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失眠的陆爸【万更】/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五章 失眠的陆爸【万更】

“雷老将军别这么说,我那是瞎折腾玩的。”陆朔立即拍他马屁。“不管以后的科技如何发达,雷老将军你永远都是机械人提倡者与领导者。”也就是因为你,才会出现毒鸩那么变态的团伙,还将这个世界搞得乌烟瘴气!

“不行了不行了,现在是你们年青人的社会,我是又老又顽固,恐怕那些科学家早在背后骂我老不死。”

“哪会?他们不敢!”陆朔假装震惊,说的都是大实话。谁敢说你的不是?以你的手段,早把那人弄死了。

听了她的话,雷振山显得很开心,望着远方满足的笑道:“现在看来也是撒手让你们青年人来拼搏的时候,还好我早在远方购置了块地,完结手上的事儿就去云游四方,再在那处地方固养天年,也好过留在帝都碍了他们的眼。”“这样也好,也好……”

后面像是自言自语,陆朔、陆龙听了诧异不已,没想到他准备彻底退出。

如果雷振山金盘洗手归隐山林,那么他们之前所有的一切猜测就不成立了,这次来拜访的目的同样也没了意义。

两人礼貌性的又跟他聊了会儿,陆朔劝他别走,陆龙则说该享福了,两父女一喝一呵,最后要走时倒也没引起雷振山的怀疑。或许他早就怀疑了,现在就看他是不是真的撒手不管。

“小朔,你那个小呆既然那么厉害,就叫超人类机械吧。”忤着拐杖出来送他们的雷振山,对要上车的女孩讲。

陆朔笑嘻嘻的应着。“哎,好的,就听雷老将军的。”

雷振山笑容满面的挥手目送他们的车下山。

一到看不到雷振山的地方,陆朔便收回窗外的手,小脸皱成一团。“爸爸,看来雷振山这边线索全部失效了。”

“不一定。”

陆朔捏着眉想了想。“他知道我是国家兵器吗?”

“国家兵器虽是他提出,但你的成功一直是军部秘密,除了五大及个别相关人员,便只有毒鸩。”

“所以他不知道?”“可我觉得你说我小心牙疼时,雷振山表情有点不对劲,像你是在杞人忧天,因为我根本不会长蛀牙。”

“不是你一个这么觉得。”陆龙望着路面,神色紧崩。

觉得这事蹊跷的陆朔,回想迪塞尔的录音。“现在看来唯一能证实他是不是有问题,就只有广州的代码机构。”

陆龙没说话。

两人沉默的回到基地,就看到个不得了的客人。

“刘双将军。”两人整齐敬礼。

陆朔看和自己同一时间举手的陆龙,心里乐道的想:她这算不算傍大款?明明她只是上尉,和大校这么一敬礼,档次都显得高大上了。

刘双敬礼,又熟络的和他握手。“陆龙大校可真是个大忙人,节假日都看不到人。”

听到节假日,龙、朔两人相识一眼。

陆朔想到自己的屁股。

陆龙是想到那位少爷。

“将军里面请,要下官叫刘昴上尉来见你吗?”

刘双望着血刺的大门摇头。“不麻烦了陆龙大校,当初我就说过,不闻不问的。”

陆龙、陆朔两人都用不信的眼神看他。

刘双似是发现自己出现这里,又说这样的话不够信服,便讲:“是他妈,老在耳边叨咕着孩子瘦了。”

陆朔:血刺好像没有胖子?

陆龙脸色不变。“我会向上级多申请经费,尽可能改善士兵伙食。”

他再正经不过的话,让陆朔瞥笑,让刘双脸色非常精彩。

血刺的上头,不就是五大?五大不就是刘双将军坐镇?爸爸这可是明着在问上司要钱啊!好霸气!

“呵呵……士兵的伙食确实该改善改善。”刘双尴尬的说完,就转去其它事情。“陆龙大校,有些事不能做的太绝对,是人总会犯错误,五大一直在保持这种平衡,我想我们也都不希望打破这种平衡?”

