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授章升级【万更】/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四章 授章升级【万更】

机械师与戴先生助理搞比赛?这在血刺可是闹腾翻了,仗着指挥官不管事儿,国豪这个临时工直接摞担子,吆喝指挥一帮刺头搞场地。

训练结束没多久,在所有刺头们跟打鸡血似的折腾时,身体都不是自己的刘昴瘫地上,不时几个刺头从他身上跨过、身边走过,不仅没一个人去扶他把,还嫌他躺的不是地方。

感觉自己睡了觉,又好像没睡的刘昴再次睁开眼睛,操场上已经没有人了,心怕又有什么大事件的他飞快爬起来,往训练场跑时才想到现在是吃饭时间,转而又冲刺的往食堂跑。

正在有说有笑吃饭的刺头,看到往这边跑的刘昴,与战友调侃的讲:“他要是能一直保持这速度,明天晨训肯定能合格。”

“算了吧,这少爷中午都没赶得上吃饭,这会儿恐怕是在用生命奔跑。”国豪不看好的讲完,还是冲后勤的小刘招呼一声。“给他多打点肉,别说我们血刺虐待他。”

陆朔、袁帅他们偷笑。他什么时候没被你虐待过?不过打归打,骂归骂,还是不能饿着那少爷滴。

就在他们调笑间,刘昴饿狼般的冲进来,满身泥的抓起饭盒就扑台上,生怕过了时间又吃不着。

小刘瞧他的黄毛头被泥巴弄得灰不垃圾的,瞅着顺眼了几分,便不吝啬的给他打了满满的米饭,还有最后剩下的大半碗肉也给了他。啧,瞧这孩子可怜的,去哪不好,偏偏要来血刺。

饿极的刘昴哪发现得了这些事,随便找个空桌子就开始狼吞虎咽。反正他在这里没有朋友,他们也都不太理自己,他不跟他们凑桌。

于是一身泥土还没清理的刘昴独坐一桌,和一帮穿戴整齐视白天训练如无物的刺头们,还真是格格不入,让陆朔他们为他小小的心酸了把。

那啥,受不了就早些退了吧,回家当少爷,不然他们会觉得自己是大坏蛋啊!

吃了饭,所以人转移已经搭建好的场地,一路吵吵嚷嚷的像要开联欢晚会。

刘昴头埋在碗里使劲捣鼓米饭,眼睛直勾勾瞅着那个穿着衬衫的男人。

来收拾桌子的小刘,见他一个人孤零零坐最后边的桌上,扔下抹布坐他对面。“刘昴少爷,够吃吗?要不要再给你下点面条?”

小刘语气很和善,没有丝毫的嘲讽之意。

谁想刘昴啪的放下碗,耿直脖子看他,气势汹汹的讲:“别想说服我,我不会走的!”吼完,拿起光盘餐具就去洗。

瞧他这骨气,这气魄,小刘啧啧两声,便抹他这张最脏的桌子。

在刘昴回寝室清理时,陆朔他们这边的比赛也开始了,现场气氛很好,如茶如火。

由于是晚上原因,他们把靶子搬来了若大的操场,这操场非一般的大,靶子摆的相当松散,而且还都是活动靶,又因光线并不充足等等因素,大大加大了比赛难度。

不过很显然,血刺的兵个个牛逼,只听机械师清脆如黄莺的讲:“拿布来,我们蒙上眼睛比。”

此话赚足了吆喝声,只有秦朗才知道她是想比赛公平而已。

听到要蒙眼比赛,袁帅错愕一下便欣然接受。在晚间训练是常有的事,他还是有把握赢过她的。

在战友们去找布条时,想组装武器的袁帅看到手里完整的弓时一愣,瞬间明白什么的望向陆朔。

在检查弹药的陆朔感到他的视线,抬头冲他露出口白牙,便又继续装子弹,啪啪啪几下利落将满满一夹子弹的弹夹装枪。

看手里精确组装无一丝差错的弓,袁帅明白了他们今天对自己所说的每句话,其实都只有一个目的。

这把复合弓与普通的弓不同,避免任务途中携带不便,是件可拆装的冷兵器,所以平时他不用了都是分解装在特定的盒子里,可今天它大刺刺的出现自己视线,想也是有人故意为之。

想到这里,袁帅心里五味杂陈,定定望着他们一张张笑脸恍神。他要继续比赛吗?

