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因为你聪明/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十八章 因为你聪明

紧搂住她的陆龙清晰感受到她的颤抖,把她抱得愈加紧,用力按着她后脑勺吻了吻她头顶。(www.ziyouge.com 更新快,无广告,就来澳门永利赌场)“陆朔,谢谢你,你救了我的兵。”

“爸爸我好怕,当桓桓的血喷在我手上时,我好怕手术还没成功他的血就流光,怕他就这么死在我手上,呜”陆朔哽咽的将脸紧紧埋进他胸口,几近歇斯底里。“如果桓桓死了,全是我的错,是我亲手杀的他!我亲手杀了战友,爸爸,我以后再也不会自以为是了!”

她运用自己的能力,计算再演算出手术过程,她以为什么都可以在她的算计之内,可是她错了,生命是不可测的,她知道四公分每秒会流出多少血,但是她阻止不了,她阻止不了!

陆龙拍着她背,静静等她抽气声平息下来才讲:“陆朔上尉,你今天做的很好,很正确,已经是个真正的勇者了。”

“我不是,呜”

“我说你是你就是。”

“勇者不会哭。”陆朔努力憋气,还是克制不住恐慌。

陆龙放开她,亲了亲她的额头,语气从未有过的柔软、耐心。“勇者也是人,也会害怕,但他最终会完成任务。现在你做到了,只是在害怕而已。”掰正她左顾右盼不愿正视的脑袋,陆龙把她脸上的泪水擦干。“别把所有错都拦在自己身上,你不是神,我也不是,今天如果不是你,专桓一样撑不到回国,周佳佳他们最快都要后天早上,你觉得专桓能撑到那个时候?”

“可、可是……会有其它办法的,我们可以送他去医院,我们可以放弃这次任务,我们……”

“陆朔上尉!不管什么时候,任务是不会因为某个因素而改变,即使再多牺牲都要完成任务,这是我们目标与使命你明白吗?!”陆龙加重语气,严厉将她从自责情绪中拉回来。

陆朔委屈的望他不说话。还吼她,呜……还吼她!

陆龙摸了摸她头,给她搓了条毛巾擦脸,又给她解释。“他们穿越大半个南美洲来到这里,属于非法入镜,现在他们只有一个人受伤,这说明他们碰到只是边防士兵,现在把他送医院,不是承认我们Z国非法入侵罪?这不仅是专桓救不回来,整个Z国都会牵扯进来。”

听到这个的陆朔不吭声了。

“知道血刺的三条铁训是什么吗?”

“服从、服从、服从!”

“对,服从长官的话,义气用事只会带来更严重的后果,尤其是在战场上。”

陆朔垂着头不说话,想爸爸这么说肯定是有更深层的用义。

“走,现在该去和张阳聊聊了。”陆龙捏了捏她的脸,把她推出门。

一走进战友的视线,陆朔收起刚才懦弱的情绪,但也未抬头挺胸,有些束手束脚的跟在陆龙身后。

房里慕佐、慕佑两兄弟去站岗了,另一个昆予和袁帅在照顾专桓。

张阳状态有点不太对,眼睛空洞洞的望着天花板,浑身邋遢像从垃圾桶里出来的。

陆龙站在他面前,粘了风尘的靴子踢了踢他。

动了下的张阳慢慢放低脑袋,看着面前的人许久才踉跄的起来。“长官。”

“出来。”

张阳看看屋里的人和专桓,才带上帽子跟出去。

陆龙站在阳台上,看小镇安静的夜景,在陆朔靠过来时转过身,替她挡住上风处。“张阳,详细报告此次任务经过。”

张阳脚步虚浮,站了没一下就靠在下风的栏杆上,还有点没缓过神来。

说起来他是七处的少校,理应没有这么糟糕才是,确实也是,他见过很多的生死,政界很多的不公平,可他那毕竟是指挥,相当与警察局里的文职,而在进七处之前他就是大少爷、贵公子,让他来出行此次任务已是极大挑战,更别说这突来的战争让他没有丝毫准备就看到鲜血溅在脸上的温度,而且那人还是替他挡的子弹,他心脏再怎么强悍,都需要时间来平息、平静。

张阳酝酿许久才将这次任务从头到尾说了次。

陆龙没有摧,静静的听着,视线停在街道上那只大黑狗身上。

“长官,都是我不配合,才会引起隐藏的他国士兵注意,专桓才会受伤,都是因为我……”回想起自己执意要走近路,被突然冒出的士兵包围,再到专桓替他挡了一枪还将他拖出包围圈的事,张阳抱头抓狂的无声嘶鸣。

对他嘶声力竭,陆龙沉静的没什么情绪。这事儿他早猜的八九不离十,自己的兵怎么样他最清楚,如果不是第一次跑实地的张阳,怎么可能碰到这样的事。

就在张阳摘下帽子想脱军装谢罪时,陆龙平静的讲:“你这次任务完成的很成功,等我的人到齐后,会尽快让人护送你们回去。”

