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呆萌的诱惑/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九十二章 呆萌的诱惑

这个刘昴,还真是胆大妄为!这里可是血刺!想到在猎鹰擂台上他倒下前说的话,莫默立即走了进去。

“啊,机械师!我就知道你会在这里!”刘昴看到她惊喜的大步走过去,穿过若大的样品陈列,似后面有魔兽追赶的迅速与迫切。

听到声音,陆朔从维思殿堂出来,甩掉脑海里乱飞的代码看眼前的大男孩。“上尉,你有事?”卧操!一个新兵军衔都比她高!她讨厌他!讨厌他!

“和你聊天不知算不算事?”刘昴像青葱少年的天真问,扎眼的五官和头发,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无比轻浮不可靠。

陆朔看过他资料,就在打完人的当天。二十岁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的年级,海外留学回来,也许是刘双保护的太好,又或许是国外文化,总感觉他太纯真了?有点傻气又独断独行,纨绔的不在意别人说什么,被大家排斥还自我感觉良好。

三个月前进入猎鹰,这就不难解释为什么前段时间五大偏爱猎鹰了,现在这位“公主”让血刺做了驸马爷,不知道五大会不会转移对猎鹰的宠爱。陆朔想到这里,想着是不是该对他客气点?

“陆小姐,是不是打忧到你了?”

“刚好在做事。默默,你带来的?”陆朔看向走来的默默,指了指面前的刘昴。

莫默点头。“我马上带他回去。”

“嗯。”陆朔点头输衔不输阵的对刘昴讲:“上尉,血刺有许多规矩,你可要快一点适应过来哦。”说着天真无邪的笑。你丫的要是敢乱来,或是让爸爸不开心,老娘有的是法子治你。

刘昴完全被她的笑迷惑,腿下生根般的就是不走。

“刘昴上尉,在血刺请你记住以下三条。第一服从!第二服从!第三还是服从!”“如果违抗上级指令,任务中直接击毙,非任务强制劝退!”

一直感觉这个副队是个性格很好的人,突然听他这么严肃的吼出这些话,刘昴不得不正式,望着浑身充满煞气的莫默,犹犹豫豫半晌,还是一步一回头的走出实验室。

也被莫默这番话唬到的陆朔缩了缩脖子,在被莫默看了眼时,立即傻笑的目送他们两个出去。真是,莫默他这话,其实是不是也有一半说给自己听的?

里面的机械师在深刻的反思自己,离开实验室的刘昴又聒噪起来。“副队,你好像很尊敬那个女孩?”

“部队里所有的人都必须尊敬她。”带他去另个地方的莫默,沉默的回答他的所有问题,没有不耐。现在他似乎有点明白,为什么长官让他带他出来遛了。这样的公子哥,也就他能忍受吧?想到自己那一帮战友,莫默心里刚升起的那点烦燥立马消失的干净。

“为什么?因为她是长官的女儿?”

“因为她是机械师!”

**

自下午跟副队一番“深入”了解后,刘昴对那个女孩更加好奇了,当天晚上打了饭就坐她旁边,惹得一干刺头个个抬头望他。

莫名就被万众瞩目的刘昴,挠挠头迷茫问:“我不可以坐这里吗?”

也不是不可以坐,只是机械师身边的位置一直是长官的,做为军花的父亲,他当然不可能随便让一个刺头近了女儿的身,这是所有刺头都这么认为也是最合理的原因。

周佳佳扯了扯嘴,低头吃饭。反正长官会教训他的!娘的,反得倒挺快的,把血刺当什么了?你这么个破玩意儿还是快滚回妈妈的怀里吧。

其实别看血刺表面很平静,但谁会喜欢这个特权进入的少爷?话说当初机械师还是凭着塞浦路斯那一战进的血刺,后面也是特训过来的人,而且人家是指挥官的女儿,这可是直系血亲(不知情的刺头),你一个外来客算啥玩意?所以都有看他倒霉的心理,就连莫默都没提醒他那是指挥官的位置。

于是因为一些事情晚了那么会儿的陆龙,看到鸠占鹊巢的兵蛋子,平静一句:“新兵,你坐错地方了。”

