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神秘代码/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一章 神秘代码

一个月后

时间:中午

地点:总指挥室

人物:陆龙和陆朔

陆朔在陆龙怀里蹭,吃尽豆腐,把他军服弄得像豆腐渣。

一向不允许衣着不整的陆龙,却放任不制止,在她小手摸向不该摸的地方时,终于拧起她扔开。

陆朔契而不舍、再接再厉的缠上去,像条泥鳅再次滑进他怀里就亲吻他下巴,一点点像小狗似的往上移。

抽了抽眉的陆龙按住她后脑勺,结结实实吻住她三番四次诱惑自己的红唇。

两人亲得干柴烈火,正打算做点什么时……

“最新报道,G州市火车站发生重大爆炸,坐标G11\Z77,时间2024年7月1号中午12点,死亡人数2109……”

一级重大新闻,惨烈的让人不敢置信,觉得它很摇远,实则它离自己很近。

陆朔扭头看全息屏,在记者说出那一串数字时脑袋猛然灵光一闪,便推开陆龙迅速往外跑。“爸爸,我想我知道那张神秘代码是什么意思了!”

声音远远的传来,陆龙看了眼腿间,头疼的关掉全息,冲冷水澡。

陆朔在寝室里翻江倒海,在把本就不怎么整齐的狗窝翻成鸟窝时,终于找到那张压箱底的世界地图。

地图因时间久远而微微泛黄,陆朔抖掉上面的灰尘,扫掉桌上的东西平铺上面。

这是毁灭20帝都顺义农场,黑匣子里的源代码未能破解的那部分。那是她与袁帅他们刚加入血刺不久执行的第一次真正名义上的行动,自己付出挺大代价才拿到的黑匣子,因此在读取半思想机械人的代码时,对这部分未知代码也未轻视,只是这几年来她一直想不出它到底是表示什么,便渐而将它丢一边了。

满满一张世界地图的数字与字母,陆朔不敢确定自己的猜测,可以说是她害怕自己的猜测成真。

咬手指盯着代码看了足足十来分钟,陆朔双手拿起地图,慎重将它用磁石钉在墙上。

代码分别为:

……20080501110101X115Y117561/20121221983620263795098275X91Y34230910/20240323593520X90Y35364/20240701183650X11Y772109/20240924568394X28Y95……

叫人眼花缭乱的字符,陆朔进入维思殿堂,将它们分开排列。

分开后是这样:

……

20080501110101X115Y117561

20121221983620263795098275X91Y34230910

20240323593520X90Y35364

20240701183650X11Y772109

20240924568394X28Y95……

再次选取中间部分进行划分:

2008,0501,110101,X115,Y117,561

2012,1221,983620/263795/098275X91,Y34,230910

分解到这里,陆朔心里愈加肯定自己猜测没错。

第一组代码是:2008年5月1号,帝都,坐标X115/Y117,死亡人数五百六十一。

第二组代码是:2012年12月21号,城市分别为广州、湖南、黑龙江等地方,死亡人数二十三万零九百一十。

这期间还有许多代码,不想费花时间的陆朔跳到最近一年。

2024,0323,593520,X90,Y35,364

第三组代码是:2014年3月23号,安徽,坐杆X90,Y35,死亡人数364!

分析到这里,陆朔握紧拳,寒意从后背窜升。那个时候她和爸爸正在这个坐标!那架失事的飞机死亡人数正好三百六十四人!紧接是今天的G州火车站,死亡人数与代码一字不差,刚好两千一百零九人!

这么看来,2012不是什么世界未日,而是人为发动的一次大暴动!

陆朔迅速打开电脑,搜2008年的帝都灾难事件。

网页很快显现出新闻及图片,一幕幕悲情、分离与鲜血让陆朔如在看一幕惊悚电影。继续往下看,迅速看到最后的报道,死亡人数整好是五百六十一人!

