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横刀夺爱/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二章 横刀夺爱

莫默很快就做好前往青海的准备,带了周佳佳和苏仲文两人。

血刺自在猎鹰那里赢得比赛后,任务渐而多起来,去沿海和边境执行任务的事越来越常见,但刺头们虽然都是千锤百炼的精英,毕竟是血肉之躯,每次出任务其他刺头表面不说,其实心里挺担心的。

不过这次副队带了两个刺头出任务,有个人特别高兴,那就是刘昴!

可恶的长官走了,是不是代表回到天堂了啊?

操场的刺头看一脸笑容的少爷兵,均沉默不语。他们不会告诉他,真正的地狱在等着他,而且马上就会来临?!

“立正!”

“稍息!”

“报告长官……”莫少校出任务,这领队事件暂由军衔最高、资历最老的国豪上尉,他喊完就向陆龙敬礼,让他发话。

陆龙扫了他们一眼,没有看期待望着自己的新兵,淡淡的讲:“副队出任务,我对你们的训练没什么要求。”

听到这里,刘昴心里兴奋的大吼。终于可以休息了啊,这样他就有时间去找机械师攀谈……

“不要求魔鬼周,在莫少校原有的训练提纲上增重三分之一的任务,你们有意见吗?”

“没有!”

刘昴跟着吼完,仔细一想直想吐白沫晕倒。还增重三分之一的任务量?这是作死么?!

可是……血刺他妈的都不是人,不是人!

正在刘昴吐血、低咒时,看到悠扬走向大门的陆朔,先被她美貌迷惑接而想到自己的悲惨,顿时也少爷脾气来了。“报告!”

“批准。”

“长官,我不舒服,需要休息一天!”

陆龙背手身后,踱步到他面前,下颌微扬居高临下的瞧着他。

刘昴挺直腰、梗植脖子直视他下颌,硬气的跟他一直对峙。连接一个月的“超强”训练,没有休息日,他真的吃不消了!

“不舒服?”极淡略凉的声音,在夏日如道寒流划过刘昴心间。

刘昴大吼的回答:“是!”

“秦朗,叫军医。”

“是!”

刘昴看到要去医务室的秦朗,有些慌张起来,看他跑远时仍倔强的挺立着。身高原因让他只能看到陆龙下颌的视线,因此很容易就瞧到他肩上的军衔,一排一排的很惹人注目。

对这种新兵陆龙早已训的得心应手,心里敲着节拍,看他要多久才能站出来承认错误。

其实刘昴来这里一半是跟父亲赌气,一半是真的想来。他刚一回国因为犯了点事,被刘双一脚踹进军营,进军营就进军营,他的条件就是要去连他老子都称赞的血刺军团,结果刘双一句你什么东西,就给踢进猎鹰了。

他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海归,就这么进入猎鹰还是因为有刘双的原因,只是他不想这么逆来顺受,偏偏想往血刺钻,而那次比赛更加确定他的想法,所以他才会闹着要来这里。在进来这里之前,刘双就讲过:你过来就只是个兵,死了也只是个兵。

他只是个兵,但是兵也有兵权。“长官!”

“没人教你跟长官说话之前,要先打报告?”看他挣扎到绝决,陆龙严厉不减,心里却对这个时间还算满意。

刘双唰立定抬头望着他冷冽的眼睛,提气大喝:“报告!”

“讲。”

“我没病,我、我……”刘昴紧张的吞了口口水,眼神游移不定,极力撑着又不觉得自己错的硬气讲:“你们这样的训练方法根本就不科学,每项都超出人体承受指标!”