“袁帅你还磨蹭什么?快点背起你的箭筒灭了一号。”一切准备就绪,热情高涨的刺头们大喊,且声音震耳欲聋,似一号压迫他们许久,让他这位正义之士杀杀她威风。

陆朔举着枪,漂亮的小嘴唇角微扬,一抹浅淡的笑像温柔又像轻嘲。而她身边梁柯、魏勇两人拿的拿水,拿的拿毛巾,整个两奴才样,衬得这位特权满满的女孩直像女王。

被耳边加油声刺激的袁帅啐了口,想就杀杀她威风,打完了就走人。

“蒙上吧。”袁帅背上箭筒,转过身由身后的刺头蒙上眼睛。

陆朔同样由刺头帮忙绑上,以视公正。

一场公平公开的比赛正在血刺大院上演,做为这里的总指挥官的陆龙,在听到管家的话后,平静得似部下们私自搞比赛是件多么正常的事。

“由他们去。”陆龙想了想,看全息屏里的张阳继续讲:“南美洲的事情也不能怠慢,只有抓到雷姗才能证实我们的猜测。”

“是,我知道了长官。”

“嗯。”“切断通迅,接进操场视频。”

管家:“是的,陆龙大校。”

洗了澡的刘昴艰难为自己擦了药酒,浑身酸疼直想倒床上就睡,他也确实倒上去了。

放平整身体,四肢舒展开,望着天花板的刘昴脑袋还在嗡嗡的响,似还听到国豪的哨子声与痛骂声,接而想到晚饭时那个男人,顿时心里不舒服的在床上翻来覆去。

为什么他和大家那么熟稔?自己甚至都没有见过他!

想到这里,刘昴忍着身体的不适,挣扎的下床穿了衣服跑去操场。

操场的刺头安静下来,屏息看操场上追逐的两人,在刺耳的枪声与嗖嗖声中,忍住咆哮不发出一点声音。

安静,他们习惯安静,在黑夜中无声息穿梭丛林,潜进敌人领地静悄悄灭了他们,所以看不见东西的两人,似黑暗里的两野兽,不需要光线便能洞察四周……

往前奔跑的陆朔耳朵一动,听到弹出的移动靶带起的轻微风声,反手便干净、利落、脆的开枪。

“砰”一声,子弹准确秒速穿透红点。

不需要光线便能耳听八方,接而一击毙死!

袁帅翻过障碍物,抽箭拉满弦,紧随利箭再次射中红心。

刘昴呆望着不断奔跑的两人,在那个女孩再一次准确的击中靶子,那个男人紧随帅气的箭羽和子弹前赴后继的穿过靶子时,惊愕的差点从阶梯上滚下去。

脚下踩空,前倾的刘昴大步一跨连下三个阶梯,但接着两腿间扯拉的疼痛让他还没来得及庆幸就皱起眉。

他们真的是人吗?那么宽的障碍物都能跨过去?!

捂着腿间,刘昴慢慢走近围观的刺头,在踮起脚也看不到后,就转去没有什么人的最边边。

最后一个靶子!心里算着数的陆朔,算计好时间便助跑猛得跳起来,抬手一枪准确无误打碎红心。

袁帅没有让人失望,反而带来高chao。

跳起来的他,箭头直接穿过她先留下的小孔,赢得一片欢呼,只是……

“啪!”水花溅出四仗高。

刺头们欢呼的更厉害,全部奔向高台后边的大桶。

掉进水里的袁帅淹了个顶,可见这桶是有多大。

他挥着手臂攀住桶沿站起,扯掉眼上的布就看到吊在自己上面笑嘻嘻的陆朔。

陆朔晃动身形耍帅的落地收起风暴,第一个趴桶沿上笑眯了眼睛。

远远瞧着的刘昴张大嘴,在最后一个刺头反过头瞧自己时,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捂的地方有点不雅,可是他真觉得有点蛋疼了。

不带这么玩的吧?!

