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我不会强奸你/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二十六章 我不会强奸你

房里几人感到有人靠近,反射性的拿起枪戒备,直到门响起节奏的敲击声几人才相互望望,两个跑下楼,但与此同时楼上几人没有松懈,用瞄准镜观察外边是否有可疑人。ZiYouGe.com

四阵不同的脚步声上楼,正陆龙与陆朔出现房内时,所有人收枪立正,望着走近的指挥官。

“莫默,简报这次行动结果。”陆龙站定房中,脚步坚硬,眼神冷凝。

先回来的莫默,关心望了眼健全的陆朔才讲:“报告,这次行动未有重大发现。”说完莫默踌躇了下,犹豫的对视陆龙斟酌了下还是说了出来。“但我们可以从那个男人身上入手,他精通英语与当地语言,或许可以利用一下。”

他说的那个男人陆龙和陆朔自然知道是谁,只是两人听完均沉默不语,沉凝的似在思考什么。

陆龙没说话,隔了会儿看周佳佳他们,有力讲:“周佳佳、苏仲文,简报。”

“我们去了当地最大的赌场,已经在里面钓到条鱼,约了明天下午在那碰面。”周佳佳。

“我们是以半思想机械人零件商之名,向一个中间人透露这些机械零件,并且数量不低,能买得起与能用到这些零件的人,都是非一般的人。”苏仲文。

厄瓜多尔的机械人并没想像中的超时代,他们普遍是以人工智能为主,苏仲文、周佳佳所说的这批零件已经超出他们的机械时代,能够购置这批货物的人,除了别有居心的人,那么就只剩下毒鸩!

这是条绝对有价值的线索,几人心里沉沉,凛然起来。

周佳佳看了看长官与陆朔,提议的讲:“明天的会面可能会涉及到机械的专业知识……”

意思就是要个人去忽悠那个中间人,说服他为他们找到适合的买家,再顺便观察观察一下这个人,看是否能够信任。

陆朔明白这些道理,便抬头看陆龙刚毅的侧脸。

陆龙没回答,冷峻视线看向另一组队员,言简意赅重复那句话。“梁柯、袁帅,简报。”

“我们装成乞丐想去世界第一大帮的丐帮打听消息,可刚与一个懂英文的小孩勾搭上,就被城管赶走了。”袁帅。

听了他各种新词汇的梁柯,只简单一句。“那个男孩似乎不一般,我们会继续在他身上突破。”

“报告,我们没有发现。”自动报告的魏勇。

秦朗思考了下。“我们避免人数太多引起当地人的怀疑,就去了较偏的地方打听,看到他们还在使用传统的人力做千篇一律的手工活,便与当地的老人交谈了番,他们表示这里还没有那种机械运作模式,可能在昆卡会有,那里是这个国家的机械研究城市。”

出去打听消息的三队人各做了简单的报告,护送张阳、专桓、王波三位战友上机就返回这里的慕佐、慕佑、昆予三人崩直站着,看着他们几个,最后视线全都回到陆龙身上。

陆龙听了他们的报告没有立即下令,眼里犹凝沉默许久才讲:“陆朔,向大家报告这次的发现。”

听他声音带着担忧与顾虑,陆朔没迟疑把酒巴的事讲出来。“我与爸爸去了间酒巴,因为一些原因提前离开,半个小时后我们再次回到那里,发现那酒巴已经被人扫荡。”陆朔说到这里深吸口气,定定望着莫默、周佳佳他们。“据幸存者透露,扫荡酒巴的人在找三个黄皮肤的人。”

陆朔这话让大家心里一紧,个个迫切紧望着陆龙,等待他的进一步指令。

陆龙冷沉的接道:“我与袁帅还有陆朔很可能已经暴露,在接下来的行动中你们必须加倍小心。周佳佳、苏仲文,你们继续与那个中间人交涉,陆朔会从中协助你们。梁柯与袁帅你们继续去找那个小孩,直到你们认为没必要为止。”一系列决策处处透着凌厉,雷厉风行却又不放过任何一条可能性的线索。“其余人原地待命,加强警戒。”

“是!”

“袁帅、陆朔,你们两个上来。”

陆朔与袁帅对视一眼,不明所以的跟着长官上楼。

楼顶不大,也就一百个方。慕佐与慕佑两人分别守住前后,注意两个面,将楼防护得严严实实。

陆龙背手跨步站在楼中,看着他们犹犹豫豫似担心自己做错事的孩子的两个部下走到身前,没有绕圈直接问道:“袁帅,你还记得机场给你名片的那人信息吗?”

听到这话,担心被长官私下教育的两人唰一下抬头挺胸,让陆龙怀疑自己是不是对他们太严厉了?

