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危机感/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九章 危机感

“陆龙大校,我没听错吧?你说你要调取萧郝的记忆库?”姬鸿木然的看着他,有点病态苍白的脸简直就像立体图,磁场弱到敌人无法侦测,却又极冷的让人不想跟他太靠近。

陆龙同样面无表情,淡漠的似在讲一件极为轻松的事。“你没听错,姬鸿博士。”

“我这里没有你要的东西。”

“萧郝身为思想者,被押回国后没有来过这里?”陆龙说着将一张纸放桌上。“我需要调看萧郝的记忆库,这是批文。”

“别想拿这些条条框框来约束我。”姬鸿没有反驳他的话也没有看批文。“陆龙大校,据我最近的观察,陆朔情绪有点不对,你做为监护人,是不是该解释一下为什么。”

“你既不是五大也不是法官,我为什么要向你解释?”

“别太得意陆龙大校,只要我想,我随时能向五大要回她。”

“你大可以试试看。”

说完,两人都不说话的望着对方,本就冰冷的白色房间似要结成冰渣子。

对视中,陆龙微有不耐点了点桌上的批文。“请你配合我的工作,姬鸿博士。”

姬鸿这才扫了眼批文,大体是有关毒鸩的,让他全力满足陆龙大校的要求云云。“我说过这些条条框框约束不了我。”

“这么讲姬鸿博士是想公然违抗命令?”

“萧郝的记忆库我可以调出来给你,但不是因为这个批文,是因为陆朔她也想知道。”姬鸿起身离开桌子,走进里面的办公室。“不过我想你不会愿意看。”

陆龙没说话,跟在他后面。

姬鸿走到全息前,登录后用身份进入第一层验证,接着是指纹、瞳孔、还有声音等关卡。通过验证,巨大的全息界面出现一张星空背景。

“欢迎您姬鸿博士,宇宙随时为您效劳。”

验证完毕,姬鸿看向身边的陆龙。“我可以先告诉你,这些是你不想看到的,并且里面没有关于毒鸩的信息,他的记忆遭到人为的删减。”

“请调取出来吧姬鸿博士。”蓝色的光映在脸上,陆龙没有丝毫退却的讲。

姬鸿没再说什么,对全息上眼睛很大很可爱的小龙猫讲:“进入记忆库。”

“记忆库正在进入中。记忆库进入完毕。”

“查找编号54091。”

“正在查找中。”“报告博士,54091已经查到。”

看着小龙猫旁边的文件夹,姬鸿隔了会儿才讲:“打开。”

“是博士。”

文件夹开起,视频瞬间占领巨大屏幕,而且还是超高清,不会让人觉得模糊。

许许多多仪器与脸像跑马灯似的在陆龙与姬鸿面前闪过,紧接着是一片黑暗,一片黑的世界里有束白光,光影中站着一个小孩。小孩就这么站着过了许久,他的前方终于出现条明亮的路,他顺着路一直走、一直走,走到最后他用力愤跑,飞奔起来,速度飞常的快,似有猛兽在身后追赶他一般。

终于,男孩跑到尽头,一片光明中陆龙看到熟悉、时常提着走的人儿。

那是一间教室,跑出黑暗的男孩紧促喘息,用羡慕的目光望着阳光下的女孩,如生活黑暗太久便会喜欢一切光明。

黑夜与白昼是永恒的存在,男孩这么认定而固执的守在她身边,替她挡下所有不美好的事情,唯独那次他大意的让她受到伤害,也是在那时起,他心里的种子开始发芽,并且不断壮大。

姬鸿不知是什么让他这颗长子发芽,陆龙却是知道。

是因为他那句话,他才会如此强烈的希望自己变得更强,于是他未雨绸缪许久,在贪婪的与她一起几年后选择跳级,像颗急欲长大的小芽般疯狂的学习一切,最后他的聪慧导致他被毒鸩看中,在毒鸩的一系列策划中走了偏道。