刘昴抬头望冷酷严肃的陆龙,不知是被吓到了还是怎么的,竟一时忘记反应。

莫默在桌下踹了他脚。惊醒的刘昴还是知道指挥官与部下之间的关系,立即端了盘就转移阵地,期间慌张的甚至连长官都没有叫,就有多远滚多远了。

那样的金贵少爷,被长官吓到也不奇怪,放下筷子的莫默等人,在陆龙入座并且动筷时才继续吃饭。

陆朔扭头瞅着跑空位的刘昴,总觉得他似乎很怕爸爸?好吧,她以前也很怕,但按理来讲他父亲是刘双,血刺是五大下面的,他这个少爷横着来都没人敢明着拿他怎么样。那为什么会像看到大灰狼的小兔子?而且他还很怕被强制劝退。

“吃饭。”

冷低浑厚的声音,惊得陆朔唰扭头时,听到自己脖子“嚓”的响了一下,顿时不适感蜂拥而来。呜……她也很怕爸爸!

陆龙侧头瞧了她眼,深邃的眼睛淡漠锐利却又有点和以往不同。“部队是个严肃的地方,陆朔士官你身为老兵应该以身做则。”

捂着脖子的陆朔刚还在丝丝缕缕破析他视线里的另种情绪,就又听到他冷峻指责,呆愣的想:以身做则了?这不是莫默他们的事吗?转念一想,他可能是知道自己在实验室对刘昴笑了的事,便低着头笑。这老男人怎么那么喜欢吃醋啊?上午去安抚他时还表现的那么无所谓,现在就扯到老兵新兵身上了?

“长官,我虽是老兵,可在许多事情上面,都还需要向各位长官学习!”陆朔说着看梁柯、魏勇他们。NND,都是军官啊,都是军官!就她一个士官做个毛则。

陆龙沉默,望着她若有所思。

陆朔被他看得小心脏直跳,立即装做什么没说,埋头专心对付面前的饭。

“知道需要学习是好事,饭后来指挥室一趟。”

陆朔心里啪哒,漏一拍。才不去才不去,去了只会欺负她,哼!

可结果,吃完饭后她还是洗/白白送货上门。

“爸爸,有什么事?”特意换下作训服,把自己好好收拾番的陆朔跑进指挥室,摇远的望着里面指挥官天真无邪的问。

陆龙抬头就看到门口长发飘飘“弱不禁风”的少女,失神了会儿才正正身,指了指对面的全息。

陆朔老实听话的坐到全息屏前,叙旧无意又矜持的问他。“爸爸,有什么事你就说。”努力睁大眼睛,尽可能的让自己显得又好欺负又天真可爱,就是俗称的呆萌?

陆龙除了第一眼失态后,现在对她不论是卖萌还是撒娇,概不买帐的讲:“做个测试。”

“什么测试?”听到有正事,陆朔收拉收拉起情绪,正经起来。

“考核测试。”

又考核?现在还是中旬吧?而且她都没听莫默说起过。陆朔满肚子疑惑,还是开始接受考核。

“陆朔士官,在本基地你认为自己做的最成功的一件事是什么。”全息屏突然变成宇宙的背影,白色的透明框提示一个问题,冰冷的电子合成音程序化的问她。

最成功的事?陆朔皱眉仔细回想。“是在血刺军团,还是只限本基地?”

“你没有反问权力,请回答你的问题。”

问问都不行,拽屁。陆朔心里默默骂了句,想了想便讲:“我做的最成功的事件,是我留在了这里,和莫默他们成为了战友。”

“你对战友的理解是什么。”

“信任、信念、不抛弃与不放弃。”

“对于冷焰少校的离开,你有何想法。”

“他将最美好年华献给了祖国,现在他该去实现自己的价值与他生命中的另种大爱……”

考核整整持续了一个小时,等考核结束后,指挥官只平静的说了句:“陆朔士官,你可以下去了。”

陆朔:……

“爸爸,来个晚安吻。”

“下去。”

“亲一下会死啊。”

“下去!”

