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放开打,打死算我的/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八十八章 放开打,打死算我的

“碰!”一只眼睛肿得老高的周佳佳,在视力严重受损后猛一腿踢向走来的猎鹰三号,在他避开后手肘猛然往上一击。

肋骨受到强烈攻击的猎鹰三号发出呻吟,恼羞成怒的一巴掌把周佳佳掀出老远。

这场比赛没有裁判,也就意味着没有谁会喊停。之前周佳佳打的那两个,是见他们输了就没再动手,但现在猎鹰这个显然不是。

莫默看到猎鹰三号揉着胸口还朝周佳佳走,朝梁柯使了个眼色。

梁柯衣服也未脱,大步走向擂台,在快到达时猛的起步跑,抓着围绳从中间翻过就将靠近周佳佳的猎鹰三号踢出去。

伸手挡的猎鹰三号虽挡住了脸,可还是受力后退几步才站定。

落在地上的梁柯把周佳佳扶到擂台边,拍了拍他没肿的那边脸很感性的讲:“只肿了一边,书生我送你个猪头。”说摆在猎鹰三号要从后方偷袭时,唰一腿往后踢,身子贴着地面从他胯下滑到他身后。

等猎鹰三号转身寻找目标时,梁柯行动迅速的扣住他脚一拽,将人甩地上就按了上去,一点情面没留,挑着他脸就一阵揍。

猎鹰三号也不是吃素的,下盘上翻夹住梁柯的脖子,欲将他踢开。

他勾在自己颈上的腿可不止是踢开自己那么简单。感到他使力的方向不对,原本只是揍他脸的梁柯眼里闪过抹厉色,不算粗大的拳头蕴含力量,狠狠击中手下人的额心,直接将人打晕过去便抖了抖肩膀把他腿甩掉,最后又拽着他去到快成瞎子的周佳佳面前。“太不经揍了,本想着结束时他就成猪头了,不过你将就着看看。”

周佳佳看了眼“猪头”,又看梁柯想笑,张嘴扯到脸上的伤口发出咝咝的抽气声。

“行了,知道你要感谢我,我还是送你去副队那里。”梁柯将猎鹰三号扔地上,拉起周佳佳的手搭肩上,就半搀半背的将人带回。

猎鹰那边的人见血刺的人下台,也一窝蜂的冲上台看晕过去的战友。

刚才的比赛,完全超出切磋范围,但主办方黄冲没有喊停,陆龙就自然不能喊停,喊停则代表输了,而刘双他们就更不可能,所以最后才会导致这么严重的后果。

这问题出在黄冲身上,他自然没有话说,让副官派人送昏迷的兵去医务室,就说比赛暂停,休息半小时再继续。

“卧操,猎鹰这些人也太不是人了!”被战友安置在椅上的周佳佳低咒,因为猎鹰的人就在旁边休息,说大声了他们听得到。

血刺的人都很气愤,明显猎鹰欺人太甚,但他们做为成年人只得将这种愤怒压在心底,等待后面的比赛发泄出来。

可为他擦血的陆朔,瞧着周佳佳高高肿起的眼睛,顿时甩毛巾要去找猎鹰,被莫默手快的拉住。

看她不甘满是怒火的眼睛,莫默摇摇头持重的讲:“在比赛上讨回来。”“刘双将军在,如果血刺在这里生事,以后长官会更加难办。”

周佳佳也撑起身用一只眼睛瞧她,笑起来时都能看到不自然的唇下的几颗白牙:“小美人你要为我报仇我是很高兴啦,只是打群架吃力不讨好,上了擂台你想怎么来怎么来,很明显,这是场没有规则的比赛,这下我终于明白黄冲说这话的意思了。”

陆朔看周佳佳,又看几个战友,轻嗯了声,走回来继续帮周佳佳清理伤口。

走来的陆龙望着周佳佳几秒,便面无表情的转向莫默。“不要有所顾及。”

“是!”