如果这一切都是毒鸩策划……

想到2012,瘫椅上的陆朔扑到电脑上,飞快找出当年的新闻及视频。

涨潮的海浪,破裂的地域,自然灾难瞬间将渺小的人类吞没,场面惨烈触目惊心,让人看得喘不过气。

陆朔握了握拳,强行退出那样毁灭性的世界,让自己保持清醒。

这些代码是存在黑匣子里的,跟毒鸩脱不了干系。自己当时得到这匣子时,柳如云说过,这本是雷庭要他摧毁,可他说给了自己会更有趣?现在看来,恐怕是连他都破解不了这东西,才把它给自己。可惜她没能早点破解出来,没能早点阻止……

毒鸩为什么这么做?从代码上来看,他早在1992年就已经动手,甚至在2012年时几乎是想毁灭人类?毁灭人类!陆朔不可抑制的睁大眼。非人类计划!

“这样就解释的通了,一切都解释的通了!”陆朔在房里走来走去,焦急的欲白了头。“毒鸩就是清除‘脆弱’的人类,让非人类统治世界,一个强者的世界!”

“那么她下一步是哪里?!”想到后面还有许多组代码,陆朔唰抬头盯住墙上的纸。

2024,0924,568394,X28,Y95……

还剩下十三组,最近一组就在今年的九月二十四号!

陆朔扯下纸跑去指挥室。虽然还有时间,可毒鸩太难测,这件事已超出她能掌控的范围,她必须要多些人来为自己分担与出谋划策。

强忍内心极度不安,陆朔一路急奔总指挥室,发现门没有打开,便让管家通报一声。

“陆朔士官,陆龙大校已经休息,不在指挥室。”

“休息?”

“是的,现在帝都时间凌晨三点。”

陆朔:……

原来这个时候了啊?那她是回去睡长高觉,还是去打忧爸爸?这是个大问题。陆朔低头游荡回寝室,站在指挥官寝室门外,犹疑不决。

这事件太重大,必须得告诉最高指挥官,毕竟还有两个月就又有上千人牺牲,她不能自己一个人兜着这事睡不着觉。犹豫了犹豫,精神好到能打靶子的陆朔,按!门!铃!

被吵醒的陆龙揉了揉睛明穴。“管家,现在几点。”

“回陆龙大校,现在帝都时间凌晨三点十分。”

“外面谁?”

“陆朔士官。”

陆龙:……

叉腰,按住门铃就不撒手,陆朔直到门打开,才咧嘴向黑着脸的长官露出个大大的笑。“爸爸,我有重要事情跟你说!”说着就往里面走。

陆龙按住她头,把人推回门外。“回去睡觉。”

“重要的事!”陆朔挣开他手又往里钻,再次被大手给挡了回来,便唬着脸认真的讲:“事关重大,爸爸你先让我进去。”

陆龙望了她会儿,转身走回房。

陆朔立马跟进去,将地图铺他无一物的银白桌上。“爸爸……爸爸?”

见她聚精会神的说事情,陆龙长臂一展,从后抱住、拽走。

被按床上的陆朔急切挣扎的起来。她不是来跟爸爸困觉的啊,有正事,真的有正事!

“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陆龙将人按床上,紧接自己也上床将她紧楼住,闭上眼睛由她闹。

挥舞手脚的陆朔怎么也爬不出他的怀抱,气馁的安分下来,便瞅住他剑眉下紧闭的眼睛,想它们还是闭起来好些,这样感觉他是个普通人,一个“温柔?”的情人,一个怀抱温暖的爸爸。可她知道潜伏眼帘下的锋芒,税利的叫人不敢对视。

想到白天见到他总有几分畏惧的陆朔,伸长脖子在他眼睛上亲了。纳,你可被我亲过了,以后不许那么冷酷的看着我。

陆龙动了下,没有睁开眼睛,只将她脑袋按胸膛上。

陆朔蹭了蹭,窝在他怀里静静平息那些恐惧进入深度睡眠。

不知过了多久,陆朔做了个血淋淋的梦,她梦到胸口穿了个洞的迪塞尔朝她爬来,端正带着成功男士的成熟脸庞满是血,赢得世界欢呼的大掌颤抖用力的伸向她,求她救救炎儿。血手离自己越来越近,闻到浓烈腥味的陆朔后怕往后退,撞到身后的尸体摔倒便昏昏沉沉惊醒了。

炎儿是谁?陆朔甩甩头,让脑袋清醒一点。炎儿?一个月前他跟雷振山对话时也提到这个名字,好像是雷振山抓了那个炎儿。其实那次战役有许多疑点,着实被吓到的她逃避了一个月,现在看来她还有更棘手的事。

“醒了?”

