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海外行之出国方式/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十五章 海外行之出国方式

袁帅心里一紧,大声吼:“长官放心,绝不拖累长官!”

两手空空的陆朔抿嘴偷笑,冲袁帅挤眉溜眼。

袁帅心里微叹。长官这完全是把他当外人啊,比刚来参加特训还冷。

陆朔见他一路郁郁不乐的,想是爸爸太打击他,趁陆龙去买票时和袁帅交起心来。“帅帅,还记得血刺新来的兵不?那个少爷兵。”

“嗯,刘双的儿子。”袁帅疑惑问。“他是不是闯祸了?不过这次看起来比上次进步多了。”

陆朔高深莫测的摇头,微笑。“爸爸也很不喜欢他,即使觉得他有培养价值,但还是不想正儿八经的训他。”

“为什么?”既然是不可拒绝,又有可造之处,长官更应该把他训好才是。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陆朔嘿嘿的笑,眼里几分狡黠。“你想想啊,这个刘昴是个程咬金,是因为特殊原因空降到血刺的,长官能高兴?再说训练,把他训成合格的兵有什么用?你觉得刘双将军会同意他上前线?既然不能为血刺所用,爸爸自然不会吃力不讨好的去训他。”

袁帅是个明白人,她这么一说便垂下了头。其实他现在这样跟刘昴是一样吧?可能还不如他,自己以前“背叛”过血刺,长官花了三个月时间来训他,又花了五年的时间来打磨他,结果好不容易成才了,发现自己居然是个叛徒,而如今他这个背叛还牛逼冲冲的带着特别通行证参加此次的海外行动,长官能高兴才有鬼了。

想到这些,袁帅也想通了,他决定用接下来的日子感动、打动,不管什么动,总之他会让长官再次对他充满信心的!

机场人满为患,陆朔看到柜台里的飞机模型,想到那次人为失事的飞机,愁眉苦脸的想下个月的青海事情。

“是在担心青海的事?”袁帅甩掉负面情绪和笑容,肯定的问她。

陆朔瞅着他。“这个你都知道?”

“当然,中情局就在我办公室下边。”

“帅帅,不如你还是回大楼吧,给我们当线人。”

袁帅:……

“哈哈,跟你开玩笑的,还当真,你以为大楼了不起啊,我们还不稀罕呢。”陆朔哈哈大笑,惹得一些人观望。

袁帅臊得脸没地搁,只能干瞪着她。

远处坐在柱边的周佳佳听到笑声,不确定的问苏仲文。“刚才是不是小美人在笑?”

苏仲文在啃鸡爪,噗笑句:“你想小美人想疯了。”

周佳佳想可能是自己听错,但在看头上的电子表时无意看到远远走过去的陆龙,立马拍苏仲文肩膀。“我没听错,我看到长官了。”

苏仲文认真盯着他眼睛看了几秒,迅速的放下鸡爪收拾残局,抱东西起来就讲:“还不快转移阵地,想被长官看到啊!”

被他一吼,周佳佳惊醒,合伙大包小包的抱起,准备找人多安全点的角落躲起来。

这里去厄瓜多尔坐飞机只要二十四小时,即使转乘最多也只要二十六小时,长官既然分了组,又定了三天的时间,这就不单是普通意义上的行动,还是一次考核,所以坐飞机这样方便快捷的交通工具,不知算不算违规,他们两个当然得躲。

“跑什么跑,进来就看到你们两个了。”熟悉似山林溪泉冷漠的声音,像风一样唰窜过两人后背。

抱着包与食物的周、苏两个讪笑的转身,活像见到猫的老鼠。

“哈、哈哈,大少,你也在这儿啊。”出任务在外,又有人的地方,刺头们都是叫陆龙为大少,陆龙也会叫他们代号,在血刺名字也是保密的!