什么平衡?与雷振山之间的平衡?

陆朔望着陆龙。

陆龙沉默了会儿,才恭敬的讲:“我也不希望,我们都希望和平,但和平不是一再的退让。”

刘双无奈又叹息的望着他,像面对执拗不听话的孩子。“去吧,去做你想的事。”

“是!谢将军!”陆龙严肃尊重的敬了个漂亮军礼,便带陆朔上车,进了基地。

刘双看他们消失大门内,揉了揉头,便也上了自己的专车。

“将军,去哪?”

“回五大。”

“是!”

**

陆龙回到基地,做的第一件事便是:“集合!”

蓦的一声大喝,吓得陆朔跳起来。

谁都听得出长官现在很不爽,刺头们拿出了平时最佳的奔跑速度,火箭般跑进操场,一分钟站队完毕。

陆龙沉着脸在他们前面走过来,又走过去,锐利的视线如风中冰渣子,刮得他们露在衣服外的肌肤生疼。

陆朔也不明白他怎么突然发这么大火,明明刚才还好好的,现在就暴躁如雷,莫不是到了更年期?

“谁还记得血刺军规第三条?”陆龙停止走动,站在列队正中,扫视着他们。

枪打出头鸟,同样不知长官吃什么火药的刺头们,没一个敢回答。

看没一个出来,陆龙更大声、更冷冽的低吼:“谁知道血刺第三条军规是什么!”“都不知道?都给……”

“报告!”

“出列!”

听他这么冷到掉渣的语气,陆朔觉得屁股又疼了。可为了不全体受罚,她大义的一个人受了吧。“报告长官,我知道!”

“讲!”

“不准携带私人通讯,未经允许不得与外界联系!”爸爸,我豁出命了,你死也要让我死得明白。

陆朔预料中的狂风暴雨没有来临。听了她的话,陆龙和颜悦色许多,但仅限冻不死人的那种。

“很好,看来你们之中还有人记得。”“陆朔上尉,归队。”

陆朔敬礼,默默的退回队伍。

看来有人要遭殃了。

“每条军规都是例代军人总结出的成果,它们极致苛刻、甚至无情!而血刺的军规比所有军队都要严厉、严格,这点我想你们在进入这里前便知晓,如果你们不能按照军规来执行,我做为这里的指挥官,将会以我自己的方式进行处分或者强制劝退!血刺不需要触犯军规的人!也不需要自以为是的兵!”

一番铿锵有力的话,震得血刺每个成员动弹不得,后背飕飕发凉。

陆朔想到前不久她自做主张,说批了两位“下官”的假,虽然是骗他的,可受到的处罚她想她一辈子也忘不了。悄悄摸了摸屁股,陆朔想以后每天睡觉前,一定把血刺的军规背一遍,以防忘记?!

“国豪上尉!”

“到!”竭力嘶吼的国豪,声音有点儿走调。

陆龙望了眼瑟瑟发抖的刘昴,冷沉的讲:“搜查每位士兵房间,看是否有违禁物品!”

“是!”国豪敬礼,转向列队的刺头。“秦朗、梁柯、魏勇,你们几个随我来!”

国豪带了几名兵跑去寝室,留在操场罚站的刺头们战战兢兢,心中祈祷自己藏的那东西不会被搜刮出来。

刘昴更是脸色惨白,如秋天里簌簌发抖的叶子。

在想自己床下那箱子弹算不算违禁物品的陆朔,瞧见刘昴这样,心里明白了。

刚才刘双说刘昴的母亲心疼儿子瘦了?那么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这小子偷遛出去见了他的母上大人,二个就是他和母上大人视频通话了!前者显然是不可能,她跑出去都得费些功夫,他要是能跑出去都有鬼了。

