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第二卷完)/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九十三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第二卷完)

“我跑不动了,实在跑不动了。”陆朔刚一走进血刺大门,就听到刘昴悲惨的呻吟,让她甚是怀念以前训练时的光景。

“跑不动也要跑。周佳佳!”

“到!”

“拖着他穿越六百米障碍物去移动靶场!”

“是!”

副队一声令下,周佳佳拽起地上不成人形的刘昴,就匍匐进行急速爬行,接着负重一个人的体重跳过壕沟,让意识还清醒的刘昴直骂他们不是人,同时心里升起小小的心虚。

周佳佳没啥感觉的带他过了障碍物,进入靶场把他扔地上,自己秒速组装好枪支射击,完毕报靶是意料之中的十坏。

陆朔像巡视的军部领导,昂首阔步走到摊成软泥的刘昴面前,居高临下的瞧他。

累得想大睡一觉的刘昴感到有人走近自己,艰难张开些眼睛看到是谁后,唰的睁大眼睛,即惊喜又惊讶。惊喜能见到她,惊讶她为什么不用参加训练。

“刘昴上尉,是不是很累?”陆朔嘴边噙着笑,颇有点当年的小白?不对,颇有点当年白副教官的气势。

刘昴诚实的点头。累,累得他站着都能睡着。昨天晚上突然搞夜袭,跑一晚上跑到山顶说看什么日出,然后又跑回来,他们连早餐都没吃就又要继续基地内的训练,吃得消的都不是人!

“人总是要不断挑战极限,才能突破极限,如果你不想突破……”陆朔嚓啪几下将步枪组装好给他。“如果不想突破,你可以哪来回哪去。”

惊呆瞧她手里的枪,又看她精致带着几分稚气的笑脸,刘昴吞了吞口水,犹豫不决的盯着枪。

“看来你是想走,我会告诉长官……”

“不!我没说要走!”刘昴迅速夺过她手里的枪,便转向靶场专注射击。

见他继续训练,陆朔起身向莫默点了点头就离开靶场。

莫默转身看她渐渐变得坚强自信的背影,欣慰的同时转向刘昴吼。“转去下个课目!”长官想让陆小姐来激励他确实是个好办法,只是……这少爷也忒幸福的?怎么可能!想都别想!

刘昴继续被副队摧残,陆朔回到实验室静坐了会儿,就动手将小呆的全部程序进行装载。

她写的时候是分一块一块进行,这一个是防止盗窃,二个是让它们形成独立体,这样别人破解时就会困难许多。

装载需要几个小时,陆朔去机械装甲搂,搬运那套从戴校彬那里订制的最新器材制作的机型。

机型很大很重,它还不能变身,重量超乎陆朔想像,她连移动都办不到。

这玩意儿怎么这么重?陆朔又推又拖更本没有憾动半分后,气喘吁吁坐地上,靠着比自己还长的纸盒歇气,同时想自己要怎么把这个大家伙弄进实验室。

用折分法:一件一件搬?她又不是蚂蚁!那么找个推车?她怎么弄上车?!叫莫默他们帮忙?太麻烦了,她还是直接把东西拿来这里组装好了。陆朔没想出个可行的方法,摇头往实验室走,打算转移工具。

“陆朔士官。”

“爸爸?!”听到熟悉的声音,陆朔惊喜的抬头看他,接着不容分说,拉起他就走回机械楼。“爸爸,小呆的编程我写好了,我正要组装它,可它太重我搬不动。”说完眨着眼睛可怜兮兮的看他。所以你帮我搬吧,快帮我搬去实验室。

陆龙扫了眼长一米五、宽五十五厘米、纸箱正面白纸上写着各项参数的大箱子,便瞧着急切的陆朔反问:“你觉得我能搬动一个重一百五十公斤的机械器件?”

陆朔:。

她只知道爸爸厉害,没注意到这箱子原来有三百斤重。“那怎么办?”

看她急得直皱眉,陆龙轻描淡写的讲:“管家,叫莫少校带支小分队来机械楼。”

“是的陆龙大校。”

听到这话,陆朔呆望他。这太兴师动众了!

