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危险的事/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九十章 危险的事

他是自由的,莫默没有拒绝,只说这是特种基地,让他别到处走动。

“默默,我能不能去医务室?”陆朔踩了踩地板,试探的问出心里话。

莫默看她小心翼翼地表情,微微笑了下。“想去就去吧,但别乱跑。”她的身份非同一般,现刘双将军也在,就更多一个撑腰的人,没什么好顾及这是不是别人的地盘。

“是!”陆朔俏臀一提,标杆的敬礼便撒腿跑,反差大到远处偷偷摸摸瞧她的人惊讶不已。

周盛瞧她越来越小的背影,心想真活力啊!在经过那么久的比赛后,马上就生龙活虎了。

猎鹰的医务室不小,但没血刺的大,设备也没血刺的先进。

陆朔冲上楼,不顾猎鹰士兵们的眼光,就大刺刺走进医务室。

先来的林飞虎已经做了检查,坐在一边的椅子上,几位被打伤的猎鹰士兵躺在外面的病床上,混身包着纱布,而最后被送进来的刘易则在里面的病床上,围满了军医及几位高官。

这么短短的时间,刘昴似乎就醒了,在跟刘双说什么,其他几位高级军官站在离床的三尺外,队列整齐。

陆朔走过惊讶的猎鹰重伤人员,撩开白色的帘子就进去,从后面抱住陆龙的腰。

她这个习惯还跟小时候一样,一直没改过来。这动作在以前是寻求保护,当然她现在也是因为不安才会抱住他,只是现在她都到陆龙胸口了,再做这动作就有点像恋人间的亲密。

陆龙反手拽住她,将她拉到身边,让她站好。

而原本平和与刘双交谈的刘昴看到她,顿时就激烈起来。“我就喜欢她!我要去血刺!”

刘双看到无辜睁大眼睛的陆朔,有些头痛。而看到这么大声吼出这话的刘昴,陆龙也很头痛。

“不行。”刘双关怀又带着魄力的讲:“还有你也不可以喜欢她。”

“为什么?我为什么不可以喜欢她?!”

“那你又什么喜欢她?”刘双觉得他一把年纪了还跟二十初头的孩子谈这个,着实有些难为情,但他必须打消他的念头。血刺一直是军部特殊的存在,如果血刺指挥官拒绝,他也没这个权力,更重要是他不希望因为自己而打破血刺的平衡。而至于陆朔,自己是怎么也会不允许他喜欢这件特殊兵器的。

刘昴全不知刘双的顾及,满是擦伤的脸深情款款望着陆龙身边的女孩,着迷的讲:“她神秘、未知又充满挑战,让人觉得靠近她就是危机四伏的世界,可却又像吸引飞蛾的烛光,让人着迷无限向往。”“我想追求她的脚步,看她奔跑起来比羚羊还快,战斗起来如风云涌动。”

也许是刘昴形容的太美好,医务室的军官及军医都看向陆朔。

陆朔缩了缩,使劲拽着陆龙的手。都看她干嘛?!是他蛇精病的乱幻想,关她什么事?!

“咳,小昴啊,这事先缓缓再说,你先把伤养好。”刘双觉得不能再让儿子丢脸了,叮嘱他好好休息就让军医上药,显然是不打算给他用珍贵的细胞修复剂,目的就是让他在这里养个十天半个月,消磨他对血刺与国家兵器的热中。

刘双不顾幼子的抗议,可以说是狠起心来铁石心肠那种。

离开里面病房的刘双走向林飞虎,想是要严肃处理这件事情了。

这是猎鹰与上级的事,陆龙向刘双告别,便带着紧拽住自己衣服的人离开。

陆朔紧跟在后焦急的问:“爸爸,刘双将军应该不会因为我打了他儿子,就更加冷落血刺吧?”

陆龙抿着唇,面无表情的绕着楼梯下去。

“爸爸?”