而在这里的兵如果要跟外界通讯,都要向上级打报告批准,恨死国豪的‘公主’哪会向临时上级报告?再说爸爸应该也是没有收到报告吧?所以才会这么生气。

操场上的每个兵都挺煎熬的,水深火热,去寝室搜查的几个刺头也挺水深火热的。

对着一本本小黄书,魏勇有点棘手,梁柯身同感受,国豪理解的点头,秦朗大刺刺拿起它们就扔箱子里、抱走。

一间一间搜刮,当来到机械师的寝室时,几个刺头为难起来,就连秦朗都停了下来。

这可是机械师的房间啊,不仅是个女的,还是陆家的千金。

国豪:“走吧走吧,机械师有特权,违禁物品不算什么。”

魏勇:“走吧,我想长官要的东西我们已经找到了。”

梁柯:“不行,我们自己的都搜了,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

秦朗:“你去。”

梁柯硬气的一伸脖子。“我去就我去!”

于是:……

收获颇为丰富的几个刺头,一个抱着纸箱,两个抬着一个武器箱,国豪两手空空跑在前面向陆龙汇报情况。

陆朔看到自己那特别显眼,特别霸气的军用武器箱时,心想还是没有逃过此难,他们这些“无辜”的刺儿,都要被这个少爷给害死了。

“各自把自己的东西领回去。”陆龙没看部下们的“战利品”,鹰隼般的眼睛扫过他们每一个人的表情,尤其站都站不直的新兵蛋子。

已经做好受罚的陆朔,第一个上前将自己的武器箱拖回来。

这个箱子有点长,目测是用来装重火力武器的,而刚才它需要两个刺头抬出来,可见它很重。

现在她这么个小身板去拖这么个庞然重物,就像松鼠抱着颗大松子,正一点一点把它挪回巢。

刺头们被她感染,慷慨就义的上前拿东西,个个满手而归。

让陆朔稍稍诧异的是,没有一个人是空手而归的。所以说嘛,血刺的兵还是很可爱的。

“现在,你们告诉我,你们拿到的是什么东西。”陆龙看向第一排第一个兵。

陆朔挺直腰杆,很大声的讲:“报告!五百九十种子弹,每种子弹五颗,是每次任务中搜集的战利品!”

“上尉,是不是挺自豪?”

“报告长官,是的!”

陆龙低睨着她洋洋得意的脸,淡漠平静和气的讲:“很好,你做的很对,一周之内提交一份详细的子弹分析报告,还有,解散后自行把它搬回去。”

“!”“是!”

妈呀!五百多种分析报告,她要写到什么时候?还有,她搬不动!

“下一个。”见她愁眉苦脸的,陆龙似乎心情好了些,恢复到淡漠冷酷的语气。

可下一个没有因为长官的脾气好转,就老实配合。

陆龙笔直看向拿着本书的部下,气压逐渐降低。

被他盯住的刺头抖了下,犹犹豫豫许久才闭着眼睛大吼:“报告!一夜七次郎!”

噗刺头们没笑,陆朔惊讶的没忍住声,让那兄弟脸一阵涨红。

“报告!车模!”

“报告!爱丽丝梦游仙镜!”

“报告!……”

到后面陆朔渐渐的不笑战友了,改为瞅着上面的陆龙笑。她刚才还不知道纸箱里的是什么东西,现在回想他穿着这么整齐严谨的军装,说着这么冷酷严厉的话,脚边却摆着大箱小黄书?真是好和谐!