带着早间沙哑绵沉的嗓音在头顶响起,陆朔抬头就看到他硬朗的脸晃神。要是每天早上都能看到这么养眼的美景该多好啊。

见她呆样,陆龙压下头亲吻她有些干燥的唇。

陆朔弹跳起来,被他压得更严实,在他深吻时更是瞪大眼。“唔……爸爸……”她还没唰牙!

掌下的肌肤细腻柔滑,陆龙捧着她脸的手滑上她洁白颈子,着迷加深这个早安吻,直到气息变得粗重才放过她。

才稍稍清醒的陆朔,被这一吻,成功的晕头转向,急喘抓住他衣服喘息。“爸爸,现在几点了?”

“五点半。”

那还早,只睡了两个小时,怪不得精神不济。陆朔打个哈欠,蹭了蹭想找个舒服的位置再继续睡,只是当碰到一柱擎天的事物时,结结巴巴的问:“精神很好啊,要不要做全套的?”

陆龙:……

“只有三十分钟。”六点出操。

三十分钟还不够?!陆朔菊花一缩,将脑袋里那点邪念赶跑,她才不要引火上身!

“不用在意它,再继续睡会。”才睡了两小时,哪受得起他强烈的欲望?陆龙把她高昂的头压下,将头埋在她长发里。

炽热的气息喷在脖子上,细细麻麻的让她缩了缩肩膀。陆朔见他真不打算处理一下,也打算不理它,可它就这么忤着,隔老远似乎都能感受它散发的热度。

这么忍着肯定不好过吧?陆朔眼睛转遛一圈,在他耳边轻轻讲:“爸爸,我们困觉吧,然后我可不可以不参加晨训?”

“不可以。”沉声,没犹豫的否决。

现在她脑袋还晕晕的,晨训是真不想参加。陆朔咬咬牙,伸出两根指头。“两次?”

“……”“陆朔士官,你这是贿赂长官?”陆龙语气平静,正直如操场边的小白杨。

陆朔灿烂一笑,被亲得红润的唇角高高扬起。“那长官你受不受礼呢?”

怀里的容颜美好得让人移不开眼,惶恐眨眼之间便消失。陆龙瞧她眼里狡黠的光芒,翻身将她压个结实。“受。不过既然不用参加晨训,我想多几次也无防。”

陆朔瞪大眼,大吼。“只有半个小时,你是总指挥官!”

“还有副队。”

陆朔:“!”

呜呜……她错了,这做人果然不能送礼,这下赔了夫人又折兵,呢玛的,她宁愿去晨训!

“下一次是九月二十四号,地点青海市,死亡人数五千八百。”会议室里,陆朔指着地图上面代码郑重的讲:“长官,前面已经证实这么多次,我相信两个月后的青海事件,一定会如期发生!”

会议室里除了总指挥官,还有莫默及张阳。

三人望着地图一时未出声,显然都被她刚才一席话给震住。

陆朔在他们消化这事时,想这事应该去找柳如风和柳如云交涉一下。当年他们父亲是那次灾难的救世主,说不定他们知道些什么。但……陆朔挑帘看向紧抿着唇的陆龙,将这个想法压了下去。

“陆朔士官,你的意思是,这张代码能预言未来?”许久后,张阳不太相信的问。

“它不能预言未来,是有人在操控,让这些灾难在定点的时间与地点发生,一块一块的让人类死于意外。”陆朔说着寻求的看陆龙,在他点头后继续讲:“这代码是从毒鸩那里得到,并且我们还知道她的最终目的是什么。”

“是什么?”

“非人类计划!”

张阳瞳孔猛缩,更加凛然,顿许久才讲:“这事关重大,我当然是相信陆朔士官你的分析,但上面就很难说,这太荒谬,他们不会也不敢相信。”

“五千百八条生命,这不是开玩笑的!”“必须联系青海的市长,尽早找出隐患。”

一直没说话的陆龙,向全身紧崩的陆朔冷静问。“能知道确切发生地方吗?”

