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两个大冤家/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二十二章 两个大冤家

黑人听到他们两这话,往他们方向挤了挤。最新书籍更新-无弹窗

周佳佳眼神扫荡的看到他,再次拿起新发的牌时往后靠了靠。“我说我们两别这么恶心成不?”

“你先恶心起的。”

“那就继续恶心吧,反正你叫我名就没改过,我也算是恶心回来。”周佳佳说着翻开牌,看到是几个小数字时顿时皱起眉来。“文文,我们输多少了?”

“一个月津贴。”

“卧操,这么多!你怎么不早点说!我还要养老婆孩子的!”

苏仲文注意着黑人,事不关已的讲:“又不是我的钱。”

“不管,你得赔我一半,不然这鱼我不钓了!”眼见其他赌家越押越大,周佳佳一个头两个大。他不会赌钱啊!

“就你这点出息,注定不是做大事的人。”

周佳佳摞摊子。“你是做大事的人,你来。”

苏仲文握住他肩膀,靠在他耳边状似亲切的讲:“鱼都上钓了,你现在可不是摞担子的时候。继续,到时让你的小美人帮你赢回来。”

“对,我有小美人在,到时说不定还能多回来一些。”周佳佳想到家里那个天才美人,心里顿时就有底气了,输得那个叫不心疼,直到身无分文才装模作样玩累了,要回去休息为止。

周佳佳刚离开座位,那个黑人就朝他们挤来。

两冤家装没看见,一起摇头晃脑走出赌场,站在街道仰天叹口气,像正为什么事而烦闷。实际两人不过是在那封闭又异味大的地方呆久,出来被风一吹,舒爽而发出的。

“两位大哥请等一等。”黑人走出门,看到正要走的两人,连忙出声叫住他们。

熟悉的英文。肩并肩走的周、苏两人相识一笑,转身时立即换上不耐的面孔。“你有什么事?”

英文可能厄瓜多尔的居民听不懂,但对有着丰富资源的中间人就不可能听不懂,这倒为他们排除了百分之九十的人,现在他们又刚好碰到一个十分之一。

黑人瞧瞧左右,走近他们神神秘秘的讲。“我们换个地方仔细谈谈如何?”

“不换,有什么事就在这里说。”周佳佳冷下脸,语气几分暴戾。

黑人见他们不是好惹的主,没有强求,只提点的说了两句,好让他们相信自己。“我刚才听到你们说有批大货?”

“大货?我们有货吗?”周佳佳惊奇的问苏仲文。

苏仲文摇头。

周佳佳便向他摊手。“我们没有大货,兄弟,是你听错了吧?”

黑人急了,急切讲:“怎么会呢?刚才我明明听到你们说要找买家,还是上千万的货。”

“啊,你说这个啊。”周佳佳一拍手,似是才想起这么回事。“我那不是大货,是批机械零件,听说这里机械发达才想来这里捞一笔,可是我们来这里大半个月也没找到适合的买家。”

“你们要找买家可以找我啊,我认识很多大商家。”黑人听到这话吁了口气,笑着自吹自擂起来。“我在这道混十年了,只要你们有货,就没有我找不着的买家,只是这抽成你们得给我这个数。”

周佳佳看他伸出的四手指,嘲笑起来。“我为什么要相信你?四成都给你了?我们赚什么啊?”

“兄弟,这你就不懂行情了吧?”黑人见他愿意跟自己继续谈,笑得更欢实。“你们那货想买多少钱?”

周佳佳看看苏仲文,迟疑的伸出五手指。

“五千万?还有点虚是吧?”“没关系,如果是我出手,八千万给你们卖出去,怎么样?这生意划算吧?”

“兄弟,没这么好的事吧?”见钱眼开的周商人惊讶的称兄道弟。“大哥,你要是能这个数卖出去,你抽四成就四成啊,完全没有问题。”

就在黑人嘿嘿笑时,苏仲文皱眉拉周佳佳走远两步窃窃私语,声音恰好能够让黑人听到。

“佳佳,我们这货不比普通货,它是特制的,随随便便的配不了型。”

完全被钱迷惑的周佳佳不听,不耐的挥手讲:“看那人关系挺广的,说不定他能找到这样的商家?文文,八千万啊,这可不是笔小数目!”

