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冷暴力/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八章 冷暴力

“罗耀君,我跟你一起去叫人吧。”陆朔乐颠的走在他身边,有点儿讨好意味。

罗耀君有些惊讶。“陆小姐,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不能来了?”

看她疑惑清澈不闪烁的眼睛,罗耀君颇为无奈。跑腿的活儿自然是他们这些秘书干的,稍有一点架子的千金小姐跟少爷哪会自己去叫?她倒觉得这是理所当然。“你应该在陆大少身边。”搬出陆龙应该就可以了吧?

“是他叫我来的,没事儿,我们走吧。”陆朔笑眯眯,说着就率先走在前面。

罗耀君只得跟上,抢先她一步敲门。

“进来。”

罗耀君把陆朔挡住推开休息室的门,向保贤点了下头,对另外两个政员讲:“程务委,龚先生,王永公子想跟你们喝一杯。”

两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互看一眼,立即笑着起来对保贤讲:“那保秘书我们先失陪了。”

“请。”保贤也没在意,毕竟像这样的酒会他们并不是只有一个目的,光陪一个酒商哪能这么兴师动众?宴会中结交关系才是他们来参加的主要目的。

等他们两个出来,罗耀君又朝里面的人歉意的点了下头,礼貌关上门。

在罗耀君要带程务委与龚先生去王永那里时,走来的陆龙与他们打了照面,便望着还站门边的陆朔。“跟他来了,就要跟他走。”

什么?!忐忑接下来的事情的陆朔听到这话瞪大眼,正欲反驳就被关门声震在门外。

等惊醒过来,陆朔用力去扭门柄和拍门。门被从里面锁死,纹丝不动,她的装备也因为衣服原因放在家里,她无法打开这扇门。

突来的恐慌与不安让陆朔想大喊,可她不能,这是宴会,她刚才的举动已经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

罗耀君也发现她的异常,向程务委与龚先生说声抱歉便又折回去。“陆小姐,陆大少有点事要跟保贤先生谈,请随我一起回座位吧?”

想破门而入的陆朔,听到罗耀君温文尔雅的话渐渐平息心里的慌张,但她还是摇头,没有答应跟他走。他不明白是什么事,他与自己不同,无法明白她现在的感受。

来找保贤是她跟爸爸一起决定的,那么“谈话”她和他也本该一起,现在突然被他扔在门外,就像……就像被抛弃般。

“那我替你拿点点心,你可以边吃边等陆大少。”见她失魂的摇头,罗耀君微怔了下,想也许是她对这样的宴会陌生,离开自己信任的人便觉得恐慌,试图想引开她注意力。小孩子么,应该都喜欢吃的。

“那谢谢你。”想坐地上等的陆朔,看到他们个个衣着矜贵的或坐或站,如果自己就这么坐地上,一定把陆家的脸都丢姥姥家了,顿即感激罗耀君的话,同意了他的提议。

“你在这等着,别乱走。”

“嗯。”仰头瞧他边走边往回看,生怕她一下不见的罗耀君,陆朔想如果自己不是陆家小小姐,他还会不会这么对自己?

答案是会的。他们第一次见面,即使自己做出那样的事情,他仍那么温柔有礼的拿钱给自己打车,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自己身分,即使是被爸爸揍他也没抖出那事,是个有担当又正直的人,说正直,他在政界这么久也没见他跌下去,又可见他这人绝非一般。

“一些蛋糕和水果,你自己拿着,我得过去了。”没两多久,罗耀君把一个小碟子放她手里,让她少了再去拿便走了。

看他不过多套近乎拉关系的走掉,又看手里精致看得出来是仔细筛选的点心,陆朔深吸口气,专心对付手里的蛋糕。

跟他在一起,似乎也挺不错的。想到他在陆家老宅因为自己一句话,被弄得窘迫不已,但在吃饭时他没表现出怯意,毫不逊色的与几位老将军和大爷他们笑谈。罗耀君是个可软可硬之人,而且还叫人看不透摸不着,至少她是这么觉得的,虽然王永他们这些人的圈子,她从没摸着谁的底。

想着想着,蛋糕也吃完了,正想去再拿点这种蛋糕的陆朔抬头就看到门前的陆龙。“爸爸,谈完了吗?”真糟糕,连爸爸什么时候出来的都不知道,他不会觉得自己反应能力变弱,回去就给自己定制魔鬼式训练吧?!