刺头虽有犹豫,可是说出来时声音都很大,没遮遮掩掩,这证明他们还是敢做敢当的。

等他们都说完,所有人的视线都聚在新兵少爷身上。

刘昴拿着手机如捧着炸弹,尤其是在指挥官锐利的视线下,似他的眼神能点着火,然后“轰”一下把他炸了。

“刘昴上尉,你不认识你自己的东西叫什么吗。”陆龙在听了这么多有色书名后,仍旧面无表情,严厉而平声静气的直接点名。

刘昴慌张的左顾右盼,希望谁能来解救他。

这里大半刺头都自身难保,就算是保了也不敢救他啊,在血刺只有以前的白小冰和现在的莫默敢顶风上阵,能说服长官将决定的事稍做调整,现在他们两个都不在,新兵,你自求多福吧。

刘昴也意识到这里无人能救他,在看到勇敢又漂亮可爱的小机械师时,闭起眼睛大吼。“报告!24S智能PPP美国最新出品的样版机!”

“我看你就是个屁!”陆龙突然爆出的粗口让部下们惊讶。“来人,把他送进禁闭室!禁闭时间未定!”

“是!”

刺头唰的敬礼,一人一边要将惹事生非的少爷拖走。

禁闭时间未定?那他要是饿死了怎么办?“报告!我要给我爸爸打电话!”

“可以,等你解除禁闭!”

“我现在就要打!你不能单因一件违禁物品就把我关起来!我又没有私通谁,只是给妈妈打了个电话!”刘昴抗拒不从,推开两名刺头吼得声嘶力竭。

只是给妈妈打个电话,这句话让许多刺头心里动容。每个部队都有规矩,而血刺的特别严格,不仅与谁通讯要报告,每月还只有一次与外界联系的机会。

陆龙一脚踹他肚上,在他飞出两名刺头的桎梏摔地上时冷若寒霜的讲:“关起来!”

见长官动这么大火,两个刺头神速的拖走地上的新兵。

刘昴脸如死灰,还挣扎着抗拒,但被两个刺头死死掐住手臂,动弹一下直接拉扯神经,疼得他又冒了身冷汗。

没看被拉去小黑屋的刘昴,陆龙背着双手,瞧列队的刺头。

刺头们个个梗直脖子,像只待宰天鹅。

“私藏淫秽物品者,每人五千字检讨。”面无表情讲完,陆龙看向国豪冷呵。“继续训练。”

“是!”

检讨都写了,长官又没说收走东西,刺头们见长官转身走掉,个个将书丢衣服、袖子里,然后像什么事没发生的继续训练。

只是刚才长官的愤怒,让所有血刺人员留下深刻印象。

陆朔没空去指责天天欺负她的指挥官,瞧着面前的庞然重物,深深的皱起眉来。这里距离寝室……

怎么计算她都是要搬回去的啊!难道要一点一点搬?好蠢!

陆朔干脆一闭眼,大喊。“小呆!”

“碰碰碰……”重物飞奔过来撞击大地的巨响。

一具高大帅气的机械人,以最快的迅速到达陆朔面前。

陆朔瞧着速度极快的小呆,难过的摸了摸它手臂。“小呆,我很想给你一个大气磅礴的出场方式,可是……”拍了拍它手臂。“帮我把子弹搬进寝室吧。”

“是的一号。”小呆敬礼,弯腰跟玩儿似的拿起武器箱,然后又摸了摸她的头。“没事的一号,不管什么方式,只要能帮到一号就是好事。”

“嗯!还是小呆最好!”他们都欺负我!?

**

小呆虽然被列入血刺队员,但因为体积及重量问题,一直没有分配寝室,所以它还呆在机械装甲楼里。

陆朔对此很难过,一有时间就想着怎么把床改造结实了。

正当她在实验室苦思冥想时,就又被管家招去了总指挥室。

一路小跑,想到衣领上的军衔的陆朔刚要喊报告,但犹豫下就直接冲了进去。让报告见鬼去吧!

“爸爸?”

