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我看上你了,我要追你!/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八十九章 我看上你了,我要追你!

短短几秒的事,磊被她打趴地上,台下一片唏嘘,陆朔则冷冷看着地上挣扎的磊。她讨厌对血刺不利的一切事物,包括以为能欺负他们的人。他相信他的长官,她也相信自己的判断,还有不能战斗的战友,所以他们两个的立场是对立的,只能将一方打倒。

磊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一拍地板站起来。

陆朔没有任何的情绪,他起来就表示还能战斗,所以她便再将他打到。如此反复几次,觉得太浪费体力的陆朔,眼睛瞄了眼黄冲,一个回旋踢将磊踢下台,摔在黄冲面前。

猎鹰的兵一片哗然,涌动的跑去扶快要失去意识的磊。

黄冲脸色变了变,望着被部下抬下去的磊,阴沉的望着台上的女孩。

陆朔同样挑衅的高扬下颌看他。

刘双看看台上,又看看黄冲跟陆龙,端起茶杯呵呵的喝了口,便放心的看戏。

国家兵器超乎他想像的重感情,这是好事,但让她如此充满恨意、明目张胆的挑衅猎鹰指挥官,这底下肯定还有什么事情,而且,他也想看看猎鹰与血刺的差距。

猎鹰又陆续派了两个人上台,陆朔照单全收,下手很重,让他们看起来奄奄一息快不醒人事,实际都是外伤,没有伤到内里。说到底她还是狠不下手,毕竟像刚才的磊所说,他们都是这个国家的兵,错就错在他们跟错了长官。

又打败两个,陆朔体力消耗过大,微有喘息,在将第三个一拳头揍倒后,她挥了挥疼痛的手,决定不再以这种武力的形势来赢得比赛,因为实在太费体力了!

“你确定要跟我打?”陆朔望着先前和磊说话的中尉,惊讶他竟然也会上台。

林飞虎点头,脱掉外套握拳,准备搏斗。

陆朔摇头。“你的左腿有隐疾,如果你跟我打,我会直击你最脆弱的地方,这样你的军旅生涯可能就要结束了。”她说这话一点唬人的意思都没有,真的?她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林飞虎一怔,望着她不说话。

黄冲也是惊愕,想是连他都不知道自己的一个兵竟然存在这种瑕疵。在任务中,任何一点闪失都是致命的,更何况是如此重要的腿。

刘双也重视起来,叫台上的兵。“那个兵,你叫什么名字?”

听到将军的话,林飞虎像做错事的孩子转身,眼里有惊慌。“报告首长,我叫林飞虎!”

“嗯林飞虎,不错的名字,是匹猛虎。”刘双称赞的点头,望着他腿问:“刚才陆朔士官说的可是真的?”

林飞虎闭口不知该如何应答。对长官诚实是一个合格兵必要的条件之一,所以他无法说谎。

看他焦急惶恐的样子,陆朔没有迟疑的讲:“是不是叫军医看一下就知道了。”说着看向脑袋被包成木乃伊的周佳佳。“佳佳,来给他瞧瞧。”

周佳佳内心吐槽:干嘛不让猎鹰的人去?不过转而一想小美人这招厉害呀,将血刺的大气不拘小节发挥的淋漓尽致。

陆朔在周佳佳被苏仲文扶着走近擂台时,在他耳边小声讲:“下手重点没事。”

于是周佳佳明白了,他们的机械师就是睚眦必报的人,现在给他送货上门,让他出气呢,哪有那么多大道义?

猎鹰看被自己的人打得这么惨,还让人扶去给自己的战友看腿伤,心里忒感动了一把,殊不知林飞虎被周佳佳那一捏疼到冒汗,觉得骨头都差点被他捏碎,就算他真没事恐怕都不能继续比赛。

“报告将军,这位兄弟确实有腿疾,估算没错的话,应该是三年前留下来的。”周佳佳神色如常,严肃的向刘双报告这一重大事件。做为他的指挥官三年都没发现问题,实在太失败了!他这是在拿部下们的命在开玩笑!