但幸好的是他被毒鸩派去血刺做卧底,将他拉回正轨一些,但可惜私欲战胜邪魔与正义,他借助毒鸩之手将陆朔从血刺带走,最后再从雷庭手里夺过陆朔,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策划的,也按照他的轨迹走了,只是最后他还是败给了血刺。

画面还没放完,被人删除的记忆凌乱不堪,却唯独存留有陆朔的笑、她的难过、雷庭对她的折磨,更甚至是自己待她如女王的礼遇,还在复活岛别墅后的那片有关天堂鸟的记忆,详细、清晰的有种让人生在其中的错觉。

如姬鸿所讲,里面没有任何关于毒鸩的记忆力,想是被毒鸩的人删掉了,存留的这些是谁也删不掉的记忆。

在最后陆朔被姬鸿带走,他被总统秘书带走时仍还未放弃,萧郝在心里如盘石的刻下她的名字,一如他当初一无反顾冲出黑暗,一路朝着光明奔跑一样无可阻挡。

这个记忆库姬鸿已经看过几次,可每次看都会被震憾,被感动。“陆龙大校,你知道我此时在想什么吗?”“与萧郝比起来,你就是个人渣。”

对这位有机械博士之称难得的怒意,陆龙仅挑了下眉,指着记忆库平静讲:“回到四十分零八秒。”

姬鸿依言叫小龙猫回到那个时间段。当然,小龙猫不叫小龙猫,它叫宇宙。

宇宙:“已退至四十分零八秒。”

全息上面是一张隐约模糊的图,不太清晰,只能看到个大概。

陆龙看着图严肃的讲:“截取下来。”

姬鸿没有问话,配合的对宇宙讲:“截取下来。”

那张图立马多出个白色框,接着图被移到屏幕下边。

陆龙继续讲:“回到四十分三十四秒。”

姬鸿:“宇宙,回到四十分三十四秒。”

宇宙:“已退至四十分三十秒。”

陆龙:“截取下来……”

一连截取四张图后,陆龙如这里的指挥官般继续指挥。“将四张图调出来,放大。”

于是姬鸿又陈诉他的话。没办法,谁让宇宙只听他的话?!

四张图被排成两排放在一起,陆龙望着一模一样的图没惊讶,踌躇满志的讲:“姬鸿博士,麻烦把这张图打印给我。”

“宇宙,打印此图。”

图片很快打印出来,姬鸿接过机械人送来的图纸没有马上给他。“陆龙大校,你不解释一下吗?”

陆龙见他一丝不苟的一如十几年前,顿了顿不吝啬的讲:“这四张图接连在萧郝的记忆里出现,这证明这图很重要,再看受损程度几乎无法辨别,可以推断这是毒鸩极力想删除的东西,但没有删干净。”

“在那种时候你还能记住几分几秒,你是我见过最冷血可怕的人。”

“那是他的记忆力,与我何干?”

姬鸿把图给他,在他离开时诅咒的讲:“愿他会继续干扰你。”

陆龙对他的话不以为意,实际心底却生出危机感。

危机感?被十几把枪口、几门炮弹对着时他都没有过的东西,现在竟然出现了?真是让人烦燥。

陆龙加快速度,比预计的时间提前回到老宅。

**

在家里很焦急很不安的陆朔,浑身不对劲的想拿头撞墙,看能不能让自己找着点什么事做。

去找保贤?保贤这个时候在白色大楼,难道叫她真黑了白色大楼,就为打个电话叫总统阁下的秘书出来?而且他们工作可不是一般的工作,能不能出来不一定是他能决定的,所以她当然不会如此做。

可是她真的好想见到爸爸!可是他为什么就不回来呢?

陆朔挠心的快把头发都揪光了,将自己重重扔椅子里就瞧着电脑里自己的影像发呆。

啊,她需要发泄,她需要找人倾诉,不然她要暴炸了!陆朔用力拍桌子,震动使实体键盘也跟着啪啪的跳起来。

唔不如她上网找人发泄吧?那个拥抱清晨大叔似乎是个不错的网友,噢,人家不是大叔,是个年青体质赢弱的帅哥,不过不管了!