“进来。”看到她,陆龙没在意她的报告与称呼,直接要她过来。

而看到全息屏里的张阳,陆朔什么没问敛了敛神大步走过去。

“小机械师,升官了?”张阳看到她笑着调侃。

陆朔很认真的讲:“还没发财。”

“想发财?找你四叔去,他现在可是Z国首富,银行都差不多是他家开的。”

四叔确实有钱,不过那是他的,她要凭本事赚。

“张阳,说正事。”陆龙敲了敲桌面,让他进入正题。

一说到正事,张阳正经起来。“长官,关于青海事件,上头很奇异的表示十分赞同,并且青海当地的市长、局长都极力想让血刺去替他们解释隐患。”

两个月后的灾难性事件,莫默与周佳佳、苏仲文已先一步去了,现在上面相信血刺的分析与寓言,这本身是好事,可事件全凑一起似乎又有哪里不对。

“你刚才用了奇异?”

“是的小机械师,奇异!”张阳把会议的事情从头复述了次。“刚开始他们是不相信的,觉得这事很荒谬,但在中场休息过后他们一致通过提议,并且希望长官马上前往青海。”

“这太奇怪了。”陆朔喃喃自语,张阳与陆龙也沉默。

本来以为只能暗中查明真像,给出一定的证据才能做的事,现在就可以光明正大了?还取得当地政府的帮助?太不应该了!

陆龙抿着薄唇,望着墙上的地图出神。

陆朔顺着他的视线,看到四周都是四维投影上的世界地图。

世界地图背面的最近一条代码,坐标确实是青海,难道是上面的人也知道这张地图的存在?还是袁帅看过黑匣子里的代码,记下来告诉戴校彬,而戴校彬也刚好破解出来告诉了他们?

这也太多巧合了。一个是袁帅不会做这样的事,他来血刺不过是怀疑国家兵器,后在证实自己就是他们寻找的人后,就离开了血刺,那么这一切又是谁在背后安排呢?

张阳想了想,随意讲道:“我的人说,会意中好像看到雷振山进出过他们的大楼。”

“能确定吗?”

“我想他们眼力都很好。”

听到这个,陆朔扭头看陆龙。刚好陆龙也看她。两个视线交集,顿时肯定心里的想法。

“张阳,青海的行程,帮我们拖后三天。”

“是,长官。”

等张阳结束通讯,陆朔好奇的问:“爸爸,你不是一直都相信雷振山的吗?”

“是对一个老将的礼貌。”

“嗯,我一直相信爸爸都是明智的!”

陆龙听了她的称赞,心里高兴,却又高兴不起来。看她已经抽高不少,比小时候高了一截不止,算是个小大人了,也是时候出去闯荡闯荡一番。

见他黑眸带着审视的目光瞧自己,陆朔心里突突的跳。

在她防备的竖起毛时,陆龙决定的讲:“陆朔上尉,收拾一下,去趟广州市。”

“去迪塞尔说的代码机构?”

“嗯。”

“这个不是戴先生在查吗?还需要我去?”

“戴先生那边一有消息会第一时间通知我们,现在还没有动静,想是有他自己的难处,所以我们得自己走一趟,不能再拖。”陆龙从头到尾给她分析一遍,打消她的疑虑。“去到那边会有人接应你,记住,不到万不得以的时候,不能暴露自己身份。”

暴露身份就是暴露血刺,这点陆朔明白。“是!保证完成任务!”

“爸爸在这里等着你归来。”瞧她紧崩小脸凛然的样,陆龙轻笑的伸出拳头。

陆朔深吸气,握拳撞击他的。

用力打出的粉拳蕴含力量的将碗大拳头推后许多。

陆朔眉眼里皆是笑意。成长不是获得勋章,不是十八岁,是能够被委以重任,或得别人的信赖。

“去准备吧。”被她感染,陆龙缓和脸色,向她扬了扬下颌。

“是!”陆朔敬礼,转身走出几步又转过去看他。“爸爸,刘昴他……”

“爸爸会处理,专心完成你的任务。”

