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节制点/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十三章 节制点

而此时南美洲

地点:荒山野岭的丛林

时间:天色大白树枝挂着晶莹剔透的露水

人物:一支小分队及少爷

“大哥,能歇会儿不?”帽子被树枝挂得歪歪斜斜,衣服凌乱像被人怎么了似的,英俊帅气的脸现在又是汗又是泥,惨不忍睹。张阳像鱼一般张嘴喘息,手里拿着树枝当拐杖,在爬上一处山顶时,拐杖一扔坐地上哀求五位全服武装、脸上画着迷彩的兵哥。

五名血刺成员相互看看,又看他,其中一个为难的讲:“长官,我们出来时间有点久了,长官规定一个月期限。”

“操!那个变态还有时间限!”张阳愤愤锤了地,嘴里骂了一通脏话。

五名刺头个个沉默,等他发泄完怒火。

“我不管了,我走不动了,休息!”管他什么时间,现在他们隔着两个大洋,将在外,军命有所不从嘛。张阳说完就解下包,没看几个眼神交流的刺头。

刚才那名说话的刺头走上前:“长官,我们轮流背你走。”说罢不等张阳反抗,一把扛起他就走,后面一个刺头帮他背包。

被很没面子扛肩上的张阳挥手挣扎。“放我下来!你们这群兔崽子,我现在命令你放我下来!上尉服从命令!”

“长官,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

操!谁他妈说的!他是长官、长官!要是被人知道自己被人这么杠过,他脸往哪搁啊?张阳愤怒了,张阳生气,张阳没被陆龙坑进七处时是个大少爷,在又气又怒的他揪住刺头许久没剪有点长的头发色厉内荏的喊:“再不放我下来,我……”想说我回去给你处分的张阳,在看到山外宽阔海域的另边时突然停止动静。

五名刺头奇怪的望他,尤其是被他抓着头发的那个。“长官?”不会是气晕过去了吧?

张阳被叫醒,立即拍扛自己的刺头。“快放我下来,快点快点!”

听他语气急促,似是真有要紧的事,刺头依言把他放下来。

张阳腿一着地没顾得上斥责他,言词急色的对另个刺头讲:“把包扔给我。”

刺头不明所以,但他是长官,没有迟疑的将包送上去。

在包外伸手就可以拿到的口袋里拿出手机,翻到相册的张阳看看对面的岛,又看看手机上的图。模样有点像,但不敢确定。

张阳思考了下,拿出电脑调出大图,仔细对比后,以防万一的给那岛拍了张照,进行模糊化,再将两图进行边角分析。电脑里原有的图发生细微改变,张阳把两张图进行重叠……

看到电脑里完全吻合的图,张阳拍手大笑。“就是这里!哈哈!得来全不费功夫啊!”“就是这就是这。”

刺头看不懂,他们也不需要懂,反正长官说是那就是了。

张阳眉欢眼笑、神采飞扬的拍着刚扛自己的刺头的肩膀问:“对面什么地方?”

刺头没看地图就准确说出地名:“厄瓜多尔。”

“厄瓜多尔,厄瓜多尔,竟然是厄瓜多尔!……嗨嗨你干什么!放我下来!”再次被扛起的张阳惊慌失色大吼。

“张阳长官,我们得快点到达厄瓜多尔,接应长官!”

长官长官,满嘴满脑都是你们的长官,现在他才是长官!卧操!陆龙,你最好快点给老子滚来!

“爸爸,再一个月就到地图上的日期了。”陆朔看着全息上的时间,忧伤的讲:“这事万一是真的,又得多少家庭被毁,多少人妻离子散。”

陆龙同样望着时间,不过他想的是远在两个洋的张阳。张阳在有血刺的一支小分队护航下,行动还算顺利,没有被他国抓到遣送回来,现在就看他什么时候找到萧郝记忆中的地方。

“爸爸?你有在听我说吗?”陆朔见他没反应,想什么想的直皱眉,便出声叫唤他。

陆龙从萧郝的记忆中出来,看到与他记忆中重叠的疑惑脸庞,眉宇间的皱褶不禁更大。萧郝的记忆里百分之八十全都是她,可以说是他的世界只有她,既始在把她带去复活岛据为己有也未对她做过出格的事,可以说是一个爱她到骨子里的人,比起罗耀君,他的威胁更大。

“过来。”

陆朔不明所以,还是绕过桌子过去,眨眨愈加漂亮的眼睛微微俯视他。她还是喜欢站高处看他,这样显得自己不那么渺小。

稍一抬头看到她水汪汪流光溢彩的大眼,心里不禁微顿。她因自小随自己在黑夜跑,又因身份特殊,这让她瞳孔比一般人要大些,起初他担心会不会让她视力受损,后来周佳佳讲她除了外伤都不需要医生才放下心来。