“叫长官。”

“是长官!”你快说吧快说吧。

难得听她这么听话,陆龙停下匆匆的脚步,望着满脸殷盼的女孩。

陆朔很精神的挺直腰,就怕他挑出自己半点不是。

陆龙要挑她毛病太多了,多到懒得说。见自己若是不告诉她,她会一直这么缠下去的陆龙,简要的讲:“刘双将军是个公私分明的人。”

所以?

“以后给我低调点。”这事若不是因为刘昴后面的话,就这么掀过去了,现在看来没那么容易。“莫默他们在哪里。”

听血刺不会被殃及,陆朔又乐道的跟上老实回答长官的问题。“还在那里等,苏仲文他们还没恢复过来,默默觉得暂时留在基地比较安全。”“长官,这事就这么算了吗?”虽然她将猎鹰部队的人都给挑了,还打了几个重伤入院,但这口气还是没发泄干净。

陆龙面无表情,黑眸平静透着冷冽的锐利。“他们会为这次事情付出代价的。”“去叫莫默他们集合,现在就走。”

“是!”

陆朔其实也挺担心的,毕竟毒鸩不知什么时候会出现,血刺现在这样的状况实在不宜反程,可当所以刺头们离开911基地,见到外面等候的熟悉面孔时,均吐了口气。

回到血刺第二天,陆朔正在完成小呆最后一块代码时,接到个超乎意料的电话,让她不得不放下手里事情离开部队。

“国豪,跟长官说下我出去了。”陆朔握着手机风一般的跑出基地,后面的国豪还伸长手臂问她去哪儿,可话还没问出,她就只剩个小背影了。

国豪摇头,自言自语小就是好啊,无限开发潜能,现在她这速度恐怕都能跑过梁柯。

陆朔接的这个电话不是别人,正是国防大里最美外交官易枫的,而且事情似乎很急,她才跑得这么不要命。

搭了的士快到国防大门外时,陆朔给易枫打电话,让他们出来说,她自己就不进去了。

放下手机,陆朔抬头远远望着国防大的标志,心里感慨万端。刚开学时她想韬光养晦,爸爸说要高调行事,现在她征服这座学校了,却害怕再踏入。想到怀安老师的鲜血在瞳孔中绽放出绚丽的死亡之花时,她脑袋当时什么也想不了,只能就那么看着他往后倒,感到他年青的灵魂在上升,想起跟他的谈话。

尽管后面假怀安取代了他,但他所用语气,所用词语,都是模仿怀安老师对自己的感情,这甚至让她回忆里还留有一笔假怀安的记忆。她不怕毒鸩,血刺也不怕,但他们最怕毒鸩殃及无辜,这是他们最无能为力的。她早该在进入国防大就想到的,复活岛之战自己暴露身份,毒鸩已经确认她的存在,就不可能这么轻易放过她……

“陆朔同学,你要一直在这里发呆吗?”一头飘逸的短碎发,在太阳下泛着光的金边眼镜,俊挺的鼻梁从下面这个角度看尤其的挺。

陆朔回神,看到近到眼前的帅哥,眨了眨眼睛。“易枫,你刚才电话里说的事是真的吗?”

易枫向的哥说了句抱歉,把车钱结了就拉她下车,走去另一辆。

看到打着蜡光亮光亮的豪车,陆朔想这国防大干脆别叫国防大了,直接叫土豪学校算了。

被塞进车里,陆朔意外的看到推理社团的人都到齐,顿时觉得他们那话不像开玩笑。“社长,你们确定机械人事件还没处理干净?”

李古边开车边回答她的疑惑。“潘导已经连续一周没来学校,并且也未向学校请过任何的假。”

“那就是无故失踪?”陆朔皱眉,没不出毒鸩对他的动机是什么。潘辰是大二的老师,自己只见过几次面,毒鸩要找也是找华生或推理社。

“上次是你和易枫一起去看望的老师,想问你在那次探望中,有没有发现潘导有什么易常之处。”

异常倒是没有,不过她那时大概猜到潘导请假的原因,但他后来决定回学校应该是想通了,现在他又无端失踪,如果是跟他有关还好,就怕真是毒鸩或是其它意外。陆朔摇头没有多说。

李古也没怀疑,想是他早已经问过易枫。“陆朔同学,抱歉在你休学时还来找你帮忙,实在是我们需要你,而这个事情怎么说也是你参与过的,想请你来完结它,不知道你是否介意?”

