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较量/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六章 较量

街上亮起霓虹灯,五光十色,让人迷了眼睛,街边做小生意的店家让整条道都热闹起来,世界一片喧哗。

“老板,我要两个鸡翅,最大的那两个!”一个手提密码箱,穿着深色休闲装的女孩踮起脚尖,伸长手指着自己目测出来最大的两个鸡翅。

店家看她白里透红的小脸与翘首以盼的模样,笑呵呵的给她捡了那两个最大的,扔烤架的锡纸上面翻烤。

鸡翅很快啪啪冒出油,陆朔舔舔嘴巴觉得肚子更饿了。

见她着急,店家一边烤一边讲:“这好东西,就是需要等待,别急别急。”

陆朔十分赞同的等头,笑得无害。“我不急不急。”现在才七点,她还有一个小时。

“呵呵……姑娘你不是本地人吧?”趁着烤肉的当,店家健谈的搭话。

陆朔诚实的摇头。“不是。”

“那你可得小心点,注意安全。”

店家说这话时看了眼旁边。陆朔不着痕迹低头,余光看到两个青年在瞧着自己手里的箱子,顿时笑嘻嘻道谢。“我会注意的。”

“往人多的地方走。”店家小声说完就吆喝。“姑娘你的鸡翅,一共十五块。”

指不定谁抢谁呢。陆朔接过鸡翅,边吃边扎进人群里。

还有任务在身,她还是不要惹事生非的好。想几十分钟后的大事,陆朔想自己不应该在这里给谁留下深刻印象。

一边吃着滚烫刚刚烤熟的鸡翅,一路往繁华处走的陆朔不时瞧隔两条街还能看到的机构大楼,心里琢磨着是从下水道进去,还是从天而降?

还是从上面吧。想是跟着血刺指挥官那个洁癖大少久了,自己也沾染些洁癖的陆朔在可以选择的情况下,仅思考一秒便下了决定。

从上而下,还需要点东西,陆朔往后瞧了眼那两人,便以山路十八弯的地势将他们甩掉,去了家户外旅行店买了绳索。

出任务出到她这么从容的,她还是第一人!

“人呢?人哪去了?”刚才跟着陆朔的两男人面面相觑,四下寻找确定人不见了后,立马打电话给总局。

“张阳长官!人丢了!”

“你妈的人丢了给我找啊!让你们保护个人反而被她甩掉,废物!一群废物!”电话那头的老大明显心情不好。

两个男人顿时无限委屈。他们也不想跟丢啊,这很丢人的好不?

“你们现在位置!”

“报告长官,街道里。”

“去机构大楼,在外面守着,一有情况马上通知我!”

“是!长官!”

陆朔会以为他们两个是想抢她东西,完全是店家导致,而且自己又孤身一个“柔弱”女子,全没往其它方面想。不过这么轻易被她甩掉,相信是帮不上什么忙的。

机械楼顶的陆朔居高临下、一览众山小的鸟瞰这片城市,静静的欣赏会儿夜景才拿出绳子准备行动。

戴上手套、拇指粗的绳子以特殊手法环绕固定在物体上、环扣双保险、扯拉确定牢固、扔下全部绳子的陆朔又望了眼若大的城市,便咬住兰博刀利索的往下滑。

黑暗中,一个黑影起浮两下就晃进大楼水台。

水台只有十厘米宽,只够陆朔一只小脚丫踩。

陆朔一拉绳将自己固定住这个位置,单腿腾空的从口袋摸出掌上电脑。

电脑开启亮起蓝色的光,陆朔在十七层的高空上脚尖点着水台转动身子,使背朝外,挑住电脑的光。

绑在楼顶粗大钢筋上的绳子随着她的晃动而晃动,磨擦墙边的绳子开始冒出一朵小花,然后小花越开越大,很快就断了小半。

陆朔凝着眉全神贯注操控电脑,在看到获取到的代码后挠了挠头。这个安全系统虽没有二十四时令那么难,但也不简单,看它手法怎么有点熟悉?

