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她是我的人/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二十五章 她是我的人

陆龙冷冷瞥了眼刀疤男人与他那些一摞就倒的救兵,就拉着陆朔跑进巷子深处。ziyougecom

巷子从宽到窄,再从窄到宽,跌宕起伏的像他们两个的心跳声。这种心跳不是剧烈运动而来,而是两颗活跃心脏发出的剧烈跳动。

一个是经过打架、被吻、逃命这一系列刺激的事而生。

一个是回到本真,似倒退十年时光,如热恋中的青年。

两种旖旎迂回的脉动,让他们享受这场夜晚里被人追杀的紧张感,均像是一次全新体验。

前面两个跑得轻松,并且不受光线阻扰,可怜后面像螃蟹挥舞刀的追砍者们。

他们几乎个个喘气如雷,汗水哗啦啦染湿衣裳,不像追杀人,倒像被人追杀。

陆朔深呼口气,看到前面越来越宽的路,又见巷子外面行走的人群不悦皱起眉来。

他们转了一圈,又回到那条红灯区了。

跑出巷子的两人停下来,看热闹熟悉的街道,在听到身后那刀疤手下的吭哧声时继续跑。

刚才他们两个惹眼的走进来,又举世无双的杀出去,街边还有些人认识他们,便都停下动作看又狂跑的女孩,想着是不是情节回放?

陆朔情绪不满,确实感受到的陆龙没有错过她每一个表情,可在跑到那间回到本真的酒巴时硬生生停了下来。

被他拉住手的陆朔,跑前几步被他强制拉回,一路磕磕碰碰的走向回到本真。

他还想进去?!陆朔恨恨盯着紧闭的门,又愤愤瞪抿着嘴严肃万分的陆龙。

陆龙没看她,只是紧了紧握住她的手,伸手推开原木色雕着复古花纹的木门。

门“吱呀”一声打开,一阵烟从里膨胀随着风飘出来。

本想甩手走人的陆朔,在看到里面的景象后张大嘴,迟迟没反应过来。

怎么会?

怎么可能?!

刚才还热闹似锦的酒巴里满目疮痍,桌子椅子东倒西歪,酒瓶、酒杯碎了一地,玻璃渣子洒得地上到处都是,而光滑的地板上除了碎渣,还有带血的脚印与横七竖八的尸体,而天花板上的圆灯被打烂,现正一闪一闪冒着电花,成为本就灯开得少的店里唯一光源。

陆龙站得比较久,想是他视力没陆朔那么好,他在她走进去时才跟着进去,一步之遥的走在她身后。

“这怎么可能?我们离开才不到半个小时!”陆朔在看到倒在巴台那位没把小弟弟藏好的“少女?少男”尸体时,不敢置信喃喃自语。“这里还有保安人员的尸体,子弹超过三种,从现场痕迹来看是有反抗的。这里这么多人,谁这么厉害在三十分钟内就将这里清扫的如此彻底?”

陆龙扫视四周,像一个静静观察猎物的猎人。

“快快快,刚才我看着他们进去这里的。”

“快点快点……”

刀疤男的打手们吵吵嚷嚷冲进来,几个人被门口倒着的东西拌倒,还在骂骂咧咧的时,站着的几个露出比陆朔更惊恐的表情。

渐而摔倒的人看清手上粘粘的是什么东西后,吓得啊啊啊大叫,成功将遥遥欲坠的五彩球灯震下来。

“啪啪啪啪”和篮球差不多大的金属球先是掉落歪倒的桌上,再而掉到地上发出一连串响声。

酒巴瞬间变得一片黑暗,沙发区的蓝色玻璃透着外面的光,将站在里面的陆朔、陆龙两人影子拉长,更是吓得门口那群大男人嗷嗷大叫。

陆龙不悦扫了他们眼,伸手打开大灯。

“啪!”酒巴巨大的圆型白炽灯开启,将每个角落都照清楚。

前面几秒不适应的大家都闭上或遮住眼睛,等睁开眼睛放下手看清楚时,门口的七个大男人有的被吓尿裤子,有的跌坐地上,有的扶着门双腿打罢子。

陆朔瞧了圈大睁眼的尸体们,平静像在看某道奇特的风景般,最后收回来视线时还瞧了眼门口几人。

“都在门口做什么?还不给我进去砍人!”后来的刀疤男看到堵在门口的手下们,大骂的走进去就被吓得后退,拉住门口两个手下的衣服才没摔倒。“这是你们干的?”刀疤男颤巍巍指着满地尸体问自己的手下们。

最胖的那个直摇头,脸色惨白惨白。

听到他话的陆朔笑了下。就他们那胆,杀鸡都不行,更别说杀这么多人了。

“那就是你们杀的!”惊魂未定的刀疤男看到她笑,指着她就一口咬定。“你们死定了,敢在这里屠店,你们死定了!”

学习能力超强的陆朔,现在大概也能听懂一点他们的话,又看他这表情,连猜带蒙明白了个大概,立即用陌生、生硬的话骂回去。“你个傻蛋,他们死时我们正被你们追杀,怎么来杀他们?”