“最近在做些什么?”陆龙打量了下机械楼,就走去对面的实验室。

大兵陆朔尾巴似的跟在后面。“在研究小呆。”说着陆朔很兴奋的窜到他面边,边讲边倒退。“我给它加了许多秘密东西,保证比之前厉害不止一倍!”所以爸爸你就批准小呆加入我们的任务中吧。

陆龙瞧电脑前的物件。散乱报废的芯片和小铁片,看起来不像个实验室,倒像是机械维修厂。“需要为它做件战衣吗?”

语气词,还加了问号。陆朔琢磨不透的思考一下才不确定的问。“爸爸这是同意小呆这名成员了?”

“它是你训练出来的,如果你觉得它适合参战,那它就是名合格的队员。”

“适合!太适合了!”意料之外的顺利,陆朔惊喜扑向他,在他脸上狠狠吧叽了下。“爸爸你最好了!”蹭,使劲蹭。

陆龙揽着辛苦踮起脚尖的人儿,唇角若有似无的上扬。“好好训练小呆,它不只是道程序。”

“是!”拔高飞扬的嗓音,引得来机械楼的周佳佳他们好奇探头往实验室瞧。

这一瞧是即错愕又欣喜,随之立即站好赶同样好奇的魏勇他们去机械楼。

陆龙听到管家的提醒,将紧搂住自己的女孩推开,去机械楼告诉他们的任务是什么。

陆朔乐不思蜀,在看到电脑上的装载完成后,正将芯片小心翼翼取下来放进层层保护的容器里,魏勇他们几人就抬着那箱子进来。

五个人“啪”的将箱子放房中,周佳佳抹汗问她。“小美人,这玩意这么重,上哪哪都超重。”

合上容器的盖子,陆朔抱手臂神气的走向他们。“它变形后是原重的十分之一,而且……”说着狡黠的眼珠一转望着周佳佳。“它内设双翼与数十种形态,我想让它飞它就飞,想让它入地它就能入地,酷吧?”

“酷!太酷了!”周佳佳两眼放光,迫不及待的拆箱子。“小美人,我来给你打下手,到时能不能让它也听听我的话啊?”

男人嘛,对这种超能机械难免狂热了些。陆朔笑不露齿,脸上露出两个极浅的酒窝,可见她现在有多得瑟。“它只听创造者的话。”

“我要也懂这个多好啊,给自己弄台玩儿也不错。”

苏仲文嘲笑的开口。“你玩了给你儿子玩吗?”

“我儿子不能玩吗?”周佳佳拿起只漆黑泛着幽幽光泽的大手指着苏仲文,像只要咬人的恶犬。“你丫的还是机械师呢,有本事弄个给你儿子玩,多高端大气!”

被他堵得没话说的苏仲文,仰头瞧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大手,在它快要戳眼睛时伸手挡住。“小朔朔,它的材质很特别。”

“嗯。我要让它无任何缺陷!”陆朔从周佳佳手里夺过那只大手,拿着手臂向周佳佳伸手。

周佳佳看到面前手掌,疑惑了下就伸手握住。

与他握手的陆朔笑着讲:“它的第一守则是听长官的话,其次才是创造者,还有它的长官。”

“它的长官?”这话不仅周佳佳,莫默都不理解。

“嗯啊,它现在是列兵,也得听我的话!”哈哈,终于有个军衔比她低的了!

对她的话,没有谁会不信。他们诧异、惊讶后是期待接受。

“佳佳,你就留在这里帮陆小姐,希望能尽快见到我们的新战友。”

“是!”

莫默带人离开,周佳佳打鸡血的把器件全搬出来,陆朔负责保证各参数合格。

许多地方不是一装就能行,累得冒汗的周佳佳反复调试没一句怨言,让陆朔狠狠的感动了把。

这事若她来弄,得多费事啊?虽然她不会出现“反工”现象?!