在维思殿堂搜索与这手法匹配的编程,陆朔很快有所收获。

是柳如风的!怪不得那么难搞定。

陆朔为自己的碰壁找到借口,随即更加兴奋的挥舞手指,按着他的喜好来安全破解它。

在她激动、欢喜要一较高下时,崩直的粗绳发出紧拧的微小声音,迸出花的地方还在持续分离中,一小股一小股断掉的绳子越来越多,最后只有十分之二还在苦苦支撑。

下三层的人还在忘我的寻找破解法,并且从她诡异的笑容中可以看出她有多投入。

反其道而行!卧操,柳如风竟然用这种蛋疼的手法!有没搞错!这是从未见过的语言!不过……

这都难不倒她!

在维思殿堂迅速写出破解法的陆朔,手指与想法同步的输入编程。

“卡!”

蓝色的玻璃门发出一声响,陆朔满脸笑容的攀住门框走进去。

这时刚好断掉的绳子从几米高空坠下,解开腰上安全扣的陆朔看到掉下去的绳子,把它拉上来看到断掉的绳头叹了口气。“果然是劣质品。现在的奸商能不能有点良心?这可是攀登绳,这样断掉可是会出人命的!”

好不容易使用一次外面买的工具,竟然就碰到这样的事。陆朔摇摇头,把绳子带走时想着以后还是不要随便买这些东西了,信不过啊。

这是间非常不错的办公室,里面的摆设都很讲究。

陆朔依仗夜能视物的眼睛扫描了这里一遍,便打开门离开这里。

门缓缓打开,露出更黑暗的世界。

一手握住兰博刀的陆朔闪出门外,轻轻将门关上。

走廊一片漆黑,两边的房门均紧闭着,连百叶窗都拉上,外面窥视不到里面。

陆朔穿插式查看几间房,发现许多凌散稿纸,都是有关半思想机械人的,还有一些动物形体。

这不是老虎吗?看到额头有个王字的陆朔,觉得这个科研者画的挺不错的,便顺手牵羊把稿件揣进口袋里。

看完整层,除了那张老虎纸图一无所获的陆朔转身下楼。

这楼梯不是常规设计,仿佛这样就能突显代码机构的特别似的。

可以当个单间的楼道转角墙上嵌着一幅水彩人像画。瞧到这玩意儿的陆朔好奇停下脚步,折返打开强光手电筒仔细瞧墙上的画。

是个男人,一个中年男人,这男人怎么有点眼熟?

端详着画,陆朔歪头、偏头摸下巴瞅。“我一定见过。”

得到肯定答案,陆朔觉得代码机构大楼里挂这么一幅显眼的画,并不是无意义的后,再次在维思殿堂搜索对比起来,在知道他是谁后惊愕的睁大眼。

居然是柳如风、柳如云的老爸!

卧操,不是吧?竟然挂一幅死人照,还是上一代的英雄,要纪念也不是这样的吧!晚上胆小的走过不得吓死?

柳如风、柳如云的老爸叫柳轻狂,他年少时确实轻狂过,导致被军界和科研界拒之门外,最后在未日?不对,在2012的灾难中如颗耀眼的星辰崛起,自此光环荣耀都属于他,给Z国史书增添了浓浓一笔墨。

现在他被挂在走廊上,是这大楼的楼主太爱他,还是太恨他?

陆朔抱着这个疑惑继续往下走,检查下一层的房间。

越往下走,发现的东西也就越基础,没什么发现的陆朔继续一层一层跑。

在她跑到第十层时她感应到了一些东西,让她觉得冷的东西。

就在楼下吗?僵住的陆朔看看脚底,抬步刚要走时,原本漆黑的楼道亮起蓝色的光。

陆朔握刀的手臂举在胸前戒备,紧盯发出光源的墙壁。

墙壁上柳轻狂的画像缓缓升上,露出嵌在墙壁的屏幕。屏幕是启动状态,适应突如期来光线的陆朔,在看到屏幕上的字时拉下脸。

屏幕显示:我亲爱的徒弟,深夜造访有何要事?

