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外援白小冰/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十一章 外援白小冰

洪三一死,可以说是雷振山的所有线索都断了,而雷珊仍没消息,无法确定雷振山到底是什么人,血刺现在能做的便是等张阳那边传来有价值的东西。(www.ziyouge.com)

真走回陆家的陆朔、陆龙,在第二天便反回基地,没多作停留。

“爸爸,这车不是掉大河去了吗?”走出大厅的陆朔看到停在院里熟悉的黑色越野车,疑惑的问车门边的陆龙。

陆龙挑了挑下巴示意她上车。

陆朔听令轻车熟车的坐上副座。没变,就车里一些物什变了,本就保养得很好的坐垫像是全新的。

看她好奇的到处望,开出陆家的陆龙解释,算是告诉她一些基本常识。“车子全保,保险公司今早新送来的新货。”

新车?怪不得像焕然一新,还以为掉水里洗过的原因。陆朔这里摸摸那里摸摸,搓着手挺猥琐的问。“那要钱不?”

“全额保险,全额赔偿。”

“哇塞!太酷了!”

陆龙:……

是不是要钱,就不酷了?

窗外一辆辆车哗哗超过自己,陆朔舔着唇瞅他,小心翼翼的问:“爸爸……这车能借我开开么?嗯,那个……我想上路面开……”对手指。

“如果你能保证不伤到别人。”陆龙没拒绝,提出条件。车撞坏了没事,重要是人。

“当然!”

“常规训练结束你随时可以开。”

“是!谢爸爸!”

“叫长官。”

“是长官!”

两父女一路一声高过一声的喊着回到基地,就看到操场间站着两人。

陆朔钻出窗外伸长脖子瞧,看清楚后向陆龙报告。“是莫默跟新兵。”

陆龙转动方向盘,把车开进停车位就走向他们。

莫默已经失去耐心,脸上挂着些许浮燥不知是因为太阳还是被他面前的兵气的,不过想想都知道是后者。

“长官。”跟刘昴对峙的莫默看到走来的陆龙,立正向他敬礼。

陆龙点了点头,瞧顶着太阳晒得脸红扑扑的刘昴,问自己的副官。“怎么回事?”

陆朔也挺新奇的望着莫默。连莫默都生气了,这个新兵到底是有点能力的?!

莫默撇了眼刘昴,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遍。

事情大概是这样的:

刘昴从禁闭室出来后,起初是听话多了,但那是因为有陆龙坐镇,陆龙这几天外出调查雷振山的事,部队事情是由国豪代为管理,由他每两小时向陆龙汇报一次。国豪的确如陆朔所讲是挺喜欢刘昴的,所以训练中有严厉也有偏坦,渐而刘昴也发现这个问题,所以他接受国豪的训练方式。

因为有了前两个讨厌的教官,突然来个欣赏自己的长官,刘昴训练进度跟上了,这本来是很好的事情,可问题就出在莫默回来。

莫默是副队,他回来了,国豪的所有权力自当交给副队,并且副队还有权做属于他权力范围内的决定。当国豪向他汇报完毕时,他就不赞同国豪对新兵水煮青蛙的方式,血刺向来是一把火把水烧滚,想跳出来就得往高、往远里跳,跳不出来就直接淘汰掉。

结果可想而知,刘昴在好不容易适应国豪后,突然接到训练加重的命令后,当即就不干了,并且还当着所有刺头的面指责莫默,说国豪少校更适合当副队。这可是挑起内部矛盾啊,事情非常严重!

国豪气急败坏、又恨铁不成刚的骂了他一通,可没用啊,这孩子认主了,就认定国豪不放,不管国豪与莫默说什么都不听。最后莫默想国豪与自己平级,向长官争取一下让国豪来带他也不是不行,毕竟会认主是好事,至少有了根,他在训练上多与国豪勾通勾通也是一样,但重要的是!

这孩子就想掀杆起义,想完全把莫默弄下去,今天一早就在莫默的水里下药,也不知道这新兵蛋子药哪里来的,让莫默跑了大半天厕所,这训练的事也自然而然落到了国豪头上。

“刘昴上尉,莫少校可有哪里说错的?”听完莫默的话,陆龙面上看不出什么情绪,锐利的眼睛几近平和的看着他。“要是有错的,哪里冤枉你了,你可以说出来。”

“没有。”刘昴一脸桀骜不驯,语气有些冲。

陆龙低头看地上的影子踱了踱步子,神情平静,思考会儿问:“你来血刺多久了?”

“报告长官,两个月!”

“两个月长了还是短了?”

刘昴挺着腰板不说话。

陆龙正欲开口,被莫默一句报告给打断。

“报告长官,我要上厕所!”莫默站得崩直,声音宏亮有力。

陆朔:……

莫默,现在是很严肃的时刻好不好?陆朔无语的看着莫默,见他脸又白又青的,默默的为他拘了把同情泪。真是不怕神一样的敌人,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啊!莫默什么时候这么狼狈过?碰到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少爷,算是他命里有一劫。

“批准。”

“是!”

“今天不必出操了,去医务室看看。”

“是,谢长官!”

