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粉可爱的交警同志/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十二章 粉可爱的交警同志

“没什么好说,挑拔战友关系,足够那小子死一回。(www.ziyouge.com)”陆龙冷漠无情,对应他的刻板脸色十分寒碜人。

白小冰具体不明白是什么事,现在听到挑拔和他低冷的压气,知晓这事肯定很严重,才会让他如此动怒。“罚归罚,出事了还是你兜着,别给自己找麻烦。”

“只是让他跑圈。”

“是六十四圈!”

陆龙哼了声,有些张狂意味。“谁让他瞧不起人?让他试试。”“自己都不是个什么东西,还挑剔起血刺的人来了?”

白小冰吃瘪,说不出话。六十四圈是莫默在血刺创造的至今无人超越的成绩,现在外面那个少爷要跑六十四圈,铁定是不服莫默。

要说血刺的兵和长官都有个臭毛病,那就是你骂我成,你揍我也行,就是不准欺负我战友,谁欺负谁了,准跟他急。瞧瞧现在为少爷兵急得搬救兵的莫默就知道,他本人都没放心上,指挥官却比谁都在意,标准的不许自己的人受一点委屈。

“行,你这么做也有你的道理,我也说不过你。”白小冰妥协。“陆龙大校,能陪我出去走走吗?许久没来了,有点儿生。”

“什么时候想来,我让人给你当导游。”陆龙调侃的说着起身,和他一同出去。

陆朔说跑两圈就跑两圈,此时她愉快的跑完,慢悠慢悠跑在刘昴旁边,看他老牛喘气和挥汗如雨的模样,啧啧两声。“刘昴上尉,你这底子太弱了,这么慢,你要什么时候才跑完六十四圈?”

衣服都能捏出水来的刘昴有气进没气出的直翻白眼,听到陆朔清亮悦耳的声音才稍稍拉回神,像垂死者无神看她,嘴巴呈O的张着没力气发出声音。

陆朔直摇头。“你这样如果在特训期,只有挨打的份。”脚步轻松迈动几下,脸上露出甚比阳光还灿烂的笑。“我劝你还是早点退出吧,你在血刺就是个异类,你在这里无法生存下去。”说罢迈着轻快的步子跑去阴凉处了。

刘昴被她说的脸色一白再白,却无退意,任在坚持有规律的跑着。他不会放弃的!他就是想让莫默跟陆龙看看,他有资格、有能力挑剔他们!

“这小子毅力还是不错的。”出来的白小冰正好看到陆朔朝他们跑来,眺望没有松懈的少爷兵称赞的讲:“好好打磨幸许能成一块美玉。”

陆龙同样望着刘昴。“是块好玉也没用,他爸不会让他留在血刺。”

“他爸到底是谁?能让你妥协。”

陆龙挑帘看了他眼,淡漠的吐出两字。“刘双。”

“爸爸,小白!”陆朔感应到他们两个出来就迫不急待的跑来,现站他们两面前,秀眉间藏不住的喜悦。

能够见到白小冰,陆朔无疑是表现的最开心的一个,要怎么讲呢?未受过世界这个大染缸的她思想比同龄人要天真许多,而血刺的每位老兵,某种意义来讲都能算是她老爹,都是看着她长大的,所以在隔这么多年后再见到白小冰,就如同见到离家的长辈现在回来看她了,这叫她怎么能不高兴?

“叫长官。这是白副局,叫白叔,没大没小。”背着双手的陆龙严肃训斥。

陆朔有白小冰在才不怕他,冲他吐舌头做鬼脸,在他动手时嗖一下躲白小冰身后。

白小冰立即像母鸡护小鸡似的护住她,挡住陆龙伸来的手。“没事没事,小孩闹着玩儿呢。”

陆龙瞧了眼狐假虎威的陆朔,便同白小冰讲。“继续走?”