“感觉怎么样?为了你,小刘可是把备用饭桶都献出来了,这桶可是几个部队合着搞活动才用的。”陆朔趴桶边上,笑得很无辜。

本来恼火的袁帅,听了她这话反倒放松的靠桶上,真像在泡澡般自在。“小美人为我准备的洗澡水,感觉棒极了。”这都掉水里了还能怎么样?以前他是血刺的人都不敢拿她怎么样,现在他还不是,要是动了她,血刺那帮助纣为虐的刺头们就得吃了他,更别说宠她宠上天的长官。

他叫了周佳佳的专用称呼,陆朔便学了周佳佳的样,色眯眯瞧着他因湿了水而显得透明的白衬衫,很销魂的吹了声口哨。“身材不错,快脱掉给爷瞧瞧。”

袁帅:……

这时梁柯、魏勇他们跑来,听到陆朔的话就立即招呼人一起扒他衣服。

袁帅立即炸起来,拿水泼他们。

看他们处得这么和谐的刘昴站在原地,没有走过去。

指挥室里的指挥官瞧着把严肃基地变成游乐场的部下,唇边露出抹笑意,拿起桌上的盒子走了出去。

离得老远的陆朔用手做喇叭状,朝桶里的袁帅大喊。“袁帅,现在一大波人伺候你,是不是很爽啊?”

捞人出来的梁柯、魏勇一愣。桶里的袁帅停下动作。我靠,他们白天说的大波不是指一大波人啊!

“袁帅你再怎么反抗都没用,有乖乖束手就擒吧!哈哈……”仗着人多,陆朔叉腰好不嚣张,可话刚说完就被袁帅奋力泼来的水攻击,反射性往后退就撞到一个人。

袁帅用尽全力,杀出重围泼的水,就这么生生击中陆朔的头,溅了指挥官一身。

陆续看到指挥官出来的刺头们静默三秒,接着唰一下作鸟兽散的集合。

临走的梁柯冲桶里的袁帅竖中指。“让你上来不上,美人你慢慢泡吧,放心,长官没那癖好看你沐浴。”

袁帅:……

卧操,你们这么凶残,他哪敢上呀。长官!我真的没有对你不敬!

“集合!”陆龙将身前突然焰气全消束手束脚的女孩推开,看向远处还站着不动的刘昴大喝。

刘昴惊跳起来,不顾两腿间的疼痛飞奔过去。

长官喊集合,临时领队国豪站出来整队。

“原地踏步!”“向右看齐!……”

袁帅趁机爬出差不多有自己高的大桶,发现高台上放着套干燥的作训服,便拿着跳到高台后边直接换了起来。

大小刚好,相熟的味道窜进鼻腔。这是他以前装逼用的香水味,看来这件衣服就是他的,只是衣领没了军衔,手臂没有臂章,显得有点空荡荡,只是一件普通的黑色迷彩服而已。

“玩的很开心?”列完队,陆龙严肃打量他们一个个满脸水珠,浸湿的寸板头发一小撮一小撮聚一起,真像个刺头。

刺头们不敢吭声,腰杆挺得笔直。

陆龙在他们面前踱着步子,在他们愈加胆战心惊时才缓缓开口。“既然高兴,我就再宣布一件值高兴的事。”

别!长高,我们不需要喜上加喜!心知长官这么讲从没好事的刺头们,内心激荡的大吼,但脸上还保持严肃,眼睛炯炯有神的直视前方。

“陆朔士官!出列!”

冷冽威严的吼声吓了陆朔一跳,回想自己今天私自带袁帅去武器库,又私自组织比赛,最后还狠狠整了戴先生的助理,顿时小心肝直颤,想自己犯的弥天大罪,不知可不可以申请缓期?

“出列!”

重八度、高八度。陆朔踏出脚步时,想她是甩出风暴牛逼哄哄跑掉,还是接受点名批评?