经过几个小时的人工组装与机械契合,小呆终于重出江湖,接下来就是给它装好大脑充满电就大功告成了。

陆龙瞧着全息屏里眉飞色舞的女孩,沉着眼眸手指轻扣桌面。

真希望你什么都不懂。

**

小呆重获新生,陆朔没有急着带它出来耀武扬威,在战友们的频频问起中,只说还不是时候,而她自己更是三天两头的离开基地,把基地当家似的,直让出去还要打报告的刺头们羡慕死。

“陆小姐,能帮我带两包烟么?”刺头一,拉着人躲墙壁后头,心惊肉跳的问。

陆朔挑了挑眉,又在他身上嗅了嗅。“中华的?没问题。”

刺头一:……

陆小姐你能不能别这么拽?!

陆朔答应帮他带,一个是他身上烟味极淡,不像是烟鬼,二个是莫默也抽这牌子,熟悉的味道。

离开基地,陆朔坐公交车在一处比较热闹的地方下车,进了一家中型超市。“老板,给我两包中华。”

老板抬头瞧到这么水灵的姑娘,不住多看了两眼,给她拿烟时拉家常的问:“给爸爸买的吧?”

“不是,给我兄弟。”陆朔答的爽利,没有任何犹豫。爸爸他好像不抽?总之没见他抽过,也没在他身上发现烟的痕迹。不过……他那么一个洁癖少爷,就算抽了也不会让自己留下证据的吧?

拿了烟,陆朔没理会后面还说话的老板,两手揣兜里就漫不经心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

耳边充斥喧哗,陌生人的面孔从视线一闪而过,在太阳下行走的陆朔舒服的眯了眯眼睛,心想这样的天气就该找处风和日丽的地方晒太阳、睡觉。

“她往大屯路走去了,那里都是富商儒甲住的地方,她去哪里做什么?”刚才那商店里走出个人,耳里带着耳机,站在原地也还一抖一抖,像在听什么很带感的歌。

“可能是雷将军住那里,跟上去,别跟丢了。”

“知道了社长。”王舒调整了一下耳机,就听着劲爆的音乐紧随前面的女孩。

听到震耳欲聋的歌曲,易枫立马摘下耳机,问对面的李古。“社长,这样有用吗?上次都被她发现了。”

李古同样摘下耳机,望着他分析的讲:“应该是有用的,我们用的是公众频道。”

“那么就希望王舒的跟踪技术没那么糟糕。”

正跟踪人的王舒,在她拐过弯时,迅速的几步窜上去,却又不立即进巷子,怕她正在前面冲自己微笑。

路边的行人见他贴墙壁上,几乎每个走过的人都要望他两眼。

王舒:……

没看他想隐藏自己么?还看,还看!瞪他们也没用,王舒咳嗽声站直了,估算时间低着头走进巷子里……“?”人呢?

“社长!我跟丢了!”

推理社的成员:……

俗话说的好,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这话果然没说错!

“迪塞尔,我已经到位了,你是不是应该告诉我点什么?”陆朔躺在一处天台上,望着像被水洗过的蔚蓝天空,拿着那个用几年还崭新的手机悠闲的打电话。

“你想听点什么?”

“你知道的所有事情。”

“事情结束我都会告诉你。”

奸诈。“我需要一点订金。”

那边的人隔了许久才讲:“事后你可以找保贤谈谈。”

“!”保贤?又是他!陆朔惊异后没再多问,挂电话前说了句:“一切准备就绪。”只等雷振山十二点经过这里。

十二点,还有二十分钟。陆朔看了下掌上电脑上的时间,放松的躺着,手臂遮住眼睛阻拦刺眼的阳光。这么好的太阳,真不想动。

那边迪塞尔挂了电话,向豪宅打了个电话。

被绑住的潘辰瞪着电话,看它一直颤抖的响动,直到无人接听转到留言箱。

“堂哥,所有一切都会在今天结束,就算是死我也会拉雷振山进地狱!”

“张宾!”潘辰嘶哑的咆哮这个名字,额上青筋暴露,最终无法挣脱的他力竭倒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失神语无伦次:“如果没有,炎儿怎么办?你死了倒是解脱,解脱!”

**

“老爷,这是广州那边传来的传真,你看看。”一个比雷振山年青不了多少的古稀老人,将一份文件递了出去。

靠在坐位上闭目养神的雷振山,听到老部下的话张开混浊却非常清醒的眼睛。他接过文件翻了两下便生气的撕成碎片,打开车窗狠狠的扔了出去。“没用的东西!”如深山古钟般的森冷嗓音在车外白纸飘飞时响起,带着几分怒意与狠戾。“派个人去接收那里,我没那么多时间等待!”