“陆朔士官,你要是不会包扎,就让别人来。”

陆朔一缩脖子,有些怯意的看陆龙。她确实不熟,以前这些都是军医做的事,但她想为战友做些什么。“我们不该让军医第一个上场。”

“这是我的失误,陆小姐,让我来吧。”莫默承认她的指责是对的,说着接过她手里的活。

陆朔看认真包扎的莫默想说她不是这个意思,不过想想也算了。他们从不会责怪自己,也知道自己刚才只是玩笑的抱怨,所以不需要解释。

“长官,谨轶重度昏迷,已经不能再参加比赛了。”猎鹰副官向黄冲报告三战的情况,不容乐观的皱眉讲:“谨轶是我们最厉害的王牌,本想让他干掉四到五个,现在我们恐怕毫无胜算。”

黄冲远远望着跟部下说话的陆龙,咬牙森森讲:“按照计划进行。”

“长官……”

“什么都不用说了,按照事先的计划行事。”黄冲阻止再说的副官,吩咐完就笑呵呵走向刘双。

副官看走掉的黄冲,又看无一点紧张神色的陆龙,权衡一下便去实施第二计划。

莫默很利索的包扎完毕,陆朔瞧着半边脸像木乃伊的周佳佳,真是又想笑又难过,最后伸手轻碰他脸上的纱布,很哥们的讲:“佳佳,你信不信我把猎鹰全挑了?”

“信!小美人说能办到的事就一定能办到,只是你能别笑吗?别以为这么严肃我就没看到你上扬的唇角。”

“噗!”“哈哈,佳佳,你现在的样子好像个包子!”陆朔破功,深情装不下去,干脆恢复本性。

周佳佳也摸了摸脸,知道他现在不可能帅到哪里去,便蔫蔫的讲:“就知道吃,把比赛赢下来,我天天请你吃包子!”

“佳佳,我怕吃穷你啊……”

“几位长官,你们要喝水吗?我给你们打了点水,少了再去那里接。”小兵哥胖墩提着几灌军绿色水壶插进他们的欢声笑语中,笑得连眼珠都瞧不着。

“谢谢。”莫默向他礼貌的道谢,陆朔收敛笑自主的接过水壶。

小兵哥笑眯眯看着他们,觉得他们这里气氛很好,不仅有美女,还笑得这么开怀。还想说他们刚才太帅了,又犹豫自己说了这话是不是叛徒?便一时没走。

本来对他主动送水有点好感的陆朔,见他这猥琐的样,刚想一拳打过去,就见他被人拉后退。

“胖墩,说了让你别笑着看女生,你不知道你笑起来特猥琐吗?会把你当色狼的!”磊将人拉开,黄头发的俊秀青年就大声讲,一点不怕打击人。

磊没有管他们两个,朝陆龙、莫默敬了礼就对梁柯讲:“你的下个对手是我,到时希望手下留情。”

对手来表示友好,梁柯自是不会丢了他的书生称号。“这话应该是我说才是,猎鹰的人个个凶狠,我可得小心再小心,不然我想我们的军医没法再来医我。”事实参带玩笑的话,不至于让人太下不了台。

磊看向椅子上的周佳佳,犹豫、不认同、补偿等多种情绪讲:“猎鹰这里有医务室。你们放心,我们都是这个国家的兵,都会一视同仁。”

“呵呵,希望。”

梁柯的呵呵两声,让磊不再多言,自知现在自己说什么都没用,便向他们的指挥官及副官敬礼,带着小胖兵哥和那个黄头发的上尉离开,回到自己的位置。

“佳佳,你刚才忒帅了,来来,喝点水。”陆朔把水壶分给大家,拿了周佳佳的就从他的包里拿出棉签,吸了水擦他干燥起皮的唇。

周佳佳心想他这模样还帅,这世界上就都是大帅哥了。不过美人伺候呀?这伤值!

“佳佳你别笑得这么淫荡,知道你幸福成了吧!靠,小美人你这样弄得我都很想受伤呀!”国豪趴在椅子上,瞧着他们两个很是羡慕嫉妒恨。

陆龙看陆朔安静的侧脸,没将部下们的话当真,只是回到座位时黑眸变得愈加寒冷。敢动他的人?就要承担后果!

