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跑太快,小心摔跤/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二十章 跑太快,小心摔跤

“是上帝、祖国和自由。言情小说无弹窗无广告阅读”袁帅有根有据的讲:“这里与传统国家不同,他们没有民族、个人信念,上帝说什么就是什么,祖国说什么就是什么,而且是绝不被束缚的,简而言之,只要雷珊不成为他们的公敌,她在这里购买任何东西都是被允许的,即使是生命,只要本人同意都不算犯法。”

“那、那……那不乱套了?”昆予诧异结巴的讲:“如果杀了人,说句他是自愿被自己杀的,就能没事了?”

“当然不是这样,这个国家有他们自己的法律制度,审判时除了三十名陪审团还有三十名与死者有关的村民或组委会的,六十票里有三十一票投凶手有罪就有罪,三十一人投凶手没罪就没罪。”

“这可是人命!又不是抽奖,还能这样判决的?!”王波愤怒不平,对这里审判方式极度不认同。

袁帅耸肩。“这就是雷珊来这里的最好理由。”

陆朔听完重新审视袁帅。

袁帅被她看得浑身起毛。“小朔你想干嘛?”

陆朔嘿嘿笑。“帅帅,我发现你更适合书生这个称号。”

“得,书生是梁子,君子不夺人所好。”袁帅说着勾住梁柯脖子,被他手肘撞中胳肢窝疼得他缩成一团。

血刺这种打闹就跟吃饭一样,刺头们没管他们两,齐齐盯着他们的副队。

“默默,你和梁子是怎么来的?这么快!”陆朔好奇的问莫默,秀眉皱起。连飞到迪拜的周佳佳与苏仲文都没到,他们两个倒是第一组最快到的,还差点把他们给偷袭了。

莫默简单的把自己来这里的路线说下,直让其他刺头们惊为天人,只有坐在远处的陆龙没有变化,紧崩的脸似早知道般。

从国内到这里,如果空路不能走,那么只有陆水结合是最快的方法,做为血刺老队员的莫默作战经验丰富,即使是没走过的原始森林都知道哪条道最近,再运用深入敌后的本事成功躲避水手与商甲是轻而易举之事。

但即使知道自己的战友很牛逼一个,可听到莫默他们这一通话,惊为天人的陆朔拍着莫默肩膀,掷重的讲:“默默,我甘拜下风!”

默默:……

梁柯挣出袁帅手臂冲陆朔喊。“我呢我呢?我也是这么来的啊。”

陆朔眼角一挑,望着他平淡的讲:“跟着副队屁股后面跑的,还想邀功啊?”

呃他确实是跟在莫默身后跑的。

见他脸色暗淡下去,陆朔才乐道的讲:“不过能跟上伟大副队的脚步,你也算是个小伟人了。”

梁柯立即笑起来。“副队是伟人,长官是什么?”

这个嘛?陆朔瞧了瞧独自坐在一边由他们这些虾兵蟹将闹腾的陆龙,眼睛转了转咧嘴讲:“长官是神!”“所以我是仙,你们快来夸赞我这个天真可爱的仙女吧!”

刺头们:……

见过自恋的,没见过这么自恋的!

陆朔伤心的缩了缩。“你们都不喜欢我,我找爸爸去。”

目送她去长官那里的刺头们心想:不就是离不开爸爸的娃么?想去早说啊,用得着用这种“激烈”的方式吗?

“怎么过来了?”陆龙看到她,反头看莫默他们。

莫默他们默契的唰转头看窗外,不时还窃窃私语几句,装的挺像回事。可半瘫的专桓看到长官的视线,苦笑的想谁来帮他翻个身?

“爸爸,在想周佳佳吗?”陆朔蹭他身边正经坐着,像和长官谈心的大兵。

陆龙收回视线望向阳台外,沉默许久开口。“不是。”

“那就是在想雷珊?”

“……是青海的事。”陆龙隔了会儿才回答她的话。“只有半个多月的时间,我们必须快点找到毒鸩具体所在处。”

听到这话,一直窝在角落反醒的张阳猛然抬头看他。“长官,我可以留下来帮助你们。”

感到背后的注视,陆龙没看他便冷然拒绝。“你的任务已经完成。”

“我请求继续任务,长官。”

“拒绝。”

陆龙低冷两字,让刚挺直腰板的张阳又垮了下去,没精打采的瞅着地面。

陆朔瞅瞅这个,又瞧瞧那个,没有说话。张阳现在完全是亏欠心里,有点儿冲动成份,而且他又未受过严格训练,让他同他们去找毒鸩,还不如带专桓。

现在这个紧张时期没人去开导张阳,他对专桓的负罪感只能他们两人回国后自动调解,怎么说他现在也是一个少校,处理这种事情只是时间问题,而他们最缺的就是时间!

因为出国原因,除莫默、梁柯两个偷渡人外,陆朔与袁帅是没带武器的,贴身手枪都是拆成片带的,而陆龙的军刀则是有证书。那什么证书陆朔看见过几次,次次不同,她怀疑爸爸抽屉里备了一打什么什么证书,要用了直接拿。

除了武器的特殊渠道运输,同时还有药物等必须品,这些东西尽早到手就多一份安全。

不过这些事情有指挥官在,陆朔晚上只稍稍想了下,第二天早上就被告知东西到了,十一点去接应。

陆朔用了莫默的急救包给专桓换了药,就换了便服和陆龙一起去约定点。

接应的地方是小城的一个市集,正好陆朔想买点水果回去给大家吃,尤其是专桓,得补充维生素呀!