“是老爷。”老人恭敬的点头,然后寻问的看他。“那边的人……?”

“处理掉。”

“是。”

余怒未消的雷振山,滑下车窗,由风透进来吹走燥意。

现在这条路半个世纪前叫得才路,他和陆柯等几个老将骑着高个马儿从这里风光赶赴帝都心脏位置。差不多一个世纪前,这里还没有路,是片埋尸窟,他和陆柯在每次战争结束后,将战友或是无辜百姓抬来这里。

生命太脆弱,太脆弱了。雷振山望着还遗留半个世纪痕迹的地面,心里沉重感叹。

“老爷,到了。”老人同样望着路,在车停下后提醒回忆中的雷振山,便下车替他开门。

王府路是王府井后边的大道,是片富人公寓,虽是富人,里面建筑却是带着浓重的半世纪前风彩,但经过设计师完配的调合,让它与时俱进的成为帝都的另道风彩,几乎稍有钱的都以能够住进这里为荣。

雷振山身份不一般,即使现在他挂着份闲职,但进出几乎与副总统阁下差不多,只是警卫少了一些而已。

前面一辆警车停下,下来一支护卫队,个个进入戒备,防弹车的门才打开。

站在地面上的雷振山背着双手,抬头望了望巷子里不算窄的天空,与老人信步前行。

来了!陆朔唰的坐起身,探出身子望巷子里的兵哥和两个老头。这是雷振山的习惯,喜欢在别墅脚下走路回去,也许是他多年来军人的习惯,也许纯属是锻炼身体,不过这给他们制造了机会!

万物俱静,有着丰富历史的宽巷幽深散发丝丝寒意,前面五个兵哥开道,手持九九式冲锋枪,谨然一幅作战状态,而雷振山的身后则是两具半思想机械人。看型号还是戴校彬的手笔。

悠扬的风吹得巷口小草摇拽,天空一片湛蓝,蓝的让陆朔有不好的预感。

抬头望了眼万里无云的天,陆朔想到毁灭33那次行动,也是像今天这么晴空万里,好像连时间都是差不多。

雷振山已快走出宽巷,由不得陆朔再犹豫,她拿起手里的掌上电脑迅速获取到两具机械人的代码,在快速浏览一遍后微微皱眉。他这个半思想机械人完全与毒鸩的不同,手法是她从未见过的。

陆朔在维思殿堂将所有代码排列出来,秀眉不由的皱起。他采用的是穿插式手法,想要把它破解掉需要花费点时间,现在显然是不能如期实行计划。

在空间里将那些代码以新的方法排列,寻找破解方法的陆朔看到已经出了巷子的雷振山,叹了口气就拿手机给迪塞尔打电话。

“代码无法破解,再找机会。”陆朔简短说完,合上手机拿起东西准备回去。机会有的是,现在他们还没暴露,完全可以延迟一天让她寻找破解之法。

但已是破釜沉舟的迪塞尔听到她的话,没有一点取消的意思。他准备五年才迎来今日这一战,他不会因为这个小小的问题就放弃。

错纵复杂的巷叉口,迪塞尔在听到嘟嘟声音时,没有迟疑的将手机丢进宽阔的主巷里。

“啪”的一声轻响,前面敏锐的半思想机械人转过来,接着前面开道的兵哥也转回来。

从镜片里看到他们位置,迪塞尔哼笑,高举起的手停在半空,在最适当的距离迅速挥下。

“轰轰隆隆”,像巨大车轱辘转动的声音排山倒海般响起,让大地颤抖,让机械人与兵哥不敢再前进。

二十个强壮男人分别推着两个直径三米高的大圆盘进宽巷。圆盘虽是圆,但重到需要十个硬汉才能推动,可见这东西不一般。

看到引发躁动的物体和二十个大男人,兵哥们微松口气,握紧枪对准他们凶狠问。“你们是什么人?!”