“是!”这下陆朔是真走了,虽然走出大门时很想回头看。

不能回头,完成任务就能看到了。想到莫默他们每次出任务时的情形,陆朔很是霸气的埋头离开,回寝室收拾东西。

刚才爸爸对她说:他在这里等我归来。这句话他对莫默及国豪他们说过无数次,现在也终于对她讲了。

拿出旅行包,陆朔简单收拾几件衣服,带上变形后的小呆便悄声无息离开血刺。

不怎么长的腿一步一个脚印踩在白色的混泥土上,一往无前的陆朔脚下生风,对成长充满期待与憧憬。她想从现在这一刻起,她不仅是一名机械师,还是一名单兵,一个勇者。

走出血刺大门,外面早有车在等候,陆朔坐上车,在车子滑出血刺的道路上了主干道时,还是忍不住往后看。

这个时候,不知道爸爸有没有站在哪里为她送行?他总是这样,每次战友们出任务未必亲自出现,却又会在他们看不到的地方默默看着他们离开。

陆龙没有去哪里,而是维持刚才的姿势,在看全息屏里传输来的视屏。

“真够狠心的,连头都没回一下。”直到车子离开可控制范围,陆龙低语了句。

管家安慰的讲:“陆龙大校,陆朔上尉很勇敢。”

“可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

管家沉默了下。“她被你养熟了陆龙大校。”

陆朔来过广州几次,可……

广州的地铁这么多?公交车这么多?人也这么多?路非常多!

卧操,这对有点路痴的她要怎么办啊!爸爸,我好想你!

一路锐不可挡的进入机场、登机,飞上三千英尺高空来到另一个大城市,当看到大波大波的人,陌生的路,陆朔顿时想陆龙了,而且是很想的想。

“小朋友你是不是和家人走散了?”一个穿着有些的邋遢男人,见她茫然不知所措,便上去搭讪。

陆朔想了想,说了句暗号。“一加一等于多少?”

男人呆若木鸡,想了许久吐出个白痴答案。“二。”

叉掉。不是接头人。陆朔扭头不看他。

受到打击的男人,心想要拐骗这么一个聪明的娃不容易,走了。

还是打车直接去吧,虽然中途可能有点远,车费贵死人,不过反正有报销?嗯,打的!

陆朔背着上次离家出走买的登山包,提着个铝制的小号行礼箱,昂首阔步走进人山人海的机场坪,又穿越人潮去拦出租车。

现在正是学生放假的时候,在这个土豪非常多的时代,用飞机做长途交通功具以不稀罕,所以结果是……

对这不熟,心中始终缺乏一种勇气的陆朔,一个小时也还没有拦到车!其实她拦到过两辆车的,都被凶狠的学生、妇女抢了去,而且看她们神情似赶着回去救火般,她不好意思跟她们争。

眼见就日落西山了,陆朔站在仍旧热闹的机场外边,伸长脖子翘首以盼。

不行,不能再等下去了!陆朔看了看时间,心里想着现在只要有车子她就冲上去,总统来了她都不让!

也许是她的怨气驱使,或是她终于下狠心,远远的还真有一辆空车开来。

小绿皮车抛下好几只或纤细或粗黑的手臂直笔驰向陆朔。

陆朔见他不拉那些客人,心想你就是回去陪八十岁老母、二十岁如花老婆吃饭,她都坐定这车了。

小绿皮越来越近,陆朔提着行李在一片惊叫声中冲向马路,伸手挡车。

她很勇敢很镇定的站在路中,瞳孔里小绿皮越来越大、越来越近,在它快亲到自己时一声大喝:“停车!”

小绿皮稳当的停在她脚前几公分远。

陆朔粗鲁的拍车门,像拦路打劫的犯罪头子。

车里的青年司机滑下车窗,瞧着她笑了下,牙白得似闪着光。但这个面貌周正的青年,问了个很让人费解的问题。“一加一等于几?”

“等于你老妈!”靠,这么晚才来!

“对不起小姐,你不是我要载的人。”

“我给你钱!”

“给钱也不载。”

“等于一号。”“你NND的,开车门!”