“嗯。走吧。”望着她的陆龙,在她看到自己后嗯了声,便越过她径直走向大门。

陆朔赶紧把碟子一扔,匆匆忙忙跟上。

正在送龚先生走的罗耀君看到陆朔,在王永与陆大少说话时笑着问她。“蛋糕好吃吗?”小孩就是小孩,刚才被陆大少关在门外像天塌下来一样,现在见着他了又诚惶诚恐的像个兵崽子。

陆朔听到声音看向罗耀君,感觉有把眼刀落在她头顶,但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她很坚硬的挺住,笑得灿烂。“嗯,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蛋糕!”

“大少、大少?”王永看发小儿不对劲,攥着拳头咯咯响,似要打人般,连唤两声才将人叫回魂。

“没事,你继续说。”陆龙没回头,说着走进了电梯。

王永跟上去在等后面那两人时讲:“大少,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父亲想见一见你。”

“嗯,有时间我会去拜访市长。”

陆龙一直都很严肃冷酷,这个大家都知道,但这次王永觉得他有点冷漠,怎么说呢?不是平常那种冷漠,现在的冷漠似乎隐含某种怒意,例如:冷暴力?

奇怪,要是刚才和保贤谈话不顺,他打保贤一顿他都不意外,但是他没打,而刚才自己好像也没说什么事儿惹他不高兴吧?导致他这种雷厉风行之人使用冷暴力?王永本身就敬畏他,现在他也识趣的不再说多,带着父亲强行塞的秘书先走人。

在罗耀君开着车从面前过去时,陆朔伸脖子瞧了下,就转向陆龙急忙问:“爸爸,保贤说了什么?”

陆龙没理她,转身走向自己的车,薄情的唇角紧抿着,没有开口的意思。

“爸爸?”心慌慌怕他就这么把自己扔下的陆朔,一个箭步窜上副坐,焦急不明所以的看他。她感觉爸爸现在在生气?整个人像被风霜包裹一样冷到掉渣。

陆龙发动引擎,开出停车场,稳当上了高速公路。

在高速上,陆龙打开了车窗,由夜风吹进来。

“是不是因为保贤?你们到底谈了什么?”啊,急死人了。“我去找他!”实在受不了沉默的陆朔抓狂,拉车门让他停车。

黑得似老山深潭的眼睛平静望着前面的路,全身笼罩一股淡漠无声的肃杀之气的陆龙连眉都没动下,似不曾听到她的话。

一动不动盯着他的陆朔,刚才那股被关在门外的感觉再次袭卷心底,让她克制不住瑟瑟发抖。

现在的爸爸就像是……

一头不允许外界人走进自己领地的狼王,在家里的时候她是被允许走进他的世界的,而现在她觉得她已经被他驱逐出界,不管如何都获不到去到他身边的通行证。

“长官,我想回基地。”陆朔改变了称呼,害怕的祈求与希冀着。不,他的世界必须要有她!他们不仅是父女还是战友,即使自己失去通行证,那么莫默他们肯定有,她要回基地!

风在耳边呼呼刮过,陆龙按照高速公路的限速加码,在快下高速时放了一张CD。

出乎陆朔意料的是首德国歌。一首很激情很有力量的歌,她从来不知道他会喜欢这种歌。

面无表情的陆龙将车开下高速,在路边停了下来,望着夜路冷冷的讲:“下车。”

淡漠平静的话,和往常一样,没有极轻或极重,易猜不出他想什么。陆朔害怕犹豫不决,握着门柄的手迟迟未动。“爸爸,是保贤说了什么?他是毒鸩的人,他说什么都不一定是真的!”