陆朔垮下肩膀,挫败摇头。“不能确定目标地点。”

“任何的消息透露都会引起恐慌,青海做为重要巷口,一但闭巷消息会立即传到各个国家,我们不能在对付内贼时让它国有机可趁。”陆龙淡漠另人安定的声音,让陆朔浮躁的心安定下来。

她刚才确实没想到这些事,现在经他这么一讲,事情更难办了。陆朔皱着眉头坐椅上,像被霜打了的茄子。

莫默看他们都沉默,试探的讲:“长官,我可以先去青海看看,看是否能找出目标地。”

“似乎只能这样了。”陆朔也望着陆龙,等待他定夺。

陆龙思量再三,便朝莫默讲:“带两个人,去到青海直接去找黑鹰,我会跟他们联系。”

“是!”

看到站起敬礼的莫默,陆朔轻舒了口气。她也想去,但这边还有事情没处理完,让莫默去是最合适的选择。

散了会,陆朔没走,直勾勾的望着张阳。

张阳会意的留下来,在陆龙跟莫默出去后便讲:“如果是关于代码事件,我会向上面禀报,要是其它事我洗耳恭听,小机械师。”

陆朔没废话,将一张照片放桌上。

张阳看到照片上的人有些惊讶。“张宾?你怎么会认识他?”

“说来话长,也不是什么大事。张阳,我想知道他的详细资料。”

张阳放下照片,摇头讲:“不用查,我和他比较熟悉。”

“?”

“他几年前开了个困兽犹斗场,七处情报有一部分是从那里来的,他的资料我背都能背出来,不用特意查。”张阳说这话时还带着一丝惋惜,不知是惋惜困兽犹斗的情报来源,还是一个月前死掉的拳王。

陆朔讶异,这下知道为什么明明不是正当场所,却能开这么大这么红火,原来其中还有这么一层千丝万缕的关系。“那你知道一个叫炎儿的人吗?他是迪塞尔什么人?”

“小机械师,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张阳相当错愕,双手盘桌上考究的打量她。“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我当然是真不知道!”说着愤愤的指责。“我又不是专门搞情报的。”

被她这么指责的张阳心情堪好,要知道被一个天才机械师称赞,还是蛮有成就感的。“说的也是,那我就告诉你吧,小机械师。”“这个炎儿是张宾也就是迪塞尔的儿子,今年应该十三岁了,全名张炎。迪塞尔还有个堂哥,是国防大的老师,叫潘辰,一个多月前无故失踪,现在还不知人在哪里。”

那个炎儿原来是他儿子?“他跟我说,他儿子与老婆死了?”

“小机械师,你难道不知道有个词叫说谎吗?”

陆朔没在意他的调侃,沉着眉深思。雷振山为什么扣着迪塞尔儿子?怪不得迪塞尔对雷振山这么深仇大恨与焦急。他死前让自己别靠近雷振山,难道雷振山真有问题?他最后来不及说的话,又是什么呢?

“雷振山不能动,也动不了,陆朔士官,尽管越接触越黑暗,但一切要以大局为重。”见她想的入神,大致知晓迪塞尔事情的张阳安抚她,怕她热血冲头,要公道什么的。

陆朔回神点头。“嗯,我不会冲动的。”她是替迪塞尔不平过,可要她拿血刺去赌,她很自私的讲她办不到。但是……就这么让雷振山做出这种事而当做没发生,她同样也做不到。不冲动,因为她会冷静去对待这件事。

第二卷完了,可是喜欢的人还只有这么几个,香瓜不知道还要不要继续下去。

关于全文订阅的福利,香瓜暂时就不写了,写了也只有几个人看,没有意义,现在香瓜想知道,谁还想继续看下去呢?

文文香瓜写的很激情,可是这文没有推荐、没有无线、没有订阅,什么都没有,香瓜没有动力了,也渐而疲惫。昨晚吹了点风又晚睡,今天状态不是很好,如果大家都希望快点完结,香瓜会另有打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