还是接受批评吧,跑得了初一跑不过十五。

陆朔硬气的跨出一大步,小身板站得和小白杨一样直。

见她标杆似的姿势,陆龙站定她面前望着她湿哒哒的脸没有不悦,更没有惩罚,声音铿锵有力的喊:“我宣布,从现在起,陆朔士官晋升上尉,享正连级待遇!”

“啪啪……”生生不息的掌声,直到陆龙伸手才停止。

陆朔更是瞪大眼睛,不敢置信。

她刚才没听错吧?她当军官了?当军官?军官?

而且还是上尉!她不是做梦吧?一定不是做梦,绝对不要是做梦!

“陆朔上尉由于年纪原因一直未获晋升,现在我想你能够承受它们,无论是赞美或嘲讽。”陆龙打开手里的锦盒,将一对军衔章摆在她眼前。“陆朔上尉,你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吗?他妈的都准备好几年了,我操,激动的说不出话了!不急不急,刚好装镇定可以深思一下,以表示自己对晋升的严肃态度?!

“报告长官,我准备六年了!”六年啊!幸好不是八年抗战!

“请受章。”

这么重要的时刻,刺头们习惯性去摘帽子,最后成功摘到帽子的只有寥寥几个,但幸好的是受章人的在。

陆朔抽出别在肩章下的贝雷帽,越谨慎就越慌乱。

陆龙看她慌忙戴上的帽了,伸手调整,将徽章摆正。

黑暗里,帽上的金属国徽泛着荧荧白光,绚丽的永不退色。

陆龙退开一步,再次沉声重复刚才的话。“请受章!”

“唰。”敬礼摘下帽子的陆朔上前一步,往下蹲了蹲,却被陆龙握住肩臂提起来。

有人说受章时微蹲,是对章的无上敬意,其实这些都是外界美好的传言,受章半蹲是方便长官配带而已,你说若是受章人比授章人要高,难道还让长官仰望他不成?

所以当陆朔被提起来,指挥官轻松放掉军衔时,咬牙儿更加愤愤的想:她要长高,一定要长高!

“现在我宣布,血刺从现在起,再无士官!……”

远远看着的袁帅,黯然离开,拧着湿漉漉的衣服如千金重,晚间吹得哗哗作响的作训服,让他心里空荡荡觉得很冷。

刚才洗了个冷水澡,能不冷么?

可是现在才七月不是吗?正是炎炎夏日……

**

陆朔自那晚晋升上尉之后,不仅没有更加神气,反而收敛不少,这让刺头们个个跌破眼镜,只是……

“小朔……”魏勇。

“叫我上尉。”

“小朔朔。”梁柯。

“叫我上尉!”

梁柯、魏勇两人现在还是中尉,陆朔一窜窜到了上尉,他们这两个大男孩,遇到她还得敬礼问好叫长官。

郁闷的两人对看一眼,唰的立定严肃的异口同声。“陆朔上尉!”

陆朔嘴边噙着笑,尖细的下巴微扬露出优美的弧度,琉璃似的眼珠光彩夺目,整个人就像是块散发光芒的暖玉,直看得梁柯、魏勇两人目不转睛,想着要是叫句上尉能让她这么开心,也没什么好郁闷的了。

听着这句上尉,顿时觉得自己高大不少的陆朔,很稳重的矜持着小脸,不跟他们谈朋友谈交情,公事公办的开口。“有什么事说。”

“报告上尉,我们两个想请假外出,能否请你给长官说说?”梁柯一本正经,将她这颗小小的虚荣心高高捧起。

既然都是上尉了,那就要有担当,“部下”们有事相求?没问题!小意思!“嗯,我会替你们转告的!”

“是,谢陆朔上尉!”

陆朔点了点头,背着手、踩着稳重步子走过他们时、反身。“还是叫我小朔吧。”

梁柯、魏勇:……

小朔呀,别这么快破功!

**

指挥室,陆朔蹭着陆龙衣服,拉着他大掌画。

陆龙将欲言又止的人推开,在她再次靠上来时伸手挡住。“有什么事说。”

陆朔不依,抱住他手臂又蹭了过去,在牢牢的搂住他脖子后,软声软气的问。“爸爸,你怎么同意给我走后门了呀?”还是上尉!