远远听到这话的陆朔,反头看了眼那大群在太阳下罚站的刺头及指挥官,便微笑的走出基地。被爸爸训话,真是幸福的少爷。

“科学?刘昴上尉,你来告诉我什么叫科学。”陆龙走动两步,看到跑来的秦朗及军医,突然想到该怎么惩罚这个兵了。

刘昴见他平和好说话的样子,鼓起勇气正要一口气讲完时被军医打断。

因为是有人不舒服,血刺的每项训练确实像刘昴所讲,均超出人体承受极限,所以战士们的身体一出问题都会极为重视。所以跑来的军医,没和指挥官打招呼就径直走向刚才秦朗指的兵。而秦朗则向陆龙敬礼,归队。

看军医这么急切的朝他走来,刘昴刚赞起的底气又泄了分,忙摇头对军医讲:“我没事,不用看了!”

年青的军医听他这么气急败坏的口气,转头瞧严肃冷酷的陆龙,心里了然。只是训练有问题找长官呀,折腾他这个医生做什么?“长官?”这个少爷兵他略有听闻,还是让长官整治整治一下吧,不然天天折腾他还得了?

陆龙示意他走开,冷锐逼视刘昴没有任何余地讲:“刘昴上尉,因为你的低级错误,严重耽搁他们的训练进程,今天指标没完成者一率加罚负重十公里,晚餐也免了。”

刘昴心里一抖,眼里闪过抹脆弱,脸色苍白僵持的像拒不认错的孩子,尽管他已经良心不安。

他的挣扎、反抗还有他高傲不服输的心,陆龙看着他倔强的眼睛低吼。“国豪上尉,全队带出,执行训练内容!”

“是!”

耳边响起嘹亮的喊声、整齐的脚步声,刘昴爆发的指责起来,也算是另种形式的认输。“为什么陆朔士官可以不用参加训练!”他就是不服气,喜欢归喜欢,可是这不公平!

陆龙冷哼了声,迈动脚步走向早等候的车,淡漠毫不在意的讲:“如果你能胜过她,同样可以不参加训练。”在部下打开车门时,陆龙转身看操场中性格执拗满是陵角的兵。“刘昴上尉,完成不了指标,加罚三十公里负重越野!”

为什么叫刺头?刺头就是要磨平他们身体所有角,让他们变得圆润滚得更远,同时也让他们长出尖锐的刺,在敌人身上扎出一个个血窟窿。

想到把自己打得很惨的女孩,刘昴最终没了不平,跑着追上前面的队伍。

**

陆朔离开血刺是去找潘辰,他是跟迪塞尔最为密切的人,一定知道些迪塞尔的事,不然他不会离开国防大。

只是他住处仍然没人,李古那边也说没看到他,难道真的失踪了?还是被雷振山赶紧杀绝?陆朔皱着眉,晃荡的到了跟迪塞尔会面的书店,想了想便走进去。

一边是炎儿的事情,还有让人看不透的雷振山,另边就是即将发现灾难的青海。再等三天,如果还是找不到潘辰,她就去青海,毕竟那里可是五千多条生命。

陆朔边想着事情走过层层叠叠的书架,看到那排桌子时,想起和迪塞尔第一次在这里谈话的情形。那时她还吓走几个看书的人,将那里变成他们两个人地盘,然跟他斗智斗勇。不得不承认,他是个很擅长攻心与洞察一切的英俊男人,只是死得有些难看。

想到那些异常残暴的机械人,陆朔心里越加的不安,正在她想快点回去时,被人猛得拉进了书架后。

潘辰捂住她嘴,做了噤声手势。

陆朔惊讶看他,用力点头。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不用自己去找他,他倒来找自己了。

见她同意,潘辰缓慢放开手,又指了指后边。

陆朔扫了眼不大的书店,确定这里很安全便和他走去最后偏冷门的书架。

“潘导,你为什么不回学校?”陆朔有些迫切,压低声音急急的问。“你是不是在躲什么人?”这个什么人,自然是指雷振山。

潘辰比原来在学校时瘦了许多,脸上满是风霜,看得出他已经很久没睡个好觉了。

看左右确定这里只有他们,潘辰同样匆忙的讲:“明天我就会离开这个国家,至于原由,我想你应该已经猜到了。”说着拿出一支录音笔。“这是张宾的东西,他托我给你的,一切你想知道的答案都会在这面,但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陆朔看他手里的笔,转而望他眼睛,谨慎的问:“什么事?”