“当然不介意!”“社长,我也很想快点找到潘导。”

看她凛然认真的样,张惜兰从副驾驶反过身和蔼可亲的问她。“陆朔同学,你能解释一下机械比赛最后你留下的那段代码是什么代码吗?竟然能比过晓婷的半思想机械人。”

在他们面前,陆朔不敢自傲,谦虚解释。“一个复合式新概念代码,评审们会选我,应该是戴校彬先生已经创作出半思想机械人,晓婷有抄袭嫌疑吧。”

至今能写出半思想机械人代码的有几个?这就算是抄也挺厉害的啊,那到底是什么东西把它打败了?张惜兰探究的望着笑盈盈、温柔无害的陆朔,没有再继续问。

推理社一共五人来到潘辰导师的家。

陆朔作为新晋成员,又因担任职位等原因,由她按门铃。

门前落了层薄灰、鞋子整齐摆在门外、门上指纹被风打磨的残缺不全,一看这房子至少五天没人进出过。陆朔又按了次门铃,等了近五秒就对李古讲:“掩护我。”说完蹲下来直接撬锁。

李古诧异的看她,便几个人侧了侧身,将她挡住。

小区里不断有住户抱着宠物进出,看到走廊上几个年青后生,一位大妈好奇的问:“你们是什么人?”

大妈抱着只哈奇士,一边摸吐舌头的狗,一边探头往他们身后看。

易枫顶了下鼻梁上的眼镜,温和讲:“我们是国防大的学生,来找老师的。”

“哦哦,原来是国防大的学生,没事,你们继续、继续。”大妈念叨着现在的学生真是孝敬老师什么的,就抱着她那条狗进电梯了。

与此同时,陆朔已将门打开。

李古他们几个确定走廊无人后,一起进入潘辰导师的家。

潘辰导师的家还是和上次陆朔他们来一样,干净整洁,只是微微透着冷清,像被人遗弃的弥漫着死寂感。

王舒和易枫四下找了圈,没有看到潘辰导师。

站在客厅的陆朔扫了圈房间,便去书房。通常那能有意想不到的发现。

“看来老师没来学校那一天,就已经没有回这里了。”李古算计厨房里变质的食物,跟着走进书房。“有什么发现吗陆朔同学?”

陆朔在书桌上看到整齐码放着的大二课本以及那本文学书时,脸色舒展放心下来。“我想潘辰老师的失踪与机械人扯不上关系。”拿起那本书店迪塞尔看的书,陆朔靠桌上悠闲的翻了下。

李古注意到她手里的书,看到是本如烟的文学小说,不解。“难道潘导是自己消失的?”

“NO,找不到人,不代表他消失了。”看到书中的一处折痕,陆朔合上书本转遛圈眼睛看他。“社长,我确定这件事与机械人于关,你们可以回学校了。”

这房子不大,都来书房的王舒、张惜兰、易枫听到她这话有点意外,看了眼李古就讲:“陆朔同学,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我确实发现了什么,但我想这是潘辰导师的私事,你们还是不要参与进来的好。另外,我想既然导师选择离开,这就说明他不会再回学校,易枫学长你可能要有新的导师了。”

易枫探究的望着她,没有回应她的话。同样的,推理社的其他成员都缄默,没有一个人同意退出。

“陆朔同学,我们已经参与进来,如果你知道什么,请不要隐瞒的告诉我们。”李古发话,决定整个推理社意思的讲:“即使你们不告诉我们,我们也会继续查下去。”