陆朔吐了口气,放下随时准备攻击的刀,一本正经的讲:“师傅大人,徒儿是来打妖怪的。”

屏幕显示:为师坐镇,哪来妖怪?

“师傅恐怕有所不知,此乃妖精的障眼法,你老人家只顾保全系统,怎知妖精们在你的小窝里生了大堆小妖精。”

屏幕显示:既然是在我的窝里生的,就不能让你这么轻易进来,先破门再说。

破门?破什么门?

正当陆朔想时,走廊上下蓦然出现一道道红色细线,交横贯彻两边的墙,就像两个大蜘蛛网。

“红外线?卧操!柳如风你他妈的快点把这东西关了!”

看她炸起来,蓝色的屏幕一闪,柳如风斯文俊秀的脸便出现陆朔视线。

陆朔咬牙切齿想一拳挥过去。“柳先生,你这是要与我为敌?”

抱着手臂撑在桌上的柳如风笑了笑,风轻云淡的似在跟她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小朔朔,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为师只是在做份内事。”

看他欠扁的笑,陆朔以不动应万变。“柳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

“这个问题应该我问你。”“小朔朔,你在这里做什么?这可不是血刺。”

“好玩,没来这里瞧过。”

看她一幅我不屑与你交谈的模样,柳如风优雅微笑,不再说话,似是要跟她这么一直耔下去。

耗就耔,反正她还有一晚上的时间,就不信解开这东西。陆朔拿出电脑坐地上,专心玩起来,把柳大机械师晾一边。

看她映着灾蓝色光的小脸,柳如风顶了顶鼻梁上的眼镜,好整以暇的等着,直到过去一个小时才散慢的讲:“你那位置够宽,累了可以睡下。”

“柳先生!”表面静坐实际心急如焚的陆朔猛站起,气势汹汹走近他,威胁又警告的讲:“我以经确认这大楼的秘密,你如果再阻拦就是与血刺乃至是国家为敌!”

“说的我好怕呀。”

陆朔:……

他怕?他怕个毛线!陆朔愤怒将刀插进墙,疯狂壁、砍、刺,似要将屏幕从墙壁里挖出来般。

看放大的脸满是狰狞,柳如风仍旧坐着没动,也未出一言。

刨下许多墙泥,陆朔找到隔板上的纸便“唰”的抽出来。

一阵白色尘土飞扬。

陆朔抖了抖画,把正面亮给屏幕里的人看。“柳先生,不知你知不知道每次这玩意儿,”说着敲了敲屏幕。“每次这玩意儿出现,就代表你老爸被塞进墙壁里了呢?”

柳如风看到画像没有意外。“这是他们对我父亲的敬仰,这里每个楼层都有。”

“哼,恐怕不是这样吧?”陆朔嘲讽。

柳如风望着她没回答。

“如果我猜测的没错,那么他们就不可能是崇敬你爸爸而挂的这张画,他们是想让这张画里的人时刻提醒他们,他们曾经的失败!”

“他们失败了什么?”

陆朔一窒,立即紧闭嘴。

柳如风露出抹狐狸似的笑。“小朔朔,你们得到了什么消息?”

“这不关你的事。”

“现在你在这栋大楼,就和我有关了吧?”

狡诈!陆朔心里呕得吐血,转身专心玩电脑,不理他。

她身后的柳如风悠扬讲:“小机械师,我们来交换秘密怎么样?”