两个大圆盘上面包了层金属物,而物体刚好将宽巷堵住,其中一个像是主首的男人侧头看迪塞尔。

迪塞尔接过下属递来的冲锋枪,向他点了点头。

收到信息,那男人向其他人也点了下头,站在大圆盘左右的推手们整齐一致扯下圆盘上的金属薄罩,便快速跑进两边小巷。

两个立在路中的大家伙还未待兵哥们看清,就以雷霆之势“当当”将他们手里的枪吸走,接着是腰上的手枪大腿上的匕首,这些矿铁质物因是绑在他们身上,因此他们扎稳脚跟还是被吸扯着前进,那两个机械人就更不用说,在巨磁石失去金属物时就被吸引的重重“亲”了上去,几乎将上千斤的磁石撞倒。

听到巨响的陆朔反射线往回跑,趴天台上往下瞧,被下面的场景吓了跳,接着又想:这个迪塞尔果然不简单。

“砰砰砰”手持汤普森冲锋枪的迪塞尔反手走出小巷,不下专业狙击手的将五个兵哥解决,紧接枪口就对向站在巷子中间的两个老头。

刚才那二十个人已拿好装备,不受影响的走过大磁石跟在迪塞尔身后。

雷振山看了眼他手里的枪,像看到小孩子拿玩具枪似的笑起来。“张宾,好久不见,你的见面礼真特别。”

“确实特别,因为这会是你最后一份礼物!”迪塞尔面目狰狞,全无陆朔初见时的老成持重。没多废话,迪塞尔枪口轻移毫不犹豫向他身边的老头开枪。

子弹带着漩涡击进老人心脏,却像拳头打在棉花上,没一点涟漪与反应,甚至连血都没有流。

迪塞尔惊愕,冷森瞧着雷振山。“没想到你连身边的人都不放过!”

雷振山还是保持微笑,使脸上的褶子愈加明显。“我这是为他们好。”

“见鬼的好。”迪塞尔突然变得气燥,枪口对准他额心咬牙问:“炎儿在哪里?!”“不说我立马送你下地狱!”

“啧啧,张宾,你太让我失望了。”对他的要挟,雷振山不以为忤,自始至终都没露出一丝胆怯。“你认为你今天还能出得去这巷子吗?看看你的上面,不用我动手,你和你的人都会葬身这里。”

说到这里,雷振山目光变得深远,似在追忆。“在上个世纪时,这里可是埋尸窟,你们这些人死在这里也是种荣耀。”

死在死人堆里,是荣耀?陆朔对这位老将军的黑色幽默不感冒。如果这个区的富人知晓上个世纪的事,是怎么也不可能把房买在这里的吧?只有他还恋恋不舍的往死人窝里住!不过也正是有这份气魄,才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而丝毫不惧吧?瞧他看迪塞尔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跳梁小丑。

唔说起来自己好像是跟他一个阵营的?不过她幸好没跟迪塞尔一样鲁莽。瞧了眼比自己低几层的狙击手,陆朔想她还是不参与了,是迪塞尔自己先不坦白,后又不配合,现在她只得放弃他。

迪塞尔迟疑防备的抬头,看到阳台、窗户的枪口与瞄准镜折射的光,心里一片冰凉,脸色蓦然苍白,再次望向雷振山时几次想扣下板机。不,他还没有完全输!他也不能现在就输,炎儿还在他手上。

迪塞尔眼里闪过抹狠决,向身后的人伸手。

个个手持精锐又霸道的汤普森冲锋枪的打手,将手机递给他。

没有犹豫,迪塞尔照着刚才的电话拨了回去。

“想死个人的兵哥哥去年他当兵到哨所夜晚他是我枕上的梦白天他是我嘴里的歌严冬里刮风又下雪呀……”落时代的歌曲在安静的高空中刺耳响起,引得宽巷里所有人丹凤朝阳的望最高的楼顶,只有同样处在高地的专业狙击手在一动不动盯着狙击镜里的目标。

陆朔撇嘴,在某歌手的高音下手撑护栏跳下天台,下到一半时甩出风暴轻巧荡到他们中间。

脚间刚落地,铃声刚好响到“兵哥哥啊兵哥哥”。

见到她,迪塞尔与雷振山两人眼里各闪过抹异光,均紧盯住她。

感觉像被两只狼盯上的羊?这比喻不对,她才是狼!