推不走,也不舍得推,陆龙便抱住她细长的腰,将她收纳自己的控制范围。“陆朔上尉,你觉得自己晋升是走的后门?”

“当然不是!我这么聪明绝顶,新一代的发明家、创造家……怎么可能是走后门的!”

“虽然自大了点,不过后面一句还算没说错。”

真的不是走后门?陆朔眼睛更亮了,瞧着他下颌有点欢喜、得意与野心。上尉呐?那如果等灭了毒鸩,她大学毕业,是不是可以再升几级?最好能超过爸爸……

瞧她眼里闪着狼一般的光,陆龙就知道她这颗脑袋瓜里在想什么。“功绩军衔不叠加。起来,准备一下,去拜访雷老将军。”

“是!”陆朔站好,敬了个漂亮的军礼,又拽着他衣角眼神软的瞧他。“爸爸,我批了梁柯和魏勇外出。”

整理衣领的陆龙听到她的话,脸色蓦然一沉,瞬间低冷几欲能冻伤人。“谁给你的权力!”

陆朔被他唬住,心里真的害怕起来。“那、那个,我见今天是星期天……”

“我问你谁给你的权力!”

被他锐利的黑眸紧盯着,陆朔腿软的想哭。“爸爸,爸爸我错了。”说着扑上去想打滚撒娇,却被他冷冷挥开。

陆龙狠狠看了她眼,大步往外走。“管家,紧急集合!”

“是的,陆龙大校。”

吓破胆的陆朔看他凌厉背影,急忙大喊:“爸爸,他们没有出去!”好恐怖!还好她没一口答应他们。

走出门的陆龙停下来,背对她。“管家,确认梁柯少尉与魏勇少尉行踪。”

“报告陆龙大校,他们正在训练场。”

听到管家的话,陆龙才转身。

松口气的陆朔看到黑着脸笔直朝自己走来的陆龙,惊的大叫跳起来就跑。“爸爸我不是有意骗你的!动用暴力是不对的、不对的!”

“关门。”

指挥官低冷两字,银白色的大门便缓缓闭合。绕过陆龙拼命往门跑的陆朔只见门唰一下在眼前合上,当她扑过去时,只趴在冰冷的大门上。

死定了死定了!听到耳边甚比阎王的脚步声,陆朔锤了锤门,脸色惨白迅速转身,看到离自己不过三尺远的陆龙,眼睛四下转动寻找下个逃跑方法。这是指挥室,指挥官就在这里,没有他的命令大门打不开,自己就算要黑了管家也不是这么轻易的事儿,那她要怎么办?站着等死?她不要!她刚才升官,还没发财!

瞅着伸向自己的大手,陆朔炸起往旁边逃窜。“爸爸爸爸你放过我吧!我知道错了!”

陆龙紧抿的唇没吭声,在她躲过时调整方向继续走向她。

小心脏砰砰直跳的陆朔在若大的指挥室到处躲,两个像老鹰捉小鸡般追逐,当然谁是老鹰谁是小鸡一目了然。

最终无处可避的陆朔与陆龙各占桌子一方,比被毒鸩捉住还紧张的望着对面的人,他往右一动,她就往左,他往左她就往右,两人一时僵持不下。

脚下扎马步方便一步冲出去的陆朔见他停下来,立即商量的讲:“爸爸,我们还要去拜访雷老将军,不如我们先去了他那里,你再回来惩罚我?”关禁闭也好过被他逮住。

陆龙面无表情,没有回应她的提议。

撑着桌子的陆朔艰难的吞口唾沫。“要不然,你打开门,我们各退一步,我能不能逃出去,你能不能抓到我,咱们各凭本事?”这样至少有条生路啊,生路!