“长官……”张阳不敢置信,扭头看房里昏睡的专桓。

“你们的目标是找到毒鸩所在处,现在你们找到了。”陆龙转过头定定望着他眼睛,说完便走了进去。

陆朔紧跟其后,留下张阳在外边纠结。

“爸爸,我想睡觉。”陆朔见陆龙去看专桓,就跟在他身后懦懦的讲。

陆龙转身瞧她蔫了的脸,看了圈房间就在一处还算干净的地方搭起睡袋。“进去睡。”

“爸爸,我要跟你睡。”眼睛有点肿的陆朔不进去,怯怯的瞅着准备走的陆龙。她知道现在他肯定还有很多事要处理,可是她就是不想一个人睡。

换岗回来的慕家兄弟看到蔫了吧叽的陆朔,对脸色同样不好的陆龙讲:“长官,你们大老远的飞来,陆小姐刚才又做了次大手术,您就陪她休息吧。”

大老远的飞过来?他们是飞过来的,专桓和他们不是,他们穿林、过海、逃亡才到的这儿,时刻担惊行踪暴露或是遇到毒鸩的侵袭,要比累没有人比他们更累。

陆龙犹豫几秒,看陆朔期盼的眼睛,答应了她的要求。

陆朔欢喜的准备脱衣服,然后想到什么把陆龙拉自己面前挡着,脱了带血的外套就钻进睡袋里。

慕佐与慕佑见她这举动笑着走向袁帅,看着专桓讲:“帅帅,你也去睡一下,等下班照样轮。”

听到要轮班,袁帅立即答应,也支起自己的睡袋去睡觉了。

陆朔为了露营在外能与爸爸一起睡,特意把睡袋改良过,变得比别人的大一号。不过即使大了一点,睡两个人还是有点勉强,不过现在怎么贴都不会尴尬了?!

把自己圈成一团的陆朔熟练钻进陆龙怀里,抱住他脖子,一条腿搭在他腿上,整个人像树袋熊一样的挂他身上。

紧了紧她背后被子的陆龙,在她额上吻了下。“快睡吧。”

陆朔真是困得眼睛都睁不开,可她还是噘着嘴好奇问:“为什么亲额头?”

“因为你聪明。”

“那再来次。”

陆龙看她努力睁大的眼睛,又在她额头上重重亲了下,这次停留的久些。

陆朔闭上眼睛,直到他退开才迷糊的在他嘴上亲了下。“晚安爸爸。”

“晚安陆朔。”

在外面守着专桓的慕佐慕佑两人望着长官的睡袋感叹。“长官和陆小姐感情真好。”

“父与女,战与友,能不好吗?”慕佐说着摧慕佑。“佑佑你快去睡,我再看看队长。”

“佐佐,放心吧,陆小姐说没事就会没事,队长他明天一定会醒来的。”

被他说中心事的慕佐恼羞成怒的踹他。“什么佐佐?叫哥!”

“那你也不能叫我佑佑。”慕佑被老哥踹得飞快站起,说完就走去自己的睡袋。

这房里有床,并且还是那种大通铺,想是接应的人特意准备的,可血刺没有一个敢上去睡,只把被子伪装成有人睡的样子,然后照样打地铺、睡睡袋。

因为这会让他们觉得安全。

**

第二天,陆朔醒的时候陆龙已经不在睡袋,摸了摸另边早已冰冷,想是离开有段时间了。

陆朔立即坐起,钻出睡袋穿上干净的外套就跑去看专桓。

专桓果不其然发烧了。

收回他额头上手的陆朔皱眉,盯着他伤口看,最后瞧了圈房里的战友,在没有看到陆龙后便往外遛。专桓这情形一定要有药,消炎药,退烧药,还青霉素,这些血刺都没有,只能去药店买。

偷遛出去的陆朔一连换了几条街才慢下脚步,往昨晚路过两次的药店跑去。这下她似乎明白,爸爸为什么要带他们绕圈了。

清洗掉血迹、换了干净衣服的陆朔又成天真可爱能骗人的娃了,她闲步走在街上,偶尔还冲友善的老奶奶打招呼。

一直在阳台的陆龙,看到她鬼鬼祟祟的伸脑袋查看便缩进了些,在她遛出去后便一直跟在她身后,现见她笑容满面,像个来踩风的翩然少女,不禁心想小孩的恢复力真快。

这不是一种恢复,是一种成长。在训练时他迫切的希望她快点成长,现在却希望她不要长的这么快,想让她的青春更长久一些。

陆朔哼着曲儿好奇般的走进一条非常窄的道,陆龙不能再前进,便在根电线杆后等她出来。

她这个时候出来是想做什么?靠在电线杆上的陆龙突然想起这个问题。刚才他完全是怕她出事才跟出来,现在稍一想猛然往前走,去那条窄巷找人。

正要出去的陆朔只觉眼前一暗,抬头看到是谁后立即慌张将手藏身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