“一号,既然说好帮忙,就没有落阵而逃的对不对?”迪塞尔望着她,信心倍增,恢复往日的稳重。“我想以你的特殊体质,干掉上头的人绰绰有余吧?”

在这之前,陆朔是计划破解掉机械人,再解决暗中的狙击手,然后他杀了雷振山,自己拿到想要的信息。但他不听自己的话私自行动也不打个商量,再者他现在是赤的拉自己下水,她再帮他连自己都说不过去。

“迪塞尔先生,在困兽犹斗被警察围剿时,我还不相信那里会进行武器与毒品交易,现在看来他们怀疑的一点没错。”陆朔清亮的眼睛瞥了眼他手里的枪。毒品能赚大钱,而他的武器与手下的那些人,则需要大量的金钱喂养。啧,真是识人不清。

“一号,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吧?”

“那说什么?”“哦,我忘记了。”陆朔状似才想起身后的人,转身走向雷振山笑容满面的问好。“雷太爷,好久不见。”

听她这么唤,雷振山笑得更愉悦。“也不是很久,那次在你太爷的墓前见过。”“小朔你怎么来这儿了?想来看太爷时机可不怎么好。”

“正是因为不好,所以才来帮太爷的。”

陆朔很自然的就临阵倒戈,让迪塞尔大为吃惊,雷振山也是微微错愕,接着呵呵大笑。

“太爷没事,很快就能解决,只是场面可能不太好看。”

“那就别看了,我打电话叫警察来处理。”陆朔说着舀出手机,要给陈空打电话。

看到她拿出手机,迪塞尔渐而平息愤怒,雷振山眯起眼睛看她按号码。

交给警察?她这明显是在救他们。迪塞尔知道,雷振山也知道。

陆朔边按边打量雷振山神色,见他没有太大情绪时便要按下拔出键。

她手机贴在耳边,却迟迟未说话。迪塞尔与他二十名手下全盯着她,而雷振山则保持和蔼的笑。

举着手机的陆朔感到地面远远传来的震动,在维思殿堂仔细感受,找出其方向,在发现震动源朝他们这边如离弦之箭般奔来时大吼:“小心!”

两个思想机械人飞跳过磁石,捡起金属薄料顺势盖住它,当他们落到地面时后面又蜂拥一波半思想机械人。

它们迅猛而无所顾及,跳过磁石抓住人便撕扯,像群涌进城的丧尸,疯狂将人抓碎却不吃,丢弃的碎尸伴着血雨惊骇坠落,很快这条宽巷变成真正名义上的埋尸窟。

参加过无数战役,从未碰见今天这般骇人事件的陆朔吓怔原地,望着瞬间变成血腥场地和在迅速前进的机械人,来不及去拿电脑,掏出枪就“砰砰”打死快要冲到面前的机械人。

“迪塞尔,快撤、撤!”在高处狙击手的掩护下,陆朔朝还在抵抗的迪塞尔大吼。

迪塞尔的人已经失去大半,剩下的大多惊弓之鸟,慌作一团战斗力弱了许多,只有迪塞尔和少许几个人在作战,将汤普森冲锋枪的霸道一面展示极致。

但是!汤普森冲锋枪再怎么厉害,他们装的都是普通子弹,对这种等级的机械人根本无用,只是徒劳!

迪塞尔很快发现这一点,边打边退向陆朔。

陆朔开枪击毙离得远的,近的直接将兰博刀送进它脖子将芯片扎破。解决两个像疯狗似的半思想机械人,陆朔往雷振山跑去,却被退到身边的迪塞尔拉住。

天空中漫延着红色,混身是血的迪塞尔紧紧扯住她,狰狞望着神情未变的雷振山警告的讲:“别靠近他!永远别靠近他!……”

“噗”飞扑过来的半思想机械人手臂穿透迪塞尔胸口,温热的血飞溅陆朔苍白的脸上。

眼眶欲裂的陆朔望着睁大眼还未说完话的迪塞尔,浑身轻颤,在机械人抽出手迪塞尔缓缓倒下时,抬枪嘣了它便甩出风暴准备撤离。它们明显是朝自己来的,而且现在这形势她以顾不得许多。

风暴钉进墙壁,脚步轻点跃起的陆朔抬手嘣掉一具机械人,就感到后边强劲的风。

思想机械人!