“你拿什么跟我谈条件?”陆龙声音冷到掉渣。

陆朔焦急的想自己筹码,一边防备的盯着他,以防他偷袭。“我想到了,我帮爸爸你洗衣服啊……”话没说完,倏的被人提起来的陆朔大叫的被陆龙从桌面拖过去。

捉住人的陆龙拧起她后衣领便走去他常坐的位置,将她按腿上就脱她裤子,未给她求饶时间。

被粗暴拉下的裤头刮得肉生疼,陆朔急切捂住屁股,拉住已经走光的裤子大嚷。“爸爸,要做艾我们可以和平一点啊,上位下位侧位都可以,你别动粗!”

陆龙:……

按住她腰背,包括两只不老实的小手,陆龙拉下裤子一巴掌便重重拍了下去,在雪白的两团鲜肉上留下大大的五指印。

“啪!”清脆的拍击声,在全金属制坚固的指挥室清脆响起。

屁股剧痛,被打懵的陆朔停止叫嚷,被又一巴掌的声音或是痛觉惊醒立即大吼:“不准打我屁股,松手松手啊!”陆朔挥舞四肢,像只水中游动的海龟。

“啪啪啪”没把她的挣扎放眼里,陆龙啪啪五连发,很快将白嫩的屁股变成粉嫩,最后变成猴屁股。

陆朔被他铁钳般的手臂压得动弹不得,被打得飙泪,咬着袖子抽抽噎噎起来。

呜呜呜……她没脸活了,堂堂……嗝,堂堂一个上尉居然、居然!居然被打了屁股,面子丢到姥姥家了!娃呜……她不要见人了!

一连打了十几下,感到腿上的湿意陆龙才停手,望着红通通的屁股摸了下。赤热有点烫,不过滑腻手感不减。

陆龙忍不住多摸了两下,便将她抱起来,看她梨花带雨的模样没一点心软。“知道错了?”

陆朔瞪着他,紧闭着小嘴不说话。你打也打了,摸也摸了,手干嘛放我屁股上?坐在他干燥比寻常时候要热些的大掌上,陆朔屁股疼得动也不是扭也不是。老色狼,快点把手拿开!

“回答长官的问题,陆朔上尉。”

“知道了。”她早就说知道错了,你丫耳聋听不到?还有她现在裤子都没穿,能别做这么猥琐的事还这么一本正经的成不?

“记住了没?”

“记住了。”

“以后还敢不敢?”

“不敢了。”

“屁股痛不痛?”

“痛!”

“爸爸给你揉揉。”

好!噫?有什么不对?你个老色狼拿开你的爪子!

**

“小朔朔这是长痔疮了么?”操场上看到跟在长官身后一脸郁色捂着屁股的机械师,梁柯好奇的问旁边的魏勇。

魏勇摇头。“这不一般是男人得的病么?而且小朔才这么小,不可能吧?”

“那她是被长官揍了?”

“而且还是被揍的屁股!”

要上车的陆朔感到那两人的视线,反过头狠狠瞪了他们一眼。

看到她望过来,梁柯、魏勇立即讨好的笑,又立定又敬礼。

陆朔瞧着差点吐血。她再也不要理他们了!

“咝!”刚一坐下的陆朔立马弹跳站起“碰”一下撞车顶上,疼得欲再次飙泪。

陆龙把她抱下来,隔着薄薄的布料揉捏了阵。“很疼?”

痛!陆朔抬眸怒视他,很想冲他咆哮,不过估计又会被教训,所以她学乖了。“疼……”声音软下三个度,还带点轻颤尾音。

瞧她眼睛湿润像只被自己欺负的大猫,陆龙亲了亲她眼角,把她轻柔的放副座。“疼就代替记住了,下次再犯可不是打你屁股这么简单。”

唔……不会把她大卸八块吧?

一路上,陆朔不知是屁股痛的原因,还是在想爸爸为什么发这么大火的事情,总之就是安份下来,也没吵着陆龙开车。

在路过那条宽巷时,陆朔伸脖子往外瞧。

路面早已清理干净,似什么都不曾发生,只有两边墙壁仔细看,会发现许多弹痕和划痕。

想到那次事件,还心有余悸的陆朔哆嗦一下,拱起身揉了揉作疼的屁股。“爸爸,查出那次机械人为什么这么凶残的原因了吗?”