下去就下去。瞧陆龙一幅吃人的脸色,陆朔磨磨蹭蹭的离开。

看她飘扬的长发最终消失白色的门外,陆龙松了口气,回寝室冲了个冷水澡,便又回指挥室对管家讲:“让莫少校带大家去看日出。”

“是的,陆龙大校。”

经过两天的搜索,陆朔终于查到雷振山的动向,又经过几天的反复观察,确定他每天必经之路后就走去找迪塞尔。

“目标出现,目标出现。完毕。”

“目标离开基地走向了公交站。完毕。”

“目标上了51路公交车。完毕。”

“蝴蝶跟上。完毕。”

“蝴蝶已经跟上。完毕。”

陆朔靠在窗户上看着途中的风景,心想自己这么做对不对?她对雷振山仅仅是怀疑与不喜欢,如果怀疑不成立,那他们之间并没有深仇大恨,她不应该为了一个迪塞尔就连累血刺。

但如果对雷振山的怀疑成立呢?那她就可以借迪塞尔之手,不费一兵一卒杀掉雷振山,清除国内的内患。

犹豫思想挣扎间,陆朔下了车,走去那个离车站不远的书店。

一辆车紧随停在书店外面,车主人没有下车的意思,停了会儿便走了。

“蝴蝶确认目标跟一个男人在一起,有图有真像。完毕。”避免陆朔同学起疑,王舒用相机拍了一张照片就开车与李古他们汇合。

离书店不远的饮料店里,接收到相片的李古用电脑迅速配型,在王舒进来时已经找到那个男人的名字。

“张宾?”张惜兰、王舒两人看到名字十分吃惊。

“张宾五年前是很厉害的拳击手,现在他怎么跟陆朔同学在一起?”张惜兰以前非常观注这个拳击手,每次他的比赛都会不断演算他的下一招会是什么,有时候演算对了她会很高兴,错了也不放弃,只是五年前他从擂台上消失,她因此难过了好一阵子,所以现在见到他才会这么惊讶。

李古又查了他的资料,发现只有最基础的,就连张惜兰知道的都比资料上多。

“社长,他们离开了。”易枫看到对面街上的两人,叫李古他们。

推理社四个人全扒玻璃上瞧,引得店长也好奇伸长脖子张望。

“他们两个看着不像朋友。”张惜兰指着玻璃讲:“他们刻意保持着距离,虽然在笑,但没一个真心实意,还有就是张宾似乎有点紧张,每次他一紧张就会儿握拳,别人以为是拳击手习惯性的动作,这是我多次演算后发现的小秘密。”

“你们这是在看什么?”什么没看到的店长凑近他们,往他们的方向瞧。

四人忙坐正身,易枫对女店长笑了下,略带风趣的讲:“在看美女。”

“美女也看美女?”店长疑惑的看张惜兰。

张惜兰呵呵一笑。“我也喜欢美女。”

推理社与店长:……

王舒是那种闲得蛋疼能把毛毛虫有几条腿都能数一遍的人,现在张惜兰发现这个张宾的不常寻,他当天就抱着电脑没撒手,在经过几个小时一点一点的资料收集后,吓了一跳。“呵,这个张宾可够精彩的,你们看看这个。”王舒把发热的电脑推到桌中间。

李古、张惜兰、易枫凑了过去。

几分钟后,他们四人分别先后坐回坐位思考,最后视线都聚向李古。

现在片段有些契接不上,需要一个人将它推理计算整顺了,他们才好知道陆朔同学为什么会跟他在一起,是否与潘辰导师有关。

“从这资料上唯一能够肯定的是,张宾之所以会被国家队开除,完全是因为得罪了雷振山雷老将军,至于什么原因让他一个平凡的拳击手认识雷老将军,又发生冲突,这个我们暂时还不知道,也不需要弄清。现在我们知道他化名迪塞尔,曾开过地下格斗场,目的是为收集资源及收揽许多优秀的拳击手。”李古望着资料计算的讲:“被国家队除名、与新锐军发生冲突,这说明他跟雷老将军之间的恩怨很深,这个地下格斗场的目的是金钱、人脉、打手,以这些来看,他是想要抱负雷振山。”

“雷老将军哪是他能动的?别说进出兵哥们保护,还有不知名的机械人,别忘记了,提出机械人代替战争的人就是他!”