“报告……”

“不用报告,直接说。”

袁帅惊奇,但马上恢复镇定的讲:“不记得。”被一个男人调戏,他记得名片上的东西才有鬼。

陆龙不意外的点头,看一旁的陆朔。

被他视线注视的陆朔,想到前不久一吻,心里抖了抖,很识相的主动讲:“我也没看清,不过我可以从帅帅记忆里读取。”当时她只顾着去看帅哥,那名片她只匆匆扫了眼,也不确定信息是否正确。

看她闪躲的眼睛,陆龙下颌微扬,倨傲如统帅般。“我需要他的名字与联系方式。”

“是!”被他无声的冷哼吓到,陆朔立即盯住袁帅。

被她盯着的袁帅,很大义凛然的讲:“来吧!”

瞧他一脸英勇就义的神情,陆朔噗笑。“帅帅,你放轻松点,我又不会强奸你。”

陆龙:……

袁帅:……

拿到名片上完整的信息,陆龙下楼把纸条接给了苏仲文,让他传输给七处。

现在他们处境已经十分危险,如果由陆朔来查只会让全部队员暴露。现在还未找到毒鸩的一点线索,他们不能在未战之前就损耗战斗力。

“爸爸,我帮你搭睡袋。”夜深人静时,刺头们除了站岗的其他人皆准备休息。陆朔很主动的蹦去帮长官、指挥官、爸爸铺床,表面看是孝顺的女儿勤快的兵,其实她就是不想跟他一起睡而已。唔她怕自己被他吃掉,虽然已经吃掉了。

陆龙勾住她衣领,在一干刺头偷偷摸摸的视线下将人拖去她的睡袋。“这里空间有限,爸爸和你睡。”

慕佐、慕佑、昆予:长官果然很疼他女儿。

莫默:陆小姐,你珍重。

关灯,拉被子睡觉。

陆朔战战兢兢的咬着被角。她不要跟爸爸睡!

行人稀疏的异国街道,太阳晒得人晕眩,似能闻到一股淡淡的清香,这是厄瓜多尔的国花白花修女兰。

慕佐、慕佑两个乔装打扮成印度商人,头上包着头巾,嘴上贴着两撇胡子,衣着光鲜,可他们却对一个印度少女毕恭毕敬,像两个随从。

慕佐身高一七六,慕佑一七八,两人长得十分相像,都是剑眉虎目、气宇轩昂,可文静成脾性良好的少爷,也可粗暴成杀手,不过……

“陆小姐,大少好像挺喜欢你的,我怎么觉得你很害怕他?”慕佐。

全身差不多就裹着块布的陆朔走路稍微温柔了些,身子也端直不少。“我没有怕他。”

“那你今天走得那么急?直接从阳台跳下去。”慕佐。

一本正经的陆朔:“那是我想试试这块布会不会掉。”

“你里面明明还穿了衣服,掉了也不怕。”慕佐。

渐而不耐的陆朔:“大庭广众之下布掉了,不雅。”

“真的是这样?可是我发现你每次面对大少时,全身都崩得很直。”“陆小姐,其实我觉得大少还好,就是严格了点、冷酷了点、寡言了点,其它都很好,你完全不必怕他,而且你还是大少女儿,虎毒不食子,他不会拿你怎么样的。”

“我以前刚来时和你一样,在参加考核时一到晚上就想哭,尤其是从睡梦中惊醒看到突袭的老鸟,真想跟他们拼命同归于尽,然后就解脱了。”

“解脱的办法有很多,你放弃不就好了?”陆朔压着眉毛,听他讲N年前的史记。

慕佐自然上扬的唇角,即使现在这幅苦笑的模样都别有一番韵味,目如远山的眼睛透着股沉静,和莫默一样的默守着目标,在最恰当的时机给予致命的一击。“我当时是想退出,不过这家伙死都要呆在这,他不同意,我就只能留下,一直坚持着陪他到最后。”

慕佐说着看慕佑,目光变得柔和,如兄长的宠溺。“不过这家伙根本就是在拖累我!明明撑不住也要接着我,你们知道当时的情形有多壮烈啊……”

史记省略一千字。

陆朔听得一个头两个大,侧头看慕佑。

慕佑无事般的直视前方,脚步长短一致,俊朗的五官透着股少年老沉。

“陆小姐,当时佑佑这家伙蠢毕了,明知道那是个坑还往里跳,然后还说呆在那里面老鸟找不到。靠,谁知道那坑就是他们挖的,专门来埋我们的,幸好当时我没跟着跳,干掉老鸟把他拉出坑。”“这事一直是让我刻骨铭心啊!哈哈……”

从慕佑身上看到爸爸气息的陆朔冷静下来,心平气静的听他说,小嘴抿的死紧,不发表一句言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