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超级神棍/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 第二十七章 超级神棍

从慕佑身上看到爸爸气息的陆朔冷静下来,心平气静的听他说,小嘴抿的死紧,不发表一句言论。|ziyouge.com|

陆朔初次见他们时,对慕佐很有好感,在他抱着专桓嚎哭时,想着这兄弟重情义、重感情,能与他成为战友是件幸运的事,而后面他也表现的很“安静”,这可能是指挥官在的原因,可现在嘛……两个字概括:话唠!

瞅瞅左边的慕佐,又瞧瞧右边的慕佑,陆朔深思的想,他们两个怎么看都是慕佑像哥哥,还有掉坑那事,应该只有慕佐才会想的出来吧?看到慕佑在这时看了眼慕佐,陆朔更加肯定,慕佐绝逼是掉坑里那个。

两人一路在慕佐的喋喋不休中走去赌场,倒也没觉得无聊,就是陆朔觉得脑袋有点嗡嗡响。

“大哥,你瞧我这个应该怎么玩?”双腿搭赌桌上的男人抖着腿,嘴里咬着根明贵的烟,烟雾缭绕、口齿不清的问旁边黑人的意见。

黑人大哥在昏暗的赌场内看不太真实,只是那一口白牙异常明显。“大哥,你这牌希望不大,认输吧。”

“不行不行,我不能这么轻易就认输。”咬着烟屁股的男人直摇头,挥了挥手让身后的人下注。

后边一个男人放了张一百块的美金。

他们这边刚一下注,对面那个膀大腰圆的胖子立即让手下放钱。

看到胖子的打手将一打百元美金扔桌上,抖腿的男人被惊吓到,嘴里的烟掉在裤兜上,烫得他嗷嗷叫的跳起来。“不玩了,老子认输。”

“哎嘿嘿,收钱收钱。”胖子笑得眼珠都看不见,让手下收走桌上所有的钱就把牌扔桌上。

输掉的男人不甘心,翻开他的牌一看后悔得直锤胸。卧操,他娘的,这样的牌也敢玩?他一对九啊!一对九!

“嘿嘿……土鳖黄种人,不敢玩就回家玩泥巴去,这儿可是给胆大人玩的。”肥得流油的胖子一脸不屑,嘴巴歪歪斜斜没个正型。

听了黑人翻译的男人差点跳起来揍他,被他身后的人拉住。

男人大喊:“你放开我,我他丫的要揍他,揍到他姥姥都认不出,敢说我们没胆,他娘的,老子浑身是胆!”

“哟,这是赌场,还是格斗场?”一道清歌委婉如溪流清澈的声音响起,撇开一切吵杂声音让冲动的黄皮肤男人停下动作。

渐而,赌场所有人都望向声音之源,只见一个五官深邃的印度少女亭亭玉立站在赌场中,如误入猴园的能猫,突兀又惊奇。

“一边去一边去,让开让开。”少女身后两个跟班见他们当着道,粗暴将人不客气的推开,每下都蕴含着力道,生生将比自己高大的人弄开。

被他们推后的人,感到他们那有力的一下,有的胆小根本不敢吭声,有胆大不满的,但在他们的推拿间也知道这两人不好惹,便也没吭声。

于是若大的赌场奇迹般的没有发生暴动,而是安静的被人强行开出条道,然后看着那个美丽的少女走向牌桌。

陆朔现在扮演印度来的某某小姐,所以一路要维持高大上。等她端庄如女王般走到周佳佳和苏仲文面前,便高傲矜贵扫眼对面的胖子,又瞧了眼被周佳佳挡住的椅子。

怎么说都是这么多年的战友,周佳佳顺着她视线看到椅子,明白是什么意思的立即走开,把椅子让给她。

看到他主动让出的位置,陆朔赞赏的点了下头,便优雅大方的搭着慕佑的手坐下。

她一座下,慕佐把密码箱往桌上重重一放,口气嚣张的讲:“我们小姐是埃及著名的机械科研家、计算家、演算家,这次来这里参加学术交流,闲得慌,你们这里最好的赌手是谁?出来陪我们家小姐姐消磨消磨时间。”

一帮普通民众被他这番话说得云里雾里,只觉得他们很高高在上,和他们不是一个世界,便只能默默围观。

而一些有两下子的人就不服了,比如说刚才那个胖子?

“什么什么家老子不信,我看你还是跟我回家吧!包你吃住不愁!”胖子说着露出色迷迷表情,哈喇子都要流出来了。

被一块破布缠得严实,身材凹凸有致的陆朔深呼吸,收腹后视他如死物般的冷笑两声,很有气场的讲:“三局,你嬴,我跟你走,你输,钱全部留下。”

“好!我就不信我还赢不了你这个身上无毛的美人!”

陆朔:……

不长毛也不怪她啊!不过……陆朔不爽的眼睛一眯。她会把他的毛都拔光!