陆朔微微一笑,抱着书决裂的道:“社长,你们不过是个推理社而已,真以你们是无所不能的侦探?你们所见过的事情,在我眼里不过是小孩玩家家,而我遇到的事,则是你们无法想像与碰触的。”“劝你们一句,别参与进来,不然你们就是自毁前程!”说完,陆朔手臂夹着那本书走过他们四人,头也不回的离开。

王舒他们看走掉的陆朔,转头望李古。

李古神色忧虑,眉宇轻皱。思量会儿,望向同伴们年青朝气的脸,便双手插口袋往外走。“这件事到此为止,收队。”

刚才陆朔讲那番话,确实让李古很生气,推理社是自建校初始便有,她这么抵毁推理社,就是否定几代人的努力,但最后她那句话,让他明白她为什么这么讲的原由。她是个担当善良的女孩,自知晓自己会为学校带来危机便休学不再进入国防大,现在也同样。看来这件事已经超出他们的控制范围,而他承担不起他们三个人的未来。

陆朔离开小区,径直去了上次那个书店。

书店的人比上次要多许多,走进去的陆朔把书放前台,转去层层叠叠的书架。

这里大多都是学生,身上还穿着各校的校服,三三两两成群成伴坐在过道里,让陆朔走路都得踮起脚尖。

穿过书架,陆朔望向那两排桌子。

没有,书桌上坐着的都是些老书课,他们手里厚厚的小说有的已经看了大半,想是不愿买书就来这里看,刚好还可以吹空调。

陆朔有些失望,暗揣难道是自己猜错了?

正想调头走,裤脚被人扯了下的陆朔,低头就看到坐在一排书架后面的迪塞尔。

迪塞尔身形高大,现在这般像学生一样坐地上的他,让周边的气氛非常不谐调,不过他穿的非常悠闲,没有中年男人的严肃,扎在这堆鲜肉里,倒也不是特别突兀。

冲她微微一笑的迪塞尔,挪了挪位置。

陆朔看了眼四周,见他们都在埋头看书,便在书架上随手拿了本坐下。“潘辰导师的失踪,是不是跟你有关。”无心翻着书本,陆朔直言道,没有一点婉转与预告。

对她的直接迪塞尔不觉意外,翻了一页书才开口。“是跟这事有关。”

“你们到底在做什么事?”

迪塞尔看了眼四周,合上本子起身时倾向她,在她耳边说了句:“换个地方。”

如果自己上次没有犯错,这是件非同一般的事。谨慎的想了想,陆朔跟了上去。

跟着迪塞尔进入一家安静的茶餐厅,两人先后坐在一个位置较偏的坐位。

“一杯橙汁。”陆朔熟练向服务员点了杯东西,然后无邪的问对面的迪塞尔。“不介意请我喝一杯吧?”

迪塞尔不在意的笑了下,点了跟她一样的。“随便喝别人的东西,是个不好的习惯。”

“我没有随便喝,我是真的渴了。”她从基地马不停蹄跑去国防大,然后再去潘辰的家,再后跑来这里,是真的渴了。

看她稚嫩的脸上满是认真,迪塞尔不得不再次审视她,但即使知晓她不是寻常的孩子,还是忍不住将她归纳为孩子,对她有少许宠溺的问:“你很关心潘辰?”

“关心他?”陆朔脸上闪过抹笑意。“迪塞尔,我可不是烂好人,对只见过几次面的导师关心到这个程度。”

“这么说是因为我?”

“可以这么说吧。”“所以你能告诉我,你到底在筹谋什么吗?”

“先生、小姐,您们的橙汁。”正在迪塞尔张口时,服务员礼貌的送上饮料。

等服务员离开,陆朔捧着大杯橙汁一口气吸了大半。

看她吸得这么急,像个孩子似的宁愿花许多力气去吸,也不愿直接用杯子喝。迪塞尔看她吸得面红耳赤,嘴角露出浅笑,却在开口时彻底隐去。“一件非常危险的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