果然,刘双脸色立即一沉,也没问黄冲,直接叫来两个兵。“带这位林飞虎同志去医务室检查,一个小时后我需要知道详细情况。”

“是将军!”

看两个战友走向自己的林飞虎急切道:“将军这不关长官的事,是我故意隐瞒下来,我想留在部队,我不想离开!”

“至于能不能留下,留在哪里,一切事情等报告出来再说,你先下去好好做检查。”不得不说,刘双是个挺会安抚人心的人,一番带着关怀的话很快将情绪激动的林飞虎安抚下来。

黄冲见被带走的林飞虎,神情悲痛自则的转向刘双。“将军,是我的疏忽。”

“当然是你的疏忽。”刘双面容凝重,对他没有一丁点的宽容。“好在没出什么事,这万一出事你担当的起吗?”

“是。”

“行了行了,继续比赛吧,这事稍后说。”刘双摇头,想说比赛结束的,在看到台上的少女才临时改变的注意。他想看她后面会如何应对,想在她身上继续发现意外的惊喜。

他这么说,黄冲只能点头,心想自己这么多人,累也得把她累死,便恭敬的应着,叫了个资质不错的兵上去。

陆朔上下瞧了眼走向自己的对手,挑着唇儿不紧不慢的讲:“左撇子,你右手确实厉害,可是我这人不怎么光明正大,只会寻找对自己最有利的地方攻击,你确定要跟我打吗?”

被她叫左撇子的兵涨红脸。他确实是左撇子,听了她这番话又看她前面打败那些战友,他开始犹豫,心里清楚结局是如何,并且也知道不会出现奇迹。

“少废话,动手吧。”士兵看了眼台下的长官,跳起来就攻向她,出拳又快又猛。

陆朔翻白眼,接连闪过几招,就滑到他右边扣住他手臂一个过肩摔,紧接脚比划着他脖子。“你挂了。”

士兵认输,灰遛遛的下台。

接着一波又一波人上来。陆朔频频看陆龙。爸爸救命啊!这些小喽完全不惧挑战,他的娘不想玩了!

终于在陆朔累得要骂人时,台上出现道扎眼的风景,晃得陆朔几乎以为自己眼花。

而看到他上去的刘双“霍”拍桌子站起。“胡闹!你给我下去。”

刘双突然大吼,惊了陆朔跳。她振做精神,看看刘双,又看看面前的黄头发青年,再仔细一瞧一对比,明白了。眼前的这位少年敢情是刘双的种,怪不得能留着一头扎眼的头发,怪不得猎鹰的人虽然不待见他,但还是让他可有可无的待在这里,怪不得刘双会出席这次比赛,怪不得……

怪不得血刺会被冷落!卧操!原来不是五大出轨,而是因为猎鹰是驸马爷!

刘昴摸摸头,腼腆的像邻家大哥哥,可话却有些狂妄不羁,又或是不知世道深浅的天真?“我是猎鹰的兵,我怎么就不能在这里了?”说着很霸气的指着陆朔。“我要跟你打。”

陆朔:……

据她分析,这位大哥哥入伍还没一年,纯真的比国防大的学生还无暇,再瞧他白皙一看就没怎么做过事的手,琢磨着他来猎鹰也是当少爷的,只是换了个刺激的环境。所以他想挑战自己?她能说大哥哥你别开玩笑,没看到磊都被我扔下去了么?你这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还单蠢?

“来吧,像对磊一样来对我。”刘昴说着摆出攻击的姿势。

陆朔怕打出什么事儿来,寻问的看陆龙。

陆龙喝了口茶,慢悠放下杯子才望台上的陆朔,仍旧没什么情绪的抿着薄唇。

他这是摆明了让她自己解决。陆朔收回视线,瞧着这只初生牛犊的大哥哥,想说你要玩叫别人陪你玩吧,要是我像对磊那样对你,五大会不会彻底把血刺冷藏了啊?