见他望着自己又开始神游,陆朔更加奇怪,想趁着这个当去他大脑里瞧瞧,可才刚盯着他眼睛没几秒就听到他的声音。

“青海的事我们没有一点头绪,只有一串不知具体地点的代码,即使去了也无用。现在我们只有尽快找雷珊,铲除毒鸩才是永除后患。”陆龙把她抱进怀里,摩挲她滑嫩的脸,爱不释手。

陆朔被他摸的很舒服,也没在意,想着他刚才的话,疑虑的讲:“爸爸,我追踪了次给我发信息的信号,是从南美洲那边发出的。”“这是不是说明雷珊有可能在那里?”

“据柳如云的口供,他是在被你打了后才放出的信号,那个时候我们已经在皮特凯恩群岛,如果雷珊是在国内出发,怎么都不可能那么快抵达复活岛。”

所以他早就知道雷珊不在境内?

“我已经派人去了南美洲,相信很快就会有消息。”陆龙将这个保密任务告诉她,免得她东想西想,但他隐去了关于萧郝记忆的事。

“爸爸,我明明比你聪明,为什么你总是先比我想到呢?”陆朔大言不惭的困惑问,瞅着他的眼睛更是天真无邪。

看她楚楚动人的眼睛明晃晃盯着自己,陆龙抬起她下颌便强势覆上她不知天高地厚的嘴。

呼吸被夺去,许久没跟陆龙接吻的陆朔顿时就晕呼呼,哪还在意谁聪明,住他脖子就认真回吻。唔,感觉周身充斥着他的气息,这便是让她迷醉的原因。

温润炽热的唇紧密相贴,拒不认输的人儿努力想将攻城掠地的人赶出去,最后她确实成功了,不过把自己送去和亲了。

辗转厮磨的两人吻的动情,一个如狼似虎的年纪,一个初尝情欲被诱惑的少女,因军区大营作风问题一直没敢贪欢,要知道那帮刺头还在过着和尚的清苦日子,因此一但开始,可就是干什么柴、烈什么火。

陆朔有过几次经验,在嘴上输了的她便想在其它地方赢回来,便直攻目标,一点没婉转的去解他腰带,可手刚猥琐的伸进去,两人就觉屋里视线一亮。

敏锐的陆朔受惊不小,抱着她的陆龙拍了拍她的背,便冷冷望着全息。“柳先生,你这么做似乎不合规矩吧?”

未经允许随意与该军指挥官通讯,属于违反军规,更甚至是能安个企图盗取机密,尤其是血刺这样的特种军团。

柳如风意外撞破一场好戏,也没惊讶,反而笑得优雅。“十分火急的事儿,你管家不放行,我就自己进来了。”

“你的事情最好够急。”陆龙压了压眉头,按住怀里想转头的人儿。她现双眸氲氤,小脸酡红一幅秀色可餐的模样,才不给人看了去,尤其是他!

柳如风毕竟是强闯进来的,又瞧到不该瞧的,避免被血刺例入黑名单,便装做不知情的说正事。“这是张阳传输过来的图片,只传送了一半就被人截住,戴校彬发现这个问题来找的我,我用了点时间才把张阳发送的东西救过来。”

出现全息屏的是一座绿色森林,只有上半截是清晰可辨的,下半截非常模糊,但是有这些足够了!

陆龙望着左上角的坐标,眼里闪过抹亮光,表面却极为冷漠的讲:“谢柳先生帮忙,这张图对血刺很重要。”

意思是这事得保密,这图也一样。柳如风明白的点头,对一直背对自己的陆朔调侃的讲:“小朔朔,你果然是大叔控啊,看来老师当时没看走眼。”

陆朔:……

你才大叔,爸爸是爸爸。全息只能看到他们上半身,现在陆朔不敢动,也很苦逼的知道什么叫做烫手山芋。

陆龙同样不好受,冷冷低沉的下逐客令。“柳先生,你可以离开了。”

柳如风也是知趣的人,吹了声口哨就把图留下,结束通讯时深意看他们两,语重心长的讲:“节制点,再忍忍,天很快就黑了。”

陆朔把红得像煮熟的虾子的脸埋陆龙胸膛里,在感到全息关掉后就像被烫到的抽出手,然后跳地上扭扭捏捏的说了句我先走了,就倏一下跑出指挥室。

陆龙也随她去,整理好衣服在查到坐标位置时便紧急集合。

张阳的图片没传完,这说明他们遇到了麻烦,虽然对自己的部下充分信任,但如果是碰到毒鸩……还是越早行动越好。

**

明天公布获奖名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