机械人从开始研究,就以保护人类为守要法则,这种意识随着时间的推移,可以说是根深蒂固,就连血刺追杀的毒鸩,她所使用的机械人都仅是反派,没有像上次那样如疯狗般狂咬人。

“戴先生那边传来初步信息,还未确定。”陆龙崩着脸,黑眸望着山顶的别墅。“不过他说几年前在遗孤院见过类似的作品,正在进一步确认。”

遗孤院?陆朔仔细回想当初那次比赛的经过。

那次比赛是她第一次见到戴校彬,因为看过他的作品,所以对他印象很深,倒是那比赛她大多是无聊得在旁边打瞌睡。

莫不是他?想到戴校彬,陆朔想到途中戴校彬向身边的人说了什么,她当时还在猜想他说的话。他说了什么呢?陆朔皱眉仔细回想。

“注意了,这次只是单纯的拜访,不该问的别问。”停了车,陆龙叮嘱她一句便下车。

听他的话陆朔脑袋灵光一闪。她想起来了!当时戴校彬是对旁边的人说注意那个学生,而那个学生的机械作品是台杀人机械!想到那粗糙机械人身上的几把大砍刀,陆朔心里发悚,在听到车外陆龙与雷振山的交谈声时匆匆下车。

“小龙,你们怎么想到来看望我这把老骨头了?”雷振山除了出席一些重大科研活动,便鲜少外出,现在见到两个后生来拜访,自是开心的热情接待。

陆朔从车后拿出几盒礼物,边走边想贿赂是不对的!然后又捂着屁股一扭一扭走向他们。

“小朔这是怎么了?受伤了?”雷振山看到走路姿势不对劲的陆朔,惊讶的问陆龙。

陆龙斜了眼唉唉戚戚的女孩,面无表情的讲:“犯了点事,揍的。”

陆朔:。爸爸你好直接。

雷振山先是一愣,接着哈哈大笑。“快来人替陆小姐拿东西。”接着便笑呵呵转向陆龙。“这哪个孩子不犯事,不过揍也要揍得适当,你说她这模样要是被你爸看到,他不得削了你。”

“雷老将军说的是,下次一定注意。”

“呵呵,我老头说笑的,女孩就得娇养,打不得、打不得。来来,都快进去坐吧。”

他都不知道打我多少次了,从小打到大!陆朔瞪着陆龙,无声控诉。

雷振山的家地段是帝都最好的山林别墅房,但也不是金子做的,走进去有种朴质感,甚至还有许多古董玩物。

陆朔粗略扫了圈,心里直叫妈呀。这些古董大多汉朝以前,一个小小的鼻烟壶拿出去拍卖都是几百上千万,现在这里这么多,他不是老有钱老有钱了?

“你们随便坐,随便坐。”雷振山像个好客的屋主人,示意他们坐后就对佣人讲:“去多拿些巧克力来。”

“是的老爷。”

陆朔小心翼翼坐下,听到雷振山的话,便望走掉的佣人,暗想这老头怎么知道她喜欢吃巧克力?是图谋不轨许久,还是真的关心老战友的曾孙女?

“雷老将军,晚辈这次拜访主要是为上次的事件而来,不知那场战役是否为雷老将军带来困扰?”陆龙正襟危坐,一丝不苟的面貌获得雷振山的良好肯定。

雷振山脸上永远挂着笑容,不过这次在看陆龙时还带了几分赞赏。“见过那么多风风雨雨,黄土埋半截的人,没什么好困扰的。”“到是小朔当时似乎受到了惊吓?”

被雷振山望着的陆朔讪笑。“刚开始确实有吓到,那么恐怖的机械人我还是第一次见。”老狐狸,把事情扯我身上来做什么?

“二战跟抗美时,比那还恐怖的事我都见过。”

“怪不得雷太爷当时那么镇定,像……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般,就那么站在那里,真是气势天成呀。”想说像是早知晓的陆朔怕他起疑,便改了口,又加了句奉承引开他注意。

果然,雷振山听了这话很高兴,笑得脸上的皱纹变成菊花。“没你说的那么好,当时我也挺紧张的。”

“紧张?”他用户紧张,不是害怕!

