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我有媳妇了/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十九章 我有媳妇了

“你在这里做什么?”陆龙紧盯她眼睛,气势凛然。无弹窗小说阅读

陆朔连连摇头,手死死背在身后。“没,爸爸,我就是好奇、好奇,所以出来走走。”

“后面藏着什么?把手伸出来。”

“什么都没有,爸爸,你快回去吧,不用担心我。”陆朔被他低气压吓的直后退。

她一退,看到滴在青石上的血迹的陆龙二话不说,窜过去便拧住她,拉她紧紧藏在身后的手。

“爸爸,你不要看了!”陆朔就算让他拧着都不妥协,挥着腿想从他手里逃出去。

铁了心的陆龙把她转了个圈按墙上,抓起她背后的手看到上面严重的磨痕脸色铁青。“你想什么?嗯?你到底想做什么?该死的!”陆龙咆哮的吼完人拉起她就走。

陆朔踉踉跄跄的反抗,想挣脱他的桎梏。“爸爸,你放开我,我还有事!”

陆龙没松手、没停留。

眼见就要出窄巷,陆朔激烈的跳起来。“都已经这样了,你让我去买药!”

“药我会想办法解决,我决不允许一个兵换一个兵的事情发生!”

“只有这个办法最安全!”

她吼出这句话,前面疾步的陆龙终于停下来。

“爸爸,你让我去吧,再过不久伤口就不见了。”陆朔祈求的讲。“我不能等,桓桓同样不能等。”

陆龙凝沉的转身看她,最终缓缓松开了手。

陆朔一得自由便飞快往药店跑,等陆龙看过去时只看到一抹纤细的背影消失转角。

一个能为战友不惜牺牲自己的兵,竟然是他以前认为心里素质不过关的孩子,说起来真是可笑。

陆龙沉默走出窄巷,便停住脚步等她。

陆朔很快拿到消炎药与青霉素,退烧药她没法拿到。这一次拿三种药,不知情的人以为她一家子身体不行,知情的……再说专桓烧的不是很厉害,有了这两种药病情就不会恶化,等到晚上他烧要是还没退下来,那就再另外想办法。

“爸爸?”陆朔看到站街边的陆龙,走过去用完好的手小心翼翼拉他衣服。

垂着眼帘的陆龙视线落在她包扎过的手心上,想她需要用多大的力,才能制造出这么大的擦伤。

“爸爸?”

陆龙惊醒,五味陈杂的望着她漂亮的脸良久,拉住她完好的手往回走。

陆朔低声道歉。“爸爸,我以后不会再私自行动了。”如果她出来时找个正当借口,他就不会跟过来,也就不会发现这个很快就会消失的秘密。

“嗯。”

“爸爸,这是我愿意做的,用我最小的牺牲,换回桓桓急需要的药,换做是谁都会这么做。”

陆龙停下来严肃讲:“以后不准再这么做。”

“嗯……”

听她拖长的音就知道她没这觉悟,陆龙捧住她脸,弯腰平视她躲闪的眼睛。“陆朔,你只是一个普通人,记住了,你只是一个普通人,伤口好的快不代表它不存在,以后不可以再这么做,一切问题我会解决。”

“可是我也想帮爸爸解决问题啊。”

“你昨晚把他救过来就是替爸爸解决问题,而不是牺牲谁来解决问题,这样不叫解决,叫交换!”“如果交换算解决问题,那我们是不是也可以和毒鸩做交换?她要什么我们就给什么,换取短暂的和平?这是你想要的吗?”

陆朔摇头。

“记住了,解决问题不是牺牲谁来换取更大的利益。”

“嗯。”想了想的陆朔重重点头,往他身上蹭。“爸爸,我们快回去吧,帅帅他们肯定急了。”可是这种流点血就能为战友争取更多活着的机会,就算是换做爸爸也会做的吧?所以她还是会做的,就当是替爸爸做。

陆龙绝不会料到他的谆谆教诲根本没有说服陆朔,她的顺从不过是觉得有可取之处,所谓半真半假才能以假乱真。如果真要把自己交给那个变态雷珊换取和平,那她一定会让这世界更乱!

等陆龙、陆朔回到小楼时,专桓已经醒了,看上去没什么大碍,就是脸色有点红,慕佐正给他换毛巾。

“长官。”

“长官……”

看到他上来,刺头们均起身叫他,在他走向专桓时让开路。

专桓也起来,被心急的陆朔给制住。这下她总算明白为什么受伤、生病的是病人,医生们却那么急了。你说她千辛万苦救活个人容易么?他要是这个时候出现点意外,她不得功亏一篑啊。

“事情我已经找张阳了解过,你什么都不用说,安心养伤。”陆龙半蹲在他面前,安抚的讲完便看陆朔。

陆朔立马拿出药和帅哥医生那里多拐来的医用棉布替他换药。这次比上次要熟练,换完了神气的讲:“桓桓,你这命可是我救的,以身相许吧?哈哈。”

陆龙:……

专桓为难的皱眉。“我有媳妇了。”

刺头们:……

卧操,没看到长官难看的脸色吗?还敢拒绝!