见她表情变幻,时而多愁善感,时而充满难色,就是没有像看到磊那般的熠熠光辉,像生命中遇到值得期待的事一样。这让刘昴很生气,生气的他不顾自己比她大还是个男人,握拳就朝她挥去。

脸前的风带着几分急促,陆朔侧头躲过他的一击,弹跳开与他保持距离。人家大少爷想玩,就陪他玩会儿吧,不然还没完没了了。

刘昴见她躲过也不气馁,愈挫愈勇的接二连三出拳、脚踢,一招一式充满不懈的力道。

只守不攻的陆朔见他契而不舍的攻击,每招都很到位,看得出来他的招式受过正规指导,而且他又是个非常执着对事认真的人。陆朔收起玩儿的心理,认真对付这个对手。任何努力的人,应该抱以期待,她如果敷衍则是轻视别人,而她相信将来有一天,这位天真的少爷会用他的毅力创造一个奇迹。

有些苍白的拳头带着风声擦过颈部,陆朔眼光一闪,扣住他手臂四两拨千斤将他掀前面地上。

“碰!”的一声巨响,擂上尘土飞扬,在明亮的光射下打着旋儿。与此同时猎鹰那边的兵以是一片哗然,惊讶她竟然真打了刘将军的小儿子。

陆龙瞟了眼镇定自若的刘双,笑了下便看脸色一直难看的黄冲,略带赞赏的讲:“黄冲大校,这个兵毅力不错。”

黄冲看了下刘双,擦汗尴尬的笑,没有接话。

而台上的陆朔看到疼得五官皱一起,却又翻身跳起来的刘昴,心想他怎么就像死不了的小强?顿时就觉这战很难结束。

确实很难结束。跳起的刘昴战斗力又跟打鸡血似的,就连动作都不减反快,行动越来越迅速,好似打熟悉了,他能够将这些东西运用自如。

陆朔小小的诧异,但也仅是诧异,因为她再次将刘昴甩了出去。

这次是面朝地的刘昴摔得有点惨,衣服上全是灰不说,就连脸蛋都磕磕碰碰挂了几道彩。

陆朔念在刘双在的份上没有打脸,不然把将军的儿子给打成猪头,他这个老子就是猪头的老子。

刘双眉头越皱越紧,在陆朔、陆龙、黄冲以为他要忍无可忍喝止时,他奇特的放松下来,像在看一场无关紧要的戏。

他这反应让黄冲猜破脑袋也不知道他想做什么,要知道刘昴起初来自己部队时,他可是多有观照,似他就是只花瓶,你们别碰也不能去碰他。现在刘昴被陆朔这一摔再摔,他反倒这么平静?反而隐约有些激动,便只得继续坐立不安的等着这场已成定局的比赛结束。

控制力道的陆朔心想这下他总起不来了吧?刚拍拍手想走时,就又见他费力挣扎的爬起来,尘土与血渍遍布他的脸,看上去很滑稽,可他执着的抓住围绳爬起,又不禁升起股不可怠慢的钦佩。

“同志,你认输吧,你赢不过我。”陆朔想了想开口,劝他别犟了,反正他又赢不了,要是自己早放弃了。

“不行,我还可以站起来,我就要继续战斗!”刘昴牙齿粘着血,说这话时特带感,像头小牛一样不顾所以,一往无前。

陆朔扬扬眉,掰了掰手想吓唬他。“我可告诉你了,刚才我都是跟你玩儿的,你想跟我战斗?我怕一拳就把你打残了。”

“没事,不用你负责。”刘昴没马上发动攻击,不知是在酝酿什么,还是看她琉璃似的明亮眼珠。

“那我不客气了。”他既然说这样的话,刘双将军也不能怪她了吧?而且他老爸是将军,自己把他打得面目全非,不出一天他也能恢复成原样,谁让他和自己一样有特权呢?