“下车。”

“爸爸!”

陆龙侧头望她,没有任何情绪的讲:“不要让我说第三次。”

引擎声从耳边越来越远,站在马路边的陆朔看一会儿就消失视线的车,咬着唇徘徊的站在原地,眼里隐约积了层薄雾。爸爸一定会回来接她的,一定会!

站在路边的女孩,引起许多路人的注意,但也仅好奇的望一眼。

陆朔惘顾所以,直直望着刚才熟悉的车消失的方向,等待一个她此时极需渴望的人。他会来的,一定会来的。陆朔笔直的站着,心里不断重复这句话,似这样就能让愿望实现。

她静静站着,如放哨的大兵。

耳边充斥着这个城市快节奏的脚步声、车鸣声、喧哗声,直到这些声音渐渐少去,城市的夜空变得安静,她还是未看到熟悉的车牌,还未感受到他的气息,只有这个城市的冰冷与寂静。

“嘀嘀。”两道刺眼的暧光从身后射来,将她照得行影单只,从手臂穿透的光落在地上成了道梦幻搬的曲线。

车停在身后,陆朔浑身紧崩,不敢转身。她不敢去感应,不敢进入维思殿堂,她希冀的希望身后就是爸爸,即使是几秒种的幻想都好。

“陆小姐?你怎么在这里?”罗耀君滑下车窗,问忤在这一动不动的女孩。刚才他远远就看到她站在路边,笔直身板就算穿着裙子都带着几分刚劲,一瞧就是个受过严格训练的。

幻想宣布结束,陆朔如坠进冰库,但她在看到罗耀君关心的脸时稍稍好了些。“罗叔。”

“你这样叫,我真感觉自己突然老了十岁。”罗耀君笑容温煦,接着指了指自己的车。“我送你回去?现在这个时候很难打到车。”

接受现实的陆朔左右瞧瞧,路上确实很少车了。“麻烦你送我回陆家好吗?”那个方向,确定是陆家无疑,她要找爸爸问个明白,就算被驱逐出境他也要给个理由。

“没问题。”对她的小心翼翼,罗耀君有些诧异,以前哪次见她不是肆意不羁的让所有人围着她转?“陆小姐,你是不是惹你爸爸生气了?”

他很照顾人的没有直接问她为什么会被扔在这里,可不管他怎么问,陆朔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他这个问题。她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

“送王永公子回去时他无意讲陆大少似乎很生气。不管怎么样,陆小姐你是陆大少的女儿,他始终是不会伤害你的。”

我不是他女儿。

“回去跟陆大少道个歉,别太任性,他是位军人,几十年的军涯生活让他变得习惯服从,让别人服从。”罗耀君不知不觉跟她多说了几句。

感到他对陆龙的敬意,陆朔偏头看他。“罗叔,距离你们离开皇朝已经三个小时,永哥家很远?”

“嗯,有点远,如果晚上要送他,我就基本什么不用做。”

“像个司机。”

听到她的话,罗耀君大方的笑起来。“差不多吧,不过更像打杂的。”

看他路灯下忽明忽暗的脸,陆朔问了句自认为逾越的话。“不觉得很不值吗?”

“为什么不值?”

“你觉得值?”

“呵呵,看我们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吧。”罗耀君叹息的讲:“陆小姐,你没看见过高处的寒冷,才会觉得人必须往高处走。确实是这样没错,但很多事却不是如此,当他们走到一定高度其实并不想再往上,可背后许多人、许多因素促使他不得不更努力、不得不前进。”

陆朔听完沉默了许久,在下车时冲他讲:“高处风景好。”“再见,谢谢你送我回家。”陆朔在院外弯腰向车里的人挥手。

高处的风景好?离开的罗耀君念着她这句话笑着摇头。也就她有这种想法,希望真有一天她到达高处,还记得风景是什么样的。

“大少爷,梅姨说汤煲好了,叫您下去喝。”小琪敲门走进陆龙的房间,叫阳台上的高大黑影。

“突然不想喝了,叫梅姨倒掉。”

“啊,好像是小小姐回来了,大少爷要是不想喝……”

“倒掉!”