陆朔一登录黑客帝国就找到那个拥抱清晨,也不管他是不是在线,一通恩怨夹带的话就发了过去。

龙朔:卧操,你说我爸爸是不是更年期到了?无缘无故就生气,不理人!

龙朔:更年期太可怕了!我以后就算到更年期也绝对不干他这样的事,太无理取闹了!

龙朔:那啥我还是叫你大叔,你快出来陪我聊天!聊天!卧操,再不出来我黑了你姥姥!

陆朔正骂人骂得起劲,没听到屋外的引擎声,还在把键盘敲得噼里啪啦响,在发泄她心中的不满。

不管那人是不是在线,反正她骂爽了就好。

“小小姐在做什么。”陆龙走进大厅,往楼上走时问佣人。

小琪利落的答:“回大少爷,小小姐在玩电脑。”

陆龙眼睛一眯。还有心情玩电脑!

迈向她房间的脚步停下来,陆龙转身回了自己的房,进入绝密室。

“张阳,那边的情况如何?”花了许久时间才联接到信号,陆龙看到屏幕里几个有点脏的部下,语气略微平和了些。

张阳一抹脸,满头汗。“报告长官,还没有头绪!”接着又讲:“长官,没有任何目标,我们难道真要把整个南美洲翻过来?”

“有目标。”

“啊?”

“你们只要找到这个图上的位置就可以回来了。”陆龙把图片传了份给他。

张阳盯着屏幕左瞧右瞧,然后用手机拍下。“长官,这哪来的?看不清啊,能来张清晰大图不?”

陆龙:……

“继续找。”“注意安全。”

“是长官!”

这边陆龙在忙着寻找雷珊的事,那边的人儿还在骂得起劲,其内容精彩绝伦,叫人惊为天人。

龙朔:更年期有药吃么?不然我告诉军医好了,让他给治治。

龙朔:你知道我现在最想做的是什么吗?他娘的我想揍他,把他揍到头破血流一定很有看头,到时我再拍几张照片去基地宣扬一下,我高大的形像肯定更上一层楼!

龙朔:你别笑,就凭我身手想揍倒他太容易了!我可是牛逼的机械师,我叫小呆打他!

龙朔:卧操,小呆在基地,我应该现在、马上、立即把它召唤回来!

龙朔:算了,用小呆打他太浪费资源了,我一个人就可以搞定他。哼哼,我告诉你啊,我八岁时就救过他的命,现在我还怕他?!

陆龙与基地的莫默取得联系后,简短的吩咐他几件事情,结束通迅看到桌上的图纸,想了想便登录不常去的小网站。

这种事情要是换做以前他才没空做,而这种低级又违法的网站更是不屑一顾,但谁让那个让他头痛又舍不得治的人儿老往那里钻?所以他才将临时帐号变成会员,而且还是高级会员,权限多到可以看到每个人在做什么。没办法,谁让他不是黑客?!

刚才佣人说她在玩电脑,以她极小的圈子,百分之九十的可能会上那个网站。

果然不出所料,一登录的陆龙还未找她,她的头像就急促跳动,差点连他这种最高配的全息都卡机了。

挺精神的,只是……

哼,找死!

骂了大半天不见反应,现在陆朔的火全转向周盛,并且强烈开火,连环攻击。

龙朔:周盛!你快给老娘出来!

龙朔:再不出来我把你老爸黑了!

龙朔:把你全家都黑了!

陆龙:……

当然,陆朔这是一时气话,没有去行动。渐渐她觉得这样也是殃及池鱼,怒火逐渐消退,可能也是骂累了,变成委屈的诉苦。

龙朔:你说他凭什么把我赶下车!还不回来接我,害我在原地站了三个小时,还以为他会回来接我,卧操!童话都是骗人的!