“对啊,就怕小朔你敌不过,小龙他们又没来,若你就在我面前被人掳了去,我这个老头可不好向陆家解释。”

哼,自己被毒鸩这个多年的老对头掳去,关你啥事?

陆朔不信,闭着嘴巴不说话,暗中警惕观察他。

陆龙责备的看了眼陆朔,歉意的讲:“雷老将军您金戈铁马时她还不知在哪,别跟小孩一般见识。”

“呵呵……没出生好呀,生在太平盛世,总比战乱时代好。”

听到这话,陆龙陆朔两人均敛了敛心神,端起面前的茶喝了口。

每次陆龙问的事情,雷振山都很奇妙的扯到他的以前,时时提醒他的丰功伟绩,让他们无法再问下去。

在佣人用盘子装了大盘巧克力端来时,陆朔乖巧的去对付它们,将战场交给陆龙。连爸爸都搞不定的事,她还是乖乖的撤了,装天真可爱给他打掩护。

“少吃点,小心牙疼。”陆龙微蹙眉,看吃得凶狠的人儿。

陆朔嘴里塞满了巧克力不好张口,捂着嘴唔唔哼哼的也没人听清她在说什么。

雷振山隐晦的笑了,像长辈对晚辈的宠溺,又像轻嘲。

陆朔、陆龙没错过他这表情,默契的记在心底。

陆朔咽下巧克力又重新讲了遍刚才的话。“爸爸,我经常唰牙,不会疼。”说着向他抛了个媚眼。

陆龙:……

“咳。听说雷老将军最近还在参加一些科研活动?途中劳顿,雷老将军可以让人代您去。”明白她说的唰牙是什么,陆龙咳嗽一声,转而对雷振山礼貌的关怀讲。“雷老将军您现在是享清福的时候了,不必再事事亲力亲为。”

“唉,老夫也想,可就是操心的命,交给别人我不放心。”

“这些日子雷老将军时常参加广州的科技研讨会,是不是又有了什么新进展?”

说到广州,雷振山浑浊的眼睛一眯,笑容有点僵硬。“进展是一定有的,不然怎么对得起国家每年的投入资金?”

那笔资金可只够搞研发,不够你开兵工厂。陆朔配着绿茶吃巧克力,表面温柔,心里却透澈。

陆龙抿了口茶,修长的眼睛瞥了眼只知道吃的女孩。“陆朔上尉,你创造的那个小呆,叫什么来着?”

“还没想到叫什么。”陆朔挫败的讲:“我只是溶合了半机械、半思想机械与思想者机械人的程序,反正就是很牛逼,怎么定位还没想好。”

“上尉,说话掂量来,当年是雷老将军提出机械人代替人类战斗的提议,可以说是机械人的开山祖。”

雷振山笑着摆手。“那都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现在是长江后浪推前浪,我这个老人也快随老战友死在沙滩上了,比不得,比不得啊!”感叹的说着,雷振山慈爱的对陆朔讲:“小朔果然是个天才,竟然已经知晓思想者机械人的奥秘,我那些科研与小朔比起来,实在差太远、太远了。”

“雷老将军别这么说,我那是瞎折腾玩的。”陆朔立即拍他马屁。“不管以后的科技如何发达,雷老将军你永远都是机械人提倡者与领导者。”也就是因为你,才会出现毒鸩那么变态的团伙,还将这个世界搞得乌烟瘴气!

万更君来了,朔朔也升级了,月底也来了,妹子们的热情呢?本教官很寂寞啊!

**

推荐朋友的文《至尊魂印师》溟河之畔

她是华夏国首屈一指的特工寒鸦,也是璇玑大陆整整昏迷十年的仇家大小姐仇君卿。机缘巧合之下,迷失的灵魂再次回归,惊才绝艳的崭新人生就此拉开序幕!

以前,她是胆小懦弱,无法修炼的废材。

现在,她是妖孽腹黑,风花绽放的天才。

丹药师?驯兽师?炼器师?呵,不好意思,她不稀罕!素手翻飞,谈笑间,魂印天成,从此纵横世间,名动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