莫默敬了礼,便姿势怪异的跑去厕所方向。

陆朔收回远去战友身上的目光,开始为这个新兵深深的担忧起来。

“刘昴上尉,你知道血刺的特训期是多长时间吗?”陆龙淡漠的问。

刘昴紧闭嘴还是不说话,眼睛瞪得老大,一幅拒不认罪的直视前方。

“三个月。一个月体能周,一个月魔鬼周,一个月实地战。”陆龙平静的讲着在他面前来回踱步。“并且拥有死亡名单。知道为什么血刺迄今为止还是零死亡记录吗?那是因为那些会死的兵都留在了训练场或者离开训练场。”

陆龙淡漠平静的为他解释,悠扬的像在讲述一个故事,却让人很震憾。

让陆朔想到句很感性的话:与其让你死在敌人手里,不如死在我们自己人手里吧!现在她更加的明白、苛刻背后是责任、是一种对别人生命的态度。而刚才陆龙每句话都是这么淡漠的平静,真是让人很不安呐!

刘昴听了沉不住,大声喊:“报告长官!”

“讲!”

“死在训练场是白死了,上战杀死一个是一个,杀死两个赚了!”

“放你妈狗屁!”陆龙吼的很大喊,挥手指着他鼻子的手带起衣角飞扬。“杀一个是一个,杀两个赚了?还以为这是世界大战?这是血刺!是特种部队!就你这样别说杀一个,被秒杀还会顺带暴露所有战友!”

刘昴怔怔的望着他不吭声,不知道是被他吼得还是话给震的。

陆龙甩手,指着操场再次平静的讲:“莫少校最高记录六十四圈,什么时候跑完什么时候解散,完成不了,要么永远的留在操场上,要么滚出血刺。”

六十四圈,也就是六十四公里。陆朔跟着陆龙走,频频反头看背崩得紧紧的刘昴,在他握拳跑起来时飞快追上离自己有段距离的陆龙。

“爸爸,这六十四公里跑下来,会死人的。”陆朔替那个性格拧的新兵说话。“以他体质最多四十圈。”

“莫默做到了。”陆龙没回头、没犹豫。

“但他和莫默不同,他还是新兵。”

陆龙停了下来,望着面前雪白的门。“六十四圈,他进血刺第一个月创下的记录。”

“!”

“如果他要想跑,梁柯都无法超越他。”陆龙说完便走进指挥室,在门缓缓关上时冷冷的讲:“陆朔上尉,越级求情,出去跑五圈。”

陆朔:……

她这是惹火上身?,莫默,你快点好起来吧,你不好起来,爸爸他会到处放火的!

陆龙是真的极为不悦,不然刚才也不会吼他,毕竟他与那些乡村地方官不同,他有良好的家庭背影、系统式教育及优良的军事素质,瞧他在一大片重口味、操蛋的声浪中没被染上不良习惯,足可见他素质有多好,所以可见刚才他有多愤怒。

从厕所出来的莫默从周佳佳口里听到这事,又看太阳底下卖命跑的刘昴,想了想,给白副局打了个电话。

六十四圈跑下来,人肯定得废掉,现在这情况他出面求情都没用,还得找能说上话的老副队出面。

接到莫默的电话,白小冰正在头痛连环杀人案,已经两天没沾过床。

“默默,我既盼着你给我打电话,又不希望你给我打电话,尤其是现在这个时候。”白小冰揉了揉抽疼太阳穴,仰躺椅背上。

莫默踌躇了下,不知该怎么开口。虽然自他转业后私下有见过几次面,但几十年他在他们心里树立的威信仍在,所以怎么样也不能成为亲密的朋友那般谈笑风声。不亲密,但可抛出命。

“白副官……”

“别,现在你是副官,这都多少年了。”白小冰有点怀念的讲:“说吧,是不是陆朔那娃又惹事儿了?”

“没、不是。”

“那是什么?你干脆点一次说清楚。”白小冰重重敲了敲桌子,鼻音也有些重,表示对他还这么磨叽很不满。

莫默一挺身,明知他看不到还是站定了讲:“白副局,是基地来了个少爷兵,长官一生气让他跑圈了。”

“这不是挺正常的吗?”“只是这不还没到征兵季吗?怎么会有少爷兵?”白小冰还在自说自话。

莫默急了,小心翼翼的说:“白副局,圈有点多。”

“多少?顶多三十圈。”

“我来血刺跑的那成绩。”

“六十四圈!”白小冰啪一下拍桌上站起。

莫默心底感动,没想到白副官还记得这么清楚。

“先让那少爷兵跑着,我现在马上就去!”六十四圈跑下来可是要命的啊,没在征兵季就进的少爷,肯定是长官他推不了的人,这要是跑出个三长两短还得了?白小冰把一叠叠连环案报告收起,换了便服就去血刺。