白小冰点头。“走。”

三人一路沿着操场边的小白扬走,聊着一些生活上琐碎的事情,当然都是两个“大人”在聊,陆朔只默默跟在他们身后,不时看看他们两个,不时瞅瞅操场上的兵,还意外的发现蹲在死角位置的莫默,顿时心里感叹,这是罚刘昴呢,还是罚莫默?

“最近是不是碰到什么棘手事了?”陆龙闲走与白小冰并行,看着他严重的黑眼圈问:“找个地方坐坐?”

白小冰眯起眼睛看太阳,被刺眼的光线晒得不自觉流泪,便点头。“不是一般的棘手。”

“说来听听。”陆龙就是很随意一句话,如不经意问道,他可说可不说。

走到训练场的白小冰拍拍单杠,拉了拉裤管坐旁边的石阶上,眺望远处的蓝天白云讲:“一踪案子,算是连环杀人案吧,前天是第三起了。”

“人为的?”

“确定是人为的。不谈这些事,糟心。”白小冰吁了口气,往后躺了下来。“长官,你说这时间怎么就过得这么快呢,转眼陆朔都这么大了,再过几年都可以嫁人了。”

白小冰说的感性。两位当事人望了眼对方,默契的什么没说。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可真是散一次苍老一次。”白小冰自话自说的望天。“我们训练过很多兵,无论是一开始淘汰的,还是最后淘汰的,我们都是只见过他们的名字便开始计划,总想他们留到最后,即使是没踏进训练基地的大门,他的名字都会在列表中打个叉。”

陆龙坐到他旁边,眺望远处被风吹得哗哗响的白扬叶。

“长官,只要是列入特训名单的兵,我们都是希望他最终能留下来,不管是他心里素质差,还是体能差,还是侦察力等等,我们计划出的三个月特训期都只有一个目的,让他们留下来,变成我们需要的战友。”“我想外面这个少爷兵一定有你看中的东西,那就按照特训的初衷来吧……”

白小冰说完很久陆龙都没有接话,沉默的久了,陆朔伸头去看白小冰,发现他就这么睡着了。

陆龙瞧着白小冰,有会儿后问陆朔。“跑多少圈了?”

“应该四十六圈了。”四十六公里,也是个不小的数目,以他现在这样的体能来讲,称得上是奇迹。

“让莫默把周佳佳叫回来,给他看看。”

陆朔很严肃的低声应着:“是!”但一转身跑起来就咧嘴笑。爸爸还是舍不得的嘛。

刘昴在莫默出去叫停时就吧叽一下晕过去了,站他旁边的陆朔想还好没让莫默去叫周佳佳,不然让她一“柔弱”女子接个大男人,像什么话嘛?

“陆小姐,你去叫下周上尉。”莫默不知道她小脑袋瓜想什么,接着人抱到阴凉处就让她去叫军医。

于是陆朔没有接到人,但也没有逃脱跑腿的命运。

最后小白扬没事,有事的是白小冰,因为就在他在血刺睡地板时,他手上的案件再次多了名受害者。

**

“小白扬,介于你体能突破极限拉伤了脚筋,长官批了你一天的假,今天你可以在这里休息,明天不管好不好都给我滚回队伍里去。”周佳佳大爷似的走进病房,对床上挣扎坐起的菜鸟嚣张的讲:“别以为你昨天的罚免了,从明天开始你每天的晨训多加三公里,什么时候把剩下的十八圈跑完什么时候算完。”

小白扬,没错,就是昨天毅然决然把命拼出去也还在死撑的刘昴,就像操场边挺拔的小白扬般,即使焚身、即使折断,都是那么笔直,不受外界环境的影响。所以刺头也懒得新兵新兵的叫,直接小白扬,好记不会忘?这个怎么好像跟某人有点像?

陆朔:……

陆朔对小白扬称呼这事儿有点欢喜,毕竟刺头们肯给他名份了,这样即使他以后离开,也不再是那个新兵或菜鸟,而是小白扬兵蛋子上尉等等,所以已经算是半个战友了吧。战友就该好好相处,不过陆朔有更重要的事,那就是开爸爸撞坏不用花钱、陪钱的车!

