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血刺新成员/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九十一章 血刺新成员

“一定有个原因,我想听故事。”冰凉的液体流进肚子,长吁口气的陆朔眨眨眼睛望着迪塞尔。

迪塞尔点头,搅了搅杯里的橙汁犹豫会儿才讲:“我不是个喜欢讲故事的人。不过我想既然有人愿意听,讲讲也无防。”

陆朔安静的撑着下巴,表示她会是个好的听众。

“潘辰是我堂哥,退下来前在32师担任连长,本来再过一年他就能升校官,是因为我他才会被迫退下来。”迪塞尔目光变得遥远,刻意压制的语气让人更好奇这背后的故事。

陆朔咬着吸管轻轻的吸了口,瞧着这么一个刚毅的男人,想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才会让他被国家队除名,成立困兽犹斗。

察觉她的视线,迪塞尔看着她水润透亮的眼睛问。“你上次不是好奇我为什么会和新锐军发生冲突?”

“一定不是因为总统阁下。”

“是因为雷振山将军!”迪塞尔说出这个名字时还是很平静,只是脸上的狰狞之色出卖了他。“那个时候雷振山还是国家队的常客,他表面不说,实则心底是希望我们输。”

“一个老人的变态心里!”

“那次也不例外,也可以说是例外。”迪塞尔恢复冷静,气息平稳的讲:“在后来我才查清,他当时是急需要大笔钱来替补他背后所做的项目空洞。”

雷振山现在已不在服务期,有自己的项目不奇怪。陆朔想了想,觉得这事情没那么简单。“所以你输了比赛?”

“不,我赢了。”

陆朔再次展露笑颜,为他的忠诚。看来资料上说的没错,他是一个不畏人权的拳手,从未出现过打假拳的事情,不管摆在他面前的诱惑有多大。只是他害雷振山输钱,那个老头一定不会放过他。“雷振山找你麻烦了?”

“在比赛还没开始他就来找过我,并且以我妻儿的性命做赌注。我若赢,她们就输,我若输,她们则赢。”迪塞尔说的平静。

陆朔却听得心惊肉跳,没敢出声。这个时候,似乎已经猜到结局了。雷振山那样一个见惯生死的人,当然不怕杀一两个人,而且迪塞尔到现在还不能将他如何便可看出,正规途径是不可能公正,而私下解决?雷振山哪次出入不是兵哥们保驾护航?

迪塞尔突然笑起来,几分落寂与嘲讽。“在我赢得数十万人的欢呼时,谁人知道我心爱的妻子与孩子已和我阴阳相隔?”

“……那个,你是好样的。”陆朔想了许久,憋出这么句。他确实是好样的,但事件太多无奈。他为国家赢得比赛,却输了最亲的两人,谁对谁错已不用明说。可雷振山那样一个连爸爸都不敢轻易怀疑的人,他一个小小的拳击手又能如何?

“这句话我听过太多次了。”迪塞尔无所谓的讲,喝了口橙汁。

陆朔琢磨琢磨会儿,便问。“我能帮你做什么吗?”雷振山那个老不死的,刚好她也挺讨厌他的,如果迪塞尔这里可以利用,她不介意跟他合作。这也是她为什么会选择跟他保持联系的原因。

“我需要知道他的行踪。”

“没问题。”既然是相互利用,那有什么就可以摊开来说。“那么迪塞尔先生,你拿什么和他抗衡?”

“一号,我虽然不清楚你为什么要帮我,但事件过后,你会发现我这是在送你一份大礼。”

“我现在对礼物一点都不感兴趣。”一提到礼物,她就想起毒鸩那晚发给自己的信息。

见她对自己抱有怀疑,迪塞尔没多讲,只道:“我会有办法摧毁他,只需要你这道东风。”

陆朔警惕起来。“迪塞尔先生,如果你不将计划告诉我,我很难相信你的话,同时也不会是你的东风。”

“这么想知道?”

