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活着回国/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十七章 活着回国

“没事儿,眼睛进沙子了。”袁帅继续看蚂蚁。卧操,为什么国外的蚂蚁这么大只?

陆朔精神恍惚,点点头也没多在意。

陆龙扫了眼袁帅便往镇里面走。

这座镇离厄瓜多尔首都有点远,虽不像刚才机场那么多豪华名车,但仍有股小姿风情,宾利车也很常见。

新奇的陆朔看到蓝色的门、咖啡色的墙、黄色屋顶,睡后遗留症慢慢消失,不时这里窜窜那里瞧瞧,真像是来旅游的孩子。

走了会儿,陆龙在条三叉路口看地图,确认方向又带着他们两个前进。

这个小镇不知是该说它大,还是不大,因为陆朔觉得自己走了很久,但是她们在介绍上看着这小镇不大啊。

“帅帅,爸爸是不是走错路了?”陆朔刚才的兴奋劲儿过去了,悄悄落后同袁帅一起走时跟他嘀咕。

袁帅看了看前面的陆龙,定肯又带拍马屁的讲:“跟着长官就对了,长官是不会错的。”

陆朔:……

你这是愚忠、愚忠!

她那心思陆龙哪里会不知道?而他们就在自己几步之外议论,聋子才听不见,但他详装不知继续走。

终于,在陆朔觉得自己要被绕晕时,陆龙才停在一栋楼前,有节奏的敲了敲门。

门隔了会儿打开条隙,露出黑暗中明亮的眼睛。

是血刺其中一个刺头,他手里拿着枪,十分谨慎。看到是他们立即开门让他们进去。

陆朔一进门就闻到浓重的血腥味,顿时三人脸色都不怎么好。

“其他人在哪?”陆龙扫视一圈黑暗的大厅,问开门的部下。

眼睛黑亮的刺头慕佐,带他们上楼一边报告。“白刺受伤了,其他人都没事”

白刺叫专桓,是这次行动小姐的队长,就是扛张阳的那个。

陆龙、陆朔他们三人上到二楼,看到地上刺眼的血迹与刺鼻腥味,脸色紧崩,看到躺在沙发上的专桓疾步走了过去。

“长官!”坐椅上的刺头看到上来的人,惊喜站起。

“长官。”

“长官……”

看到陆龙的刺头都起身,面无血色的专桓也想起来,被陆龙按住。

张阳坐在专桓身边,听到他们的叫声才抬起头,眼睛浮肿满是血丝。“长官,他是因为救我才中的枪,如果不是……”

“现在最重要是救人。”陆龙打断他的话,望着专桓浑身是血被急救包按住的胸口皱起眉来。

开门的慕佐讲:“长官,子弹陷得太深,我们没敢取。”

这里什么没有,别说是做手术,恐怕他们连基本的止血药都没有。

陆朔走过去要拆绷带,被专桓挡住。“我没事长官,还死不了。”转而又讲:“怪恐怖的,陆小姐你还是别看了。”

“我可以为你进行手术,也有药物,难道你要这样回去?恐怕没等你踏进祖国就烂掉了。”陆朔语气强硬,说完就看向陆龙。“长官,我能救他,请让我为专桓上尉进行手术。”

陆龙望着专桓,沉默了许久才对陆朔讲:“批准。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是!”陆朔崩着小脸,应完一刻不停留的让小呆变身,从它身体里取出一套完整的手术刀。

本个个担心战友的刺头,看她一下变出这么多刀,心里顿时有些底。机械师既然这么说了,她就一定能做到。

“我需要一些干净的布和一块木板。”陆朔让小呆拿着从它自己身上取下来的金属用具,说对房里的几个刺头讲。

刺头唰一下消失,飞块将她要的东西找来。

在他们去找东西的时候,陆朔已经拿出自己的医药包,割开了专桓伤口上的绑带。

被碰到伤口的专桓眉头紧锁,没有呻吟出来。

陆朔一一剪断所有的纱布,在要挑开急求包时看着专桓凝重讲:“我没有麻醉药,会很疼。”麻醉药是禁止携带的,尤其是出国。

脸色惨白的专桓喘息点头。“来吧!”

陆朔不放心,这种疼她也尝过,知道不是一句硬话就能行的。“帅帅、佐佐,你们两个按着他手和头,佑佑你按着他腿。”

三人立即分别分行,专桓没有拒绝,头躺在慕佐身上紧抓住他们两的衣服。

见都准备好,陆朔把小呆手里的刀消毒摆在木板上,便用摄子夹住急救包轻轻扯了下,没有完全扯动,想是被血液粘固住了。

刚才的扯动让专桓冒了层汗,袁帅找来东西让他咬着,以防等下他咬到自己。

“忍着点。”陆朔同样也是一身汗,提醒的讲:“我数一、二、三就来硬的。”

专桓坚韧的望着她点点头。

“一!”