“小朔朔,你确定要一个人吗?”血刺大门边,周佳佳难得如此凝重的问。

苏仲文也是直皱眉。

秦朗照样吊儿啷当,可看他紧瞧着陆朔的眼神,就知他也是但心的。

梁柯瞧瞧左右没发现长官在,那灵活的脑子就开始打小九九了。“小朔朔,哥教你怎么样?”

“梁子你不行,小朔,我来带你遛一圈吧。”魏勇没梁柯那么多心思,一听他来教就否决掉。他只是单纯的觉得梁柯自己都是个二吊子,不能让陆朔随他学。

梁柯正欲反驳,莫默开口了。“教什么教?都给我训练去!”刺头们轰一下作鸟兽散。

陆朔看都跑掉的战友,感激的看莫默。“谢谢你默默,他们实在是……”太大惊小怪了!

莫默内敛的沉默,看看她又看看大车。“陆小姐,我来教你吧。”

陆朔:……

“默默你还是快去为人民服务吧!”陆朔嗖一下钻进车,在莫默担忧的目光下稳当滑出。

莫默一直站着没动,看她平缓、进退有度的开上主杆道,直到那车安全离开视线才去带队。

从车外后视镜看到莫默一直没走,陆朔才这么慎之又慎开稳当的,现在一离开他的视线,哈哈!就是她的天下!

这指挥官的是越野车,空间有点大,陆朔坐车座上要稍稍挺直腰才好掌握方向盘,不过这车虽然不适合她,但不减她的热情。

刚才缓慢爬是给莫默一个安心,同时也是一种享受,享受御风而行呼吸着充满阳光的空气。现在开了段路便也渐渐上手,怎么说她也是被血刺司机教育过、撞过山,开快一点还是有把握的。

陆朔脚踩在刹车上,看路上没什么人就胆大起来,不再全神贯注的盯着路面,时而看看这里,时而看看那里,然后想起上次陆龙放的音乐,便拉开放碟的柜子,挑了张碟放起来。

没怎么开过车,但她经常座车,虽然没放过CD?可她是谁?她是机械师!这玩意儿都不会放,还是回家撒娇吧。

有点质感及重量的音乐在车内华丽响起,较强的节奏感让人想跟着哼唱。

不过陆朔没有,因为她不会。

爸爸说过不准去市集,怕她殃及无辜,但是不去市集,怎么体现她高超的水平?

稳当以正常速度开了会儿,感觉自己已完全掌握技术的陆朔想了想,踩油门一往无前。她不去市集,她去高速!

锃亮的黑色大车在干净的柏油路上畅通无阻前行,优雅的像个贵公子。

陆朔跟着音乐心里敲打节拍,长发被窗户灌进来的风吹得飞扬,脚下的路不用走就飞快后退,真真是享受的不得了,舒爽的想着难怪爸爸不用司机。

掌控,这就是掌控么?感觉真好。比正常速度稍快些的开上国道,陆朔在体验随心所欲驾御机械的快感中,在宽大的国道上横行霸道,飞速开向车多的高速。

“叽”从国道拐向市区,再上高速的陆朔在转弯时即没打喇叭又没减速,若不是反应快踩的刹车,她今天肯定得碰彩。

对面开过来的红色小车也受惊停下,但她很快开动,在经过陆朔时滑下车窗冲她竖中指。

陆朔呆呆的看着美人过去,自己比划的伸出中指。“这是什么意思?”

瞧着四指全收,唯中指独立的手,陆朔想这绝对是新的一种打招呼方式,完全没想过那美人又不认识她,打啥子招呼?

陆朔很快将这个差点出事的事故抛在脑后。开车么,哪有不撞头的?就像那啥: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车子摇摇晃晃继续上路,一张放在车前的纸因刚才的惊下飘扬落下。陆朔瞧了眼那玩意儿也没去捡,专注的开起车来。上高速了!上高速了啊!真正的挑战来了!