“这是起码的信任。”

“告诉你也无防。”迪塞尔叫来服务员结帐,就对充满防备的陆朔讲:“边走边说。”

**

听过迪塞尔的计划,陆朔不觉特别好,但也可行,于是便答应帮他,最后在要分开时问他潘辰人在哪里。

“堂哥现在在一处安全的地方,雷振山知道他的存在,我不想连仅剩的亲人也失去。”迪塞尔说这话时望着远处,像在回忆。

看他浑身弥漫着一股凄凉之气,陆朔点头没再多问,和他说了句再见便上了公交车。

站在窗户边的陆朔看慢慢倒退的迪塞尔,皱了皱眉。她总感觉,事情没这么简单。

而望着汽车走远的迪塞尔,视线从温醇变得阴沉,转身走过超市买了大堆食物。

一处豪宅里,潘辰听到脚步声睁开眼看向走进来的人,表情没有不愉和反抗。“迪塞尔,你停止吧,你这样会毁了许多人。”

迪塞尔把食物放桌上,看着绑在床上的潘辰没有一点动容。“我还有什么可毁的?身名?家庭?堂哥,我是不会停止的,除非雷振山死!”

“你是没有,可那些跟着你的人有,我也有!”潘辰情绪有些激动,被束缚的四肢不住撕扯,想坐起来苛责他。

许是潘辰的话唤醒了一点迪塞尔的良知,他缓下语气稳操胜券的讲:“我不会做没把握的事,等事情结束你还可以回去国防大。”

“张宾!这么多年,你还不知道雷振山是什么人吗?!你惹不起!没有人能惹得起他!”

被叫本名的迪塞尔,突然无比自信的讲:“有,而且我找到了。”

陆朔既然答应帮迪塞尔,回去就动手查雷振山的行程,可是接连两天都没有一丝半点收获,显然雷振山的行踪受到保护。

想了想的陆朔决定去陆龙那里打探一下,刚走出实验室就看到周佳佳在向她招手。

望望左右确定他是在叫自己后,陆朔小跑过去。周佳佳在血刺的先进药物下,已经恢复正常面貌,被猎鹰打的熊样以找不着任何痕迹。

“佳佳,找我?”

周佳佳瞧了下四周,八卦的拉她进角落神神秘秘的讲:“小美人,听说我们要有新成员了?”

“不是吧?”陆朔露出很震惊的样子。“不是没有新兵特训周吗?怎么会有新成员?”

“听说的,也不知道具体什么情况。”周佳佳说着叉腰望走廊的摄像头。

那玩意儿也正调动方向看着他。周佳佳无视它,尽管无论如何都是暴露在管家的视线下,可说话与手势还是挺神秘的。“小美人,要不你去向长官探探风?”

“新成员什么时候来?”

“应该就是这两天。”

“嗯,我去问问。”正要去找陆龙的陆朔没有犹豫多久就爽快的答应了。实则对于血刺会有新的成员,她一点也不意外,并且也知道来者是谁。

除了那位公子哥,还能有谁?想到猎鹰医务室被自己打得凄凄惨惨戚戚的少爷,陆朔就头疼。她又没招谁惹谁,这麻烦事儿就找上门了?而且还是大麻烦!她得好好安抚安抚一下爸爸才行。

“报告!”

“进来”

陆朔正军步走进去,挺直小腰杆向座位上的指挥官敬礼。

陆龙没看她,继续盯着全息屏上的图形。“有事就讲。”

探头瞄到他看的是张世界地图后,陆朔踮起脚尖走近他,指指门。“长官,能先关门吗?”

陆龙瞥了眼门,让管家关上。

门一关上,陆朔就咧嘴笑。“爸爸,我听佳佳说基地要来新人?”

“嗯。”

“刘双将军的儿子?”

“嗯。”

“爸爸,你居然同意了!”

“……”

陆朔绕到他身后,仔细瞧他紧抿着唇的模样,又瞧了瞧他肩上的双杠与满星,再瞧自己的……,一颗星星都没有!