陆朔听到国豪的话,为难的看手里的水壶,又看他。“不然你来?”

想到要自己这么耐心的给周佳佳润唇,国豪连忙摆手。“不不不,还是你来。”

陆朔翻白眼继续手上的活,在周佳佳舔舔唇销魂的说可以了后,才自己拧开水壶喝了几口。这仇是一定要报的,不管梁柯还是最后自己的压轴戏,血刺都不会手下留情。敢欺负血刺,可不是把对手打成猪头就算了的,他们可是睚眦必报之人。

仰头喝水的陆朔,望着猎鹰那边的状况,眼睛微微眯起。那个小胖子倒是笑得开怀,磊在跟战友说什么,端正的脸重稳内敛,跟他有过一面之缘的陆朔相信他刚才讲的话是发自肺腑,但很显然他在这里位职不够高,军衔也是少尉,比他旁边的黄毛小子还低两级,不过他倒是让黄头发的上尉服服贴贴的。

见黄发上尉自然的接过磊递来的水,举止间颇有点贵公子风范。陆朔眼睛转了圈,看向跟爸爸和黄冲他们几人说话的刘双。在特种兵里留着头扎眼的头发?他肯定还是被黄冲养在温室的花,没有上过真正的战场和真正的死亡。

“说中文的,扶我去下厕所。”在新的比赛快开始时,周佳佳用一只眼睛模糊的瞧人,伸向苏仲文的手一下打在他脖子。“哟,什么东西这么滑。”

苏仲文:……

“佳佳,别以为你是伤患我就不敢揍你。”

“嘿嘿,这不是看不到嘛。快,我要去厕所,憋不住了。”刚调笑的周佳佳突然脸色一变,捂着肚子催促发小。

苏仲文见他不像装的,忙将他手臂搭自己肩上,搀扶着他去找厕所。“是不是被打伤内脏了?”

“不是。”周佳佳紧皱着五官摇头。“都牺牲我帅气的脸了,怎么可能还被他打内伤。”“可能是刚才的冷水喝的。”可他刚才就没喝水,小美人用棉棒弄的水,根本只是湿润湿润表面。

很快,在蹲厕所的周佳佳刚出来,这下换成苏仲文了,刺头们嘲笑周佳佳这上厕所毛病是不是有传染。

陆朔跟着他们笑,在梁柯上台时向他伸出小拳头。“磊是个狠角色,注意点。”

梁柯诧异她认识这里的人,看了眼也准备上擂台的少尉,点头很色情又诗意的讲:“我会好好疼他的。”

见他轻松上台,陆朔瞧着磊进入维思殿堂。磊是受过专业拳击的,不然他不可能盲目的出现困兽犹斗,但比起梁柯,他缺失不仅是速度还有战斗技巧。梁柯是什么人?他是血刺优秀的兵,血刺所有的一切训练都以实战为主,而他这么多年的经验累积,足够他知道自己该如何一招制敌。

所以陆朔退出维思殿堂。磊不可能胜过梁柯,不过梁柯也不会赢的那么轻松。

“好!”“磊好样的!”突然猎鹰那边的兵爆出声喝彩,陆朔唰的站起看被磊甩地上的梁柯。不可能!梁柯不可能这么轻易被放倒,她的分析鲜少出现误差,磊绝不可能这么快就打败梁柯。

在地上划动一下的梁柯迅速起来,神情肃穆的他不是再次攻击磊,而是飞奔出去了?

血刺的人错愕,包括陆龙。

陆龙隐晦的看了眼莫默,莫默会意让国豪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梁柯输得这么容易又落阵而逃?这让陆朔疑惑起来,望着他消失的方向出神。

“那小子不会打着打着上厕所去了吧?”周佳佳皱起露在外边的那条眉。“这情况可不乐观,我们这边挂掉两个了。”

厕所?!听到周佳佳的话,陆朔瞳孔微缩,拿起他们的水壶嗅了嗅。

“陆小姐,怎么了?”发现她异常,莫默关心的问。

陆朔闻完他们的,又闻了闻自己的。一样,一样的气味,很淡,她单靠闻的不行,便进维思殿堂将水质分析了番,最终确定自己的猜测。“副队。”