看到小美人与胖子动起手来,本想站旁边看戏,顺带看小美人帮他把昨天输的赢回来的周佳佳,在看到黑人时不时的目光时想了想,奉承的走近正让慕佐捡牌的陆朔,点头哈腰很是恭敬。“艾西小姐,久闻您大名,我是Z国的机械人制造商,这是我的名片。”周佳佳递名片时冲陆朔使了个眼色。

这才知道他是叫自己的陆朔,立即从茫然转变成高贵冷艳。“有事找我助理。”

“是是。”周佳佳被她眼角一瞧,各种荡漾,有点摸不着北的跟她身后的慕佑套近乎。

黑人本来还在怀疑她的身份,可经周佳佳这么一说,顿时信了一半,怕他跟这位年纪青青就什么什么家的女孩合作,立即心急的讲:“大哥,我们可是有约在先啊。”

周佳佳笑得圆滑。“大哥,放心,商家最重要的是诚信,我只是想跟艾西小姐交个朋友,交个朋友。”说着看让慕佑拿牌自己坐阵指挥的陆朔,笑眯眯讲:“你觉得艾西小姐会赢吗?”

黑人迟疑的摇头。“她对手很厉害,除了攻心还擅长出千,艾西小姐想赢他很难说。”

“那可不一定。”

周佳佳话刚落音,整个寂静的赌场就听到少女黄莺般的嗓音。

“三个十,你输了,还有两局。”

“怎么可能?!”明明看到她是两个十的黑人惊讶看周佳佳。

周佳佳摊手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陆朔优雅的转身,对周佳佳轻轻一笑。“黄种人,这钱是你输的吧?拿回去吧。”

“艾西小姐,这怎么好意思。”周佳佳推辞不要,可笑得却十分猥琐。钱啊,没想到小美人一下就把大半钱赢回来了。

“这会增加我的负担,如果你们不要就替我给路边的乞丐好了。”

“要要要,既然艾西小姐这么讲,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周佳佳假正经的说完,就哈哈笑的去收钱,完了还冲胖子抛个媚眼。

苏仲文在他乐道数钱时冷不丁的讲:“这么重口的你都敢勾引,真不知道还有什么是你吃不下的。”

“你这样纯属扭曲的嫉妒。”周佳佳整理好钱,慎重的装口袋就抬头瞧他,鼻孔朝天的讲:“这钱从我口袋出去的,现在又回到我口袋,我还要养青儿和我的正正呢。”“再说这钱有什么不好的?你要是肯给我,我也冲你抛媚眼啊。”说着还朝他眨眨眼睛。

苏仲文抽了抽嘴,最后吐出一字:“滚。”

“三局两胜,我已经赢了一局,我劝你还是留下钱乖乖离开。”陆朔仍旧矜贵的没拿牌,甚至她连看都没看一眼牌,便开始恐吓胖子。

胖子满头大汗,身后两个跟班忙给他扇风,就怕伺候不到位输了钱骂他们。

“我不会就这么输的。”胖子瞪大了眼,终于露出绿豆大的眼珠。

陆朔噗笑,轻蔑的望着他,在他手开始动时漫不经心陈述的讲:“你衣袖里只有两张K和两张A,很不巧,我有三个A,如果你换两张A这幅牌就有五个A,废牌也算庄家赢。”

一滴汗从胖子油腻的脸夹滑下。胖子看了看对面的女孩,又望了望手里的牌。她不可能有三张A,自己手里有一张,牌底下至少还有两张,如果自己换一张A就是最大的。

似是看出他的想法,陆朔冷哼一下,对发牌员讲:“抽出顺数第三张。”

还没见过这样玩法的洗牌员,看看她和胖子,便数了前面两张,抽出第三张。

陆朔蔑视着胖子纡尊降贵的问:“你是不是以为第三张是A?”

胖子惊恐的瞪大眼。

陆朔微笑。“现在我来告诉你,它不是张A,是张梅花三。”“把牌翻开。”

洗牌员依言翻开牌,赫然是张梅花三。

围观的人一片唏嘘。

黑人也是惊讶不已,忙问旁边的周佳佳她是怎么做到的。

周佳佳装神棍的讲:“艾西小姐是她们家国最好的演算家跟计算家,这些事情她完全可以靠对方手里与自己手里的牌,来计算出整幅牌的排列,这对她来讲不是难事。”

“艾西小姐真是太厉害了,大哥,等下能不能帮我引见引见?”

“行,包在我身上。”周佳佳答应的爽快,完全忘记刚才还被这位“艾西”小姐冷漠对待的事。

胖子镇定下来后不屑的讲:“雕虫小技。快下注吧,这局我赢定了!”

看到他将一打美元放桌上,陆朔笑得更明艳。“数出倒数第十四张牌。”

对这很新奇的洗牌员立即数出牌。

“方块J。”

“顺数第十四张。”

“黑桃十三。”

陆朔继续一次次发号施令,每次都准确说出那张是什么牌。

在旁边听的慕佐听到黑桃十三,悄悄问慕佑。“佑佑,黑桃十三是什么?”

慕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