在嫉妒与恨的促使下,陆朔才不管他的军装穿的多整齐,从后扑过去就挂他肩上,一手勾住他脖子,手指抠啊抠啊,想看看这些星星能不能抠下来,如果能抠下来,她就借机鄙视这些都是豆腐渣工程,其实也没啥了不起的,如果不能抠下来呃,那就不能吧。

“损坏长官私有财产,扣双倍工资。”陆龙依旧没看她,望着全息屏的眼睛眨都没眨下。

“小气!”陆朔悻悻的收回手,双手搂住他脖子使劲蹭了蹭。“爸爸,我对你可是忠贞不渝啊,你不能因为别人喜欢我就迁怒我。”

“嗯。”

“好冷淡!”

听到她的埋怨,陆龙挑眼帘斜了眼背后的少女。“陆朔,你觉得刘昴怎么样。”

“耐打耐操,稍加训练,也不失为一颗好苗子。”陆朔回想那家伙惊人的毅力,忍不住夸赞他。“就怕人家大少爷受不得苦。”

“这是血刺。”所有一切都要听他的。

陆朔转了下眼珠,好奇的问。“爸爸,要是刘昴去刘双将军那里投诉你,你怎么办?”

“他不会。”

“这么肯定?”

陆龙把她拉过来,瞧着她莫测的笑了。“不是还有你在?”

她在顶个屁用啊?

看她疑惑的大眼,陆龙揉了揉她脸,刚靠近快要碰到唇时,听到管家的话便放开她,整装出去。

闭上眼睛等着被亲的陆朔,被他推开后眨眨眼睛,扭头看快走出指挥室的陆龙心里咆哮。亲完再走呀!

“管家,清除十分钟之内的记录。”陆龙淡漠的边走边吩咐。

“是的,陆龙大校。”

追着跑出去的陆朔在跑到他身边时急刹车,尊敬的问:“长官,有任务?”什么事重要过接吻,嗷,她想接吻啦!

“管家,让大家集合。”陆龙昂首阔步,下达完命令才讲:“新人迫不及待,我们得出去迎接。”

那个刘昴这么快就来了?忒迅速的了吧?陆朔停下脚步,看他高大的背影皱了皱眉。怎么感觉爸爸有点兴奋呢?爸爸,那是玻璃做的少爷,再怎么耐打耐操你也不能动呀!

莫默他们刚立正完,一辆沙漠迷彩的东风铁马就缓缓驰进血刺基地,在血刺百来号人的注目下,停在二十米开外的地方。

驾驶位的橄榄绿兵哥下车打开双开式的门,立正一旁等里面的大人物下车。

车里先是探出一个脑袋,明黄色的头发在大阳的折射,耀眼非常,宽松的迷彩作训服像休闲装一样穿在他身上,实在有辱他肩上的军衔。

见他下车,站在车门边的兵哥忙从他口袋拿出帽子,拍了拍弄平整些再递给他。

黄毛上尉一手拿过帽子,一手拿着行李反吊在肩后,就一步一摇像个蛇精病似的走向列队。

瞧着这么个人,瞧着这么个兵渣,极度厌恶对军装不重视的陆龙,没有剪掉他的头发,没有让他把衣服重穿一遍,甚至没有让他罚站。

陆朔在下面瞧的心惊胆战,怕爸爸在他第一天报道就告诉他什么叫重伤入院。

陆龙只扫了眼刘昴,没有过多的瞧他,转向自己的部下沉稳简单的讲了几句。“血刺从今天起多了一位新人,就是站在你们面前的上尉。”陆龙采用了陈述语,似只是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确实,血刺真的要加入新血液,刺头们一定会是兴奋的,可怎么瞧着那孩子都不是颗好枣呀?还是上尉级别!他站过军姿么?