“所以他找上了陆朔同学,从而让对机械颇为熟练的血刺帮他。”

王舒摇头。“血刺不是傻子,怎么可能跟雷老将军过不去?”

“这就是张宾为什么会跟陆朔在一起的原因。”李古说着望向他们几个。“如果陆朔同学答应帮助他,血刺就势必牵扯进来。两种结果,第一个是血刺同意,第二个是抛出陆朔同学这块玉,引血刺那块砖出来,但结果不管如何他都是成功的。”

“那现在要去找陆朔同学吗?”易枫言语间不自流露出关切之色。虽然以前被她威胁去参加操课很没面子,但后面收益成效让他挺惊喜的,都能看到腹肌了。

李古摇头。“陆朔同学再怎么厉害也还是个孩子,这事得找她爸爸陆龙大校。”

“谁去?”

所人都望着易枫。

易枫:“!”

想到被陆朔同学叫来“搬”他的几个兵哥,又想到五一前那晚的远远一观,易枫脸色变得苍白。“能换人不?”

“时间紧迫,越早让陆龙大校知道越好,易枫你现在就去。”完全无视他话的社长李古。

“你是我们的外交官,不由你去,谁去?”张惜兰义正言辞。

王舒幸灾乐祸。“该是你出场的时候了,最美外交官。”

易枫见他们三个站一边,便霍的站起颇有英勇就义之势,走出社团时指着王舒扔下句。“二十年后你就是太监!”

趴桌上的王舒唰的坐直。

**

开车前往血刺基地的易枫,一路不断在心里演练各种见面时需要说的话,像个去见岳父的毛头青年,当然,他可不敢有那个想法,现在光让他通风报信说两句话都这么困难,以后天天处一起,他觉得他会短寿。

不停的想着开场白,以及如何阐述这次事情的易枫,即使在高速路上开到五十码,都还是来到了血刺基地的范围。

在路边停了车,对镜子整理仪容的易枫,又演练一遍时,玻璃被人敲了两下。

易枫谨慎起来,在外面的人矮下身看清是谁后才放下车窗。“陆朔同学?”

“开门。”陆朔拍了拍车门,有点简单粗暴。

易枫开了车门,自己主动移到副驾驶。

陆朔坐进车就碰一下关上车门,动作间隐含几分狠厉,让被她威胁过的易枫心头一跳。

“易枫学长,你是来找我的吗?”陆朔近距离看他养眼的脸,语气不禁柔了三分。

易枫望了望血刺的大门,又看她,犹豫一下没有告诉她来因。“嗯,想问问你潘导的事情。”小孩子都好强,如果告诉她,她被人利用了,一定会很难过的吧?

陆朔眯了眯眼睛,纯良的笑了下后便不和他绕弯子。“易枫学长,你们跟踪技术很差,代码也很俗,蝴蝶是王舒学长吧?他一大男人用着也不嫌娘。”

易枫诧异。“你怎么知道?!”

“别忘了我是机械师。”陆朔说着认真严肃的讲:“易枫学长,你们想到的我都想到了,这事我另有打算,你们别参与进来,也别告诉我爸爸。”

“陆朔同学我们这是担心你。”

听到这话陆朔发自内心的笑了,眉飞色舞的豪气讲:“我参加战争时,张宾恐怕还没打过一次真正的比赛,你们都还在打酱油。”说完便推开车门下车。“就这样,你回去吧。”

看她嚣张的背影,易枫心说我打酱油时,你还不知道有没有出生。

第二卷明天就完结了,是万更昴,也快月底了,妹子们有啥扔啥,还有梦梦,香瓜在这儿等着你昴,嘿嘿。

第三卷又会是另一场不可预测的旅程、战场、爱情、战友情,都会是一个志的飞跃,我们的小朔朔也会变得更强、更成熟、更为他人着想,但绝不是圣母,陆爸的温柔只给陆朔,陆朔的情只给爸爸、战友、血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