专桓泪:不拒绝长官得吃了我!

**

专桓当天晚上就退了烧,这要感谢血刺惨无人道的训练,给了他一幅铁打的身子。

所有刺头当陆朔宣布专桓解除危险那一刻,所有人的心真正的放下来,尽管她未学过一天医术,更别说医生执照,可他们就是莫名的相信她,也相信自己的战友。

“长官,有人朝这边过来!”外面值班的慕佐看到瞄准镜里的两人,立即向屋内的指挥官报告。

听到这话,喜悦的大家瞬间紧崩,全看向陆龙等待指令。

陆龙站在房中没动,冷静问。“距离。”

“三百米。”

三百米,大概确定他们位置在哪里的陆龙,计算时间从容不迫的冷静讲:“刺杀你与刺客各占制高点,帅哥、刺兵守住窗户保护白刺,枪刺守住楼梯。”

“是!”

五个刺头分别行动,没会儿便让整栋楼防卫森严。

主狙击手刺客慕佐、副狙击手刺杀慕佑分别占领楼顶前后两大视角,窗户边的袁帅拿出贴身手枪,枪刺王波守住这楼的唯一入口。血刺这样的阵列足可挡住千军万马,更别说房里还有个机械师与指挥官。

几人屏息凝气,静听外边动静。两名狙击手一个紧盯目标,一个观察对方是否还有其它同伙,就连专桓都拿了把枪在手上。

陆龙握着血刺军刀靠近阳台,看到外面的居民楼时临时更改计划。“装消音器。”

伏趴的刺头们听到指令,悄无声息装上消音器继续瞄准目标。

怕是毒鸩的陆朔早已拿出电脑,未获取到代码倒是感应到朝这边走来的两人波动,便放下电脑抱胸静观奇变。

街道上小跑前进的两人似是感觉到了什么,脚步刚一停下便如脱兔般滚进两边的小巷里,瞬间消失刺头们的视线。

盯着他们的慕佐紧急移动枪口寻找目标,再三确认看不他们便向长官汇报。“利刺,他们不见了。”

同样,用望远镜的袁帅也讲没有找着人。

“呆在原地,时刻保持警戒。”听到对方消失,陆龙说完走向左侧紧闭的窗户,在看到陆朔大睁的眼睛望着自己时,碰然一声拉开窗户。

“咚!”什么东西掉下去的声音?

陆龙没往外看,开了窗户就走至房中。“危险解除,刺杀回来,刺客留在原地。”

当陆龙说完这话时,阳台外边一道黑影敏捷翻上来“啪”的下站在地板上。

“副队,来了也不通知声,害我们穷紧张了半天。”袁帅看到阳台上的莫默,收起手枪便过去勾肩搭背,一边抱怨一边四周瞅。“梁子呢?”

陆朔跳起来指指窗户外边。“估计哪里折了。”

“没这么易折。”梁柯又出现窗户,冲他们说完就蹬腿踩着窗户栏杆翻上了楼顶。

没一下无线电传来慕佐的喘息声,看来两人的战事非常激烈。

确定人员到齐,莫默用手肘抵开袁帅向陆龙敬礼。“长官,第三小组莫默与梁柯前来报道!请求归队!”

“批准!”

“是长官!”莫默敬完礼就在与梁柯的频道里大喊。“书生,给我滚下来。”

“啪啪……”从楼梯滚下来的梁柯。

头朝下的梁柯看到他们,笑得白痴的向他们摇手打招呼。“嗨,各位战友们好。”

刺头们:……

揉着屁股的梁柯一瘸一拐走向他们,看姿势明显是被人踢下楼的。各刺头心里齐声吐槽:活该。

**

有了莫默和梁柯的加入,房里的气氛好了许久,毕竟站岗只要两个人,其于的就可以蹲一起陪专桓解闷了。

专桓伤势恢复的很好,补充体力后脸上也渐渐有了血色,像个完整健康的人。

陆朔坐地板上,下巴抵在膝盖上发表疑问:“为什么雷珊会选择这里做为老巢?”

一字排开坐她旁边的莫默想了想。“厄瓜多尔矿丰富,是世界之最,这应该是雷珊选择这里的主要原因。”

莫默旁边的梁柯。“离国内远,而且我想她应该移民了,如果她现在是这里的户口,这个罪审起来很麻烦。”

“直接嘣掉。”陆朔回的干脆利落,恐怕想都没想过。

她这话仅惹来刺头们一个视线,并未引起置疑。

袁帅在他们说出各种古怪的理由时,冷不丁的问,语气有点官腔:“你们知道这个国家的格言是什么吗?”

刺头们相互望了望,摇头。

“是上帝、祖国和自由。”袁帅有根有据的讲:“这里与传统国家不同,他们没有民族、个人信念,上帝说什么就是什么,祖国说什么就是什么,而且是绝不被束缚的,简而言之,只要雷珊不成为他们的公敌,她在这里购买任何东西都是被允许的,即使是生命,只要本人同意都不算犯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