看她凝重的模样,莫默也跟着凛然起来。“有事就说。”

“我想我知道梁柯跑这么快的原因了。”陆朔把水壶给他,望着黄冲的背冷森的讲:“这水有问题。百分之一的巴豆,分量极轻,但对人体还是有一定作用。”

莫默看了看手里的水壶,又看沉思的周佳佳和苏仲文。

周佳佳之所以反应这么快,主要是他受了严重的外伤,抵抗力下降,接而苏仲文,再到上了擂台的梁柯,这中间是有时间差的,不往这方面想谁也不会想到这个问题上,但仔细一想就觉得这太巧合了。

“莫默,等下让我上台吧。”

她的特殊体质,毁灭行动最初始的几个人都知道。莫默看着她想了想,转身走向陆龙。

陆朔见莫默在陆龙耳边说了几句,在指挥官返头看来时,咧嘴笑的天真可爱。她会手下留情的啦,不会乱来?!

陆龙最终点了点头,收回她身上的视线又对莫默说了句。

“怎么样怎么样?”看走回来的莫默,陆朔立即缠上去问。

看她满含期待雪亮雪亮的眼睛,莫默没拖延的转达陆龙的意思。“长官同意你现在上台,还有……”

“放心,我会有分寸的。”陆朔拍胸脯,安顺的像只家犬。

“不是,长官让你放开打。”

啥?!陆朔惊讶瞪大眼,其他刺头也是一样吃惊。

莫默点了点头,冲她伸拳。“上台吧,一号。”

“好。”陆朔精神一振,撞击一下他的拳头,便干劲十足跑上擂台,有点像得到奖励而忘形的孩子。

刘双看快乐的小跑上台的陆朔,转头寻问的看陆龙。

陆龙始终望着那个光彩夺目的少女,没解释刘双的疑问。

黄冲则嘲讽,暗想血刺竟然还真让她上台比赛,是觉得猎鹰太不堪一击了吗?

很多人都有黄冲这样的想法,猎鹰的兵几乎都在看血刺的笑话,在猜想磊几分钟能把她赶下台。

在猎鹰这边的人都以为对手弱爆了的情况下,磊看到走上来的陆朔微微怔了下。

陆朔没芥蒂的冲他大大一笑。“磊,我们又见面了,希望这次我能跟你打个通快。”

“你不该这个时候上台。”磊不赞同的讲:“你应该留在最后,给我们一个意想不到的结尾。”

“呵……你觉得你刚才赢了吗?”

她的嘲笑让磊不悦。

陆朔继续讲:“如果不是你们长官卑鄙的在我战友水里下药,你才是被梁子赶下台的那个。哦~梁子就是刚才被你打倒,然后着急跑去厕所的人。”说着微笑。“不然你总不可能以为血刺的兵输不起跑掉了吧?”

磊半信半疑看黄冲,见他向自己点了点头,不再废话。“我相信我的长官!”说着一拳狠厉打出。“我不会手下留情!”

陆朔脚步一旋轻松躲过他人攻击,笑盈盈讲:“这正是我想要的。”所以把你打残了,她也不会有一丁点的犹豫。

两个迅猛过招,招招带风。几个回合的磊,手臂扫向动作灵活老逮不着的陆朔。

胸前的风尖锐袭来,原本攻击他胸口的陆朔疾风迅雷下滑,挥拳狠击他腹部。腹部不容易伤到内脏,这一拳陆朔没留余力,比同龄人要大上许多的力量,让磊脚步踉跄后退。

磊脸色剧变,皱眉看着神态轻挑的陆朔,没有马上再次发动攻击。

猎鹰的兵都只以为磊不过是被血刺的机械师碰了下,黄冲同样也是这样想的,却不知台上的磊早知晓结局,只是不想轻易放弃与逃避,更重要是想看看自己能支撑到什么时候。

陆朔没给他太多时间思考,跑步攻向他,被他躲过的当迅雷不及掩耳手肘击中他右胸骨,在他痛得痉挛时控制力道撞击他背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