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自作自受的陆爸(二)/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二十四章 自作自受的陆爸(二)

“我觉得你更适合我,怎么样?要不要考虑一下我?”“我叫CC,是这里的头牌哦。ziyougecom”

陆朔:……

陆龙挑挑眉,望着她不说话。

CC被他似比大海还深邃平静的眼睛迷惑,转头对身边的小Mi说了什么。

小Mi不乐意,但还是依依不舍的走了。

“依我看,先生恐怕不是来这里找乐子的吧?”CC笑着站起来,坐他腿上吹气如兰的讲:“在这里没有我CC姐不知道的事,只要你陪一晚,不管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

看到直接坐爸爸腿上去的陆朔,眼睛倏的一眯,森森盯着她。女人,那是我爸爸,你放开他!

闻到她身上浓烈香水味的陆龙脸色未变,还是面无情、不动声色的任由她坐自己身上,冷静、清晰、运筹帷幄的问:“我为什么相信你?”

见他在自己勾引下还能保持这么镇定的CC姐,对他更有兴趣了,抱住他脖子贴着他耳边咯咯笑了起来,暧昧道:“我会让你相信的。”

中间隔着个女人,对视的两父女沉默五秒,陆朔摔桌子走人,陆龙唇角微扬。

“陆小姐,怎么就你一个人?大少呢?”

陆朔刚走出沙发区就碰到莫默,不愿多说的指了指身后就要走。

莫默看到那火辣辣的一幕,心里了然的挡住她路。“陆小姐,这里不安全,我们还是去大少那里。”

“他忙着,要去你去。”陆朔说完闪过莫默,径直往外走。闷死了闷死了,再不出去透透气,她一定会窒息而死!

一直在暗处盯着她的荷印混血男人看到她与同伴闹不愉快,放下酒就走过去,握住要去抓她的手。

“这位先生,她好像不想跟你一起。”身高八尺,比陆龙还高一些的男人看着莫默礼貌的讲。

本要走的陆朔,听到这动静转身看陌生的男人,又看莫默。

莫默也看了她眼,不愿起冲突的他用力抽回手言辞犀利的讲:“她是我同伴,与你没关系吧?”

人模人样的男人轻狂一笑,捉住观战的东方女孩就吻了下去,而且还是很热切的那种。

“嗷~好样的!”

“狠狠的亲她!再来点劲爆的!”

“味道怎么样啊,是不是很可口!”

异国他乡陌生的语言哗啦啦响起,虽听不懂但大概意思懂了。

听到人群躁动的陆龙转过头,看到紧贴的两人眼里瞬间激起千层浪,平静的海水掀起惊涛骇浪,似顷刻之间就要将一切毁灭。

惊呆的莫默迟钝的想:完了,肯定完了。

而完全没料到他会这么做的陆朔,猝不及防被他抓住又被亲个结实。呆了几秒后,在鼓躁的起哄声中一膝盖撞上男人胯间,在他疼得捂住下体时迅猛一拳揍他太阳穴。这拳下去她留了一分力,不然他百分之八十会不醒人世。

两招干净利落的把高自己一大截的人放倒,陆朔在他摔地上时吐了口唾沫,便擦嘴走过人群自动让出的路,迅速离开这间回到本真的酒吧。

莫默看看跑掉的女孩,又看看地上爬不起来的男人,再看如阎王般走来的长官,唰一下跑出去追人去了。他也怕长官啊!副队才没那么风光!

想到长官委托自己的任务不仅没完成,还搞咂了,莫默就直想现在、立刻、马上消失!

此时的夜生活才正式开始,陆朔走出酒巴时外面的人比她刚看到还要多,甚至不少胆大的在她气势汹汹面目下还有调戏者,还真应了那句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的话。

陆朔从故意挡路的几个男人中间穿过,手臂肩膀不避免被他们咸猪手摸到,可在余光撇到伸向脸的手时,一拳又急又猛的拳头就往他脑袋头上招呼。

像熊一样的大块头捂住额头啊啊的大叫,旁边的同伴见到朋友被打的几个肥胖男人立即凶神恶煞起来,突出的眼睛像某种恶心野兽的瞪着她,手更是掰的哗啦啦响。

“臭婊子,看今天我们怎么收拾你!”“给我上!”耳脸侧有条刀疤似是为首的男人狠狠将烟摔地上,向陆朔一挥手,后面三个粗大的男人就扑向她。

陆朔瞧了眼周围越来越多的人,想起自己还在任务期间,不能惹事生非,便在他们集体扑上来时矮身从他们腰下钻过,与他们背对后就撒腿跑。

一群中看不中用的胖子,她才没那个力气动手。陆朔脚底生风,跑得飞快。

后面不甘心的一伙人大叫着追,顿时整条红灯区都热闹起来,纷纷无心花柳,都伸长脖子看从面前哗哗跑过的女孩和男人。

靠!你们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本想快点闪的陆朔听到后面动静,反头看到他们还在玩命的追,正想停步给他们一点教训,就看到那几个男人从后开始飞上天,以不雅观的姿势惨叫坠地。