“救出炎儿。”潘辰声音轻颤,与其说条件,不如说是肯求。

“我不确定他是不是还活着。”

“他一定还活着!到时我希望你能不要伤害他。”

这是一个不惑之年的男人对一个少女的请求,那么的孤注一掷,眼里充满坚韧与惶恐不安。陆朔动了动唇,没有回答,仅点了点头。救炎儿,这无疑是与雷振山撕破脸面,如果只是不伤害他,她还是可以办到的。

“谢谢。”潘辰激动得用力握住她肩膀,挣扎的讲。“雷振山比起王国锋有过之而不及,陆小姐你们千万要小心他,我很希望你们去救炎儿,但我不能自私的让你们陷入危险。记住我的话,雷振山是个卑鄙小人,别跟他讲道义。”

陆朔被他奋懑的神情吓了跳,怔怔点头感到他握住自己肩膀的手力道不对,想到什么的望他沧桑的脸不确定问。“潘导,你的手是不是因为……”

潘辰听到这话迅速松开她,望着自己手自嘲的讲:“陆小姐你很聪明,我的手确实如你所想,这是雷振山给我留的小纪念罢了。”

果然!怪不得他不喜欢别人谈论他的手。想到他退伍的原因及时间,陆朔明白了他刚才为什么说那番话。

“我得走了陆小姐,你也赶快回去吧,别单独行动。”

“潘导……你自己也小心点。”雷振山既然动了他一次,这说明迪塞尔的事跟他也有一定关系,现在迪塞尔死了,张炎在他手上,唯一跟迪塞尔有血亲的潘辰肯定知晓一些事情,不排除雷振山赶尽杀绝的可能。

看出她疑虑,潘辰笑了下故作轻松的讲:“我明天就离开,别担心。”

结果,他最后还是没有离开这片国土。

揣揣不安的陆朔是在新闻上看到他的,他的尸体。国防大的老师被挑断手脚死在垃圾堆里,警察疑是仇杀。确实是仇杀,不过这桩案子恐怕永无破解之日。

陆朔眼里闪过抹寒光。雷振山,我不会让你这么为所欲为的!

拿起旁边的录音笔,陆朔走去总指挥室,神情凛然,如临敌前,却不退不惧,一往无前。

“报告!”

“进来。”

总指挥室还有戴校彬及袁帅在,陆朔走进去向陆龙敬礼,庆幸的想还好她刚才喊了报告,不至于太失礼。

戴校彬还是那幅老样子,袁帅笑容依旧灿烂,陆朔却觉得自己成长了,因为她长高了?!

向两位老朋友问好后,陆朔转向指挥官紧崩着小脸认真道:“长官,我有事情要跟你谈。”

陆龙看了下戴校彬才望她。“陆朔士官你有什么事稍后再来,戴先生与我还有些事情要讲。”

“我想戴先生也一定想知道我要说的事,”陆朔明目张胆瞧着桌上的资料,大概猜到他们是在谈伦一个月前的那次事件,便不隐瞒的讲:“关于你们讨论的事情,我有最新进展。”

陆龙礼貌的看对面的戴校彬,征寻他的意思。

看她这不像捣蛋的模样,戴校彬自是对她的新进展很感兴趣,便伸手示意她坐下说。

陆朔没坐,举起手里的录音笔便开启它。

指挥室的人均望着她手里的金属笔,在听到沙沙杂音后的熟悉声音时,都凝神严肃起来。

“当你们听到这段录音时,就代表我已经离开这个世界,我清楚的知道我所做的一切会为我带来什么样的后果,也没迟疑过,我只是在做一个父亲应该做之事,仍而结果在我意料之中也在我意料之外,雷振山的势力已盘根错节分布每个地方,就连总统阁下身边都有他的人,不要怀疑真假,这是我在困兽犹斗韬光养晦五年得来的精准信息,还有……”