“是,我这就去告诉梅姨。”小琪被吓得一遛烟跑了,赶在梅姨叫小小姐喝汤前将汤“不小心”打翻。

看到熬了几个小时的汤躺尸,梅姨一下炸呼起来。“你个小丫头,怎么弄的你!气死我了。”“小小姐,小小姐,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想不想吃宵夜?梅姨给你做去。”正在教训小琪的梅姨看到跑进来的陆朔,立即唤住要上楼的人。

“不用了梅姨,你早点去睡吧。”陆朔提着裙子跑上楼就直奔陆龙的房间。

罗耀君说要道歉,可她都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她要怎么道歉?陆朔在门外踌躇着,像只没头苍蝇一样走过去又走过来。

最终她鼓起勇气敲门,可手抬在半空又放下。进去说什么?一定是保贤跟他说了自己的坏话,爸爸不愿说,她明天问保贤去,他要是不说就揍!

又望了望门,陆朔一步三回头的走回自己房间,翻天覆地的怎么也睡不着。她好烦好烦!啊,明明是一起行动,为什么变成他一个人单独行动?然后他还把自己赶下车,是他把自己赶下车的!虽然她说过要下车,可还是被他赶下去的!

在床上翻来覆去的陆朔侧躺着,睁着眼睛想假如自己没有说要下车,爸爸是不是就不会赶她下车?没有下车,她就能和他一起回来,再拖着他让梅姨做宵夜,他们可以边吃边聊天,或许就能和好如初?再不行,自己硬挤进他房间抱他大腿撒撒娇什么的也该好了。

可是,这些都是假设,她没法让时间重来。

辗转难眠的一夜,让人觉得漫长的一夜。

直到早上陆朔才头昏脑涨的有点睡意,但刚好陆刚他们几人都在家,得下去吃早餐,便挣扎的起来。

“哇!又一只熊猫?我们家是要成熊猫保护基地了么?”陆堑看到萎靡不振精神极差的陆朔,惊讶的叫起来。“小朔朔,快告诉二大爷,你和你爸爸晚上都干嘛去了?”

“我爸?对,我爸爸呢?”陆朔突然醒悟,大睁着眼睛到处找陆龙。饭桌上没有看到人,不应该,他应该在这里陪爷爷大爷他们吃早餐,不管什么事他都得到场。

“睡傻了?”陆堑起身去摸她头,在成功摸到后确定结果的讲:“真傻了!”

很久以前她就只准他爸摸她头,别人刚伸出手她就跑老远了。

陆刚训了陆堑一句。“小朔朔再傻也没你傻,滚回你的坐位。”吼完就慈祥的对陆朔讲:“你爸爸说是有点重要事情要去处理,早餐就不在家吃了。”

“可是早餐不是需要一起吗?”爸爸会有什么事重要到不和家人一起吃早餐?会不会是昨晚保贤说了什么事情,他今天单独查证去了?那是毒鸩不是罪犯!他再厉害能有成千上万的机械人厉害?!

“呵呵,只是顿饭,小朔朔快来坐吧,菜马上就上齐了。”陆刚笑了笑叫她入座,没有再说话。

陆朔寻问的看陆景。陆景也是看着她慈祥的笑。

现在陆家大伙心里都明白,自老老爷子走后,陆刚就在逐渐将手上的权力释放给陆龙,现在陆龙已是陆家心照不宣的一家之主,尽管他还未成家,但他们都相信他的担当已不需要家庭来证明,因为血刺足可体现他的能力。

陆朔不知道陆龙去了哪里,问站岗的兵哥他们也不知道,便只能在房里等。

爸爸,有什么事是不能解决的?你快点回来吧。

存稿君阵亡,瓜瓜教官正在努力补救,希望在国庆大战来临时将其救回>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