听到接头暗号,青年豪爽的开了锁,载她离开机场。“陆小姐,你比我想像中要粗暴。”

“如果你从天亮等到天黑才等到一辆不给你上车的车,你也会这样。”

“那你比我想像中要温柔。”

“哼,你刚才说给钱也不载。现在你载我也不给钱了。”爸爸真会打算盘,叫个开出租车的接应人,这大笔车费省了?!

青年耸耸肩,从后视镜里看她。“陆小姐,不是我怀疑你的能力,实在是想知道,你成年了吗?”

“没有。”嘣嘣脆两字。

青年动了动嘴,又不知该说什么的合上。这血刺还真是不一般,连这么小的人儿都能独自出任务。

绕了半个城,把人送到酒店的青年向下车的陆朔讲:“有事打出租公司电话,报我这个车号,你在这里期间二十四小时都有空。”

“谢谢。”陆朔关上车门,向这个勉强算半个临时战友的青年道谢。

青年笑了下,开车滑上路中就走了。

陆朔走进酒店大厅,报出早准备好的名字入住下来。

酒店算是中高档的,单人房也很大。

陆朔把登山包扔桌边,手提箱放桌上,就挑开窗帘看对面的大楼。

对面大楼很突兀的立在那里,蓝色的玻璃与豪华的建筑,与它周围低矮的楼房不相匹配。

不过这没什么好惊讶的,那是代码机构大楼,归属政府,所有重点政要机构的大楼旁边,想要建与它并肩或超过它的大厦都需要向政府申请,没要正式公文建起来也给你拆掉。她现在这栋酒店就只有十层楼高,还没那大楼的一半。

什么破规矩嘛,搞得好像自己遗世独立,也不怕招人嫉妒,半夜把那洗劫了。

陆朔心里恶劣的想着放下帘子,找衣服冲了个澡就滚床上打开电脑,隐藏信号跟陆龙视频通话。

“爸爸,我已经到了。”把被子盖头上,陆朔盘腿老僧入定的冲屏幕傻笑。

还在指挥室内的陆龙看到她表情松了松,可严厉的语气没有变。“戴先生传来消息,说是雷振山明天正式退出科研界,不再参与任何的科研活动及军事会议,并且乘坐当天晚上九点的飞机离开帝都。”

陆朔摸下巴想了想。“退的这么匆忙?”

“也可以说是雷厉风行。”

“哼,老的都掉牙了,还雷什么厉,风什么行?”

“以后我也会变成老头。”

陆朔听到这话立即抱起电脑亲了下屏幕。“也是个帅老头。”

看她突然放大的红唇,陆龙无可奈何的笑了。“在那边注意安全。”

“是!”“爸爸,来个晚安吻。”陆朔说着噘嘴。

陆龙一阵黑线,想结束通讯,可看她红嘟嘟的嘴不依不饶,便也傻逼似的对着屏息隔空亲了下。“早点休息。”

看他刻板不自然的脸,与匆匆忙忙结束的通讯,陆朔嘴巴咧到耳后根了。哈哈,爸爸好可爱?!

那边,心满意足的人儿抱着电脑面带微笑的入睡,而血刺的指挥官还在想刚才丢人的举动。

敛着黑色锐利的眼睛,坐了会儿的陆龙起身离开指挥室。

正在交班的刺头看到走来的长官,立即整齐敬礼。

“怎么样?”陆龙挑了挑下巴示意铁门。

梁柯立正。“报告长官,一直没动,进去那样还是那样。”说完不放心的讲:“长官,那小子一直缩在床上,不知是不是……”不知是不是你老人家踢得太重,把人给废了?

陆龙从门的小窗口往里瞧了眼,没有进去。“死不了。好好守着。”

“是!”