高速确实很多人,而且限速是一百码。

陆朔刚开上车如流水的高速上,听耳边“嗖嗖”车飞逝而过,内心激荡的也跟着提速,但她很聪明的跟在一辆看起来挺有钱的车屁股后面。

撞也是撞有钱人的,这样大家都买了保险,只要不将人撞出个事儿,那么就都不是事儿。

只是很可惜,她已经小心再小心,谨慎再谨慎,也没超速也没减速,刚刚好一百码,什么错事没犯,但她就是被交警给逮着了。

白线边上停着辆巡逻车,两个穿警服的交警同志,其中一个举起戴着白手套的手打手势,示意她往他那边开。

又没撞人又没超速,怎么会被交警看上?莫不是这两位警察同志眼力好,认出她是陆家的大小姐,想跟她攀谈攀谈?陆朔怎么想都只有这个可能,便听从的往他们那边开,停在他们面前时就扬起个大大的笑容。“两位大哥什么事儿?”要签名她可不干啊,名字也是保密的。

两个交警一个年青一个老的,看到她停到跟前,小的不太利索的走前两步,显然!这是老警带新警来熟悉、实践的。

“小姐你好,请出示你的驾驶证。”小交警挺精神的,抿了下嘴就很硬气的盘问。

还在美美想着别人怎么恭维自己的陆朔,听到这话脸色一僵。

小交警许是被“教育”过,看她如此年青,又开这么好的车,想是背景一定不小,得罪不得,要知道这帝都心脏个个是大人物,万一惹了不该惹的人,他们交警队可是死一片一片的。“是这样的小姐,你属于无牌驾驶,请你出示你的驾驶证做个登记。”

无牌?陆朔不动声色,眼珠转了圈,心想这车昨天保险公司陪的,掉大河里的车还没捞上来,陈空那边也还没补办过来,当然没有牌。

“我这车昨天买的,牌子还没办下来。”只得如实讲,因为她没驾驶证!卧操,现在她知道为什么爸爸不准她去市集了!没有驾驶证,万一出个什么事可是加倍的罚啊。

“那么请你出示临牌。”

“什么是临牌?”

小交警看她不像故作无知的人,耐心笔划的解释。“就是临时车牌,这么大,跟车牌差不多的东西。”

他一说,一比划,陆朔瞄了眼刚才掉下来的纸。“咳,那个啊……”矮下身摸脚,摸到那张纸。“我没贴上去,你是在说这张吗?”说着抖了拌看不见的灰亮给他看。

小交警看到那临牌心里就一抖,直叫妈呀,还好刚才他表现的和气,没有得罪这么个大人物。“对,就是它。”“在路上行驶要把临牌贴玻璃上,不然会被查。”

贴玻璃上?这就一张纸,而且还是黑白两色,贴上面多难看啊。“那个警察叔叔,我这新车,刚贴的膜,贴上去不好撕。”

“没事,我帮你贴上,保准一撕就下来。”小交警被这声警察叔叔叫的内心无比强大,拿过临牌撕了后面层底纸就贴裤腿上、撕下、贴裤腿上、撒下,看得陆朔目瞪口呆,直瞧着他的裤子心想怎么都不起毛?这质量也忒好了点吧?

小交警重复几次,拿起不太粘的临牌用风筒工整的贴前玻璃的右下角,完了似还很满意自己的作品,心情愉悦的提醒:“好了,你可以走了。对了,这新买的车要多通风,不然有味道。”

陆朔还在发愣呢,就见小交警走向了老交警,然后两人愉快的坐上摩托车走了。

留在公路上的陆朔看看刚贴上去的临牌,又望望只有一个小身影的小警察,心里忒感动的。

刚才她因为不喜欢,可是没有好好配合警察叔叔,没想到他还关心自己车里有味道。

出来开了一趟车,陆朔除了感受到开车的乐趣,又再一次相信这世上还是有许多可爱、善良的好人,顿时心里充满阳光,乐道的往回跑,跟战友们分享这个傻逼、又傻得可爱的交警的故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