两人还穿着上次黑鹰老大给买的似猫非虎的T恤,因为是宽松款,现在长大了的陆朔穿着也可以,就是有点显身材了,不过她这身材比起这里的女人,呃就跟没长大的娃一样,无法比较、不足为提。

没一点少女应有的羞涩与矜持,陆朔算着还有时间就开始物色水果,看到新奇的就问陆龙。在她心里,爸爸是无所不知的智者。

陆龙做为一个指挥官,哪会不知道一个兵、一个娃的想法?因此在适当的时候他还是会回答聒噪女孩的问题,比如……

“爸爸,这个是什么东西?”

“黄波萝。”

“那这个呢?”陆朔指着长得奇形怪壮的家伙问。

陆龙:……

好么,爸爸你冷酷霸气帅,不屑回答她也是理解的。陆朔对他的沉默习以为常,接而转向另一处。“爸爸,那个红红像毛球的是什么?”

陆朔:“它维生素高吗?”

陆朔:“甜的还是缄的?甜的好,补充糖份。”

陆朔:“爸爸……”

在陆朔叽叽喳喳问了许多种水果,陆龙都未回答后,他直接走上前买了斤给她。“自己去尝试。”

“是!谢谢爸爸!”陆朔喜滋滋接过,便好奇小心翼翼的开始尝试,然后又新奇的将味道告诉他,进行分析后告诉他这水果的营养价值。

陆龙:……

“陆朔,回来挑选两种维生素最高的水果,用看的。”

陆朔全不知指挥官的郁闷,还兴高采烈的高声应着。“是!”

瞧了眼笑得见牙的女孩,陆龙心情好转了些。知识要从小灌输,形像就要打她睁开眼就要树立!

半个小时后,伴随着陆朔的声音,两人来到越加热闹的市集中心,在那里等给他们送“家伙”的人。

被太阳晒得眼的陆朔蹲街边,剥了一个红毛果给陆龙,笑得人畜无害。“爸爸,你要不要尝一个?”

“自己吃。”

陆朔嘴巴一扁,自己吃了。爸爸怎么了?怎么又变这么言简意赅了?是不高兴吗?可是我又没惹他?啊,爸爸好难琢磨!

而陆龙居高临下看吃水果然女孩,想着自己是不是应该再去考个研什么的?

两人各怀心思,没等久便看到一个海拔老高,顶着头金发的大帅哥,和一个“娇小”秀气的男人走出拥挤人群,朝他们走来。

陆朔看到他们两惊喜的站起,脸上洋溢着笑容。

见到她讨喜的笑脸,死池拽不拉圾的也露出猥琐的笑。

金发男莫亚华盛顿看到老大的笑,虎躯一震,觉得被太阳晒着还冷。

陆龙也看出死池的笑有问题,走动一步就将陆朔挡身后。

列池看到面前的墙,抬头看他万年不变的脸,稍稍收敛了些,暗咳声平声静气的讲:“大少,进去喝一杯吧?”

陆龙没拒绝,也没请他们,迳自带着陆朔走进身后的现磨咖啡馆。

四人点了三杯咖啡和一杯白开水。

不用想,这白开水就是血刺指挥官的。

死池望着他的白开水笑了下,满脸欠扁的讲:“大少,你什么时候才会去尝试一些新的东西?”

“这样很好。”陆龙不为所动,冷淡如常。

陆朔转着眼珠在他们两人之间来回瞧,就连莫亚这个帅哥坐对面都没观注一下。

“你就是这么死板,如果不是这个小机械师在,你们是不是还要用九九式来对付毒鸩?”

“未必不可。”

“迂腐是堕落,血刺要想继续将传奇延续下去,就一定要跟上潮流,比如……”死池话锋一转看向陆朔,笑得温柔敦厚。“比如小机械师的新武器。”“啊,陆小姐,你能给我们也改造两把么?那几把枪太帅了!”

陆朔:……

“没空。”

“不要拒绝的这么快,有佣金干不干?很多很多佣金。”做雇佣兵么,首先要把雇主调查清楚了,尤其是重点人物,所以死池才会说得这么诱人。

果然,陆朔听到有很多很多佣金,眼里立即冒光。

有光就要掐死。陆龙不急不慢的喝了口水。“在役期间不得从事任何有偿服务,否则开除军籍。”

哗啦一盘冷水浇灭希望之光,连火苗都没留下。陆朔挺胸,如上断头台的对死池讲:“我没空!”

“好吧,陆小姐什么时候有空了就联系我。”死池失望的说着把贴着必达两字的户外旅行袋扔桌上,然后拿出张纸和笔给陆龙。“大少你的快递到了,请收货。”

陆龙扫了眼单子,签了字给他。

死池拿到单子,瞧签名处吹了声口哨。“任务完成,你们旅途愉快。”

陆朔以为他说完这话就会和莫亚走,可他们一直没有走的意思,便好奇望着他们,最后忍不住问。“你们还不走吗?”

“噢,小机械师你不知道规矩吧?我们是不能给雇主留下麻烦的。”

陆龙对陆朔讲:“慢慢喝,不急。”

“哦。”被他们两个弄得一头雾水,不过爸爸都说不急,那就是不急了。陆朔不急的吹了吹咖啡,喝了口,又吹了吹,喝得颇有几分淑女气息。

死池他也不急,瞧了眼桌上的袋子和陆龙打商量的讲:“大少,既然你喜欢守旧,不如那几把看着漂亮不中用的枪转卖给我吧?”

不等陆龙开口,陆朔摇头说不行。“那枪配专用子弹,我可以提供你很多子弹,但它们总会有用完的一天,没有我,你们用它不靠谱。”

“子弹问题我可以解决,就是看大少肯不肯?”死池话题又回到陆龙身上,并且紧盯着他。

与他对视的陆龙,在陆朔咖啡喝得差不多时起身俯视他,淡漠讲:“跑太快,小心摔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