“还有他的私人兵工厂!位置在G州代码机构附近,也有可能就是那栋代码机构大楼,而他的机械研究技术已达到真人实验,却只说还在测试半思机械人阶段,这些事情一查就清楚,没必要我多讲,现在我唯一担心的就是我儿子。雷振山让我打假拳确实是资金短缺,可后来我知道他的目标就是我的儿子,他们需要聪明的小孩为他们进行真人机械人实验,经过多加打听,我知道你们的专业名词是叫非人类,并且还有一个军部保守几十年不可碰触的秘密。”

听到这个不可碰触的秘密,指挥室内的几人都是心头一跳,不过紧随的话让他们松了口气。

“放心,我没有跟国家做对的想法,只是想救出我的儿子而已。雷振山虽然是军中老将,而且也从事许多机械研究项目,可他私下的兵工厂每天都需要大量的金钱流入,他们没有时间与足够的钱支撑他培育优良的实验体,便只能挑出彩的孩子下手。我留下这段录音最主要是希望你们能够救出我儿子张炎,不过我想我也是在救那些还未被他看中下手的无辜孩子。我想这件事足够你们重视,我就算是死也死得其所。再见,一号,我不是有意骗你。”

他对自己的欺骗与他对儿子的父爱比起来,显得如此的微不足道,况且他也没有骗她,如果张炎变成非人类,也算是死过一次了。

与陆朔相熟的陆龙与袁帅在听一号这个称呼时,立马就想到现在这个情绪愤然的女孩,而戴校彬稍一想也明白迪塞尔口中的一号是谁。

先不管他与陆朔之间的关系,单从他透露出的信息,若是真有其事,他们可有的事干了。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相信迪塞尔说的话。”

看她眼里闪烁出比星辰还明亮的光芒,参带痛恨与正义的像个无法被任何东西击倒的勇士。戴校彬等她坐下后才开口。“陆朔士官,也许这只是迪塞尔使的计量,好让你们救他儿子。”

“这不正是证实张炎被雷振山控制?雷振山无缘无故控制一个拳王的儿子做什么?而且迪塞尔当初还是国家队的人。”陆朔觉得戴校彬不相信自己,便扭头直定定望着陆龙。

深思的陆龙感到她的视线,抬头对视她充满期望的漂亮眸子,沉呤:“雷振山确实可疑,但不能去调查他。戴先生,刚才迪塞尔说到的代码机构楼,你往后留意一下。陆塑士官,明天你随我去拜访雷老将军。”

“是!”陆朔清亮的大喊,紧崩的脸上露出丝喜悦。

戴校彬也点头告辞。

陆龙送他们出大门时,袁帅留恋的反头望熟悉的操场和长高不少的一号,犹豫的对戴校彬讲:“戴先生,我能晚点再回去吗?”

戴校彬看了看陆龙和陆朔,又看难得向自己提要求的袁帅,没多想就同意了。“陆龙大校,袁帅想是想念他那些战友了,就在你这里多唠叨半天,不知陆龙大校是否批准?”

“随意。”陆龙睨了眼希冀的袁帅,不冷不热两字即不表示欢迎也不表示不悦。

知晓陆龙大校是什么样人的戴校彬不计较,袁帅更是露出比太阳还灿烂的帅气笑容。“我一定遵守这里规矩的长官。”

陆龙嗯了声便走开了,也不等戴校彬离开。

看到走远的陆龙,戴校彬笑着和陆朔打了声招呼才上车。

怎么瞧着,他有点像是横刀夺爱那种可恶之人?可袁帅本来就是他的人,只是人归其主而已。

昨天香瓜情绪很负面,为大家带来困扰也让大家担心,香瓜在这里跟大家道歉:对不起。同时也声明一下,这文不会坑,也不会烂尾,香瓜有香瓜的原则,也希望大家支持香瓜,全文订阅是对香瓜最好的支持。

我不放弃自己创造的世界,不抛弃这个世界里任何一个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