一拳直挥他鼻梁,速度快得下面的兵哥们还没意识到战斗已经开始。

金晨瞬间被打得鼻血横飞,在他堪堪伸手挡住他再次的攻击时,周佳佳猛一个扫膛腿,将他摞倒地上。

见自己的人两下被放倒,下面的兵哥顿时不淡定了。

“不算,说好不准足踢。”排排坐的兵哥队列中,突然有人喊出这么句话,猎鹰那边的领导员就出来调节了。

周佳佳憨厚的摸头,十分无辜的问出一番犀利的话。“是不能用足踢?还是不能用腿扫?还是不能用到脚?如果要坐下来打你们提前说,我好按照规则来。”说完还笑得露出两浅酒窝。

看他不张不扬,笑着骂他们耍无赖的周佳佳,陆朔都想为他鼓掌了。没想到周佳佳口才一点不输苏仲文啊。

“没事没事,今天这比赛没有规矩,重在切磋重在切磋。”在猎鹰那边不知要说什么时,黄冲站起来对擂台上的人讲完就反头看自己的兵。“把人扶下去,继续比赛。”

赢了的周佳佳在擂台上等第二个人上场。

很快猎鹰那边的人上台,对峙周佳佳几秒什么没说,动手就打。

这次猎鹰的人吸取教训,没再轻敌,周佳佳费了点时间才把他撂倒,同时自己脸上也挂了几道彩。

陆朔在下面看得无聊,换了个姿势,为周佳佳脸上的伤稍稍惋惜了。自己都没舍得打呢,就被猎鹰这帮人给揍了去。

第三个上场的猎鹰三号,身手明显比前两个好许多。

看他轻盈翻上台的陆朔坐正身,全神贯注望着那人与周佳佳。这个人速度太快了,周佳佳如果拳头硬不过他,恐怕会输!

台上两人你来我往,异常激烈,挥出的每一拳都不容小觑,躲开还好,若躲不开那就是见血断骨的事。

周佳佳越打脸色越紧崩,已完全没先前的轻松。

台下的血刺队员都看得他已经精疲力尽,包括猎鹰那边的人。

黄冲笑着向陆龙客气的讲:“陆龙大校,你的人很厉害,一下就灭了我两个,不过现在好像不行了。”

陆龙睨了他眼,未作回应,继续望着还在坚持的周佳佳。

躲避不及的周佳佳被击中左脸,很狼狈的打着旋儿掀翻地上。他挣扎着头昏眼花爬起来,因为他感到这场本该结束的“切磋”并未结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