龙朔:太暴力了!他就只会暴力!动不动就训人,没哪个兵不怕他的,我才不是怕他,我是替战友们报不平、不平!同样差不多大,为什么罗耀君就那么温柔,昨晚上要不是碰到他,我铁定得跑回家,是跑回家啊,二十多公里路,我还穿着裙子,他这根本就是无声、变像的处罚、体罚!还一声不吭,这是冷暴力!卧操!越说越讨厌他了!

龙朔:一定是保贤那个混蛋说了什么,我晚上就去找他,他NND的,不把他打到掉牙我就不姓陆!

泄愤的无声咆哮许久后,陆朔迟钝的想:我好像本来就不姓陆?

挫败的捶捶桌子,陆朔撑着下巴干瞪着对话框。都是她一个人发的,对方没有回应一句,怎么看都有点傻逼式举动。

算了,她还是不找他了。陆朔关掉对话,没了主心骨似的趴桌上,直到小琪进来叫吃饭才起身。

陆朔浑身懒洋洋,软趴趴无精打采的出去,话都是棉软无力。“小琪,我爸爸回来吃饭吗?”

“大少爷早就回来了呀!”小琪很惊讶的讲:“大少爷回来有一阵了,小小姐你不知道吗?”

她哪知道。一听到他在家里,陆朔不由自主看向陆龙紧闭的房门,小心翼翼的问:“爸爸他心情怎么样?”

小琪仔细回想摇头。“大少爷和平时一样,小小姐你等下看了就知道。”

想到爸爸就在房里,陆朔全身就像被电过一样,精神什么的全来了,当然还有紧张与忐忑。

和小琪一起下楼时,陆朔想自己刚才问小琪是白问了,连她都不知道他昨晚为什么就生气的,她怎么可能看得了来是他是高兴还是不高兴?爸爸表情就一种,面无表情!

揉了揉头下去,陆朔向闲在家里到处玩的陆堑打招呼,就把自己扔在宽大的沙发里。

陆堑正在打电话,跟哪位美妹说得正热呼,但他看到家里的神奇宝贝这么郁郁不乐的,立即扔下手机凑过去。“小朔朔,你这是怎么了?被谁甩了?”

“爸爸。”

“哈哈,不奇怪啊,小朔朔别伤心,等下二大爷带你出去玩。”四十多的陆堑有幅好底子,现在看上去整个一四十出头的老男人。

陆朔抬帘瞧着他与陆飞几分像的勾人眼睛,扁扁嘴偏过头。她现在没心情玩。

陆堑很是伤心,又凑到她脸前。“随你做主,怎么玩就怎么玩。”

陆朔又偏向另边,就是不看他。

“有什么要求尽可提,二大爷我都答应你。”

这下陆朔正面看他了。“我想看二大爷跳脱衣舞。”

陆堑笑脸一僵,看她不像开玩笑的样子呵呵笑。“小朔朔你这可是为难二大爷,二大爷十年前就不跳脱衣舞了,不跳不跳。”

“那我不去。”

陆堑愁得直皱眉,想了想神神秘秘的讲:“刚认识几个帅哥,我叫他们跳给你看?个个上健身房的,又帅又养眼,比二大爷这身赘肉好看多了。”

陆朔沉着眉犹豫了下,没有马上答应。“容我想想。”她需要和陆龙谈谈,如果还是谈不成,那她就和二大爷一起去。

“嗯,好好想想,别让你爸爸知道。”

陆朔:。二大爷,你不会是要把我卖了吧?

正在陆朔瞅着陆堑时,陆龙从楼上下来,硬朗的五官紧崩,瞬间将大厅温度下降两度。

陆朔颤抖的从陆堑身上收回视线,呆望着越来越近的陆龙,躁动的想要起来远离他。

陆龙扫了她眼,唤了句陆堑:“二伯。”

陆堑刚要点头就听他讲:

“离她远点。”

陆堑石化。刚才他明明不在场啊!

校稿君速度太慢,瓜瓜找时间好好磨磨它。

PS:欢迎捉虫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