“不要。”你这狡猾的疯子哥哥,我才不跟你交换。

“那么你就一个人慢慢玩吧,两个小时后再来看你。”柳如风也不急,料定她破解不了这两道屏障。

墙上的光渐渐暗去,陆朔瞧上下什么都没有的走廊,低头继续与那些诡异的代码纠缠。

靠!这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

帝都时间:21点整。

地点:第一军事基地。

人员:五大及几位科研界老人和新秀。

“雷老将军,您这一去也不告诉我们地址,以后我们想您了该去哪里找好?”刘双握住雷振山的手,满脸不舍之色溢于言表。

雷振山笑得迟暮,一脸的风霜褶皱,却如抛下一世烦恼的轻松。“你们别挂念,我活得也够久了,倘若那天故去也是那些战友太想念我这老头了。”

“老将军您千万别这么说,我们也会很想念您,请多为我们这些活着的人着想。”

“是啊老将军,你现在还很健朗,再活个一百年也没问题。”五大另位将军附合。

陆刚也点头,状似开玩笑的道:“老将军,我父亲生前总说你坏话,他可不会想念你,所以请为我们这些后人想想吧。”

“陆刚将军,时间过得可真快啊,当时我去老何家时,你还没上学,如今孙子都快可以嫁人了。”雷振山望着陆刚,陷入不可自拔的回忆里。

大家也同样被他带了进去,想起几年前、十几年前、几十年前的事,那时候雷振山就带领他们抓秩序、搞研究,现在转眼几十年过去,现已是科技时代,军部里是铁打的营盘,这位开国老人却要离开他们去未知的远方安度晚年,这叫他们既伤感又隐约松了口气的欣慰。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好了,我该走了。”雷振山眼里有层浅浅雾水,说完便在两位兵哥的搀扶下头也不回的上了飞机。

站在地上送行的几人个个热泪盈眶,甚至还有几个痛哭起来。

陆刚抹了抹有些湿意的眼睛,在飞机飞向黑夜时转向几个科研者,沙哑的讲:“都回去吧,明天还有许多事情在等着你们。”

“是将军。”

待他们都走掉,陆刚看着刘双,刘双点点头和他一起走。

**

无法识别信号:雷振山已经离开帝都,去向不明。

正绞尽脑汁破解的陆朔,电脑突然出现这么一串摩斯密码,暗想这一定是爸爸发来的,顿时瘫靠栏杆上。

雷振山如期离开帝都,撒手他一步步建立起来的王朝,在他权力大到五大都不能拿他怎么样时,却突然归去,不问事世?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陆朔甩甩头昏脑涨的脑袋,给对方回了三字:被证实。

自己这么讲,如果对方真是爸爸,他一定会懂,如果不是?那他磕墙去吧!

发出信息,陆朔收起电脑瞧着黑洞洞的楼梯皱眉。她已经在这里呆几个小时了,不能再被困在这里。

将电脑揣口袋,陆朔抽出腰上的刀走向屏幕,在上面敲了敲。

屏幕感应的亮起来。

那边柳如风正在泡咖啡,想是他也觉得这个不无聊的夜会很长。

“怎么?小机械师你这是选择跟我交换秘密了吗?”喝了口咖啡,热气薰得镜片一片白,柳如风取下眼镜用布细细擦拭的讲:“有些时候早点看清事实,会省很多时间。”

陆朔唇角上扬,笑得很正式,在他因近视而微微前倾时猛一刀扎下。

“碰哗啦”屏幕应声而破、碎了一地。

陆朔捡起一片趁手的放眼睛前瞧,在看到那丝丝缕缕的红线时,朝发出电花的黑洞挥手。“谢谢借用。”

另边的柳如风,看到迅猛似突破屏幕扎进他眼球的刀惊惶后退,手臂打翻旁边滚烫的咖啡,被一身烫得站起,掀翻了身后的椅子。

椅子倒地发出碰的一声巨响,应衬此时狼狈的他还真是相得益彰。

卧室出来的美女好奇问:“风,怎么了?”

柳如风瞧了眼美女,扶起椅子将电脑拖近自己才无情的讲:“你可以离开了。”

这里是存稿君,瓜瓜教官回家陪爸爸过生日去了,待她回来存稿君会狠狠抽打教官,让他继续万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