陆龙看了他们眼,没有多说。“跟我来。”

两个发小儿相互看了眼、跟上。

正在打压袁帅的陆朔看到陆龙身后两人,高兴的跳起来。“佳佳、文文,好巧啊。”

巧,好巧。两人有苦说不出。不过既然机械师在这里?两发小又对视一眼,立即热情讨好的围上她,把自己买的大堆零食塞她。

“小美人,干坐着等很无聊吧?来,吃东西。”

“小朔朔,这是你最爱吃的巧克力,特意买了你喜欢吃的味道。”屁,他们买东西只是想多买点高热量食物,然后机械师又喜欢这个口味就随手拿了,不过能误打误撞借花献佛,也是美事一桩。

陆朔被他们突来的热情弄懵了,愣愣的抬头看陆龙。

陆龙踹他们一腿。“边儿去。”“东西留下。”

早想滚边上去的周佳佳、苏仲文忙把食物放袁帅大腿上,正踮起脚尖要遛时:

“在迪巴下机。”

两人脖子一缩。刚才他们查了航班,迪拜今天没有飞厄瓜多尔的班机。长官果然是想玩死他们么?不过能到迪拜也好,至少不要去西藏坐火车出国。

陆朔看他们两人灰遛遛的走掉,便也不多想,在袁帅腿上的袋里翻出零食捧到陆龙面前。这才是真正的借花献佛呐!

“自己吃。”陆龙扫了眼零食看她水汪汪的眼睛,想揉她头,余光瞄到正望着他的袁帅,放弃了,然后心情更不爽,在他翻找东西要吃时不缄不淡的讲:“这种食品吃多了不好,袁特协,让龙朔吃,她吃不坏。”

袁帅看看手里的鸡爪,看看无辜的陆朔,又看看陆龙,默默的把鸡爪塞陆朔手里便垂头丧气的蹲角落伤心去了。

不仅如此,陆龙还特意将他的座位买得离他们最远,而且陆朔的行李也没拿回来,就让他扛着。

陆朔在与袁帅一头一尾分开走时,不时反头看他,在坐下后拉陆龙手臂。“爸爸,帅帅好可怜。”

原以为陆龙会冷哼一声的,谁想他说了句让陆朔跌破眼镜的话: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陆朔:。

爸爸,人家已经弃暗投明了,你就原谅人家吧。

当然,这些只是他们不痛不痒的聊天内容,实际陆朔是明白陆龙意思的。分开了坐,好观察呀!

**

除去坐飞机的陆龙这一组,飞到迪拜的周佳佳、苏仲文一组,剩下的秦朗与魏勇、梁柯与莫默,他们可在出国路上花了不少时间。

来血刺这么久了,魏勇还是变聪明不少,知道长官手段的他也知道这不单是任务,所以在确定长官他们是坐飞机后,死都不去机场,说是要另外找路。

三天时间,不坐飞机坐什么?他们可是要穿过两大洋,不是两大河。

秦朗见他死活不去,也没办法,坐地上拿着地图直瞧。

魏勇愁得火烧眉毛,有勇但脑袋不灵活的他焦急的等秦朗想出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长官,要不我们先坐火车,再坐船,最后再坐车?”

想得入神的秦朗偏头看他,接着一巴掌呼他脑袋上。“我们要不要跑步过去呀?”“火车火车,火你个头,知道这里距离目标有多远吗?两个大洋,坐般,坐邮轮吗?要不要再来个水上十日游?”

魏勇蔫了。“那、那我们怎么办?”

秦朗望天,在看到辆直升机牛逼的低空飞过,脑袋灵光一闪。他从来不是善桩,什么事都敢做,也什么事都敢想。“我们坐直!升!机!”想了便做,这就是他的格言!

计划是有了,怎么搞架直升机只是个工具。

现在只剩下血刺副队莫默和梁柯。

这两个人物,他们选择了最牛逼供的路,事后陆朔听了都不敢跟他们争谁最牛逼。

“默默,你确定吗?”站在荒无人烟的小草道上,梁柯望着前面的羊肠小道问旁边同样站着的副队。

莫默准确的讲:“我们现在已抵达帝都最边沿,穿过这片森林便是渤海,在那里我们可以偷渡到黄海,再从黄海转去太平洋,期间用时不超过十二小时,到达太平洋的另边我们就走一半了,而时间还有两天,足够。”

梁柯想了想,狠心讲:“那我们跑吧!”

“跑!”