“我知道,可是配不了型,这商家难找……”

“两位大哥,你们那是什么机械零件?这么特殊?”黑人等得那个急啊,见他们还没完没了的,就忍不住出声问。

周、苏两人相量的看了眼对方,就走向他。

周佳佳跟他坦白,愁容满面的讲:“大哥,实不相瞒,我那老爸最爱研究机械人,折腾几十年机械人没研究出来,倒是把部件研究了出来,所以我这些零件都是给半思想机械人用的。”

“这么高级?!”还只停留机械人的黑人,听到他们有批半思想机械人零件,顿时惊骇不已,却又隐隐露出股兴奋。如果是半思想机械人零件,他们开的五千万应该是成本价了,可能是介于数目太大不敢开口,先前才说的这么迟疑,如果他经手后再一倒腾,可不止是翻一倍的问题啊。

“大哥,我们这货是不是很难找买家?”苏仲文见他这表情,小心翼翼地问,似生怕他说找不到适合买家。

黑人听到这话收敛喜悦,点点头。“要想找到开发半思想机械人的商家确实很难,不过我大哥说他认识个大机械商家,每月要提好几次货,我回去就给你们打听打听。”

周佳佳不抱太大希望的说:“那行吧,麻烦你了大哥。”

“大哥,留个联系方式?我一有消息就通知你们。”

这大哥叫来叫去,也不知谁才是大哥。但周佳佳还是知道自己是来干嘛的,自然没留下电话,实际他们也没带手机。“我们没离开前每天下午都会来赌场,你要是有消息就来这里找我。”“不过我们最多再呆一个星期,一个星期后如果再找不着买家,我们就要去别的地方了。”时间能给人压迫感,而且他们确实没有这么多时间浪费在等待上面。

黑人明白的点头,便边跑边讲:“我这就回去问大哥,明天我会来这里找你们的。”

“那我们可就等着大哥你好消息啊。”周佳佳仰长脖子冲跑远的人喊,接着等看不见他时和苏仲文笑起来。“看来今天的任务完成了,明天我们来时把小美人带上,把输掉的钱赢回来!”

“佳佳,我觉得你越来越像小朔了。”

周佳佳立即露出得瑟的表情。“是不是越来越像小美人那样聪明了?”

苏仲文停下来,打量他认真讲:“越来越爱财。”

**

夕阳将人影子拉长,红砖铺成的街道没有铺水泥,有种复古的富裕异国风情,而路边手臂粗的路灯亮起明黄色的光,光源下是拱形牌匾,上面写着不知明的字。

风吹落叶飞卷,两个穿着邋遢的异国青年走到人流最多的主街道边,在六点时刻当地人民准时放起国家的歌声中蹲在路边。

“啪。”谁的大洋掉两个青年的面前。

其中一个青年抬头看扔钱的人,只见高贵优雅的女士,踩着高跟鞋扬长而去。

扔钱的人走了,两年青盯着地上的大洋瞧,似那不是钱,而是某件值得仔细研究的炸弹。

被扔钱,长得出挑的青年皱眉儿讲:“兄弟,捡吗?”

略书生气质的点头。“捡。”

“真捡?”

“真捡!”

旁边两乞丐看他们讨论来讨论去,想趁他们说话之际将钱顺走。

长得出挑的青年看到伸进视线的手,唰一下捡起地上的十美元。“哥们,这可是我要来的第一笔钱你也要拿?”

七八岁的小男孩笑得露出与脸鲜明对比的白牙。“哥们,你们似乎没我这么喜欢钱,以为你们不想要呢。”

“哥们!不想要我来干嘛?”袁帅扬眉,冲他凶神恶煞的嚷嚷。“一边去,不然我揍你!”

小男孩被他身上的戾气吓到,正想跑路时被他同伴拉住,顿时吓得差点尖叫。

梁柯温柔的安抚他。“别怕,他这人就是面恶心善,我们不会打你的。”

刚被他安抚下来的小男孩听到打字,顿时又紧张起来,但他很硬气的讲:“我才、才不怕你们打我,我告诉你,在这里敢惹我的人还没出生!”

“小子,给你三分颜色,你就给我们开染房了啊?欠揍!”袁帅说着扬起坚硬、有力的拳头要揍他,吓得小男孩连滚带爬想跑,但却被梁柯拉住。

梁柯和颜悦色的拉住他,笑得无害。“别怕,有我在他不会打你的。”说着警告的瞪袁帅。

袁帅看看他又看看小男孩,不服气的收起拳头扭头看一边。

“你看吧,我说了他不会打人的。”梁柯此时更像诱惑小红帽的大灰狼,把小男孩哄得服服贴贴。“小朋友,你今天多大?一直从事这行吗?”

“我十三岁,从事这行八年了。”

“哦,经验挺丰富的啊。”

小孩一脸神气。“那当然,情况好的话,我每天能有二十美元的收入。”

二十美元,差不多相当人民币两百,对于这样的“行业”来说,是不错的收获。

就在小男孩眩耀他的丰功伟绩时,又有一个女人在袁帅身上扔了钱,陆续的越来越多,甚至还有男人,这让在自吹自擂的小男孩惊讶起来,紧而不服气的骂他。“长成这得行你出去卖啊,比在这里要饭好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