看了关禁闭的新兵,回寝室洗了澡的陆龙发现无一点睡意,在床上躺了十分钟左右,便起身再次回到指挥室。

还指不定谁离不开谁。想到身涉危险之地的女孩,陆龙打开电脑把张阳叫了起来。

大半夜的他不睡别人还要睡。

被部下叫醒的张阳,知道谁找后也没怎么打理自己,顶着一头稻草和睡衣就坐到了全息前。

“张阳少校,这么衣裳不整出现长官面前合适吗?”陆龙看到睡眼松懈的张阳,心情似乎好了些。

张阳狠狠拉了下衣服,恶声恶气的讲:“怎么,怕你强奸我啊,还是怕我强奸你?!”

“少校,注意你的语气。”

张阳想揍他的心都有了,但奈何揍不到,哼哼唧唧板着脸。他正做好梦呢!

“陆朔去执行任务了。”沉了沉,陆龙不紧不慢的讲:“你叫人多看着点。”

这下张阳总算知道他大半夜不睡是因为什么了。“陆大少,我说你能别像护着小鸡的母鸡成不?小朔朔那娃比哪吒还厉害,我手下那些人加起来也不是她对手。”

“这是她第一次单独执行任务。”

“血刺的人不都是单兵吗?单独执行任务不奇怪吧?”张阳一点也不体谅做父亲的心,头头是道的分析。“那个什么代码机械楼戒备也不森严,对她来说是小菜一碟。”

陆龙面无表情,淡漠的讲:“张阳,想不想去南美洲走一走?”

“别别别陆大少,我嘴笨,是我刚才说错了,小朔再怎么厉害也是个未成年小娃,我这就叫部下去暗中支援,保证毫发无损把她带回来。”张阳磕睡全跑,立即边说边安排,就怕这位少爷一个不开心,把他发配边疆。

陆龙抿唇,沉默望着对面忙碌的发小儿,还是残忍的讲:“你必须得去趟南美洲。”

“陆大少,你确定不是在开玩笑?!”

“你觉得呢?”

见他惯用性的挑起右边的眉,张阳垮下肩一脸苦闷。

“我会派一支小分队随你去,不管是智利还是厄瓜多尔,就算是给我翻过来也要找到雷珊的踪迹。”

“长官,我怕我吃不消啊。”

“比起代码里寓言的人类毁灭日,吃不消也得给我吃。”陆龙不容反驳的讲:“张阳少校,给你一天的时间做好工作安排,后天我的人会准时向你报道。”

张阳想到陆朔说的那个代码,态度立即端正,标准的敬礼。“收到,长官!”

**

没有管束,陆朔一觉睡到九点,并且还懒了会儿床,直到服务员送来中餐才摇摇晃晃起床。

陆朔把午饭搬到阳台,晒着太阳边吃边瞧对面那栋特别显眼,只有瞎子才看不见的机构大楼。

她模样清闲,像个好奇那栋楼为什么这么漂亮又或是在欣赏的妙龄少女,却不知吃了饭在阳光下玩电脑的人儿,正在与特工们进行很“普通”的交谈。

龙朔:把机构楼的建筑图传给我。

特工009:一分钟。

一分钟后,平面与立体图都传送到陆朔电脑。陆朔看了两遍,确定它们都被自己记住后又问他:

龙朔:“这里的人什么时候下班?”

特工009:“下午五点,最晚八点,八点之后大楼除了必要设施外会统一断电。”

龙朔:“警卫巡逻有哪些区域。”

特工009:“整栋楼采用四S级别安全系统,警卫在八点后不得进入大楼。”

龙朔:“太棒了!”

特工009:“安全系统很难破解,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变动。”

龙朔:“比起二十四时令呢?”

特工009:……

特工009:“祝君好远。”

龙朔:“谢谢^~”

前两天是因为瓜瓜教官抽疯了,各种不爽凑一起,所以心情有点不爽,然后想让大家也跟着不爽,TAT瓜瓜从来不素好银~

咳正经的:瓜瓜以心脏起誓,此文不坑不烂尾,不然一辈子讨不到老婆>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