匆匆几年过去,白小冰托他浓眉大眼的福,至少看起来没那么老,而且四十出头的年纪就稳坐副局几年,还算是混得不错,没给血刺丢脸。

开上熟悉的道路,白小冰拿下车顶的镜子,照了又照,发现自己眼角多了几条眼纹,那是岁月的铁证啊!感叹一番曾经的年少疯狂,白小冰一路哼着歌,全无两天两夜未睡之困。

莫默自知白小冰要来,就算计着时间,差不多时便去大门边等着,跟站岗的战友打了声招呼,期待的望着远处道路。

没让他站多久,视线里出现一辆眼熟的车,莫默笑起来,让站岗的战友开门。

这几年大家都在忙着各自的事,可以说是自陆朔那次事件之后白小冰再没回过血刺。

今日重返呆了几十年的基地,白小冰看着还是熟悉的地方,不禁有些热泪盈眶。

“白副局。”莫默跟着他车跑到停车的地方,在他下车时习惯性的伸出拳头。

白水冰非常熟练的击了他一下,抬头就看到蔫了吧叽从面前跑过去的兵。不用猜,这个单个跑的肯定就是那少爷兵。

白小冰将他从头到脚扫了遍,直惊讶这样的人长官怎么会同意留着。又染头发又不听话,要是他也早就踢出去了。

“陆龙大校在指挥室?”两人齐往大厅走,白小冰确认的问。

莫默点头。“进去就没出来过。”

他一进指挥室肯定是坐着不动生闷气,气没消就不会出来。清楚他是怎么一个人的白小冰,不禁加快脚步。

轻松跑了五圈,气了气刘昴的陆朔回寝室洗了个澡。跟她爸爸混久养出的毛病。完了神清气爽的跑去找陆龙,在远远的感应到熟悉波动后,唰得拔腿就跑,幸好走廊里也有空调,不然她这澡白洗了。

走廊有点回音,白小冰听到一阵啪啪脚步声,还未在错综复杂的走廊里找到声源,就被猛然出现的大姑娘给惊吓住。惊艳的吓了跳。

陆朔瞪大眼欣喜望着白小冰。

白小冰同样瞪大眼望着她,然后看莫默。“默默,我是不是眼花了?”

莫默敛着眉掷重的摇头。“没有。”

“那是?……”

“她就是血刺最小的成员,陆朔上尉。”

听了莫默的话,白小冰才放心大胆的瞧她,终于在觉得自己没认错人后笑着摸她头。“转眼间这么大了啊。”毛茸茸的脑袋没摸着,白小冰也没在意,收回手就惊奇的瞅着她。

“小白,转眼间,你老了好多。”陆朔咧嘴,很认真的批判。“一定是缺少锻炼的结果,你看你肚子都快出来了。”

“叫叔。”听她仍旧没大没小的话,白小冰很无奈。“都一老头,身材再好也没人看。”

“我看啊,快,全军就小白你的我没看过,快点脱衣服!”

莫默:……

白小冰:……

她说的确实没错,跟她同一期的战友个个训练,光膀子是常有的事儿,再后来正式加入血刺,后面的非常规训练士兵们也时常抗暴晒,就他这根老刺从头到尾都穿着衣服,就是转业了也没给全军唯一的女兵露露肉。

陆龙压了压眉头,对她如此直白不知什么叫羞的话给气得更加头疼。“管家,请白副局进来。”

“是的,陆龙大校。”

正在他们三人无语时,管家打破他们三人的相聚时刻。“白副局长,陆龙大校请你前去指挥室。”

听到管家的话,白小冰从露肉一事中解救出来,大步流星走去找陆龙。

管家只叫了白小冰,自然就他一个人能去,另外一个人?她有特权!

莫默和白小冰、陆朔一起走到指挥室外,就目送他们两个进去,自己去外边蹲着,看那个少爷兵还能撑多久。希望他能撑到白副官说服长官的时候。

白小冰走进以前不知进出过多少次,并且还是有直接通行证的银白色大门,看到里面与记忆中无二的情景,心里微塞,清醒过来便走向陆龙跟他握手。“陆龙大校。”

“白副局,请坐。”陆龙伸手示意他身边的椅子,便看向慢慢蹭过来的陆朔。“陆朔上尉,未得招见就进来指挥室,可判定为窃取情报……”

陆朔脸色一垮,不待他说完立即讲:“爸爸,我觉得今天阳光不错,我去多跑两圈。”说着唰转身跑。

看她似青烟般飘飞出去,白小冰感叹。“陆小姐比以前聪明多了。”至少看出长官不高兴要罚她,还会取巧的减轻自己的处罚。

“比以前好了点。”陆龙坐下来,瞧着对面的白小冰挑眉问:“你这次来不会是因为外面那兵吧?”

白小冰耸肩。“好像是这样。”

陆龙暗叹。“又是莫默。”

“他也是担心,正好我也想回来看看,这借口正好合适。”白小兵笑得轻松,似他来这别无目的,就是看望老战友。

他现在是白副局,来这野蛮子基地还是大驾光临,哪需要什么借口?

陆龙瞧着他一时没说话,在等着他主动坦诚。

“咳,好吧,我坦白从宽,就是默默叫我来支援的。”知道他在等什么的白小冰咳嗽声,承认自己来这里的目的是因为外面那小子。“不过更多是想回来看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