刀疤也听不全,半听半猜后疑惑起来,但马上他还是一口认定她。“就是你们!不是你们这些黄皮肤人还有谁!”

陆朔说得吃力,现在又见他完全不信自己的话,顿时就不想再浪费力气跟他们说话。

陆龙在他们要维持正义来砍他们时,伸手挡住他们。

他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撑一伸,似有股莫名的魔力般,硬是让那些头脑发热的肥胖男人们停下来,不敢上前一步。

等他们停在原地,陆龙踢开翻倒的桌子,抓起背上、头上落了层石灰的高大男人。

这男人仔细一看还是挺英俊的,西装价格也不菲。

陆朔瞧到他正面,赫然发现他就是那个莫名其妙就吻了自己的男人。

陆龙像拖麻袋一样拽起他衣服,在他软棉棉像死物一样时冷冷的讲:“我想你不需要我的帮助。”说完毫不留情松手。

“啪”男人摔地上。

门口的刀疤男和他的手下脑袋跟着他的摔下而重重低下,在他又被陆龙提起来时又抬起,然后又重重低下。

男人被摔得七荤八素时,感到又被提起,发现这个冷酷的男人还要来时立马自己站起来,直揉屁股。“你们东方人都这么粗暴吗?”眼睛蓝得似碧蓝天空的荷印混血男人哀怨的讲:“就连这么娇小可爱的女孩都是,真是一个太让人匪夷所思的国家了!”

陆朔:……

这就惊叹了?是你运气好碰到我,不然哪能让你有次匪夷所思的体验?

“我想你可以给他们解释下,这里刚才发生了什么事。”陆龙面无表情锐利望着他,似恨不得在他身上扎出几个洞。

蓝眼睛男人明明比他高,却被他吓得哆嗦了下。他又瞧瞧面不改变的女孩,才老实的讲:“你们走后不久这里就来了伙人,什么不说,提枪就扫,完了后就问一些奇怪的问题,最后又搜查了一遍才走。”幸好他当时被这个粗暴的男人踹晕过去才逃过一劫,虽然他醒来时是如此的记忆深刻,他也还是感谢他。

“谁让你跟我们讲了?跟他们讲。”

陆朔看陆龙酷、霸、狂、拽的,便望向门口一群真正简单粗暴的肥胖男人。还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群胖子倒是关系好,与爸爸这一比较,呃……爸爸即使再粗暴她都喜欢啊!粗暴怎么了?她就粗暴了!

男人听他这么不客气的话,只生气的不说话,最后在他如尖刀的视线下,还是不甘不愿的用当地语言说了遍。“总之这是江湖拼杀,你们快走吧,回家去把裤子换了。”说着赶苍蝇似的挥手。

门口的胖子们听到这话,怀疑的看看陆龙、陆朔两人,最后还是战战兢兢的退出大门,但没有走。

陆龙不在意他们,冷凝平静的望着蓝眼睛男人。

男人被他看的心里发寒,余光瞧到女孩也在望着自己时,便挺了挺胸膛不畏惧的回视他,并且客气的讲:“我叫杰森,这位美丽的小姐是先生你的女儿吧?刚才是我唐突美人,现在这里向美人你道歉。”杰森心里沾沾自喜,脸上露出愉快的神情。他刚才听到她叫他爸爸?很好,他还有机会!“这位美丽、高贵、可爱的美人,请你接受我最诚挚的歉意。Sorry,我的女神。”

陆朔:……

她怎么有种被调戏的感觉?

依旧面无表情的陆龙,斜睨弯腰道歉的杰森,直到他自动站起才问:“那些人问了什么问题。”

杰森认真的回想,力求表现的讲:“他们似乎在找三个黄皮肤的人,还有问CC姐一些问题,当时声音太吵我没听清。”

“仔细想想。”

“嗯……他们好像是问这里最近的生意?还有让她留意高大、英俊的黄皮肤人。”杰森说到这里惊诧又恐慌的瞧他们。三个黄皮肤人!高大、英俊的!这两个条件他们全占了!

陆龙还能没看出他在想什么?在他张嘴时一脚将他踹飞三米远,在他乒乒乓乓撞倒桌椅最后摔地上时冷森的讲:“她是我的人,你有多远给我滚多远,否则见一次打一次。”

冷酷又绝对说完的陆龙,毫不停滞带着呆愣的女孩走出乌烟瘴气的酒巴。

在门口亲眼看到他一腿将杰森踹飞的刀疤男人和他的手下,现在瞧着他从面前走过都哆嗦一阵,更别说上去阻拦。

而里面摔在一具尸体上的杰森,连连大骂:“太粗暴了!太粗暴了!东方人太粗暴!”

陆朔则傻傻抬头仰望莫名霸气测漏的陆龙,心想原来爸爸也会有这样的时刻?不仅说自己是他的人,还让杰森有多远滚多远,还说见一次打一次,真是……真是……太真实了!终于也让她见到他君子的一面了。

君子动口不动手?好吧,虽然他先动了脚,但至少他没让杰森在见他一次被打一次,再见一次打一次后,还不知道什么原因的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