陆朔真没客气,扑过去精算他后退的方向时,一把扣住他不算粗的手腕朝他腋下、肘骨、腹部三处分别以不同力道进行攻击,接着松手一个回旋踢将摇摇欲坠的人踢了出去。

这事情发生的不过短短几秒钟,猎鹰那边的兵有些只眨了下眼,就见刘昴往后飞,接着碰的一声又再次亲吻大地。

总算搞定的陆朔吁口气,觉得这是她打得最累的一次架了。

“刘昴站起来,站起来!”“上尉加油加油!”

卧操!还来?离台下一步之遥的陆朔,听到猎鹰那边的人起哄,不可置信的转身。

干净的五官已瞧不出原样,略显苍白的手臂撑着地面青筋暴露,颤抖、缓慢的支撑起他上半身,接着他一点一点站起时,站立不稳的后退,在陆朔要冲过去扶他时他靠在擂台的围绳上,像前几次一样狂妄的指着她。“好样的,我看上你了,我要追你!”说着啪达倒下,猎鹰那边的人七手八脚把他拽下台,火速送往医务室。

陆朔:……

呢玛,她感觉她碰到了蛇精病。

比赛结束,刘双爱子心切跟着去医务室,台下那一排高官个个起身,带帽子准备尾随将军身后。

陆龙看到跳下擂台走向自己陆朔,淡漠的嘲讽。“黄冲将军,看来你的人得再多练练,血刺的机械师有点不尽兴。”

黄冲咬牙看了眼忒无奈的陆朔,皮笑肉不笑的讲:“是机械师太厉害了,猎鹰甘拜下风。”

“胜败乃兵家常事,猎鹰你们输给自己人也没什么,下次再努力,再努力。”刘双急着去看望刘昴,说了两句官场话就直奔医务室。

将军带头走了,陆龙和黄冲还有其他几位高官自是跟上。

陆朔打了个哈欠,在猎鹰的注目礼下走向莫默他们。“佳佳,你要不要也去医务室看看?”好吧,她主要是担心刘双看到儿子那么惨,会不会迁怒爸爸。

“不用,我们带的药比他们这里的任何药都有效,我怕到时那医生嫉妒。”

“切,让他嫉妒好了,有本事让猎鹰也配备血刺那样的等级啊。”

“我看是想都别想。”

“没想到一军之长的指挥官这么卑鄙无耻,将军他们肯定会为我们主持公道的。”魏勇也很是气愤。自乡村出来的他没那么多阴谋诡计和旁门歪道,就像他现在始终相信长官与机械师之间只是父女关系一样,所以连他都讲出这样的话,足可见黄冲今天这事是做的多让人恶心。

陆朔望着一脸纯朴真义的魏勇,不想抹黑他心中军人的美好形象,磨了磨嘴便什么说。主持公道?太天真了!像今天这样的擂台赛,他出来主持了吗?不过他对林飞虎的事还是挺上心的,可那是对单个的兵,像猎鹰和血刺这种部队之间的恩怨,他肯定是能不管就不管,就算管了也是像刚才两句表面话,实际还是谁斗赢了便是赢家。

一直坐在他们旁边看比赛的周盛,在他们停止说话后,向陆朔伸出大拇指。“龙朔,厉害!”不仅是瘦小却蕴含杀伤力的拳头,还是聪慧过人的应变力,还是犀利的观察力,样样都让他惊叹。她才这么小,真好奇她是怎么长大的。

陆朔翻白眼。“能不能来点特别的?”

“太厉害了!”周盛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夸她,觉得所有的赞美词都无法与她匹配。

陆朔:……

“你们现在要回农庄吗?”周盛微笑的问莫默,看的却是陆朔。

莫默望着战斗力明显降低的战友们摇头。“暂时还不回去。”

“那我在这里陪你们吧。”他喜欢这种感觉,尽管那个黄冲让人讨厌,但他们这里的气氛让他很喜欢,尤其是刚才在台上大展身手的少女。一种坚韧无法理解的东西,他想这就是他为什么喜欢他们、愿意帮他们的原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