陆朔奇怪的站定下来,在莫默将比他重一倍的男人扔出去后,看到他身后的陆龙时脸色一变,崩着脸大步走出酒红灯绿的街道。

她走的又快又急,撞到好几个人连声道后,便越来越加快脚步。

陆龙同样脸色阴霾,见她加快速度便也越加大步代,很快拉近他们之间的距离。

莫默打完人看到已走出段路的两人,立即跑着追上去。长官还真是自找罪受,都说这样的事情他来做,他偏想试试机械师的反应,这下好了吧,炸毛了。更让他头疼的是,他也跟着炸毛了。想到长官临走时在那男人身上踹的那两脚……他都觉得疼!

莫名其妙被带到这种地方,莫名其妙看到那些女人就像见着花的蜜蜂粘着她爸爸,然后又莫名其妙被人吻了,心里乱七八糟的陆朔想让自己冷静冷静,而如果一直被他跟着,她无法冷静去思考。

感应到身后离自己越来越近的陆龙,陆朔望着前面斑斓的五颜六色灯光,小腿轻盈一提小跑起来。

爸爸是我一个人的爸爸,他也应该只属于自己,就像自己也属于他一样,可是为什么他明明不喜欢自己接近柳如风和罗耀君,他却能让那些女人接近?而且还动手动脚坐他腿上去了。陆朔心里瞥着气无处发泄,郁闷得连晚间平和的风都没能缓解她的不适,所以感觉全身都不对的她越跑越快,想让更大的风吹走心底的躁热,忘记身后还跟着人。

看她越跑越快的陆龙,眉宇微皱,追上去便将脱缰的野马拉住,勾住她脖子把她脑袋紧紧按怀里。

猛得被拉住的陆朔唰一下扑进他怀里,撑着他厚实胸膛要起来时发现后脑勺多了个重物,任她怎么后退、挣扎都没用,脑袋还是稳当被他扣住。

匆匆跑上来的莫默,看到被长官抱住头像无头苍蝇乱动的陆朔歇了口气。

陆龙向喘息的莫默平静讲:“你先回去。”

听到长官的命令,莫默看看他怀里还在契而不舍挣扎的陆朔,犹豫了下才立定向陆龙点了点头。

平静的眸子在看着莫默离开后变得深沉,陆龙没松手,扣着她脑袋强行带她走出围观的群众。

被人夹着脑袋走,看不清路又姿势别扭的陆朔起先还有反抗,可在差点扭到脖子后安份下来,这让不知情的人以为是情侣在秀恩爱,便也没再继续观注。

陆龙越走越偏,在走进居住区时一把将人拽进无人的巷子里,狠狠吻住她柔嫩的唇。

脚步蓦然腾空后退再被甩墙上的陆朔还没缓过劲,就被铺天盖地的吻给吻到窒息。

灼热、疯狂如末日般汹涌,又如海浪般惊涛骇浪,将陆朔压迫掠夺得连呼吸都无法做到,只能被动承受他的啃食、嘶咬。

这个吻是霸道又充满占有、宣誓性的,比起从前不甚温柔却似呵护的吻不同,它完全颠覆几年来陆龙小心翼翼营造的温柔世界,像头出关的洪水猛兽,带着毁灭性的要将她不留一丝余地占有,留下属于自己的气息。

嘴唇被他啃吻斯摩到疼痛,渐而发麻。脸涨得通红的陆朔此时大瞪着眼,开始还不停踢动的腿垂贴墙壁,在一股颤栗后只觉头皮发麻,肺叶涨大,似体内所有精气都被他吸走般。他一定是妖怪!

要被吻晕前陆朔在心里大吼。她娘的十几年都没看清一个人,以前还以为他是高冷的森林之王,现在看来他娘的这就是头饕餮,什么时候被他吃了都不知道。呃……冒似早就吃了……?!

陆龙感到掌下的肌理放松下来,才慢慢停下攻夺与强势侵占,缓缓退出舔舐她柔嫩娇艳的唇瓣,粗喘着气将她圈进手臂里,紧紧拥住。

棉软无力的陆朔像只刚游到水的鱼,张着嘴大口喘息,既害怕又……

又觉得这个惊心动魄的体验,重生竟然有种无与伦比的快感?哇靠,她脑袋一定进水了!

“在那里,他们在那里!给我砍了他们!”“他NND,在老子地盘还敢这么嚣张!”刚才那个耳脸侧有刀疤的男人,手里拿着把类似切西瓜的大砍刀,左右张望看到巷子里的野鸳鸯,立即挥刀指着他们两个大喊。

“砍啊”“冲啊”

全文还有十万字,完结时间暂定是25号?也有可能是月底。

无论如何,香瓜爱你们哒,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