拼尽全力也无法躲过的陆朔被拽了下来,狠狠摔在地上。

头皮渗出血红的液体,混合脸上迪塞尔的血,愈加显得触目惊心。

这些思想者明显是来抓她的,陆朔也感应到他们和那些半思想机械人是出自毒鸩之手,想他们不可能杀自己,便奋命反抗。

速度翻身,陆朔旋风般将走向她的思想机械人踢了出去,同时掷出手里的匕首扎进另处走来的半思想机械人脖子。

枪在刚才摔地上时被摔出老远,陆朔瞅住泛着光晕被保养很好的手枪,在七八个机械人围向自己时,最后一搏的后退、倾身、跑!

“碰!”没等她跑到自己的枪面前,就被速度型机械人撞翻,掀出老远的陆朔胸口一阵火辣辣的疼,咳嗽撑起身就见自己被围堵的严实。

被八个人高马大的男人围住,浑身是血的陆朔放弃反抗,四肢大开呈大字躺地上望狭窄蓝天嘲讽的想:她本来想趁火打劫,从迪塞尔和雷振山两人那里套出些信息,现在看来她还不是那只黄雀,黄雀是毒鸩。

被两个半思想机械人抓住手臂的陆朔,刚被它们“协助”的站起,就听到熟悉枪声。“砰砰……”两枪,两具半思想机械人倒下,陆朔跟着倒下,可怜她尼股疼得快开花。

倒在别人的血泊里,陆朔看到自己刚才呆的天台上面的枪口,冲它露出大白牙。莫默的神枪手之名果然不是盖的,秒速两枪放倒两人。

莫默的枪声一响,几个全服武装的特种兵们翻越过磁石,架在手臂上的精良枪支不断歇射击,顿时巷里“砰砰砰……”枪声一片,如同一场华丽乐章,是陆朔喜欢的声音。

脑袋嗡嗡的陆朔干脆不参与,躺在地上装尸体,看机械人从面前窜过、战友从身边追赶射杀,像是在看一出置身其中的热血电影,还不时点评一下。

啧,朗朗的黑甲用得越来越得心应手了,不用刻意校准的他在战场上简直就是头疯狼。

梁子你就不能跑慢点么?看到拿着能自动校准目标的高能电磁枪,移动得如藏羚羊般的梁柯,陆朔暗暗羡慕他身手,又得意自己的作品。

还有文文你要不要这么霸气?X2冲锋枪虽是杀伤力武器,但也不是巴雷特,你表情用得着这么凶悍吗?

“碰!”带着火焰的弹药将一具半思想机械人炸飞。

陆朔唰的坐起身看到面前的周佳佳。

周佳佳冲她淫荡一笑,便双手托枪跑向另处。

陆朔不开心,用手做喇叭状大喊:“鱼刺,你跑太慢了!”

这些半思想机械人说与以前的相同,又略有些不同。它们太残暴,速度也比之前快了许多,刺头们必须是要追着它们打才行,因此费了好些时间才将几个半思想机械人击毙。

“冷刺,报告战况。”

“少了两个。”透过瞄准镜寻找的莫默大气不喘。敌人还未全部剿灭,还不是松气的时候。

周佳佳、苏仲文他们听到莫默的话,继续保持作战状态,在一地断肢残臂里走动、戒备、寻找。

陆朔挥了挥手上滑腻的红色液体,一手捂着还在流血的脑袋,困难的掏出口袋的电脑。

找开电脑,上面干净的没有出现一个字符,就向迈着有力步子朝自己走来的陆龙讲:“他们离开了。”思想机械人算是珍贵的吧?现在反被血刺围剿,不逃就是死,毒鸩显然是不想牺牲他们,这东西可不能批量生产,毕竟已经牺牲一个假怀安了。

陆龙乌黑呈亮的军靴踩在散发浓重腥味的血泊里,如若无物般跨过破碎的肢体,最后站定已看不出原样的女孩面前。

陆朔仰着头,脸上还保持刚才的笑容。呆望着紧抿唇永远将军服穿得这般禁欲、笔挺的陆龙,偷笑的想这个伟岸的男人是她的,这么冷酷无情如神抵般的血刺指挥官,怎么就是她的呢?可确实如此,让那些女人见鬼去吧,这个男人是她的!