“不要议论,不要犹疑,他父亲是刘双将军,你们记住这点就行了。”没多废话,陆龙再次看向扎眼的新兵。“新兵,来个自我介绍。”

被他望着的刘昴不由自主心里一悚,走前几步看着一个个严肃直视前方眼睛都不眨下的刺头,犹豫的深吸口气:“大家好,我叫刘昴,刘阳河的刘,昂首阔步的昴,以后请大家多指教。”

虽然形像打了负分,不过礼貌还是有的,这番恭谦的话让他勉强加了一分。

莫默带头鼓掌,掌声只持续几秒便停止,看来大家对这个程咬金都不怎么热情。

“莫默,带刘昴上尉去宿舍,十分钟后带他出去遛遛。”

“是长官!”

噗!遛遛?又不是狗,而且爸爸刚才叫他新兵,根本就是没将他列入血刺队伍里来,不过想想也没什么好意外的,爸爸没叫他菜鸟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了吧?

被指挥官这么直接的说出他是有后台,也因为有后台才能进入这里的刘昴,没有感到不愉,解散后提着包就跟个叫莫默的人身后,不断跟他打听这里情况。

陆龙看莫默和刘昴走去寝室,才走向还停在基地里的东方铁马,向后座的窗户敬礼。“将军。”

玻璃滑了下来,坐在里面的刘双点了点头,望着刘昴走去的方向无奈的讲:“陆龙大校,小昴就交给你了,在可承受的范围内,随你管制。”

“将军,什么样是属于不可承受的范围。”

刘双想了想。“活着,我想他活着。”

“下官明白了。”

**

“莫默,血刺这里平常都是几点起床?是不是跟猎鹰一样七点?”

“我们这里六点。”

“啊,提前了一个小时呢,那是不是早休息一个小时?”

“十点熄灯。”

“怎么一样?哎这个也无所谓拉,莫默我向你打听个事儿,那天跟我打擂台的那个女孩,住哪间宿舍?”

走进一间空房的莫默转身注视他,语气不变。“刘昴上尉,在部队请叫我副队,至于血刺的具体规则管家会告诉你,关于你最后打听的事儿属于私人信息,我无法透露给你。”“再有,你还有五钟的时间整理内务,每天早上六点半、十二点半至晚上的七点半是检查内务时间,内务不合格者第一次口头警告,第二次关禁闭,第三次记过,过满三次清出血刺。”

刘昴瞠目结舌三秒,接着扔下包迅速收拾。

莫默看他还算配合,没有特别为难他,只是习惯性的减少两分钟,结果是他当然没有整理好内务。“时间到,我带你去熟悉基地。”

“还没到时间!”俊秀的大男孩大声的吼。

莫默没理会他的话,转身往外走。“你会习惯的,如果你想留下来。”

刘昴握了握拳,郁闷的跟上去。

血刺空降个金贵的少爷,指挥官没多大负面情绪,只是言语间有种他可有可无的意思,先前那一通话就知道,再一个血刺成员的心理素质都挺好,没有因为这个有后台的少年就乱了秩序,大家伙还是该训练的训练,该做饭的做饭。

唯一超乎陆朔意料的是,那位大少爷竟然没有耍少爷脾气,莫默说干什么就干什么,虽然没有一件事做好,但总的来讲还是个安份的兵,不至于全体刺头讨厌他。

解散后,陆朔见陆龙走去那辆极少见的东方铁马时,自己又回了实验室。从爸爸那里获得雷振山的消息不可行,自己只要一问出口他就会怀疑,接而他再铐问一下,自己就什么都吐出来了。因为即使自己不说,他也有的是办法查清楚,所以一切只能靠自己。

陆朔在帝都所有频道上搜索他,这个工程有点大,可能要费点时间,但这是她能想到的唯一不惊动别人的方法了。

设置好信息,陆朔转身看台子上机械中间的小芯片,下巴抵着台面瞅着它许久,便开启电脑,投入小呆的最后工程中。

“这里是实验室,对面是机械装甲楼……刘昴上尉,实验室不可以随便进……”莫默话还没说完,刘昴就推开实验室的门,消失门内了。本庆幸想陆小姐应该不在,但下一刻就听到刘昴亢奋的声音,顿即皱起眉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