两人便一前一后跑了出去。

丛林是莫默觉得最安全的地方,所以他才选择这条路,至于偷渡,他自信以他们两个的潜伏能力及识水性,要在货商的船上呆几个小时完全可行,所以他才会讲的这么肯定。

梁柯没莫默熟悉大自然,这里他又是副队,自然跟在他屁股后面跑。

莫默的速度不快不慢,梁柯跟的不吃力,跑了会儿就打量前面“老当益壮”的副队,看他摆动的手脚好奇问。“默默,你以前真跑过六十四圈?”

刘昴被罚那事,同时也让血刺后加入的刺头们,震憾的知道了他们副队当年的丰功伟绩,做为第五届跑得最快的梁柯,心里就一直惦记这事。

脸不红气不喘的莫默没什么反应。“那都是以前的事。”

“六十四圈,不小的数目,副队你是怎么做到的?”六十四圈,跑完他肯定不在这世上了。

莫默望前面的路,想了想讲:“只要你执着的去做它,就一定会做到。”

执着吗?听了他的话,梁柯再次打量前面似永无止境的路,心底突然出现一个声音。跟着他跑,很快就能看到尽头。

事实却并不是如此。

等莫默他们跑到渤海时天已经黑了,两人呼吸都有点不正常,但稍作休息就好了。

“还有五分钟是海关交班的时间,等下我们从那个地方过去。”莫默没停歇的去侦察情况,回来拍着草丛里的梁柯讲。

这次长跑真可以算是马拉松,可梁柯瘫在地上还没缓过来,莫默就已经拿出通关方案了。

梁柯屏了屏息,扶着已经心平气静的莫默坐起来,认真严肃的问他。“默默,刚才我们跑了多长?”

“四十公里左右。”

“你不累吗?”

“累。”很确定的一个字。

梁柯就奇怪了。“累你都不带喘一下的?”

“喘了啊。”

梁柯:……

副队,你耍我么?

看他直勾勾的视线,莫默仔细给他解释。“趁刚才侦察时喘的。我不同你们,急促的呼吸无法让身体保持稳定,这会大大降低瞄准度,同时也容易暴露自己,所以狙击手最需要练的就是憋气功,必须做到在急速奔跑后能很快平息下来,在静伏的状态让别人感觉不到呼吸。”

“可我怎么不见勇子跟你一样?”

“魏勇不一样,他的是反器材狙击步枪,重型SASR,属于重火力武器,它适合动态作战,我的适合静态。”莫默边说边看关卡的动静,在看到他们换班时拍拍梁柯的腿。“到时间,我们走。”

夜色中,两堆草不时往海关移动,躲过电子眼的监控,从几位边防战士的脚底下遛出。

“汪汪汪!”军犬叫个不停,莫默心中一凛,看到梁柯已经出关躲起来才放心的静呆原地。

后边的犬吠声越来越近,莫默戴上夜视仪查看四周。伸手可及的石头、不远处几十只海欧在那里栖息。

“那边,仔细找,把大灯打开。”一连串训练有素的指令,让莫默更加不敢动。

在外边的梁柯看的干着急。俗话说这军警是一家,可是被海关抓住,这很丢人啊!

莫默在听到两只军犬朝自己走来时,悄悄伸手捡起石子便飞快收回,对着那群海欧掷过去。

“啪啪啪……”“欧欧”高亢嘹亮叫声渐渐远去。

军犬被海欧的叫声干扰,见它们愉快的飞起来就想挣脱绳索去扑。

海关哪准它去啊,出了外边那条界线可就是出国了,便强行拉着它回去。“是群海欧,回去回去。”

梁柯看到还朝海欧汪汪叫的军犬,心想以后部队要是养军犬,一定让他扑蝴蝶扑到不想扑为止。

就距离刚才海关警员不过几步之遥的莫默,听到耳边的脚步声远去才接着往前爬。

梁柯给他放哨,在看到他离自己越来越近时迅速帮他一把,将他拉出界线才粗喘的向他竖拇指。“默默,忒帅了。”

“还有六分钟,今晚最后一趟货船是七点十五分,我们刚才浪费了九分钟。”莫默说完看他,指指身后的道:“到达船至少十分钟。”

“靠!那还等什么,冲啊!”

冲啊?怎么感觉有点耳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