想现在就扑上去抱住他,可……瞧了瞧满身的污迹。算了,洗干净再抱?!

“归队。”陆龙望她唯一干净明亮的眼睛,没有训斥,向周佳佳他们挑了挑下巴,让她归队便走向远处的雷振山。

陆朔麻利的爬起来,冲他高大挺拔的背影敬礼。“是!”

回到队伍里,陆朔望着与雷振山说话的陆龙,暗自笑着想:现在这只黄雀是血刺。

雷振山不愧是卫国英雄,经过这样的场面还脸色不变,甚至连笑容都未减去一分,可见是有何等的魄力与强大的心里建设。

与雷振山告别往外走的陆朔心想:或许这次事情,还不是雷振山所见过最惨烈的。半个世纪与一个世纪前两个大战,死的人何止几十?

绕过两块大磁石,陆朔看到在外面焦急等候的推理社团的人,有些意外。

翘首以盼的王舒他们,看到他们出来本想上前问候的,但见浴血的陆朔,个个选择踌躇不前。

陆朔咧嘴笑,露出两排白牙,在李古走上前时伸手挡住他。“社长,你别过来,我过去。”

李古不明所以停在原地,看她一步一个血印走向自己。

陆朔自认为还好,就是沾了点血,又在地上打了几个滚,所以她走到李古面前时没意识到自己给了一个平常人多大的视觉冲击,还傻不愣噔的冲他笑。“谢谢你们,你们比我想像中要厉害。”

“你也比我们想像中的厉害。”李古真诚心悦诚服的讲:“能和你握个手吗?”

“当然可以。”陆朔连忙在裤腿上擦了擦手,才伸出红通通的爪子。

李古没介意,握住比想像中还要小些的手,脸上露出平静的笑。“谢谢你给我不一样的体验。”

“正好,我也是。”握住他微凉的手,陆朔望着易枫他们靠近他。“社长,别靠近巷子,那里有磁石。”说完退开,笑容加大。“谢谢你给我不一样的体验。”

一双微凉的手,和自己一样。

李古看了看手,便看着她走向自己的战友,再后上车离开。

“社长,刚才陆朔同学跟你说什么了?”他们一走,推理社的其他成员迅速围上李古。

李古望着巷口的两个大家伙,微微一笑。“没什么。”

这是他秘密,也是他和她之间的秘密。

《下卷预告:》

一个月后

时间:中午

地点:总指挥室

人物:陆龙和陆朔

陆朔在陆龙怀里蹭,吃尽豆腐,把他军服弄得像豆腐渣。

一向不允许衣着不整的陆龙,却放任不制止,在她小手摸向不该摸的地方时,终于拧起她扔开。

陆朔契而不舍、再接再厉的缠上去,像条泥鳅再次滑进他怀里就亲吻他下巴,一点点像小狗似的往上移。

抽了抽眉的陆龙按住她后脑勺,结结实实吻住她三番四次诱惑自己的红唇。

两人亲得干柴烈火,正打算做点什么时……

“最新报道,G州市火车站发生重大爆炸,坐标Z11\Y77,时间2024年7月1号中午12点,死亡人数2109……”

一级重大新闻,惨烈的让人不敢置信,觉得它很摇远,实则它离自己很近。

陆朔扭头看全息屏,在记者说出那一串数字时脑袋猛然灵光一闪,推开陆龙就迅速往外跑。“爸爸,我想我知道那张神秘代码是什么意思了!”

声音远远的传来,陆龙看了眼腿间,头疼的关掉全息,冲!冷!水!澡!

我在等待一个奇迹,我相信奇迹的到来,因为我是勇者。信念、坚持,信念驱使我们朝着目标前进,坚持的一直走下去,这便是勇者。勇者能创造奇迹,因为勇者本身就是做到常人无法做到之事。

2014年9月22日,香瓜留。

*

我在世界的未来,等待与你们重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