“啊”

陆朔自动屏除外界声音,拿起干净的布为他清理伤口。

伤口已经发炎开始溃烂,刺头没空同情刚才被机械师骗而发出惨烈叫声的战友,暗暗祈祷能成功完成手术。

陆朔不知是意识到自己刚才的错,还是怎么的,每次动刀前都告诉他。“我需要清除坏死掉的肉,再划开伤口用镊子取出子弹。”

“唔哼”专桓痛得脸色发青,紧咬住衣物将叫声压在喉咙里。

对比在死亡边沿挣扎、面目狰狞的战友,机械师显的非常平静,连说话的声音都是难得的温和,像在为他们读一篇关于手术的稿件。

“腐肉清理完毕,现在我需要划一条四公分的口……”

“陆小姐你别说了,做做做!”佐佐看像被人从水里捞出来的专桓,自己听了都觉得可怕。

好吧。陆朔停止说话,专桓却克制不住抽搐叫出声来,嘴里咬的东西掉在慕佐身上,眼睛不时翻白。

袁帅吓得立即托住他下巴,看着他眼睛不断讲。“桓桓,马上就好,马上就好,再坚持一下!”

“他妈的!不要叫我桓桓!”专桓掐着他手臂,狠狠闭上的眼睛再睁开已经恢复正常,只是里面充满血色。

“队长,取出子弹就可以回国了,回国你听到了吗?!”慕佐看到他伤口不断冒出的血,浑身颤抖紧抱住专桓。“我们会一起回去!”

“当然……要一起,不然你小子还想扔下我!”

“不会不会的队长,我们绝对不会扔下你!”说到最后慕佐忍不住哭起来,哽咽的怕他知道只能更加紧的抱住他。

陆朔耳边充斥着战友的声音,分析子弹位置后愈加紧张,但她现在不能慌,战友这条命就捏在自己手上,她必须、一定要将他救回来。

“啊!”“队长队长,你咬到我手了!”袁帅发出高吭的惨叫,叫完又讲:“你咬吧咬吧,咬完可要对我负责啊,回国得给我介绍媳妇。”

“你妈的滚!”“都咒我回不去是不是?我、我会回去的!”

“对,队长你会回去的!”

“我媳妇才刚取进门,我才不要好了别人!”

“不好了别人,队长,大嫂正在等着你回去,你再坚持一下,我们很快就能回去了!”

“我要回去……”

专桓的声音渐而没有刚才那么有力,慕佐哭得更伤心,房里除了痛苦的呻吟与说话声,就只有他抽抽搭搭的哭声。

“队长,你会回去的,你说好带我去见大嫂的。”

“嗯,回去就可以休息,我要回去看媳妇。”专桓眼睛失了焦聚,刚才急促起浮的胸膛缓了下来,气若游丝。

看他渐而闭上的眼睛,专桓惊慌大叫:“对,回去才可以休息,现在不能休息,队长!队长!”

专桓迷迷糊糊又被他死命摇醒,皱着眉很不悦的拍他。“给我放手……啊!”

陆朔感应到他身体的金属圆锥物,用镊子夹住确认它不会滑掉便一把取了出来,疼得专桓又是一声凄厉惨叫。

将子弹连同镊子扔木板上,陆朔迅速拿起自己的急救包堵住伤口,把流出的血吸干洒了层止血药粉,再用新的急救包堵住伤口上,再而把他衣服全部脱掉,用干净的布一层一层把急求包捆住,只是绑的不怎么好看,但有用就行了。

差点叫破喉咙的专桓有点晕眩,刚闭上眼睛想休息下就又被慕佐摇起来,顿时想抽他一顿。

陆朔长吁口气,对慕佐讲:“佐佐,桓桓已经很累了,你就让他休息下吧。”

刺头们:……

专桓:还是陆小姐体贴人啊!

让专桓得到休息,陆朔见满沙发的血,立即让他们清理,把人抬到干净的地方去,避免二次感染同时防止血腥味变质传到外面去。

这是陆朔有生以来的第一个手术,让她胆战心惊,也让她惊心动魄,相信这里所有人都与她一样。

脸上沾了少许血的陆朔坐地上,一一将手术刀擦干净,再装回小呆的身体里。

袁帅蹲她面前指了指刀。“刀挺多的,你为什么要装小呆身体里?”

陆朔边装边讲:“这刀一共有138把。”

“这么多?!”袁帅挺新奇的瞧着小呆,同时小呆巨大的双眼也看他。莫名的抖了,袁帅不明白的问。“动手术需要这么多刀?”

“不是。”“它们是凶器。”陆朔装好便去洗手。

陆龙跟在她后面。

陆朔知道有人跟进来,但她很平静、仔细的将手洗干净,又用毛巾擦干,转身就抱住陆龙耸动肩。“爸爸”

紧搂住她的陆龙清晰感受到她的颤抖,把她抱得愈加紧,用力按着她后脑勺吻了吻她头顶。“陆朔,谢谢你,你救了我的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